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发展,离不开城市道路的发展,有时候,一条路就能代表一个城市的形象。像北京的长安街,像上海的南京路,像厦门的中山路,像成都的春熙路,而在我居住的城也有一条这样的路,它就是被誉为“最美景观之路”、“最美跨越之路”的杭州东路
  杭州东路是黄石东西走向的一条主干道,它穿磁湖(张家湖)而过,向东连接天津路,接轨黄石大道;向西由它的姊妹路杭州西路与磁湖路相交,与发展大道相连,途中贯穿澄月路、桂林路、白马路。整条道路将市中心、黄石港、大冶、下陆地区连在一起,纵横阡陌,贯穿整个团城山经济开发区。
  杭州东路从无到有,从崛起的坦途再到宽阔的美途,记录着这座城历史的烟云,见证着这座城的发展,承载着人们难忘的回忆,更寄托着大家未来的期待。
  小时候,我生活的地方还比较偏僻,是农耕向城市眺望的地方。如果说能向世人大声炫耀的就是这个叫张家湖(磁湖)的湖了。这里风景优美,物产丰富,但因为没有路,湖内的特产出不去,湖外的物资进不来。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期盼着有一条路,将湖内的世界与湖外的广阔天地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而杭州东路,当然,那时它还不叫杭州东路,确切地说它当时还是人们站在湖边,望着白茫茫的湖面,这头看那头,那头望这头的“梦想之路”。
  我与杭州东路产生的第一次交集,是源于我二姐。上世纪七十年中期,当时的象鼻嘴(现在的团城山公园)处都还是连绵起伏的山。1978年,我二姐从大队林场响应号召抽调到这里参与义务修路。十七岁的她,风华正茂,朝气蓬勃,她成为了成千上万义务修路者中的一员。她在这儿一待就是两年。如今,斯人已去,每当我走在这条美丽的景观大道上时,总是会浮现出二姐青春的脸庞。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如果你走在这条路上,请你一定心存敬畏,记得给当初修路的人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与象鼻嘴这边的修路队伍隔湖相向修路的是另一支队伍。也就是说,早在我二姐到这里之前,湖对面的队伍在这里修路已有一年之久了。象鼻嘴这边的队伍,开山取土石填湖;南湖管理处(现在的明珠广场处)的修路队伍,从湖里挖土,填筑路堤。在没有挖掘机,没有装载机,没有砼摊铺机的年代;全靠洋镐、翻斗车、板车、箢箕等简陋的生产工具,他们斗严寒,战酷暑,肩挑手扛,参与湖心路(杭州路前身)的建设,见证了湖心路合拢时激动人心的历史时刻!
  每天回到家,二姐总会给我们分享一些修路时的趣闻,劳动虽苦,但更多的是喜悦。我也从二姐的分享中,看到了那段属于二姐的热血的青春、激情燃烧的岁月。围湖一带的父老乡亲,还有那成千上万的建设者凭着一腔热血,凭着一股人定胜天的信念,愚公移山,精卫填海,让磁湖白茫茫的湖面上从“无路可走”到有路可行,崛起了的新路让天堑变成了通途!因为新修的这条路将磁湖一分两半,当时大家把它叫作“湖心路”。湖心路的建成就像一条纽带,串起了黄石和团城山(当时叫南湖乡),有着极其重要的地理位置。我们那向农耕眺望的地方也因为这条路而成为了郊区,逐渐向城市靠拢。
  崛起的路,带动了崛起的新城。团城山新市区的诞生和发展,就像是在磁湖里投下了一颗石子,一圈圈晕荡开来,便有了一条环湖生态带,一片滨湖休闲区,继而又是一片片现代化住宅区,商贸金融区。由团城山开发区到黄金山经济开发区,从美丽磁湖到磁湖下游湿地公园……黄石这座昔日的“光灰城市”有了“生态绿色新城”、“山水宜居之城”、“全国卫生文明城市”的美名。
  而我与杭州东路产生的第二次交集是我读小学五年级那年。或许我没有想到,此后,我与杭州东路产生数也数不清的交集。那次,也是我第一次走上这条看上去宽阔,但还十分简陋的泥巴路。泥巴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但因为大大缩短了去黄石市区的距离,因而,不论是来往的人还是车都还是蛮多的。春天里,我和湾子里的大哥哥大姐姐们,从家出发经团山墩古渡口,穿大湖沿湾、小湖沿湾,过湖心路去市内玩。走在这条凸凹不平,没有硬化,更没有绿化的路上,看着人来车往,我们也是蹦蹦跳跳,心中充满了无限的自豪感。一条路,在湖中间崛起,在脚下延伸,农耕向城市眺望,人们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而城市的版图也在不断扩大。
  正如这世上的路,总会有沟沟坎坎曲曲折折,注定不可能一帆风顺,但只要朝着一个既定的目标走下去终会成为康庄大道。从靠步行到骑自行车,从骑自行车到坐公交,从坐公交到开私家车,这条路因为团城山新区的高速发展而发展。湖心路从1977年开始修建到1987年建成通车,整整花了10年时间,也正是在这一年,湖心路上安了路灯,铺了人行道,又因向往西湖这条美丽的跨湖之路,湖心路更名为杭州路。随着团城新区建设迈入高速发展,杭州路又更名为杭州东路。沿着这条路,一路向西,向西,又有了杭州西路。前前后后,总共是经过30多年的修缮和发展,杭州东路不仅成为了一条秀丽风光之路,更是一条休闲散步之路,是黄石人心目中名副其实的美途。杭州东路的每一次嬗变,都是我们这座城现代化的缩影。
  “车在景中行,人在画中游”是对杭州东路最好的诠释。环绕磁湖周围的景点睡美人、鲇鱼墩、澄月岛、逸趣园、映趣园、野趣园,每一个景点都可谓是锦绣磁湖浓墨重彩的一笔.。杭州东路上的“枝丫”情人路、澄月路、逸趣园路,路路相连,路路皆美。杭州东路上,黄石的市树香樟,高大挺拔,蜿蜒向前,一年四季总是那么苍翠欲滴,蓬蓬勃勃。杭州东路上的人民广场是全国著名的山水园林广场,蓝天和湖泊,广场和绿地,让黄石散发出诱人的自然的和谐之美,一种“城在山中、水在城中、人在绿中”的舒适感觉油然而生。一个人,一座城,一条路,陪伴着我们走过四季,走向美好的生活,走上幸福的康庄大道。
  一条路的经历,就是一个城的故事。走在这条湖波荡漾,明媚如画,香樟掩映,令人心旷神怡的路上,我可以领略黄石这座城的文化底蕴;我可以感受黄石这座城最美的景观;我可以发现黄石这座城发展的脉络;我还可以去探究黄石这座城的前世今生……
  杭州东路,这座城最靓丽的风景线,有星辰,有繁花,有诗和远方。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