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枫】湘江之恋(一)(散文诗)
  
  还记得在故乡的青葱岁月,每天晨跑,微风吹拂,迎着第一缕朝阳绽放的方向,踩着清凉的露珠,沐着微醉的晨风,静静漫行在清爽舒适的湘江河边,欣喜盈怀。
  此时,云很轻,风很静,万物生灵大多还沉浸在黎明前的宁静里酣睡,只有一些晨起的粉蝶在花中轻舞和着叽叽喳喳的鸟雀,打破了寂静的清晨。清新的空气给人一种恬淡安然、温润祥和的柔美韵致,令人陶醉其中,流恋忘返。
  沿着湘江潺潺流动的河水蜿蜒而下,聆听湘江水欢快地吟唱,心变得无比的愉悦。慢行几步,稍加留意,就能看到小鱼虾在浅水里欢乐地舞蹈,顽皮的小虾们在溪边的水草丛里追逐嬉戏。若是你够幸运的话,兴许还能撞上小乌龟在堤脚下的缝隙间探出半个头来,欣喜地打量着这个神奇的世界。
  然而,这静好的一切,随着一群大白鹅和一群小花鸭的介入而结束,在鹅与鸭的叫声中,小鱼虾们早已屏声静气地藏匿好了身影,那胆小怕事的小乌龟更是吓得立马缩回那才稍稍探出小半截的头颅。瞬间,整条河便盈满了鹅与鸭的呱叫声。
  盛夏时节,燥热难当。在一处静幽的柳树下,临河而坐,静赏波光潋滟,翩舞芭蕾,独具韵味;漫观杨柳拂堤,轻盈飘逸,心随柳飞;聆听河水欢歌,低吟浅唱,心旷神怡。光的绚丽,柳的柔美,水的清凉足以驱走烦燥的心绪,在心间悄然氤氲出一抹柔和恬然的静美情愫,就连枝头那恼人的蝉鸣也变得悦耳动听了起来。也难怪,置身于如此静美宁然的天地,所见所闻皆为美,所思所想自然乐。
  内心深处一直留存着一个梦想,期盼着有朝一日能在自己家乡广袤的土地上尽情奔走。纵然无数次在梦境里驰骋,在岚山上欢奔,醒来后却只是南柯一梦,依然无法得偿夙愿。而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十一时四十分发生在江西九二盐矿的地陷,无情地摧毁了若干亩粮田,也毁坏了若干民宅,还让有关单位和学校搬迁,造成不小的损失。专家实地勘查、分析后初步认为,主要是因为盐矿采空诱发地质沉降引起的。这就是环境遭破坏后的代价。也正因这事件,周边的那一大片稻田无法再恢复耕种。由此可见,保护环境人人有责。只有做到人与自然的真正和谐,才能让人类享受真正的福报。
  看着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百里湘江,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都说草是生命力最强、生长速度最快的生物,才几年的光景,湘江河两岸青草葳蕤生长,很快便占据了岸边的一大片土地,在河畔开创出一片茵茵草地。
  迎着晨风,浅行在这片绿油油的如茵草地,看蓝天高洁,白云悠悠,任清风绕肩,温馨萦怀。静立在草地边缘极目远眺,满眼绿意盎然,满心欢喜盈然。
  心底忽然萌生出一种冲动,想要不顾形象地在草地上翻滚,像小时候一样享受小草的亲抚;想尽情地在草地上奔走,像孩童时代一样与朝阳赛跑;甚至,想仰躺在草地上,倒看蓝天白云、绿树青山静美如初。顽皮的心灵在思维的时空尽情地纵横奔腾,直到深草丛中一只栖息的麻雀惊叫腾飞,这才唤醒我神游的灵魂,将我拉回现实。回想刚才游离的瞬间,自己不禁莞尔一笑。
  夏天的百里湘江,焕发出一片勃勃生机。绿缎铺染的湘江,将盎然的生命力凸显得淋漓尽致。微风轻拂,树叶轻舞,空气中弥漫着鲜花的芬芳,淡淡的、纯纯的,透着一股清雅素淡、恬美醇郁的清香,那是百花聚在一起才有的香味,是最清纯醇厚的百花香。
  当朝阳轻盈洒落湘江,成片的花草树木披上了金色的裙袂,在清风中炫舞,在阳光下欢畅,仿佛在向人们昭示: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更是一个幸福年。
  夏天里的百里湘江,看不尽的如画风景,赏不完的如诗美景,写不尽的别样风情,你说怎能不醉?
  
  二零二三年八月八日星期二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清晨的五点半,天色尚暗,星光犹在,我与一群同样怀揣着期待之心的游客们,一同乘坐大巴,踏上了向往已久的华山。华山,这座五岳之中最富传奇色彩的山峦,以其险峻著称于世,吸引了无数...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