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么一句话:“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关于来处,众说不一。论其内涵,个人认为,此话突出一个“藏”。不才冒昧,上纲上线,就这个藏字妄言几句。
  新华学典中,藏有两种解释:一曰隐避,二叫收存。在人们的印象里,藏是一件不光彩的的事情,上不得台面,似乎只有见不得人的东西才藏着掖着。其实,要我说这是一种偏见。有时候,藏也是智慧,生存必须。
  自然界崇尚丛林法则: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那些弱小的动物为了活下去,唯一的方法只有躲避。当然,选择的方式不同,或隐居洞穴(老鼠),或栖身崖壁(燕子)。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避开天敌。在动物世界里,是无所谓吃相难看的,和宝贵的生命相比,其他都无所谓。
  大自然是没有非观念的,既不同情弱者,当然也不会青睐强权。即便作为食物链顶端的狮子,为了满足口腹之欲,也不得不放下高傲的身段,借助草丛的掩护,悄悄向猎物发动攻击。被逼如斯,实在好笑,但这就叫生活。
  隐藏是一门学问,各家有各家的高招。若论技能,变色龙算得上其中的高手。这是生活在马达加斯加岛的一种蜥蜴,它的身体颜色会随着环境而改变。其作用有二:一是迷惑昆虫,二是躲避天敌。善于伪装,隐藏自己,这是动物求生的本能。
  受其启发,人类发明了狙击手专用的伪装服,与环境融为一体,犹如隐身一般。敌明我暗,作战讲究的就是出其不意。
  说起来,松鼠也是个藏家。为了越冬食物的安全,它会将采集的坚果埋在地下。小动物大智慧,其智商让你不得不刮目相看。
  若论手段,人自然高明,但出发点是一样的。有句话叫“财不外露”,意思是说家财不可轻易示人。世态炎凉,人心叵测,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难免有歹人见财起意。安全起见,还是低调为好。
  人际交往也是如此。社会是座大染缸,形形色色的人都有,陷阱无处不在。为免于被算计,你得像动物一样隐藏身形,否则,吃亏的只能是自己。讲到城府,那都是教训逼出来的。
  俗话说:逢人只讲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面对危险,心灵设防是必须的,躲在堡垒背后才最安全。半遮半掩、欲说还休,留出一个丰富的想象空间,却又让人猜不透其中的奥妙,这是社交的最高境界。裸体式的表白,被人一眼看穿,那是幼稚的傻子,自然也是被社会淘汰的对象。
  藏是有排他性的,有些东西不便与人分享,因为它是属于你一个人的专利。自私是人的本能,留点个人空间,秘密还是孤芳自赏的好。我们讲“金屋藏娇”,对于心爱之人,谁不担心别人觊觎呢?
  在古代,父母宠爱女儿。生怕其在外遇到危险,遂关在绣楼,大门不出、二门不到,俨然一件“养在深闺人未识”的藏品。
  商人做生意,凭手艺吃饭,往往都有自家的独门秘方。对此,他们视若至宝,待之如武林秘籍,那也是绝对秘不示人的。
  我们讲高手在民间,民间往往藏龙卧虎。在武侠小说里,那些武林至尊隐居深山,不慕虚荣,甘守清规,与朗月清风为伴,安心地做自己的扫地僧,这才是藏手的最高境界。
  我们讲做人要低调,一味地高傲未必是什么好事。枪打出头鸟,谁喜欢招摇,迎接他的命运必然是死亡。向现实低头并不见得掉价,因为那是一种修养。人活于世,要学会夹着尾巴做人,少些锋芒,收敛自己的个性。一滴水只有融入大海,才能永不干涸,这就是生存之道。
  评价一个人,看的不是外表,更注重的是其内心。外形再好看,如果不学无术,也不过是个绣花枕头。功夫在诗外,透过现象看本质,藏在心灵深处的美德,才是需要我们发掘的瑰宝。
  一般来说,藏品基本都是精品,有着特定的价值和意义。市井之物,随便即可拿出示人,当然也就没有藏起来的必要。有句名词叫“珍藏”,顾名思义,因为珍贵,所以收藏。
  藏是一门艺术,讲究章法和门道,你得藏出水平才是,藏头露尾无疑是败笔。还是那句话:袖里乾坤大。个中的奥妙,足够你研究一辈子。一个称职的藏家,必须慧眼识珠,做到藏品货真价实。可惜,某些人没有金刚钻,偏揽瓷器活,错把赝品当宝贝。到头来,只能藏个寂寞,当然,也藏出了一堆笑话。
  其实,藏也是一种乐趣儿,享受的就是这一过程。孩童时代,我们都喜欢捉迷藏,要的就是那份新奇和刺激。就像猜谜,神秘感才是最终追求。假若直接亮出底牌,便就索然寡味,那样还有什么意义呢?
  世间万物就是这样,既有众所周知的坦诚,也有不为人道的秘密。适当的隐藏,既是对自身的保护,也是一门生活的艺术。每人心里都藏着一颗善良的种子,向阳而行,你就是那尊阳光背后的菩萨。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