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三年级那年,一早天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我和哥吃过早饭,披上雨披,母亲头上戴着一个草帽就拉着我和哥出门了。上学必须要途径一个摇摇摆摆的吊桥,母亲要把我俩一个个背过桥。那天母亲刚把我背过河反身回去背哥,就看见邻居于爷爷背着他孙子小东,在吊桥上摇摇晃晃地一下就摔下了河。河水很急,转眼间,小东他爷爷紧紧拽着小东一起被河水冲着,不停地扑腾着在水中喊着“救命”。母亲急忙放下哥,毫不犹豫地跳进河里,就去救他俩。母亲水性不错,小时候和姥爷曾学过游泳。但河水太急了,一眨眼功夫,小东和他爷爷就被冲出去很远。母亲费力地追赶着他们,好容易追上了,就伸出手来拉于爷爷。还好的是,于爷爷也稍微会点水,就这样在母亲的救护下,他俩先后爬上了河岸。母亲上岸后,也累得精疲力尽了。他俩上岸后,小东被他爷爷拽着回家换了衣服,去学校上学时,母亲还把他背过桥。
  那天的雨一直没停,还记得那天上到第三节课,老师把小东叫了出去,一会就听到小东的哭嚎声盖过雨声。那天早晨,小东他父母冒雨去滦河套打捞上游冲下来的家畜,结果双双落入河里。等打捞上来时,人就已经不行了。
  那天母亲送完我们去上学,因为又背小东过河,来不及回家换衣服就穿着湿衣服去了工厂冒雨搬石头。一上午干完活回到家,又去接我和哥,下午就发起了高烧。皮实的母亲舍不得花钱去医院看,就喝了一些感冒药顶着。不巧的是随后几天,都是连雨天。母亲不得不硬挺着虚弱的身体继续送我和哥过桥。趴在母亲背上,我能感受到母亲瘦弱的身子在发抖,每走一步都觉得她耗尽了浑身的力气。那一刻,我多想对母亲说:“放下我,我自己能行!”但看看摇晃的吊桥,再看看下面川流不息的河水,我终究是没有勇气说出口。
  小东那天掉进水里受了惊吓,再加上父母去世,下雨天不敢再让他爷爷背他过那个吊桥。每次下雨去上学,他都会在家里哭着喊着不去上学。母亲为此都会去他家哄着他,把我们一个个背过河。
  小东平时来我家玩,说得最多的就是痛恨雨,因为雨让他没有了父母。每当提起他的父母,他的眼眶里都会挂满泪水,有时会呜呜地不停哭。我和哥也讨厌下雨天,因为下雨天母亲还要背我和哥过桥不说,我和哥连一个像样的雨具都没有,只有拿奶奶那把大笨伞上下学。因为那把大笨伞,我和哥可没少挨同学们嘲笑。有一天,月考又赶上下雨。我和哥被母亲背过河之后,哥和我举着那把大笨伞还没进入校门,就被班里坏学生曹锟和几个小痞子把伞给抢了过去。他嘲笑我和哥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是孬种!过桥还要母亲背。他还放下话,除非明天拿二十块钱,才能拿回那把伞。那天我怕耽误考试,只好答应明天一定会拿钱,他们才同意放我俩走。
  放学回家雨一直没停,我和哥那天没等母亲绕路冒着雨跑回家。奶奶见我俩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就问我俩,她的那把伞咋没拿回来?我只好撒了一个谎说,落在了班级。第二天,我和哥去上学。曹锟和那几个小痞子在道边截着我和哥,他举着那把伞理直气壮地问道:“何小妞,我让你拿的二十块钱呢?”
  我犹豫了一下说:“你先把伞给我,我就把钱给你。”
  曹锟把伞递给我,我接过伞推了哥一把对他喊道:“快跑!”随后我举起伞不管不顾的对曹锟狠狠抽了下去,伞狠狠落在他背上,他显然是被我打疼了,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倒,我不停地抽打着他,一边打一边喊:“我凭什么给你二十块钱呀!我家的伞凭什么要和你换?”
  曹锟被我打得抱头就跑,其他几个小痞子也被吓的跟着曹锟跑了起来。看他们跑远了,我停下脚步。奶奶的那把伞确实结实,即使我抡圆了抽打曹锟伞也没坏。那天去学校,我还和班主任老师揭发了曹锟管我要钱的事,老师经过了解发现,他不仅管我一个人要钱,有的学生他也要过,只是学生不敢揭发他而已。那天班主任请了曹锟的家长,准备开除他。他母亲最后找到我和我说,其实曹锟不是她的亲生儿子,是她妹妹的孩子。妹妹被坏人骗后失身生下他,一个雨天撇下他不知去了哪里。她看孩子可怜,就一直抚养他长大。她比较溺爱他,所以养成了他一些坏习惯。一切都是他的责任,希望我们能给他一个改正的机会。如果他被开除了,孩子前程就毁了。听她说了曹锟的身世,我和几个同学替他说了情,学校就给了他一个警告处分没有开除他。从此后,曹锟慢慢地也变好了,学习上也有了进步。每当雨天,曹锟都会守在那个桥跟前,护送我们过桥。在他的护送和鼓励下,我和哥也变得勇敢起来,再也没让母亲背着我俩过桥。
  一个电闪雷鸣的雨天,小东哭啼啼来我家敲门说,他睡醒一觉发现他爷爷不见了。父亲急忙把小东让进屋,随后母亲和父亲去了他家。发现他爷爷留了一张纸条,说他走了,不要再找他。
  原来小东的父母去世后,他爷爷由于想儿子悲伤过度,患上了抑郁症。那天他看小东睡着了,就写了纸条拿着绳子去了后山。后山都是粗大的桑树,小东爷爷事先就找好一棵树。当母亲和父亲找到他时,他正准备把绳子套在脖子上。母亲和父亲劝了好久才把他劝下山。
  虽然人给劝回来了,小东爷爷也没有放下寻死的心。平时还好,一到雨天就大呼小叫着寻死寻活的。奶奶说:“这样可不行,必须领他去医院看看检查一下。”
  父亲就领着他去了市里医院托了自己的一个同学,经过检查开了药又给找了心理医生,治疗一段时间有了好转。但医生说小东的爷爷年纪大了,必须有人在身边照顾才行。小东还小,还需要人照顾呢,咋照顾他爷爷呢?一天奶奶和小东爷爷聊天,他说他想回老家了,他还有一个闺女和女婿在青海老家。自从他来到他儿子家,就再也没回过老家,这么多年也很少和闺女联系过。如今儿子儿媳也没有了,他想闺女呀!奶奶听后,当即让父亲请了假,帮着买了车票让父亲全程护送他回青海老家。那天车启动一刻,天空飘起了雨。我和哥追着火车跑,小东流着眼泪对我俩挥着手喊着:“我还会回来看你们的!”
  父亲送于爷爷和小东回来时说,到了青海老家,还好的是闺女和女婿一直还住在原来的房子里。见到于爷爷那一刻,一家人高兴地拥抱在了一起。
  我上五年级的时候,那个吊桥拆除了,旁边不远处盖起了一座大石头桥。我们每天上下学,再也不用提心吊胆过那个铁链桥了。
  后来上初中时,父亲还用自己写稿子钱给我买了一把小花折叠伞,我终于也有了一把属于自己的小花伞了。打着花伞上学,我脸上笑开了花。从此后,我开始喜欢上下雨天,或许只因为我再也不用和哥打着一把笨重大伞的原因,也有了和同学一样属于自己的伞了。打着伞上学,每次过那个新建的大石桥,我都会情不自禁望向那个以前铁链桥的方向,我会想起母亲雨天背我和哥过桥的那些日子,会想起曹锟护送我们同学过桥,让我学会的勇敢。想起小东以及和他的爷爷,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咋样了?
  上大二时,一个夏天的傍晚。有个同学说,离学校很远的地方来了一个东北剧团演出,喜欢看二人转的我就和几个同学一起打车去看二人转。结果回来时太晚了,打不着车,还下起了暴雨。没拿任何雨具的我们几个,只好徒步往回赶。结果后半夜才赶回了学校,一个个淋成了落汤鸡。
  那一宿我不停地打着喷嚏,第二天一早我就烧得一塌糊涂,被同学背着去了医院,确诊是急性肺炎。住院期间,我高烧不退,每天昏睡,学校怕我出意外,通知了我家里。母亲听到信后,第一时间赶到医院。母亲到来后,用家里拿来的酒给我搓手、搓胳膊、搓大腿根,守在我的病床前。当我半夜睁开眼睛一瞬,我突然看到了我的妈妈,我所有的疼痛立刻消失。当我扑向妈妈怀抱,我才知道我已经昏睡了两天两夜,妈妈在我身边也陪了我两天两夜没有合眼。该死的浇雨,该死的感冒,让我险些牺牲在没有妈妈温暖的他乡。
  母亲从家里来时,给我拿了许多中药,并拿来了一些小米一只老母鸡。她还在医院附近的一个饭店每天给我煮中药,做小米粥,炖鸡汤。在母亲的细心照顾下,一个礼拜后,我的病情得到好转,出了院。母亲回承德前,千叮咛万嘱咐道:“这次淋雨估计会落下病根,以后千万别再淋雨着凉了,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呀!不然再生病了我会担心的!”
  此后的日子里,我不敢再淋雨,每次下雨出门之前都会带好雨具,甚至比平时多穿一些衣服。因为我怕我病了,母亲会为我担心。
  一阵秋雨一阵风,回归的是落叶,吹散的是无常。大二的后半年,母亲突然离世了。母亲离世后,我喜欢下雨天不打伞跑出家门,去母亲墓地陪伴母亲。我甚至傻傻地奢望还能如以前一样我淋病了,母亲还会心疼地出现在我面前,叫我一声“叶子”。可是这种奢望却一直没有出现过。
  母亲去世后的一个雨天,我没有打伞去南山看望母亲,途经一条河,突然看见前面一个女人,正背着一个小女孩过河,背影像极了我的母亲,我顿时心跳加速,明知不可能,但还是身不由己紧跑几步追上她……
  大雨纷飞,一个思念母亲的女子,就这样伫立在河岸边哽咽无语,一任泪雨滂沱。
  那一天,我终于明白了,即使我被雨水浇死,母亲也不会回来了。我唯有好好爱自己,才能让母亲放心。
  暮色沉沉,天空早已被细雨打湿,枯黄树叶还在飘落。
  雨,下了很久,淋湿了往事和记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一个冬日的午后,我来到了位于列治文市区的古渔村。这是一个秀美的古渔村,环境清幽雅静,街道干净整洁,一座座哥特式的别墅错落有致,古朴典雅,天空湛蓝高远,白云轻盈飘逸,给人一...

2024年2月17日,恰逢正月初八,是一个阳光和煦的大吉日,也是令我经久难忘的好日子。这一日,与常家堡的不解之缘,对我影响深远,令我记忆犹新、感慨系之。 一、受邀之缘 记得2024年2月15日上...

王包子是我家四楼的邻居,个头不高,脸胖有肉,嘴小。邻居都叫她“王包子”。 王包子傻,是真傻那种。她是我们这楼后搬来的住户,据说是花了二十六万买的这个房子。楼里人都说她家当了冤...

一 小柿子、小番茄、圣女果,都是你的名字。你的兄弟姐妹很多,据悉多达二十多个品种。体型高矮胖瘦,形态各异;肤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彩斑斓;味道酸甜可口,汁水丰富。无论多么的千奇...

望怀春天,心上还弥留着一尘洁白。新疆的春天在寒雪堆积的素白里慢慢走出,远方的山雪是一场回首,在春天来临时依旧不愿离开。那飞舞的雪花曾藏匿大峡谷,还有胡杨林,向空旷的戈壁诉说...

一 我在一个冬天的下午,像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树一样,呆呆地伫在毗河边,——眼前是这一汪静默得出奇的水。她的水色明净,浅浅的蓝色里面,隐藏着一丝不可诉说的神秘——据说,在洁净的水...

过年就像是一场恍惚的梦,倏然远逝,又回味不尽。虽然早已到岗上班,郊外时不时传来的此起彼伏的烟火声却依然惹人倚门回首、凭轩伫望,带来莫名的振奋。心中对年节的回味,对假日的流连...

曾经以为,过剩是一个很好的词语。希望有过剩的好饭好菜,那样就可以犒劳自己的肠胃;希望有过剩的钱财,那样就可以读到自己喜欢的诗书;希望有过剩的时间,那样就可以躲在角落里与书中...

我们村不大,主要就三条巷子。村里的人,大多姓同,此外还有张、李、王等。 无论在村里,还是在学校,我们这些姓同的孩子,都会碰到有人拿姓氏开玩笑:“你为什么姓同,怎么不姓铁呢?”...

元宵节,想起一首词,想起一个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