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钣金有三个班组,彼此既协作又竞争。几年前,张彬所在班组同事还有班长轮番对我说:“李宏伟,公司rapport小故事你能不能写写我们组的张彬。”接着就细数他干活如何用心努力,不辞劳苦,从不斤斤计较等等,一大堆优点。我嘴里“嗯嗯”,心里在想:公司努力的人多着呢,干好本职工作那都是应该的;你们自己班组的人,既然你们都觉得他好,那你们就自己写呗。我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张冠李戴,为写而写,拉低荣誉的事我可不干。就这么连续“嗯”了两年,估计他们也看出来了:我不上心。于是作罢,没有再提。
  
  2020年新冠之后,尤其去年,由于全球商贸大环境影响,公司营业面临从来未有的严峻考验,连续数月订单寥寥。公司上下望眼欲穿,徒叹奈何!员工半天作业,下午学习,机器都嫌你擦得太热情了呢。周边企业许多都在纷纷裁员,或者降薪;而我们松井公司顽强挺立着,坚持着:一个月、两个月……半年、甚至一年……在连续亏损的情况下,集团从来没有拖欠或减少员工一分钱工资,没有裁员一个人,周边人们仰慕垂涎。我们这些人都是上有老下有小,有些家庭甚至只剩一人在上班养家,那些日子人们祈祷着,更是忐忑着、焦虑着、惶恐着,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我在写下这段文字的此时此刻,心里依然充满着感激和感动。公司文化“值得信赖、开诚相报、皆大欢喜”,这里“值得信赖”的集团企业文化,相信在这场全球经济危机中挺过来的我们每一位松井员工都切身感受到了。它不只是挂在墙上的一条横幅、一个口号,它是松井集团对员工的切实承诺,是用真金白银铸造出来的。“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工作呢!”——这是一次早会上我们的曹主任最动情、最简洁有力的号召语,它在我们钣金每位员工心里共振。那些日子,在手头工作量实在太少的情况下,钣金上下大家想尽办法去找事干,时刻准备着,再次滑翔起飞。
  
  就是在这样的艰难处境下,去年夏天某个酷热下午,下班之前,我们的曹主任陪同巡视工作的苏工场长(那时还在担任经理职务),两人特意走到正在埋头做事的我跟前,苏工场长微笑对我说:“李宏伟,你先把手头的事情放一放,跟我和曹主任到车间后边去看一看,给我们写一篇小故事。”我惊奇地瞪大了眼睛,心想:“谁这么厉害,做了啥事情,竟能让我们两位领导特意指派为他写一篇小故事?”领导卖关子不说,我也不便问。于是赶忙起身,跟随两位领导去车间后面一探究竟。
  
  出门一股热浪,我下意识遮了遮树梢隙缝射过来的毒辣刺眼的阳光,稍稍适应了一下,一张花脸就出现在地上——那不是张彬么?地上铺了一张纸板,他正趴卧在下水管道口,手伸在里面,脸几乎贴地,掏着污浊的垃圾。同事张丽明一旁在帮他把疏通管道的专门弹簧用具往里面挤伸,旁边是一台正在震动工作着的机器,一看就知道,这是专门疏通管道的设备,随着弹簧的伸缩震动,垃圾一点点地被吸拽了出来。一问才知道,这是张彬从家里特地带过来的,我马上意识到领导让我写的主人公是谁了。
  
  果然苏工场长说:“李宏伟,你把你们钣金张彬的事迹写一篇小故事出来。”我立马愉快答应“好的!”这一次我再也没有用“嗯”来搪塞敷衍。因为烈日下我看到的不仅仅是卧趴在地上掏污泥工作的张彬的“花脸”,他让我看到的是更深层的东西:在企业周转困难之时,我们的员工没有置身事外,哪怕微薄萤光之力,展现的都是真心真情,为自己企业努力排难,节省开支,共克时艰。小小举动,分外之事,蕴藏的是“家”和“非家”的区别;生动诠释着“开诚相报”的企业文化,演绎着企业与员工的“双向奔赴”!
  
  我想这或许是,我们的苏工场长当着大家的面,特意嘱咐我写一篇张彬这样一位普通员工事迹的原因吧?自己家里的新设备拿到公司里来疏通恶臭的污水管道,自己还要弄一身泥,在别人坐空调享受清凉学习的时候,他主动趴卧在毒太阳底下疏通管道,没有对公司挚诚的热爱,没有一点愿意主动做事,主动奉献的精神,恐怕是做不到的!就这新设备拿回去清洗,恐怕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完事,最起码他爱人同样也要有点宽阔的心怀,否则,你也不能顺顺利利拿出家门来。滴水映月,一件小事它能让人看到很多东西。
  
  关于这污水管道堵塞问题,也许是冬天特别寒冷,拖把冲洗,夜晚结冰,垃圾不得及时流出,层层加厚造成的,堵满了整个管道。我们也是各种办法想尽就是疏通不了,长管子塞不进,细铁丝不顶用,陆陆续续忙活多少天,毫无进展。有同事胳膊搞疼不耐烦说,就差没把地面挖开来了!不得已,再次上报曹主任。因为企业订单寥寥周转困难,曹主任不忍给企业增加额外支出,多次给压了下来,叫我们再试试,一试再试,拖了又拖,从冬天搞到夏天。这次实在不得已,才上报给了苏工场长(那时候还在任职经理),苏工场长指示,还是让我们钣金全体尽量再集思广益想想办法。因为毕竟请外面专人来做疏通工程,它的费用是不会太便宜的。他说在眼下企业正值困难之时,每一分钱都要用在刀刃上。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再想办法了。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张彬同事拿出自己家里疏通管道备用的弹簧机器崭新设备,主动来做这件事情。他说也只能试试,不一定能疏通。他主动请缨接下这活,甚至还有些怕一旦设备拿来却疏通不了,被人笑话的担心呢。他干了整整两天。真可谓一点一点寸步掘进。据张丽民描述,除了中午那段时间太阳实在太毒辣,干一会就烫得受不了,躲进车间冲把冷水脸,擦擦身,两人轮换着,基本就没有怎么休息耽搁,第二天下班前终于疏通了。大家兴奋不已,及时上报。苏工场长、曹主任也是十分欣喜,来到现场特意让我给他拍照写故事。张彬不好意思,掩着“花脸”就是不让拍,非躲进厕所洗干净了去。趁这空隙,张丽民一边告诉我说,张彬这两天太阳底下干活如何受热卖力,讲述之余还不忘“翻旧账”,埋怨数落我说:“前几年就叫你写一篇张彬的小故事,可你偏偏就是不写,小人物不屑一顾呗,非要今天曹主任和苏工场长叫你写了你才肯写。”我一声不吭,静静受他数落,因为他是对的。
  
  我后知后觉,惭愧自责不已,由衷感谢苏工场长、曹主任指月之手,慧眼识珠。我想这大概也是领导对我的委婉批评吧?一日早会,我当着曹主任以及大家的面,目光炯炯,诚恳地对张彬说:“张彬,我诚挚向你学习。”张彬一脸惊讶,以为我是说笑。我再次慎重其事说:张彬,你作为我们钣金的一名普通员工,特殊时候,让我们看到了企业和员工的“双向奔赴”!诠释着企业文化“值得信赖、开诚相报、皆大欢喜”,她不是文字,她是用心丝丝缕缕织成的锦缎与桥梁。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清晨的五点半,天色尚暗,星光犹在,我与一群同样怀揣着期待之心的游客们,一同乘坐大巴,踏上了向往已久的华山。华山,这座五岳之中最富传奇色彩的山峦,以其险峻著称于世,吸引了无数...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