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这年2019年,我女儿带回了一只小白兔,可我女儿要上班,没有时间养宠物,却把它扔给了我们,而我们没有养宠物的经验,我们家也没有给小白兔住的地方,好在我家后凉台两幢楼之间有一个大平台,这里有树、有草坪,是小白免活动的好场所,我们就把这只小白兔放养在这里了。
  小白兔来的时候对着我们吐着它的红红的小舌头,样子很是可爱,它两只黑黑的小眼珠滴溜溜的转,一对白白长长的耳朵很灵敏,像极了一只大大的棒棒糖,它身上雪白雪白的毛,像一团白白的棉花糖一样,它的四只小爪子玲珑小巧,颜值不错是个非常漂亮的小白兔。当它全身蜷成一团时,就像一只圆圆滚滚毛绒绒的球,怎么看都让人心生欢喜。
  小白兔一进大平台就开始找水喝,我们凉台外正好是空调的出水管,它不停地舔着水管里漏出来的水,只见它红红的的舌头伸出来,一点点把水舔进嘴里去,看它吃的这么来劲,大平台两幢房子的空调出水管足够它吃的了,就是冬天,平台里有雨水。还有各家排雨水管,喝水不成问题。我们把兔粮放在台阶下,这里正好可以挡雨,不会把兔粮弄湿,我们定点投喂小白兔,它会按时过来吃兔粮。小家伙吃饱喝足后就不知跑到哪里睡大觉去了,小白兔放在这里我们很放心 ,不用担心有人会来偷兔子。
  小白兔吃的兔粮有好几种,女儿定期从网上购买免粮,快递直接送到家,非常方便。原以为日子就这样平淡的过下去,可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一切都变样了,兔粮断供了,无奈之下,我们只得另外想办法,总不能让小白兔挨饿吧。
  疫情最紧张的时候,小区规定每家每天只能一人外出购物,我们就有意识地多购买些蔬菜回来,做为小兔子的口粮,刚开始小白兔因为兔粮吃惯了,我们给他的青菜叶,香乌笋叶直接拒绝食用。我老公说就让它饿着,沒东西吃它也就会吃了。果不其然,饿了一天小白兔最终受不了饥饿,乖乖的过来把青菜叶吃了。随着小白兔一天天长大,胃口也越来越大,它觉得我们给它喂的菜叶不够吃了,居然去吃邻居家养的花。物业向我们告状,说我们家小兔子偷吃别人家养的花卉,让我们把这小兔子处理掉。可我女儿不舍得小兔子送人,就给小兔子买了个小笼子,把它关进了笼子,这样就不会去偷吃别人家的花了。小兔子被关进笼子后,它知道自己错了,因为偷吃失去了自由得不偿失。在投喂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喂给它的菜叶远远不够,一天要吃掉不少菜叶,一次外出购买蔬菜的量已不够小白兔吃的。这时老公只好放下身段,拿了个编织袋向菜场老板讨要掰下来的差菜叶。要知道我老公性格可不是这样的,他从来是不求人的,只有人家求他,连那时女儿找工作他都没求过人,为了这个小兔子,却愿意低头向菜场老板说好话,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老公因为小兔子而改变,这是多少年来我想改变却改变不了的,却被小兔子轻松地做到了。老公拿回来一小麻袋的菜叶子,基本上滿足了小白兔的要求。
  随着疫情的控制,兔粮又开始供应了,女儿一下子快递进了两大袋的兔粮,占居了我们后凉台的大半空间,小兔子看到有了兔粮,兴奋的围着笼子转,女儿说:“你再吃别人邻居家的花就把你关在笼子里,也不给你兔粮吃。”小兔子像是听懂了女儿的话,可怜巴巴的看着女儿,女儿动了隐测之心,把它从笼子里放了出来。从这以后,小白兔再也没有吃过邻居家的花,物业也没再找过我们。
  不久,不知哪家邻居养了只小灰兔也放到了大平台,我家小白兔有了新伙伴,按理同类应该友好相处,可我们这只小白兔有点强势,不容许小灰兔与它一起共吃兔粮,而是自己吃饱了剩下的,才充许小灰兔过来吃,不知道养小灰兔的邻居有没有喂过小灰兔,每次到饭点,小灰兔就像饿死鬼一样,把小白兔吃剩的兔粮吃的一干二净,估计是小灰兔没吃饱,去偷吃邻居的花吃,被邻居抓了个正着。
  平时小白兔和小灰兔两只兔还是很友好的,两只兔嬉戏打闹,追来追去,给大平台带来了生机,太阳好的时候,两只兔子躺在草坪上晒着太阳,这是多么和谐的画面啊!
  小灰兔多次偷吃花在邻居家的投诉下,最后成为物业的盘中餐,形影单只的小白兔一下子独自孤行了,每次喂食它都要发呆一会。我在想它会不会后悔当初如果不霸道,让小灰兔吃饱,小灰兔就不会去吃花,也就不会被杀。如今,连个玩伴都没有。这个大平台这么高的楼层,除了偶尔有小鸟飞过来,再也没有动物在此停留过。
  小灰兔走了以后,小白兔一下子苍老了很多,胃口也小了很多,人都说兔子的平均寿命是在5-12岁左右,一场疫情就是整整三年,小白兔一下子老了,它连台阶都上不了了,兔粮也快咬不动了,到大平台打扫卫生的物管说,这只兔子的寿命要到了,还不如送给他。老公不好意思立即回绝他,说等买来的兔粮吃完了,就送给他。
  女儿不忍心送走小白兔,又偷偷快递了一袋兔粮,这袋兔粮快吃完的日子,也就是小白兔离开我们的日子。那天物管碰到我老公,顺便问了句:“兔粮吃完了?”我老公说:“还有一次好喂。”当老公把所有兔粮倒到兔盘里后,我们再也没有看到小兔子的身影,这时我们明白小兔子被物管抓走了,它成了物管们的盘中美食。
  从此,大平台再也看不到白白绒绒跳上跳下小白兔的身影,它永远离开了我们,一股惆怅涌上心头,人就是这样,到失去的时候才有所感觉。女儿想再弄个小兔子来,被我拒绝了:“你老爸这把年纪了,每次喂兔子都得爬出去,万一摔倒了怎么办?骨折怎么办?”女儿也只好作罢。养宠物费心费力,还不能外出,家里不能断人,到点要去喂食,人在外面还记掛着宠物,人到老年还是简单轻松点好。不能否认三年的疫情时光,小兔子带给我们许多欢乐,在避疫的日子里,看着小白兔活泼的身影,心里就生出一种愉悦感,让我们渡过了这段难挨的时光,小兔子留给我的美好回忆,将永远留在了我的心底。
  
  (原创首发)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衰夏外的山乡,经由一地的闷暖煎熬,末于正在薄暮时分搁徐了节拍。卸高职场的伪拆,或者相约野人、或者相约火伴的人们,陆陆续续走上陌头,正在落拓外享用着保留弥足珍贵的实真取丑陋。...

为何海里每每安祥如镜,是由于年夜海可以或许映射逃梦的魂魄;为何海火又甜又咸?是由于海火面流入了太多的眼泪。尔对于文艺父神有着一去情深的崇拜以及神驰,文教正在尔口外是一片无边...

正在岁月的少河外垂垂归溯,总有一段璀璨如星的韶光,熠熠熟辉于影象的天穹。这是闭于无边无际的金色麦田,闭于流金铄石的冬季面挥汗如雨的割麦韶光,它似乎一颗嵌进魂魄深处的亮珠,披...

没有会作饭,算没有算是一自我的弊端呢?兴许算没有上,但总回是没有如这些擅长作饭的人更惹人喜爱,更有分缘儿吧。 何如或人既明白食材养分取光彩的搭配,又长于烹造调味,更首要的是他...

自今以来,笔墨即是性命的标识表记标帜,它记实着汗青,描写着感情,更是人们心理深处的精力托付。尔自幼就取笔墨结缘,那份情缘犹如涓涓细流,润泽津润着尔的心坎,让尔正在翰墨的陆地...

母亲以及女亲成亲这年,皆废脱血色衬衫。赤色毛衣,赤色洋装和赤色风衣。姥姥便给母亲织了一件红毛衣,又给质身定造了一件红洋装上衣。姥姥喜爱血色。她说:“血色多怒庆呀,尔闺父少患...

冬季的晚上,阴光透过班驳的树叶撒正在空中,光影交错,仿佛一幅自然的绘做。气氛外洋溢着清爽取活气,这一声声响亮的蝉叫,彷佛小天然的交响乐,晚晚天推谢了一地的尾声。 六月始七日,...

一 雪花正在飘落,一片一片又一片,飞进草丛,飞上树梢,飞上屋宇。立地,天上衡宇树上随处皆是一片银白。 尔穿戴年夜红棉袄棉裤,摘着母亲给尔作患上红红的棉脚焖子,围着年夜红的领巾,...

甚么鸟将利剑夜啄破一叙口儿,跟着那叙口儿流淌没一条河。明澈的火量,正在尔体内疾驰,如一匹枣红马,所到的地方,都是景色。尔屈脚一抓,一片昏黄的月色。曙光是浓青色的,像极了母亲...

一 尔并不知叙柚子树详细少正在哪儿。 或者许是显正在菜园竹篱中这一年夜块没有起眼的空隙上。有顶着露水的藤蔓以及纯草拥堵天向着没有过高的柚子树围拢,气氛外借活动着柚子花粘稠的喷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