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的山峰,耸立在蓝色的苍穹下,像丹霞,似彩带,极其艳丽,如梦似幻,让我眩晕,让我陶醉。
  进景区时,在景交车上,已看到了她炫丽的容颜,当走下车,来到她的面前时,那色彩斑斓的景象,还是让我震惊。山是由红色,紫色,黄色,土色,咖色,褐色,淡绿色组成的七彩之山
  十多年前,当在电视里、图片中,看到七彩丹霞时,那艳丽的色彩,优美的线条,奇特的造型,都直抵我心。我在房间里转着圈喃喃道,山是彩色的,这太神奇了吧?不仅没见过,也没听说过啊。我要去张掖,去看七彩丹霞。
  摊开地图,找到了张掖。张掖在甘肃省,河西走廊中部,离酒泉、嘉峪关不远,邻近青海省。七彩丹霞,坐落在祁连山脉,海拔三千多米。
  问过度娘,张掖还是有历史的城市,有月氏黑水国遗址、长城烽燧、隋代木塔、唐代五松园遗址、西夏大佛寺、明代古钟等等。
  说来惭愧,我这土生土长的西安人,却没去过西宁,总认为,大西北荒凉落后,交通不便。近几年,国家开发西部,几年前,西安到西宁开通了高铁,我去了一趟兰州,走进了甘南。
  却没想到,大西北荒凉辽阔、大漠孤烟的壮美,是别具一格的,是很值得去的。特殊的地理环境,造就了与众不同的美丽风光。由此,吸引了数以万计的游人,也吸引了我,使我对大西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特别是七彩丹霞。
  可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旅游不但要有钱,还得要有闲。当时,这两项我都不具备。虽已早早退休,为了生活,为了给儿子成家,我不得不再次就业,在饭店打工,一干就是两年;为照顾年老多病的父母,又辞职回家,做了专职保姆,一干又是两年,直到父母驾鹤西去。
  有了闲,钱也准备差不多了,可谁承想,疫情开始了,今天这儿封控,明天那儿戒严,严重者还要封城,出入要扫码,要测体温,闹得人心惶惶,出个门,都担惊受怕,唯恐给隔离了。
  二一年年底,我和流年雪社与春光壮着胆子,报了广州32团大西北环线游,团费都交了,因为疫情被取消,很是扫兴。二二年初夏,又冒着被隔离的危险,我和妹妹,在西宁报了旅行团,也是西北环线游,都准备出发了,由于疫情管控,又被旅行社取消,无奈之下,还是无奈。等疫情过去,三年也过去了。
  疫情放开后,在东方甄选团购了青甘大环线游,去年七月终于成行。当来到张掖,站在七彩丹霞面前时,我还有点恍惚,恍若在梦里。
  此刻的山谷,像一个大战场,有千军万马在行进,浩浩荡荡地向着彩色的山峰进军,像是在攻山。各色的遮阳帽、遮阳伞,在七彩丹霞面前,都很逊色;熙熙攘攘的嘈杂声,都让七彩丹霞的壮美淹没;骚乱的人群,也让七彩丹霞的神韵征服。当然,我也是其中之一。
  在此之前,我一直认为,真实的人与物,都不可能十全十美,不带一点瑕疵。但凡是艳丽之物,美丽无瑕的,都经过了美化。无论是图片上的丹霞画卷,还是影视中的丹霞画面,也是如此。在这个科技发达的时代,照片上、影视中,美女比比皆是,丑女几乎绝迹了,何况是图片和视频呢。
  可现实,击败了我的认知,七彩丹霞,的确是艳丽无比,甚至比画片上、视频中,更加的艳丽无比,让人难以置信。这都要归功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物主的潜心造化。
  张掖丹霞是由红色砾石、砂岩和泥岩组成,由三纪晚期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造成。在运动中,一部分红色地层发生扭曲、抬升,又经过雨水冲刷、侵蚀、分割、风化等作用下,在大约80000亿至1.4亿年前,形成了神奇的丹霞地貌。一句话,是由地理环境,气候环境使然,大自然的神奇,不得不让人叹服。
  我随人流,沿着木质台阶,缓缓地向山上走去,边走边看,不经意间,走进了一个七彩斑斓的世界。驻足眺望,远处起伏的群山,红艳艳的,似落日的红霞,布满在天边。近处的山峦,色彩艳丽,即像随风飘舞的彩带,耀眼夺目。又像少女飘逸的长发,婀娜靓丽;又像色彩艳丽的油画,挂在蔚蓝的苍穹下,摄人心魄,让人震撼。
  环顾四望,面前的山峰,层峦叠嶂,亦如彩色的海洋,浪花追逐着,一浪高过一浪,滚滚向前。
  右边山峰陡峭、像雷劈刀砍似的,险象环生;左边丘陵逶迤,怪石嶙峋,像圆石堆砌,有的像石柱,有的像岩穴,有的像石墙,这些丹霞地貌,这些造型奇特的七彩山峰,任你遐思飞扬。
  把美景留下,唯一的途径就是拍照,与美景同框,把美景带回家,这是多数人的做法。可游人太多,每次拍照,都要眼疾手快,腿也要跟上。在观景台排队拍照,等了十多分钟才轮到我们。我站在栏杆旁,与身后的彩色山峰同框,还没拍完,就有人挤上来。请先让一下,她假装没听见,摆好姿势,微笑着面对镜头,一声声茄子,倩影不断定格。她拍完了,拍满意了,才嬉皮笑脸地冲我一笑,算是做了回复,抑或表达了歉意。
  她前脚走,我后脚就冲了上去,继续拍。可妹妹拍摄水平欠佳,实在不尽如人意,所拍的照片,不是景不全,就是比例失调,我告诉她,要端平手机,把人与景放进去,天与地、左右距离要留够。她点点头,又拍了几张,还是不好。我无奈地皱起了眉头,又舍不得走开,求救似地望向人群,想找个人,给我再拍几张。
  这个时候,在人群中,走出位五十多岁的女人,她说,我来试试吧!这个不胖不瘦、干练、说话嘎嘣脆的女人,脖颈上挎着照相机。我眼前一亮,今天运气真好,碰到了摄影师!我递过手机,连声说,谢谢,太谢谢您了!她回复一句不客气,就让我站好,腰要挺直,头不要歪,下巴不要扬起,然后,端着手机寻找拍摄角度。
  不愧为摄影师,我摆好姿势,她就咔嚓咔嚓地拍了几张,干净利索。接着,她又左右移动着脚步,为我拍了几张,递过手机说,你看满意吗?我接过手机一看,蓝天下,我笑靥如花,身上的绿衣,与七彩丹霞同框,并相互映衬,彰显出人与景的完美结合。拍得太好了,无论取景,还是构图,都无可挑剔,一流的拍摄水平,拍出了大片的感觉。
  拍完照片,我转身继续向山上走去,一直走到最高处。站在山顶,一览众山小。由远及近,色彩斑斓的山峰,逶迤,连绵不断。丹霞地貌宽10公里,长要45公里,多么宏伟壮观,是举世罕见的。
  从山上下来,我们坐上景交车下山,一路上,在彩色的大山中穿行,有的山,以土色为主,有的山,以褐色为主,还是以红色为主的山峰居多。
  车子停了站,面前一座黄褐色的山峰,在斜阳下熠熠生辉,我们跳下车,又开始了拍照。在山上游览两个小时,已经拍了不少,还意犹未尽,其实,还是舍不得离开,是两种情愫的纠葛。
  祖国大地地大物博,山川秀美,作为中国人,是幸福的,也是幸运的。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