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清明花满园,青山绿水布新颜,杜鹃声里夏收忙不闲。"花未落尽,绿荫已浓,窗外杜鹃声声,蔷薇正荼蘼,玫瑰竞开放。杏儿枝头黄,抬头望去,那一颗颗缀满枝头的鹅黄色的杏儿,半遮半露地藏在一片翠绿里,就像是一颗颗橙黄红艳的小太阳。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还未尽情感受春的妩媚,夏已伶伶俐俐的赶来,农忙时节也到了。
   乡村生活总是充满诗意与祥和。傍水风林莺语语,满原烟草蝶飞飞。五月的田野是丰盈的,大地上的斑斓色彩渐渐统一起来,满眼看过去都是绿,黄绿、豆绿、苹果绿、青绿、碧绿、葱绿、墨绿……绿在田野上疯长,绿树、绿草、绿水,连风也是绿的,似一层一层波浪卷舒,绿地毯一样涌向天边去了。五月的热风更像是浓烈的烧酒,经过一夜的吹拂,那些醉醺醺的宛若处子的麦子伫立天底,一夜之间说黄全都黄了。大片大片的麦子都在初夏白晃晃的烈日下摇晃着。明媚的阳光在绿树浓荫间跳跃。杜鹃、布谷在田野树间婉转鸣唱,蜂蝶乱舞,草木葳蕤,麦子泛黄,到处都弥漫着植物的芳香,弥漫着夏日最浓烈的气息。
  田野是乡村孩子的乐园,在这里童年在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四季颜色不同,田野带给我们的欢乐亦不同。清风拂过麦浪,在温柔的涌动,田野在乡间歌唱,也勾走了孩子们的脚步。童年的初夏最是趣味盎然,放学后,未及回家,我们便跑向田野,扯上麦穗,拔来蒜头,燃起火堆,烤麦穗,烧蒜头。几个调皮的小男孩趴在火堆前使劲的吹着,大家心里满是期盼的美味。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田野馈赠给我们的美食是那样的丰富。不一会儿清香扑鼻,火堆里的蒜头刚被树枝扒出,大伙儿便挣着抢着,吃的津津有味。尽管烟熏火燎,成了大花脸,也难抵美食的诱惑。我们吃着,也闹着。夕阳缓缓西沉,晚霞映红了天际。那一抹红彤彤的色彩,宛如仙女的霓裳,让人陶醉在这绝美的景色中。我们笑着,麦浪也笑着,一切都沉浸在柔美的霞光里。
     “田家少闲月,六月人倍忙”,六月的风吹着金黄的麦浪,飘来麦的香甜。漫山遍野成熟了的麦子,在乡间,在田野,在金色的阳光照射下,闪着耀眼的光芒,就像无数星子在跳跃,更像是一张摇曳的金色绸带,轻舞着在风中。这时乡村人家最是忙碌时,大人们开始准备农忙,拉开了夏忙的序幕。家家户户忙着磨镰刀,买雨布,修正车辆,农具,忙的不亦乐乎。最主要是碾场,为晒麦子做准备,用碾子或者拖拉机将一分地碾平整光滑,晾干。之后在场里拉了电线,点了电灯,支了帐篷。白天骄阳似火。晚上热闹非凡。大人们在场里三五成群聊着天,脸上满是喜悦。孩子们最疯了,有的捉迷藏,有的玩沙包,做游戏,他们跑着,喊着,尽情欢叫着。大一点的男孩子在场里骑自行车,一圈一圈,不知疲倦。直到被爸妈喊回。晚风习习,大白杨被风吹的“咯咯”笑,蝉儿在树上欢快的叫着。远处池塘,蛙声阵阵。这时,寂静无声的场里变得热闹异常。
  骄阳似火,酷暑难耐,抢收时节,热火朝天。此时,乡村人的心情却无比火热。农忙开始了,家家户户,老老少少全家出动,这时的乡间如盛夏一般热火朝天。大人们割麦子,孩子帮忙搬麦子。有钱人家还请了麦客。打麦子的时候,男人们在打麦机前放麦子。女人们清理麦秆,孩子们有的给大人搬麦捆,有的在打麦机下推麦粒,好一派繁忙的景象。孩子们最盼的就是打麦休息间,大人们买来一扎一扎的“小香槟”犒劳大家,那“小香槟”颜色麦黄,味道酸甜,爽口宜人。大人们蹲在旁边喝上几口,解解渴,稍作休息,便开始工作,孩子们可不,一口接一口,喝个过瘾。打完麦子,麦场上,一座座麦秸垛如小山,这时,顽皮的男孩子,总喜欢在上面,翻滚,打闹,嬉笑。那麦秸垛就是他们温暖,舒适的天然大床。
   一场盛大的农忙时节快速结束了,大地也归于了萧疏。人们开始播种,晒麦子。男孩子骑着自行车,后座绑上自制木箱子,在田间地头“冰棍,雪糕”地叫卖着。渴了,就在水泵上喝几口凉水,这时,欢快的蜻蜓从他们头顶掠过,带着优美的舞姿,飞向原野间。遗留在大地上的珍贵之物不是光线与露珠而是麦穗。收割之后的田野空寂荒凉,麦穗躺在泥土上,如一枚枚徽章闪光。女孩子们手提竹篮,在田间拾麦穗,三五成群地拣着,闹着,如落在田野里的鸟儿,蹦着跳着,笑声响彻云霄。大地被这些软乎乎的小脚丫踩过,舒舒服服。
     梦里不知身是客,醒来已是梦中人。少年期待远方,成年思念故乡。出走半生, 生活在这钢筋水泥的城市,生活的压力,催促着人们脚步匆匆。乡村的那份诗意与祥和再难找回。每当夜深时才发现,最想回的还是儿时的旧时光,在那里,有恬淡祥和的小乡村,有纯朴善良的乡邻,更有年轻的爹娘和我们诗意的小童年!可忽而回头,故乡却早已远去。村庄也空荡,老屋变斑驳。时光一去不复返,故乡在身后,梦想在远方......每当蔷薇盛开,杏儿金黄,总会梦见,那个手提竹篮的小姑娘,披着朝霞,踩着阳光,走在广阔,恬静的原野间拣麦穗!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一个冬日的午后,我来到了位于列治文市区的古渔村。这是一个秀美的古渔村,环境清幽雅静,街道干净整洁,一座座哥特式的别墅错落有致,古朴典雅,天空湛蓝高远,白云轻盈飘逸,给人一...

2024年2月17日,恰逢正月初八,是一个阳光和煦的大吉日,也是令我经久难忘的好日子。这一日,与常家堡的不解之缘,对我影响深远,令我记忆犹新、感慨系之。 一、受邀之缘 记得2024年2月15日上...

王包子是我家四楼的邻居,个头不高,脸胖有肉,嘴小。邻居都叫她“王包子”。 王包子傻,是真傻那种。她是我们这楼后搬来的住户,据说是花了二十六万买的这个房子。楼里人都说她家当了冤...

一 小柿子、小番茄、圣女果,都是你的名字。你的兄弟姐妹很多,据悉多达二十多个品种。体型高矮胖瘦,形态各异;肤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彩斑斓;味道酸甜可口,汁水丰富。无论多么的千奇...

望怀春天,心上还弥留着一尘洁白。新疆的春天在寒雪堆积的素白里慢慢走出,远方的山雪是一场回首,在春天来临时依旧不愿离开。那飞舞的雪花曾藏匿大峡谷,还有胡杨林,向空旷的戈壁诉说...

一 我在一个冬天的下午,像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树一样,呆呆地伫在毗河边,——眼前是这一汪静默得出奇的水。她的水色明净,浅浅的蓝色里面,隐藏着一丝不可诉说的神秘——据说,在洁净的水...

过年就像是一场恍惚的梦,倏然远逝,又回味不尽。虽然早已到岗上班,郊外时不时传来的此起彼伏的烟火声却依然惹人倚门回首、凭轩伫望,带来莫名的振奋。心中对年节的回味,对假日的流连...

曾经以为,过剩是一个很好的词语。希望有过剩的好饭好菜,那样就可以犒劳自己的肠胃;希望有过剩的钱财,那样就可以读到自己喜欢的诗书;希望有过剩的时间,那样就可以躲在角落里与书中...

我们村不大,主要就三条巷子。村里的人,大多姓同,此外还有张、李、王等。 无论在村里,还是在学校,我们这些姓同的孩子,都会碰到有人拿姓氏开玩笑:“你为什么姓同,怎么不姓铁呢?”...

元宵节,想起一首词,想起一个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