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时光,悠悠闲闲,没有事的我便决定把家务整理一番。客厅与厨房已有专业的保洁阿姨细致打理,于是,我选择从安静的储物间着手。随着各项清洁工作的渐入尾声,我的目光在橱柜顶端不经意间停留,那里有一个微微泛黄的纸箱。心想,若是其中充斥着无用之物,那便立刻将其丢弃。然而,当我小心翼翼地掀开箱盖,眼前出现的却是一台已被时代遗忘的娱乐设备——VCD播放机。
  在那个时代,VCD的诞生开启了一段具有深远意义的历史。这个新兴的媒介不仅赋予了人们展示自我的平台,还激发了他们深藏不露的歌唱热情。在无数的家庭中,简易的卡拉OK设备成了连接彼此的纽带,让陌生人也能成为合唱的伙伴。
  歌唱,这一人类与生俱来的艺术形式,远在鸟儿展翅鸣唱之前,便已成为我们文化的一部分。在《诗经》的古册中,歌唱的印记俯拾即是,它们记录了人类情感的每一个维度:“虽无德与女?式歌且舞”,“心之忧矣,我歌且谣”。在欢愉的时刻,我们手舞足蹈,歌唱着自己的喜悦;在悲伤的时刻,我们以歌当哭,释放内心的哀愁。
  圣贤孔子对音乐的热爱无以复加,他曾因沉浸于音乐之中,而三月不知肉味。他利用音乐来教化人心,达到了一种精神境界的巅峰。当荆轲踏上刺秦王的壮烈征程时,他高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首歌谣不仅催人泪下,更是他英勇赴死的真实写照。
  歌声穿越了千百年,见证了朝代的兴衰更迭,政权的起落沉浮。而歌曲本身,却如同永不凋零的花朵,愈发鲜艳夺目,充满了无限的生命力和感染力。无论时代如何变迁,人类对歌唱的热爱和对情感的表达始终不变,这是我们的文化传承,是我们的精神家园。
  在人类音乐的黎明期,“裸唱”也就是不加任何伴奏的歌唱,无疑显得单调而缺少魅力。然而,我们的祖先很快发现了解决之道:他们以简单的敲击,击打盆盆罐罐,创造出节奏,为歌声增添了生动的色彩。
  时光流转至周朝,音乐文化迎来了一次飞跃。琴瑟的出现,标志着音乐艺术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传说中的琴师伯牙,他的琴艺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而他的知音钟子期,则能够领略到他琴音背后的深意,二人的故事成为千古佳话。
  随后,秦汉时期带来了更加复杂的乐器,它们的音色多变,演奏技巧也更加丰富。及至唐朝,音乐达到了其辉煌的顶峰。据记载,那时的乐器种类繁多,高达300种之多。其中的大弦如急雨般嘈杂,小弦则私语般切切,交织成一曲美妙的乐章,如同珍珠般大小不一,落在玉盘上,清脆悦耳。
  进入元曲时代,乐器再次经历了重大的变革。明清时期,音乐不仅更加多样化和规范化,而且已经普及到民间。今天,不论是在国家级的乐团,还是在省市级的歌舞团,乃至民间的小型乐队,都是百花齐放,竞相表演。一台电子琴,就能提供丰富的伴奏,歌唱的环境也变得无比优越。音乐的旅程,就像一条永不停歇的河流,从古至今,一直在创新和演变中流淌。
  在20世纪的最后一个十年,VCD机的出现,像一股春风,轻轻拂过大众音乐的湖面,激起了层层涟漪。最初,这些机器的价格并不亲民,一台VCD动辄需要2000多元,对于普通家庭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投资。然而,我们那一群密不可分的的发小中,有一位家庭条件较为宽裕,他住在独门独院的房子里,不受邻居干扰,家中还有一台大彩电。当他购入第一台VCD时,我们的世界被彻底点亮了,唱歌的热情如同野火般蔓延。
  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唱歌并非强项。虽然平时也会在私下里“嚎”上几声,但那都是无拘无束的自由发挥。可一旦面对VCD的规范教程,我们的不足就暴露无遗。有的歌词还读不全,节奏也掌握不好,唱出来自然是“五音不全”,气息不稳,跑调走音,甚至有时候自己都会因为笑场而唱不下去。但在这个轻松愉快的环境中,我们都知道彼此水平相当,没有人会嘲笑别人,反而会给予热烈的掌声以示鼓励。在这样的氛围中,我们都能够放下心中的负担,建立起自信心。
  那时候的VCD使用的是光盘,而市面上也不乏盗版的光盘。有时候,唱不了几次就出现了故障,机器发出叽叽扭扭的声音,像是过不去那道坎。有些人为了避免这种尴尬,会自带光盘前来。无论是独唱、合唱还是大合唱,我们都沉醉其中,歌声此起彼伏,直到天色渐暗,肚子饿得咕咕叫,直到月亮停下了脚步,静静地聆听,直到四季更迭,花儿开得格外艳丽。
  歌唱,这一简单而纯粹的活动,不仅能够强身健体,还能愉悦我们的心灵,提升我们的情操,调节情绪,拓宽我们的视野。它如同春风,轻轻吹散心中的疲惫,如同甘泉,滋润我们的精神世界,更是优化生活品质的一剂良方,同时,它还为我们提供了锻炼肺活量的绝佳机会。
  当我们聚在一起,聊聊家常,唱唱歌,那种沟通与交流,无疑加深了我们之间的友谊。在我们的小圈子中,随着VCD的普及,每个周末,无论是在谁家,唱歌都成了一种固定的活动,简单又方便。
  渐渐地,我们的圈子开始扩大,周围的邻居,那些同样热爱歌唱的人们,也纷纷加入进来。一开始,他们只是忠实的听众,后来,他们拿起话筒,勇敢地站在大家面前,唱出自己的心声。那些初次拿起话筒的人,起初都有些胆怯,害羞,甚至不知所措,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越来越离不开这个小小的舞台,不仅歌唱技巧日益纯熟,还自然而然地加入了一些简单的肢体动作,让歌声更加生动。
  总之,VCD的出现,让无数人的唱歌梦想得以实现。在这个小小的机器身上,我们看到了生活的美好,感受到了歌唱的魅力。
  晨光初照,一天的开始总是紧张而忙碌。虽然早晨没有时间悠然自在地唱歌,但播放几首轻快的音乐或歌曲,却是家常便饭。在做家务的同时,聆听这些旋律,甚至跟着轻轻吟唱,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繁琐的家务,也享受了音乐的洗礼,生活因此变得更加美好。
  工作日的尾声,晚餐后,如果心情不错,我们会打开VCD,你选择一首,我选择一首,有时甚至会一起合唱。这样的家庭之夜,就像是一顿丰盛的艺术盛宴,让我们的家庭生活充满了色彩和乐趣。
  在那几年里,我们一起重温了那些经典的革命歌曲和传统的民谣,同时也学习了许多流行的歌曲。比如《安妮》、《杜十娘》、《一无所有》、《嫂子颂》、《童年》、《相约九八》、《红豆》、《雾里看花》、《别问我是谁》、《快乐老家》、《祝你平安》、《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心太软》、《恋曲1990》等等。我们中的一些歌唱得特别好的,甚至有的成为了社区里文艺晚会的明星,受到了大家的欢迎和赞赏。
  这些简单的乐趣,这些平凡的日子,因为音乐的陪伴,变得格外温馨和有意义。我们用自己的方式,演绎着生活的旋律,享受着这份简单而纯粹的快乐。
  在90年代,我们正处于人生的黄金时代,二三十岁上下,精力旺盛,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毫无顾虑地追求自己的梦想。我们很容易集结在一起,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努力,一同投入热情,共同创造辉煌。
  然而,随着生活和工作节奏的加快,我们的兴趣逐渐转移,性格也变得更加沉稳。曾经热衷的唱歌热潮也逐渐消退,生活重新回到了平淡的日常生活模式,家庭角色也回归到了传统的相夫教子、陪伴家人的模式。VCD逐渐被遗忘,最终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那些曾经闪耀的光盘,如今只能在垃圾堆中找到,却无人问津。
  偶尔,在聚会中,酒精和怀旧的气氛会激发我们重新找回曾经的激情。有人提议,我们便直奔KTV,预订一个包厢,尽情地高歌两三个小时。然而,我们很快发现,自己的底气不再充足,声带变得沙哑,新歌基本不会唱,即使是老歌,也失去了从前的韵味。唱着唱着,就成了两个人或三个人在唱,其他人则在聊天,甚至有人在沙发上打起了呼噜。
  尽管KTV更为“专业”和豪华,但它缺少了VCD那种朴素、温馨、积极和乐观的氛围,也缺少了我们的专注度。相比之下,VCD就像家的味道,过年的味道,亲情的味道。而KTV,尽管环境高档,花费不菲,却总感觉像是完成了一种仪式,吃完这顿,便各奔东西。
  我们怀念90年代的VCD,那时我们聚在自己家中,目光聚焦在屏幕上的歌词,聆听着美妙的音乐,全心投入在唱歌上。室外寒风凛冽,室内却因为我们共同的歌声而充满了春天的气息。在一周的疲惫和烦恼中,在一肚子的忧郁和苦闷中,在一时的失意和不快中,我们随着歌曲的旋律,烟消云散,重拾信心。VCD让那个年代的生活充满了对幸福生活的憧憬,对美好未来的期盼,对人生理想的追求。
  无论时间过去多久,我都会永远怀念你,九十年代的VCD!更无法忘记你,九十年代的VCD,你是我那段时光最美好的回忆。
  (原创首发)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