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枫】雪花的快乐(散文)
  
  刚有这个心思,马上就联想到了徐志摩,高高的,帅帅的,戴着金丝眼镜,聪明又睿智头脑,随时都有诗情画意……作为曾经拜读过他不少诗与散文、小说的我,不得不于心底里,油生喜爱与佩服之至。
  
  因而在面对凛冽寒冬日子里,尤其在这几天漫延的凄风苦雨肆意猖獗,把那个天和地,弄得糟糕透顶,灰而白的云层,湿漉漉一地泥泞,瑟缩着的人之行旅……交织的郁闷与无奈,春节即将到来的喜悦,还有更可喜的是两个孙儿,他们多么的渴望雪花儿飘逸,让其精灵,率意拥抱寒风,给人类带来欣喜祥瑞,瑞雪兆丰年,冬韵伫却,惬意倾情。
  
  头脑里已然活络,吟咏的嗓门高亢激越,满满的充满柔情蜜意,将爱的潮水,相随诗人徐志摩,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笔力遒劲,穿越时空,恭祝他爱上才情美貌集一身陆小曼,将《雪花的快乐》,从天的穹宇,洋溢浪漫奔放,鲜活兀自清澈:
  
  “假若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扬,飞扬,飞扬,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扬,飞扬,飞扬,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扬,飞扬,飞扬,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藉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眸子里情真意切,亦歌亦舞相伴终身,已不可逆转消逝岁月……但天空,色已变异,裹住的墨黑灰云雨团,似乎雨儿正慢慢聚集……降落么?亦风,亦雨,亦雪,想象中,它们是否会相随相亲,一片片,一滴滴,风,雨,雪的冷冬,注定裹夹附体,纷扬炫舞,飘洒不一样骇俗惊世。
  
  房屋、灯柱、广场、花草、树木……银白色,绽放得到处都是,雪的世界,雪的凝伫情昵……白净通透,银装素裹,妖娆妩媚……如冰清玉洁纯情少女,亦如奔腾澎拜一望无垠……爱爱的,人间仙境真的美丽,真个是:
  
  疏疏密密,漠漠纷纷,乍舞风无力。残砖断础,才转眼、化作方圭圆璧。非花非絮,似骋巧、先投窗隙。立小楼、不见青山,万里鸟飞无迹。
  
  休邻冻梗冰苔,算飞入园林,都是春色。年华婉娩,谁信道、老却梁园词客。踏青近也,且一白、何消三白。把一白、分与梅花,要点寿阳妆额。
  
  宋代仇远《瑶花慢·雪》,为雪,梳理诗词,婀娜多姿,柔情缱绻,蜜意缠绵,绸缪玉润,感动人心,毫不掩饰。是的,凝望之雪,吸引着,大人娃儿,男,女,老,少……只要是喜欢雪儿的人们,于雪之中,奔跑蹦跳,打雪仗,堆雪人,玩雪蕊……以各人喜好方式,为雪之世界,筑起遐思无垠丰碑,难以忘却。而且,诞生的徐志摩《雪花的快乐》,是否为之演绎得入木三分,酣畅淋漓……难怪的,他与陆小曼,风花雪月,两情相悦,点燃映雪,激情洋溢,光芒四射。
  
  真不知道徐志摩是否如我之描绘,毕竟,难以望其项背。可千真万确,雪花的快乐,为自己写作此文,去献给徐志摩,去送呈陆小曼,去将爱情与婚姻,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莹构出: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为爱情婚姻,比翼连枝,亘久永恒!
  
  毕露纤毫,堪称惊奇。很快地,天老爷呀,他不正在,将雨雪,让站于街头的我,洒于灵慧,实现期翼,为雪花的快乐,飘逸于斯,明天一早,天地尽皆雪白……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