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月上中旬时,气温一改上年十二月的极寒,反倒暖和起来了。穿上羊绒大衣在太阳下走路,脊背上会微微出汗。
  那天下午,阳光尚好,我去公司送材料。刚走上大桥,忽然听到一声轻轻的“喵”,以为听错了,停下步子,仔细听了一下,又一声“喵”。我回转过身,看见一只瘦小的橘猫蜷缩在桥洞外面的石头地上,可怜巴巴地望着行走的人们。一个青年男子领着三四岁左右的女儿,蹲在桥洞旁边的栏杆外面,看着这只瘦小的橘猫。
  我习惯性地掏了一下口袋,还好,口袋里有一支猫条。我因急着要办事,看那个男子面善,应该是个有爱心的人,便拜托他喂喂可怜的小猫。男子应该是没有见过猫条,问我是什么?怎么给猫吃?我告诉他是猫最爱吃的零食,就像孩子喜欢吃零食一样,只需要沿着猫条边缘的虚线撕开,然后把肉糜挤出来,猫咪闻到香味就来吃了。它要不敢来吃,你就把猫条挤到地上,它一会就偷偷吃了。我边说边撕开猫条给他,看他领着孩子蹲在栏杆外面,举着猫条“喵喵”叫着小猫,我急急走了。
  送完材料,返回途中看见那个男子和孩子还在桥头蹲着,旁边站着几个老人和孩子。我问他,小猫把猫条吃了吗?前一段时间,我喂了一只狸花妈妈和两只小狸猫。第一个月只是远远看见过小猫,第二个月倒是能看见小猫了,可是它们看见我就急匆匆躲起来。到了第三个月,它们才敢到我身边躲躲闪闪地吃饭。第四个月,在我的百般诱惑下,才试探着、一惊一乍到我手里吃猫条。尽管它们的妈妈已经跳上我的腿,在我的怀里打呼噜,可是小小的它们对人类的戒备心从未消除。在它们吃饭正酣时,我伸手想摸摸它们,俩个家伙都是呲牙咧嘴发出“呜呜”的威胁声,迅速躲避或者干脆给我一爪子。
  因而,在我的潜意识里,小猫肯定不会轻易来人身边吃东西的,除非像我去年五月份遇见的小“猫蛋”橘猫那样友好乖巧。猫蛋第一次见我,就主动示好,温温暖暖地寻求帮助。可惜,它只在我生命里活了26天,便急匆匆走了,留下了许多难忘、美好的回忆。
  男子告诉我,小猫过来在他手里把猫条吃了,还饿得叫唤呢。我心里一暖,说,那我去商店买点水和肠子来喂它。我一路走过去,路边都是服装店、饭店、金店、烟酒店和五金杂货店,进去问都没有卖火腿肠的。这一路问下去,就快到了我家,索性我让女儿拿了猫条、猫粮、猫肠和水下来,折回去喂它。返回去时桥边没有一个人了,我试探性地叫了一声“咪咪”。随着“喵”一声,那只瘦小的橘猫从桥洞下面的一个小窟窿里钻出来,径直朝我跑来。我想它肯定渴坏了,赶紧把一杯温开水放在栏杆里面。它用鼻子嗅了嗅,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大口喝水。我抬头看到大桥下面一簇簇随风摇摆的芦苇和亮晶晶的水面,恍然大悟。它身处水源中心,怎么会缺水呢?它缺的只是食物。
  我从包里拿出猫条,它前面已经尝到了猫条的美味,瞬间双眼闪亮,跳上栏杆的台阶,“喵喵”叫着。我撕开猫条,它抬起一只前腿,用小爪子抱着猫条,边吃猫条边发出“呜啊呜啊”愉快的叫声。我试探着去摸它,它并不躲闪也不反抗,还用头和脖子蹭我的手,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响声,它可爱黏人的样子多么像我的小“猫蛋”啊。当初遇见“猫蛋”时,也和这只小橘猫一般大小,瘦瘦的样子也一样。“猫蛋”脖子以下和四条腿是白色的,其他地方是橘色,眼前这只小猫浑身橘色,妥妥一只橘猫。
  它太能吃了,我挤猫条的速度供不上它吃的速度。它急得抬起身子用俩个爪子抱着猫条用牙齿咬,小牙齿把猫条咬得全是小眼眼,但它却小心翼翼并不会咬到我的手。我说,傻子,慢慢吃,还多着呢,猫条不能用牙齿咬,得用舌头舔。我边说边用舌头示范,它太机灵了,一下明白了我的意思,伸出粉嫩的舌头舔舐着猫条,一会便把我拿来的四支猫条四个猫肠吃完了。我又拿出猫粮放在台阶上,它趴在地上还是吃,果然橘猫的食量大得惊人。
  夕阳西下,太阳给楼宇、大桥、芦苇、湖面涂上一层金光。小橘猫身上长长的橘毛闪着亮光,在夕阳里抖擞着,眼神里有一股可怜楚楚的顺服与渴望。我伸出胳膊去搂抱它,它举着尾巴迎了过来,用小小的脑袋蹭我的手。它太瘦了,我能看见它身上一条条的肋骨,它这么小,是被妈妈抛弃了还是妈妈出现了意外?我抱起了它,是那么轻,那么柔软,就像我当初抱着“猫蛋”的样子。此刻,我真想把它抱回家,可是,家里还有一只我救助的狸花猫,它根本容不下别的小猫。再说,我还得回单位,便放下它,一步三回头地往前走。小橘猫抬着小脑袋,朝着我离去的方向“喵喵”叫着。我知道,孤单弱小的它希望有个温暖的家。
  离开小橘猫后,心里便一直惦记着它,眼前一直是它的影子。忽然想起高姐曾叮嘱我要一只小橘猫,心里一热,赶紧给她发我摄的小橘猫的视频过去,问她要小橘猫不?高姐说,要,给我抓来我养,要不这大冷的天就冻死了。我说,好,后天周六,我去给你抓来。
  第二天下午,快下班时,忽然有个材料需要送过去。我打车送了材料,步行回家到桥边,叫“咪咪”。只听“喵喵”轻柔的叫声响起,那只小橘猫从桥洞下面的小窟窿里快速钻出来,朝我跑过来。我撕开猫肠给它,它习惯性地衔起肠子折身要钻进桥洞下那个它容身的小窟窿里去吃。在就要进去时回头看了我一眼,应该是认出了我,举着尾巴又回到我身边,愉快地“呜里哇啦”吃东西。我看那个小窟窿外边露出一截衣服,应该是好心人怕它冷,给放了衣服保暖。
  它边吃边兴奋地叫,我摸它,它温柔地回应着。想起我喂了四个月的小狸花猫,都不曾如此对我亲热过。我喂它们吃大鱼大肉大虾等,手一伸它们就躲避。十二月中旬天气太寒冷,想着给它们一个温暖的住所,抓它们的时候,它们激烈反抗,连咬带抓伤了几个全副武装的人。最后终于抓住了,可是在带回家的途中,它们又撞开笼子跑了,之后,我们寻了它们几次,可哪里有它们的踪迹啊!从此,即牵挂心疼它们,也叹息它们是“喂不熟的白眼狼”,活该它们在外面挨饿受冻、东躲西藏地受罪。
  眼前,这只小橘猫对我如此信任,对温暖的家充满了向往,我何不今天就让它结束颠沛流离、饥寒交迫的流浪生活呢?我打电话叫女儿背了猫包来。抓它之前,还纠结它会不会进猫包,寻思着该怎样在它没有反应过来时,迅速把它装进猫包。女儿说,橘猫是猫界的交际明星、大暖男,它不会伤害人的。话虽这样说,到底我在喂狸花猫时被它们屡次抓、咬,心里留下了阴影。
  当我忐忑不安地把小橘猫抱起来装进猫包拉上拉链时,它没有一丝的反抗。我知道,我们的缘分到了,就像我五月份遇到的“猫蛋”,十二月下旬跟我回家的“咪蛋”一样。昨天在我经过大桥时它那一声恰到好处的“喵”,在它们遇见我的那一刻,在它们放下所有的警戒,全身心信任我并把它们的生命托付给我的那一刻起,它们命运的齿轮开始旋转了。这些,在人类看来顺理成章、轻而易举的事情,对于它们来说,做出这样大胆的选择,得有多大的勇气、智慧、对人类的完全信任,以及命运博弈的成分在里面啊!
  把小橘猫背回家,狸花“咪蛋”看见来了一只陌生的同类,对着猫包不停气势汹汹地哈气。小橘不理会它,静静看着气急败坏的狸花“咪蛋”无动于衷。只是它想出来,在猫包里叫唤走动。我们怕“咪蛋”伤害它,便把猫包放在身边和小橘说话,给它喂猫条吃,它就安静下来了。
  晚上,高姐和丈夫过来抱小橘回去。我说,用我的猫包背回去,高姐说,不用,拿个纸袋子一提就回去了。我们打开猫包的拉链同它玩,它没有跳出来,很舒坦地在猫包里躺着,举起爪子和我们互动,给它吃女儿种的猫草,它吃得很香。高姐走时,把它放进纸袋子里,它一点也没有挣扎,他们给小橘起名“咪多多”。那天晚上,心生妒忌的“咪蛋”,第一次在家里对着我们哈气。我给说教了一顿,它悄悄蹲着想心事。这些家伙,啥都懂。
  忙了几天,问高姐“咪多多”好着吗?吃饭咋样?晚上叫不?高姐说,能吃得很,不叫,和红豆(泰迪狗)玩得可好了。就是不爱洗澡,洗完澡了不让吹干,只好用毯子裹着。高姐发来几张照片,是红豆和“咪多多”玩耍的还有洗澡的照片。看着它幸福的样子,我心里也幸福极了。
  希望这些可爱粘人的小生命,都能遇见命运齿轮旋转的那一刻。让它们在这个世界上感受到温暖与关爱,让它们在短暂的生命旅程里,感受到人世间的美好。
  元月18日以后,气温降到了零下20度左右,真是到了天寒地冻的地步。穿上厚羽绒服、羽绒裤,把自己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地,走在外面浑身都是冰冷的。那些遇见命运齿轮旋转的生命,诸如“咪蛋”“咪多多”找到了温暖的家。可是,“咪蛋”的孩子“小咪蛋”和“胖虎”却在命运的齿轮向它们旋转时,依然选择奔向了自由。还有那些胆战心惊躲藏在角落里,不愿遇见人类的生命,希望它们能找见遮风避雨的安身之处,能找见食物,战胜寒冷、饥饿与病痛,在这个世界顽强、勇敢,健康地活下去。
  2024年1月25日星期四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