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冬季的一天,家居农村边远山区的马敬成一家搬进了县城农民新区安置房,最终甩掉了贫困帽子,过上了幸福美好的日子。
  以前,马敬成一家住在贵州息烽县著名西望山下的鹿窝乡西安村黄泥岗组,这里有二十多户人家,流传着“大山黄泥岗,穷得心发慌。坐着土巴墙,难得娶婆娘”的顺口溜。交通闭塞,偏远贫穷成了贴在这里的标签。他父辈有三兄妹,爷爷奶奶过世后,占长的父亲担起了抚养弟妹的重担,把弟妹拉扯成人后,还主动把房子让给二弟家居住。父母亲为了不占好田好土建房,就在离寨子几公里远的南面一个山坡下选址,新修一座土墙茅屋居住。
  建房期间,马敬成父亲因劳累过度,不小心把腰扭伤了,痛得弯着腰走路。那时家里穷,没钱去医院,只好找一些土单方治病。为早日把房子建好,父亲带病劳作,又因天气寒冷,受凉感冒引起急性肺炎,不久离开了人世。母亲强忍悲痛,带着到大不小的五个孩子,起五更睡半夜,经过半年多的艰苦操劳,终于把房子修建好。
  不料刚搬进新家的那个冬天,整整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雪,天气特别寒冷,马敬成母亲积劳成疾,突患心肌梗塞,撒手人寰。短短一年,父母相继病逝,建房又花光了家里的积蓄,那日子犹如苦水里泡黄连——苦上加苦。那时,马敬成不满十五岁,长兄如父,他又像父亲那样,肩负起养家糊口的责任,成天在地里勤劳耕耘,靠种地的一点微薄收入维持一家生计。
  那些年,马敬成一家真可谓命运多舛。第三年冬天的一天早上,三妹马敬秀在家煮早饭时,抽空去土里摘菜,谁知灶里燃烧的木柴一下子从灶空里倒了下来,引燃了灶前的一堆玉米杆,随后火势越来越大,又引着了房顶上的茅草,恰遇当时风很大,瞬间就把整个茅房烧得精光。在坡上干活的马敬城赶来时,房子早没影了,只剩下被大火熏黑了的几面土墙。
  房子被烧后,弟妹们一个个哭得死去活来,马敬成心里也很难过,但他想到自己是大哥,是弟妹中的主心骨,只能咬牙坚强的面对。马敬成年龄虽小,但很懂事,平时不管寨里哪家有事,他都会主动帮忙。乡邻们也没有忘记他的好,纷纷给马敬成兄妹送来了一些粮食及生活用品,还帮忙给他们兄妹几个搭了一个简易草棚,一家人总算有了临时遮身之地。
  
  二
  古话说,出林笋子先遭难。那个冬天,为了筹备新修房子的材料,重新建房,马敬成从早到晚,像陀螺般转个不停,脚手冻裂流血,钻心地疼,但他从未叫一声苦。最初,他打算修一栋木架房,可手长衣袖短,家无分文,没钱购买木料,没钱付木工师傅的工钱,最终只能选择在烧毁的房子旁修一栋土墙房。
  几年后,弟妹们相继长大成人,老二,老三两兄弟分别讨了媳妇,新修起房子,搬出去居住了,两个妹妹也相继长大嫁人,成家立业。而马敬成自己,却一直苦苦为这个家操劳,哪有时间顾及自己的婚姻大事,四十多岁还是光棍一条,过着孤苦伶仃的生活。
  那期间,寨里许多好心人看到他忠厚实在,吃苦耐劳,一心一意把弟妹们抚养成人,才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于是都想帮他一把,四处帮他介绍媳妇。那些姑娘听到他的情况后,打心里敬佩,可到家里一看,住的地方不仅偏远,且家里一贫如洗,有哪个女孩还会睁着眼往火坑里跳啊。
  一天晚上,寨里王大伯家幺儿子冬娃突然得了急病,他家大的两个儿子都外出打工去了。那年代,寨里离最近的乡卫生院也有二十多公里,且交通不便,老两口急得团团转。这时,在隔壁家聊天玩耍的马敬成听说后,毫不犹豫背着冬娃就往乡卫生院赶。经医师检查,幺儿子患了急性肠炎,幸亏来得及时,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马敬成乐于助人,不怕吃苦的精神深深感动了王大伯一家,王大婶下决心要帮他找一个媳妇。她左思右想,想起后家村里有一个呆傻的姑娘,名叫邱小梅。这女孩长得乖巧,因小时候感冒发高烧,家里无钱医治,耽误了病情,导致脑子被烧坏,变得又呆又傻。邱小梅母亲曾给王大婶说过,请她帮忙,给女儿找一个合适的婆家。
  想到这里,王大婶再以坐不住了,急匆匆赶到马敬成家,给他讲了邱小梅的情况。马敬成想到自己快到天命之年,家里又穷,能找个伴就心满意足了,哪能挑三拣四,就毫不犹豫答应了。接着,王大婶又赶去小梅家,把马敬成的情况给她父母作了一番介绍。邱小梅父母看到女儿傻乎乎的样儿,心想今后只要有一个靠得住的男人对女儿好就行,于是立马同意抽时间去马敬成家看看。
  那天,时值初春,阳光明媚,万物复苏,王大婶陪着邱小梅爸妈,还有呆傻的邱小梅来到了马敬成家。邱小梅爸妈一看,正如王大婶所说,马敬成虽个头矮小,但身体结实,看上去厚道实在。可他住的房子实在不堪入目,家里无一件像样的家具。小梅父母看后眉头紧锁,沉默不言。王大婶见状,就赶忙把小梅妈拉到一旁,小声相劝说,现在马敬成条件是差些,但你们来时也看见了,村里正在修公路,明年就会修通。现今政府在大力扶持贫因户脱贫,他家今后一定会变好起来。
  又说马敬成看见邱小梅后,感到她虽然呆傻,但个子长得高高的,脸白白的,头上扎着两根黑黑的辫子,打心里喜欢。小梅妈妈听了王大婶的话,感觉言之有理,和丈夫商量了一下,就点头同意了这门亲事。不久,马敬成选了个良辰吉日,把邱小梅娶进了家。
  结婚后,小梅就像一个不懂事的顽皮孩子,经常会做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有一次,马敬成下地干活去了,邱小梅在家里用锄头把屋里的地面挖了几个洞,然后从水缸舀水倒在洞里,把屋里弄得湿透了,满屋都是泥土。看见丈夫回来,还坐在地上傻笑。马敬成见后,也跟着妻子笑,从不发火。一直以来,他总是小心翼翼照料着妻子。
  打那之后,马敬成怕妻子一人在家,做出不安全的事,下地干活时,就把妻子带到地里,还耐心地教她做一些简单的事。久而久之,在马敬成的耐心帮助下,妻子象变了一个人似的。她不仅能干一些挖土、割草等简单农活,还能做一些扫地、洗碗家务事。更让人欣慰的是,小梅不需要人帮忙,自己也能洗脸、梳头、穿衣了。
  两年后,邱小梅还为马敬成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乖儿子。儿子一岁后,又生了一个乖巧的女儿。人逢喜事精神爽,有了两个孩子后马敬成总觉得有使不完的劲,慢慢地家里有了一点积蓄。为了让家人过上好日子,他打算把土墙房拆了,计划新修一栋水泥房子。
  
  三
  要修房,必须先修路。马敬成找到了县里抽派到村帮村扶贫的村党支部书记李尉仁,请求村里把寨里到他家的那段公路修通。李尉仁告诉他,近年来,县委县政府为了让边远的农村无房户彻底摆脱贪困,在县城最好地段修建了农民新村安置房,你家条件完全符合,村里已上报,估计这两天就会批下来,到时候我们会通知你。
  几天后,村支书李尉仁来到了马敬成家,告诉他县里已经审批下来,他家作为第一批搬迁户,分得了一套九十余平米的安置房。来的路上,李书记满以为马敬成听到这个消息后,一定会高兴得跳起来,哪知事与原违,马敬成听了后,满脸愁容,说他家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实在舍不得离开。加之妻子呆傻,在农村居住方便些。还说上级不给他修路就算了,为啥要他家搬迁。李书记好说歹说,他死活不同意。
  李尉仁回到村里,气乎乎地把去马敬成家的情况告诉了村里其他干部。一位村干部说,马敬成这人是挺诚实,可就是一根筋,脾气倔犟。我听别人说,他最听岳父母的话。李尉仁一听,皱着的眉头舒展开了,心想,一把钥匙开一把锁,这下有办法了。于是,李尉仁立马和这位村干部一道去见马敬成岳父母。恰好他岳母在家,李书记把情况一五一十对她作了介绍。
  马敬成岳母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高兴,一边热情招呼客人,一边说:“这小子怕是吃错药了,这么好的事,还不同意。我们寨里李开福一家和我女婿家情况差不多,也被确定为搬迁户,一家人正准备着搬迁呢。说实话,这段时间,我老伴生病住院了,我们好长时间没去女儿家了,我还正准备去女婿家,叫他去找你们上级领导呢。”随后,她答应立马去给女婿做工作。
  李书记他们一走,岳母就马不停蹄来到女婿家。一见面,岳母就劈头盖脸数落了马敬成一通:“敬成呀,你看,你住的这地方,山高路远,条件艰苦。这么多年了,住的还是土墙房,遇到刮风下雨,一点也不安全,让人提心吊胆。一到冬天,一家人冷得直打哆嗦。这苦头你还没吃够吗?眼看孩子们一天天长大了,还想让他们跟着你在这里永远吃苦受累吗?”
  听了岳母一席话后,马敬成终于想通了,同意搬进县城农民新村安置房。他家分得的那套房子位于一楼,门前十多平米的水泥坝子比老家门前的坝子大多了。进屋一看,墙壁雪白,客厅里有崭新的沙发、电视、电炉子,卫生间有洗衣机,卧室里有床、衣柜等,家里的土墙房与这里相比,简直是飞机上钓鱼——差远了。
  接着,为解决他家生活困难问题,县直有关部门安排马敬成在邻近的“烽城花园”小区当保安,给他妻子办了低保,一家人生活有了保障。两个小孩儿分别在小区里的小学和幼儿班上学。马敬成看到这个新家,看到一家人过上了好日子,想起自己之前的固执守旧,心感惭愧。
  那个冬天,马敬成一家子不再挨冷受冻,坐在暖烘烘的炉子旁看着电视,有说有笑,其乐融融。这是他几十年来最温暖的一个冬天,也是他们一家子迈向美好明天的新起点……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