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工老李是家政公司派来我们单位的保洁人员,五十几岁了,高个,身体健壮,干活利落。老李虽然是家政工,但一点也不自卑,见了我们象老熟人一样很自然地打招呼,一点也不胆怯,不像別的家政工,见到我们上班的有点怯怯的。老李干活很有条理,每天早早地来,把楼道地面拖干净,卫生间打扫干净,我们上班了,拖过的楼道地面已经干了。原来的保洁总是等我们上班才拖地,刚拖过的地面湿湿的,我们踩上去打滑不说,还踩的地上都是脚印,地没变干净,倒更脏了,我们对原来的保洁意见很大。老李早早地干完活,就去办公室喝一会儿茶,等我们都就序了,老李再拿抹布擦擦门厅,擦擦窗户,抹抹边边角角。下午中间,老李再拖一遍地,打扫一下卫生间,一整天我们的办公环境都保持清洁,还看不到老李忙碌的身影。
  老李她们的办公室就在我们办公室对门,时间长了熟悉了,我偶尔去她办公室,听老李讲起她自己的事情。老李是再嫁,现在的老公家是县城附近村庄的,曾经是村里的支部书记。老李再嫁带着一个闺女,这边老公原来的老婆因病去世,有一个闺女,一个儿子。老李带来的闺女已经结婚,跟着现任老公的儿子做生意,儿子在外地生意做得挺大,时不时地给老李两囗子买吃买穿,也给钱花。现老公还有一个老母亲,哥几个轮流侍侯,老李娘家也有个老母亲,姐弟几个轮流照顾,轮到老李,她老公就表现出不满意,因此老李开始做家政,自己挣了钱,能孝敬自己的老娘。老李老公在家侍侯自己老娘,各不相扰。
  老李不是我们本地人,是邻县的,跟前夫离婚了,生了三个闺女,她前夫嫌她生的都是闺女,就家暴老李。那个年代的女人,生不出儿子,在农村低人一等,婆家不待见,村里人期负,他前夫受不了村里人鄙视的眼光,三天两头找老李的茬。老李抱着刚出满月的小女儿出走,来我们这里投奔她的表哥,在我们这里落住了脚,后来由表哥做主嫁给了现在的老公。老公比老李大几岁,当年是村里的村支书,嫁过来时老公这边的孩子已经大了。老李跟着这边的儿子跑客运,儿子开车,老李卖票,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后来,儿子结婚,儿媳妇不乐意婆婆再当家主事,儿媳妇开始跟车卖票与儿子一起跑车。老李也想得开,就在家给儿子看了几年孩子,又给自己闺女看,孩子们大了,老李就出来干家政了。老李念过高中,当年高考没考上,她是她这个年龄里农村少有的高中生。我说老李怎么能勇敢地跟前夫离婚呢,老李幸亏有文化,才拯救了自己。老李谈起往事,眼里闪着泪花,但最终眼泪只在眼眶里打转,没流出来,舒一口气硬把眼泪憋回去了。老李看上去其貌不扬的人,但眉宇间透着坚毅。想到她做事这么有条理,又想到她的遭遇,我对老李更刮目相看了。
  老李的前夫自己没本事,还家暴老婆,没能再找上老婆,破罐子破摔,整天酗酒打牌,日子过得一塌糊涂,两个闺女也跟她爹不亲近。儿子不争气,爷爷奶奶只好含辛茹苦拉扯两个孙女,还要受其他儿媳的数落,再嫁的老李听说了也会偷偷帮衬老人。老李跟前夫的两个闺女现在都结了婚,都跟老李亲近。老李原来的公公还偷偷地来看老李娘俩,老李感念老人当年拉扯自己两个孩子的不易,看着风烛残年的老人,她偷偷塞钱给他,老人感动地默默流泪,直骂自己不争气的儿子,毁了那个家,让两个孙女跟着遭罪。
  那天看到老李在勾一双小鞋。她说她大闺女(跟前夫生的)生二胎了,给孩子勾的。老李有一双巧手,虽然那双手由于劳作变得粗糙,一双漂亮的小鞋从那双并不漂亮的手上变了出来,跟商店橱窗里的一样漂亮。老李那天穿了一件新衣服,我们都说好看,她自豪地说是儿媳妇给买的,她夸儿子儿媳妇懂事了,还劝她不要跟老头子(她老公)计较,儿子和儿媳不跑车了转行了,现在的生意做得挺好,老李自己的小女儿也跟儿子儿媳一起在做生意。老李说起来一脸的幸福。
  后来,老李辞去我们单位的家政工作去了养老院干家政。老李她娘年龄大了,腿脚不方便,勉强能自理,弟妹们也都忙,老李现在的家是这种情况,两边都有老人需要照顾,老李和弟妹们一商量,把老娘送去了养老院,姐弟几个均摊费用,老李在那里干家政,照顾老娘也方便。我们感叹老李的不容易,也感叹老李活的通透,能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至今我还有老李的微信,在朋友圈常看到她现在的生活动态,看到老李在朋友圈晒幸福。
  老李是她那个年代农村妇女中少有的,能勇敢离婚并走出自己道路的人。女人一定要自立,自强,勇于追求自己的幸福,才会幸福也才会受到尊重。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不是为了找到一个归宿,而是最终成为自己的归宿!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一个冬日的午后,我来到了位于列治文市区的古渔村。这是一个秀美的古渔村,环境清幽雅静,街道干净整洁,一座座哥特式的别墅错落有致,古朴典雅,天空湛蓝高远,白云轻盈飘逸,给人一...

2024年2月17日,恰逢正月初八,是一个阳光和煦的大吉日,也是令我经久难忘的好日子。这一日,与常家堡的不解之缘,对我影响深远,令我记忆犹新、感慨系之。 一、受邀之缘 记得2024年2月15日上...

王包子是我家四楼的邻居,个头不高,脸胖有肉,嘴小。邻居都叫她“王包子”。 王包子傻,是真傻那种。她是我们这楼后搬来的住户,据说是花了二十六万买的这个房子。楼里人都说她家当了冤...

一 小柿子、小番茄、圣女果,都是你的名字。你的兄弟姐妹很多,据悉多达二十多个品种。体型高矮胖瘦,形态各异;肤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彩斑斓;味道酸甜可口,汁水丰富。无论多么的千奇...

望怀春天,心上还弥留着一尘洁白。新疆的春天在寒雪堆积的素白里慢慢走出,远方的山雪是一场回首,在春天来临时依旧不愿离开。那飞舞的雪花曾藏匿大峡谷,还有胡杨林,向空旷的戈壁诉说...

一 我在一个冬天的下午,像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树一样,呆呆地伫在毗河边,——眼前是这一汪静默得出奇的水。她的水色明净,浅浅的蓝色里面,隐藏着一丝不可诉说的神秘——据说,在洁净的水...

过年就像是一场恍惚的梦,倏然远逝,又回味不尽。虽然早已到岗上班,郊外时不时传来的此起彼伏的烟火声却依然惹人倚门回首、凭轩伫望,带来莫名的振奋。心中对年节的回味,对假日的流连...

曾经以为,过剩是一个很好的词语。希望有过剩的好饭好菜,那样就可以犒劳自己的肠胃;希望有过剩的钱财,那样就可以读到自己喜欢的诗书;希望有过剩的时间,那样就可以躲在角落里与书中...

我们村不大,主要就三条巷子。村里的人,大多姓同,此外还有张、李、王等。 无论在村里,还是在学校,我们这些姓同的孩子,都会碰到有人拿姓氏开玩笑:“你为什么姓同,怎么不姓铁呢?”...

元宵节,想起一首词,想起一个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