一个地方,生活久了,便会生出倦意,一个灵魂,相处久了,也会感觉无趣。偶尔来一些远行,可以是实实在在的舟车劳顿,也可以是几本书里的谈笑风生,可以是用脚步去丈量千山万水,也可以是用心去感应古往今来。远行,不仅只有身体上的位移,更应有灵魂上的切磋,远行,或许就是追寻和平日里不一样的感受,或许充实丰富自己的阅历,或许在他人的世界里寻找自己活着的意义。
  有人说:身体上的远行,无非是从一个地方到达另外一个地方,从一个城市到达另外一个城市,从自己厌倦了的地方到达他人厌倦的地方,然后在他人厌倦的地方,花掉自己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再回到自己厌倦的地方而后重复从前。然而,我们可以找到异于往日的兴奋,可以得到在平常的身边找不出的那种轻松,可以在以后的回忆里想起那些日子的惬意,可以让我们更好地永往直前。
  山字是一样的笔画,可是山与山在形态上看去也是千差万别。我们这里有山,这里的山是一个山头接着一个山头,挨挨挤挤地连到了天边,只是连绵起伏的馍头形状,没有多少特色,见惯了似乎便忽略了他还是个山。华山也是山,人家天生就有特色,明明是个山,却偏偏不给路,于是人类用征服他的毅力硬是凿出一条道。站在山下那么望上一眼,高耸入云的雄伟就会引来感叹,当然能够登上去,不只有脚的伟大,更有心理上的百折不挠,如此获得的成就感将会是一生的骄傲和自信。到达顶峰,更觉得一览众山小,风光无限好,有种傲视天下的霸气。还有谁敢说山是一样的山呢?
  水字笔画也一样,可水与水能相同吗?答案显而易见,水可以是泉水,可以是溪水,可以是河水,也可以是江水,更可以是海水。水可以成为瀑布,也可以形成雪山,还能成就冰川。这么多的水不可能只存在于某一个地方,她可是遍及九州,雨露均沾。见过小溪的人,怎么想象江水的波澜壮阔,见过江水的水,又怎么想象大海的汹涌澎湃?有人说,不管怎样,他们都是水,不是清澈见底,就是泥沙俱下。可是见过九寨沟的水之后,才发觉水不仅仅只是无色,暗黄,深碧,还有浅蓝深碧层次上的渐进,才发现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五光十色,斑斓多彩。
  山,千姿百态,水,形态各异。而自然界中的万物不只是山水,有花草树木,有鸟兽虫鱼,更有不同的民族不同的文化,都是丰富阅历,填充大脑的途径。也许有人会说,旅行,是需要以物质基础为支撑的,是以时间自由为前提的。如若实在不行,那也可以带上心灵去远行。一本书,一杯茶,可以是静谧的午后,可以是寂静的夜晚,让心行走在字里行间,与智者相伴,和自己言和,该是多么美妙的远行。
  “如果人生是无涯的嵯峨山脉,那么活着就是一连串对远方的向往和朝圣,我们到了一个远方,却又有另一个远方在呼唤。”即使生活给不了我们那么多闲暇去欣赏良辰美景,足不出户的心灵之行同样令人心动,不管怎样,只要活着,就得有向望和追求,就得在远行里汲取前行的力量。
  心灵之行,可以走进一个大家庭,可以走进一个国度,亦可以走进一个时代。跟着贾宝玉,走进大观园,可以尽情享受人间的繁华,也可以来一次风花雪月的浪漫,亦可以参透世间的人情冷暖。跟着林黛玉,体会失去双亲的孤苦无助,感受寄人篱下的身不由己,学会抗争命运的玉石俱焚。跟着三毛,走进撒哈拉大沙漠,体验异国他乡的地域风情,享受物资贫瘠下的诗意生活,想像走入撒哈拉时自己的兵荒马乱。跟着茶花女,感受十九世纪法国浪漫主义的气息,认清所谓上流社会贵族和富商们的嘴脸。跟着鲁滨逊,来一次惊天动地的大冒险,并和南美洲的土人进行着畅谈。伴着罗贯中,踏入三国的云烟,跟着刘备三顾茅庐。跟着曹操去剿杀袁术,收编青州黄巾军,指点江山。跟着孙权策马扬鞭,驰骋江南。跟着孔明先生,火烧赤壁,制作木牛流马。跟着周郎,与小乔花前月下,也和孙权共商大计。让我们在三国里感受一个轰轰烈烈的时代,同时也让我们相信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历史趋势。
  如果这样的心灵之行让你感受到了疲惫不堪,感受到了目不暇接。不妨只跟着一个人的脚步,陪着他走过人生的每个阶段,感受他一生的大起大落,感受他一生的悲欢离合,从而接受自己命运中的幸与不幸。李清照的少女时代,周围包裹着太多的幸福,衣食无忧的舒适,琴棋书画的高雅,文人贤士的闲谈,都让她沉醉不知归路。最好的年纪又遇上情投意合的翩翩公子,门当户对,郎才女貌,天造地设,似乎所有表达幸福的词语都不足以形容。然而世上本没有长久的花好月圆,也没有完美的一帆风顺,水满则溢,月盈则亏,世事变幻无常。陪着李清照后半生在风雨里零落,在战乱中流离失所,以及感受她那“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孤寂。与李清照来一次心与心的交流,如今的我们,到了那个时代,是不是连前半生的幸福都成了个奢望。如果李清照穿越到现在,还能否写出那么多凄美的诗词?从而也让自己明白,人生没有永远的风和日丽,也不全是风刀霜剑,得失只是一个相对的词语,有时不幸也许会成就人生。
  心灵上的远行,是一种感觉,更是一次洗礼。可以跟着杜甫感受“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的无奈,可以跟着王之涣去体会“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自豪。可以领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浩瀚;可以走进“春来江水绿如蓝”的江南;亦可以走进“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塞北。能发出“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嵩人”的大笑,亦能生出“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感慨。诗词里的远行更像是徒步古道,不仅身上不会沾染上飞扬的灰尘,还能洗尽内心里的尘埃。
  其实,不管是身体的远行,还是文字里的徜徉,都要带上心灵,带上灵魂,用心体会,用心感悟,才会让你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也唯有怀有光明、纯真善良的心灵方可领悟生命的真谛,方可珍惜人世间的鸟语花香,才能活成一世的春暖花开。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