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徜徉冬季雪蕊飞
  
  
  为冬包裹,在冬的凛冽,去濡沫时光,看到么?这就是眼目下光景,令谁也难以逃离,除非,话儿不好听。
  
  这正是人与大自然,春夏秋冬,甭管“好死不如赖活着”,老一辈念叨着几许。毕竟,生命活之弥久,岁数活之弥大,其经年履历,让宿命这东西,去演绎各自,看法迥异,制造出人心各异,纷纭如是,操蛋在此,徒奈何欤?
  
  今冬天气,好像与往年没甚区别,异样虽有,但大自然还是蛮好蛮好,不像人喜欢玩猫腻,不管不顾实际,而冬却是,漾却日日,没什温度剧降猛升,为求颠倒新奇。而是缓慢舒媛,慢慢吞吞,及时准确演绎过程,不择手段非它之技,如同狂飙口头禅,“人生一世,全靠演技”,赋予与大自然,没甚不可说的。别人是否赞同,我自然不知,只存一句话,“让别人去说吧!自己走自己路”,非常地与大自然贴切。
  
  暖冬撑起着场子,哦哦吙吙,于初冬,如同春或秋之气息,节奏撒尾巴欢,暖阳阳,被蔚蓝天空,幕布般,飘逸朵朵白云,撩拨满天满地生机,徜徉起拽娃的靓仔倩妹,引领时尚潮流,休闲无数回头客,打望街巷旮旯,秀色可餐,亮腿膀白,装束营造丰绰约,头发高挽鞋儿跟,高挑袅娜,娉婷媛情,“红男绿女尽荏苒,技压群芳燃比翼,若然于之倾凝眸,何处不逢如斯醉”,独特享受,没有枉活此生。
  
  男女老少节奏,以为暖冬,必定无虞。也是的,俗语不打诳言,“暖冬开头叫喳喳,甜蜜于嘴吃遍它”。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嘴么?人言可畏,人心难测,仅限人乎。注意,先甜必然伴随苦,由俭入奢,也会由奢入俭,饮鸩止渴渴更渴,锻炼过度,经济过热,其反作用,往往承担巨额后果,难怪“物贵莫赶,物贱莫懒”先贤之语,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威猛生鲜,力度,想想可怕得,惹人难以寻开心。
  
  所以啊!刚吃却大饼,肯定需喝饭稀,转瞬之间,天气摇身变,孙悟空嘛?七十二变打天下,何况风搅和着雨,再邀约上雪,闪伯的,把四川人口头禅,港花得很,你别不信。
  
  一夜之间,从雾霭的笼罩,霜冻的白凝,淅淅沥沥雨儿,绵绵起蹦跳挥舞,携手风之是非婆,窜掇雪花,哥啊妹的,写诗的骚客,“雪蕊纷纷叫,并非在胡闹”,为梅、桃、李、杏等花儿,白得耀眼,粉得艳丽,漾却高兴,使读诗写诗人们,写读不少,形容更不稀奇,由看官自由发挥,免得徒添讨嫌,那就委实后悔。
  
  天是灰黑灰沉,均匀或不均匀,任风,任雨,任……以其独特各自方式,铺天盖地,飞舞起,滴答乍响,风旋啸移,纷飞飘扬……将剌骨冰寒,打在了整个大地,房屋,树木,花草,亭台,楼阁,廊亭,车辆……等等的,包括行人,尽披雪蕊温柔,去漾动今冬第一场雪,妩媚妖娆,性感得很,姑娘小伙,倾情拥抱,欢悦闹腾。
  
  起的大早,争笑添色,雪把美美哒,送到了眼眸里,城市,乡村,公园,路上……炫白披于头,光芒四射迷,夺目光彩,扯眼惹人,房屋建筑,树木丫枝,花草扶疏,车辆顶盖,甚或公园木板桥……厚厚,薄薄,浅浅……星点纷缀,成堆垒叠,捏一下,滑腻腻,凉嗖嗖……甚或雪飞入嘴,抿一口,淡泊无味,不知什么原因,怪怪的,沿口去漫延味蕾……
  
  银装素裹,冰天雪地,黑白分明,莹连珠结……气势恢弘大气,磅礴冲天跃飞,为冷冬,增光添色,“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诗人如此,我们只有叫绝。
  
  雪的美丽,雪的柔情,雪的魅惑……于诗人与自己。看见了,看见了,这就是,冬之上演景致,观揽尽获赞美,不啻每个一刻,没有什么能够形容比拟。
  
  太阳又红红彤彤,高悬空际,破雾而出,耀眼得太刺眼睛,刺,目对接,满眼闪金星。看来,腼腆美人,何况人乎?不希望让人总去盯。
  
  霞光万道,铺苒蔚蓝,晴空无云,雀鸟未看见,似乎也悄咪咪,不像我们人,炫耀爱张扬,稍微做了点事情,以为了不起,但其实啊!刚刚一死去,没有几天就抬了出去,现代人更绝,烧成灰烬,与土地一起,过不了许久,早分不清彼此。
  
  絮絮叨叨这么一些,冬啊!手被冷得想缩进,反而为冬,去自顾自地,亦是,亦然如斯,年年岁岁淡淡地,潇洒倜傥纵横驰骋,笑傲每一,兀自!甭须操碎,心儿明镜。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