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凝望着红色的山峰,忽然觉得这不是山,也不是峰,而是大自然用时光的刻刀,一刀刀刻画出的一组伟岸的雕像:凸起的山脊,纵横的沟壑,赤红的岩石,线条分明,刚毅无比,像一群手挽手、肩并肩昂首屹立的勇士。
  山是红山,坐落在内蒙古赤峰市的东北部英金河畔。红山在蒙语中叫做乌兰哈达,“乌兰”的意思就是红色、赤色,“哈达”意为山峰。乌兰哈达可以译为红色的山峰,或者赤色的山峰。于是,一座城市便冠以一个响当当的名字——赤峰。
  我是在一个周日的中午,从乌兰浩特乘飞机来到内蒙古赤峰市。赤峰市是内蒙古东部中心城市,地处蒙冀辽三省区交汇处,一个以蒙古族、汉族为主的多民族城市,其所在的西辽河流域是中华文明重要发祥地之一。
  一下飞机,我就对这座城市的名字特感兴趣。我知道红山与赤峰所表达的意思基本一致,赤峰从文意上说比红山更雅致一些。我不大明白的是为什么用汉语命名,而不是最常见的蒙语。比如,我刚去过的城市乌兰浩特、阿尔山,还有妻子要去讲课的鄂尔多斯市、乌兰察布市、包头市,都是用蒙语命名。起初以为包头是汉语,其实是蒙语“包克图”的音译,意为“有鹿的地方”。为了解开心中的这个谜,一路上与司机聊天,寻找答案。后来,又上网查找资料,才大致理清赤峰名字的来历。
  赤峰的历史非常悠久,仅以赤峰为名设县就有二百多年了。清朝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汉人大量涌入,农耕、放牧、贸易使得乌兰哈达的商业逐渐兴旺起来。清朝实行蒙地蒙汉分治,随着借地养民政策的实施,蒙古高原至长城之间的农牧交错地带,汉族移民不断增加,形成一个个商圈和城市雏形。为加强统治,清朝政府开始在移民比较集中的区域设县,县名多使用汉语以方便管理和得到汉民族的认同。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清政府将乌兰哈达理事通判厅改为赤峰县。赤峰这个名字由此诞生,成为一座城市的精神符号。
  二百四十一年前,太平洋彼岸,如今一个影响世界的超级大国,刚刚有一个新名字“美利坚合众国”。在他们的独立战争打得不可开交时,赤峰“九街三市”的城市格局初现,农耕畜牧,贸易往来,商业繁荣。走过热闹的街市,“货声(吆喝)”此起彼伏,“唤头(响器)”由远及近,“市招(幌子)”迎风飘动,人们吃一顿手扒羊肉,喝一杯热乎的奶茶。
  时光荏苒,大自然的神奇雕刻与人文历史的积淀,相逢在茫茫草原上,红山装点着赤峰,赤峰渲染着红山。红山就是赤峰,赤峰亦是红山。
  
  二
  入住酒店,放下行李,我赶紧约车去赤峰博物馆。我在赤峰只有一天半的时间,第二天是周一,全国的博物馆毫无例外地要闭馆一天。我必须在今天下午参观博物馆,而吸引我的正是与红山有关的“红山文化”。
  博物馆里,我像一个朝觐者慢慢走过四个展厅:日出红山、古韵青铜、契丹华韵、和同一家。四个展厅分别展示了赤峰的史前文化、草原青铜文化、辽文化,从残破的坛坛罐罐,到毫不起眼的石器,再到粗犷的青铜器和精致的玉器,红山文化似梦似幻渐渐浮现脑际,让我见识到一部中国自上古以来的文明发展史。
  八千多年前,红山脚下,老哈河和西拉沐沦河流域的赤峰原古先民们,已经过着原始农耕、渔猎和畜牧的定居生活,禾盛黍丰,创造出灿烂的史前文化。一九五四年,梁启超之子梁思永等专家学者论述了这一文化现象,并提出定名“红山文化”的建议,沿用至今。
  让我阐述八千年的文明发展过程,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需要很大的学问。而我的学识水平远不到及格的水平,也是看得半通不通、似懂非懂。但有一点,值得我们仔细品味一番,那就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出土的距今五千多年的大型玉龙。龙是代表中华民族的一种精神符号,玉是代表中华文化的典型载体,红山玉龙则是把二者统一起来的标志性文化重器,筑牢中国龙精神和玉文化赓续发展的根基。难怪玉龙一经面世,便引起轰动,被誉为“中华第一龙”。
  赤峰博物馆里陈列的玉龙是仿制品,真品保存在国家博物馆。尽管如此,当我站在玉龙面前,仍然惊叹于五千年前红山人的艺术造诣。玉龙呈墨绿色,椭圆形,卷曲如同英文字母“C”,有学者说非常像甲骨文中的“龙”字。玉龙以一整块玉料圆雕而成,像我这样的俗人初看还以为是一个挂钩,然而仔细端量,它实在是太美了。龙文化是中国独有的文化符号,玉器、青铜器、瓷器、绘画、建筑中都有龙的形象,立龙、团龙、盘龙形态各异,但大多呈威猛之势,常常咆哮在祥云之间,老百姓的话叫张牙舞爪。红山玉龙造型独特,好似一笔勾勒,圆润流畅的流线造型,舒展一股生气勃勃的英气,给人以天马行空、豪气横溢的感觉。玉龙无论是造型设计,还是雕琢工艺,都蕴含着中国艺术审美特有的理念和精神,可谓是集简约、抽象、写意于一体,而口眼等细节部分又兼具写实。我歪着头、眯起眼,近前两步,退后三步,反复端详,似乎看到玉龙呈现一种超越蒙娜丽莎微笑的神秘感,平添一层柔和、舒畅的美感,它浸润了岁月的风霜雪雨,凝聚起时光久远的年轮,流光溢彩,精美绝伦。
  中国是龙的国度,我们都是龙的传人。令赤峰人自豪的是五千年前先人们已经打造了龙的经典形象,向世人证明这里是中华民族的重要发源地之一,是中国北方文明摇篮。走在赤峰街头,丰富多元的龙元素贯穿于城区建设中。玉龙广场上的主雕塑“飞龙在天”,就是以“C”龙叠加而成,气势非凡。街道上一些绿植小景,甚至栏杆扶手,也是“C”龙造型,展示了“龙兴之地”的风采,丰富了这座城市的文化内涵。八千年的文明演进,使得赤峰沉淀的文化厚重和独特,除了驰名中外的红山文化,还有独具特色的草原青铜文化,以及色彩斑斓的蒙元文化、契丹辽文化。
  我怨自己时间仓促,恨不能多呆几日,走遍赤峰遗存的六千八百多处各类文化遗址:夏家店文化遗址、辽中京城遗址、锅撑山细石器文化遗址、小河沿文化遗址、赵宝沟新石器文化遗址、百岔河岩画……
  时间一点不留情面,我走出博物馆时,时针坚定地指向下午四点。没办法,近在咫尺的契丹辽博物馆是看不成了。沿着干涸的锡伯河随意走走,锡伯河在雨季时也是大河汤汤,我甚至看见一座水上公园。但由于上游建设了水电站,在枯水季节里,水库不放水,河就干涸了。这让我有些闷闷不乐,本该欢畅流淌的河一旦干涸,城市便会少一分韵味,好在红山文化这条大河正奔腾于心间,充填了锡伯河的缺失。
  走得累了,便坐在一处河滨公园的长椅上歇会。公园里绿植繁茂,金黄的树叶成片张扬着,间或有红叶飘动,一些绿叶还在恋恋不舍,极像这座城市多元的文化,五彩缤纷,精彩纷呈。
  夕阳西下,赤峰笼罩在红雾般的余晖中。我想,红山应该更红了。
  
  三
  翌日醒来,阳光灿烂,白云飘飘,又是一个秋韵悠悠的清晨。我计划先在市内闲逛一圈,下午三点以后再去红山,昨天在博物馆里见识了“日出红山”,今天要在斜阳夕照时,欣赏日落赤峰。
  早餐懒得下楼觅食,就在酒店餐厅解决。进门就是一阵惊喜,一直想品尝的赤峰小吃“对夹”摆在食台上。外表烙得金黄,香香的,酥而脆。里面夹的熏肉瘦而不柴、肥而不腻,吃起来肉香盈口。实际上,“对夹”就是中国式的夹肉汉堡,到了陕西可以称之为肉夹馍。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对夹”不管与什么样的食物雷同,对赤峰人来说都是家乡的味道,不能忘怀,难以割舍。吃饱了,想喝一杯咖啡,却发现偌大的餐厅居然没有咖啡机。而后,蓦然顿悟,人家是喝奶茶的。学着其他人的样子,把各种调料放在碗里,浇上一大勺奶茶。热乎乎地喝着,暖意油然而生,由内而外,像窗外暖阳普照。
  下楼,打开一辆共享单车,我化身赤峰人,迎着朝阳骑行在赤峰的街头。我住的地方是赤峰新城,宽阔的马路,高楼林立,一派欣欣向荣。三十分钟后,我到了文化路附近,这里是老城区,老到一座建筑有着二百八十多年的历史——赤峰清真北大寺。略微遗憾的是蓝色的围挡封闭了这座古老的建筑,因为年代太久,北大寺被定为危楼,正在进行加固施工。我从旁边的小门进去,在围挡外绕着寺庙转了一圈。北大寺面积不算大,却是赤峰地区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历史最悠久的伊斯兰古建筑。灰墙黑瓦,翘角重檐,一块方砖,一根椽子,一扇门窗,都尽显沧桑,令人感慨无限。
  离开清真北大寺,向南行不多远是一条步行街。这里早年就是热闹的集市,如今改造为现代商业街区,店员们吆喝着,小喇叭广播着,或许是周一的原因,逛街的人并不多。街头一位大哥在卖烤地瓜,也不吆喝,但那扑鼻的焦香味,已经是最好的招牌了。烤地瓜是秋冬季北方街头即景,我甚至在日本奈良的街头遇见过烤地瓜,引起我好奇的是与烤地瓜一起出售的,竟然还有烤梨。雪花梨烤着吃,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捧着温热的烤梨吃一口,烟火气中透出一股甜香的味道。
  手里的烤梨和早餐品尝的“对夹”、奶茶,都算不上珍馐美馔。于我来说,吃得是一种新奇的感觉,而对于红山脚下的人们而言,吃得则是一种回忆和老旧的故事。就像我此时走进的长青公园,再普通不过的花园,毡子似的草坪,高大挺拔的松树,龙钟老态的丁香树,曲折的小径,一湾池水,几座亭阁。然而,从树下打牌下棋或者空地上跳舞的老人们怡然自得的神情上,便可读出对这样一座公园的情感,因为他们小的时候曾在这里玩过捉迷藏,或者年轻的时候在这里花前月下谈过一场甜蜜的恋爱……
  在我眼里,赤峰就像一位美丽的新嫁娘,悄悄地掀起盖头的一角,而红山正在不远的地方等着我。
  
  四
  汽车沿着笔直的大道疾驶,红山就在前方。我心怀敬畏,聚焦红山,仰视赤色的山峰,凸起的巨石。
  红山并不高大,海拔只有五百多米。这与海拔一千五百多米的泰山相比,不过是其三分之一的高度。然而,位于宽广草原上的红山自带一股威风、一种气概,九个赤红色的山峰紧密相连,像一群敦实精壮的北方汉子赤裸着赭红色的脊梁,刚毅坚实,雄伟壮观。
  红山并不葳蕤,尽管全称是“红山国家森林公园”,但山体都是岩石组成,很难长出参天大树,也难绿树遮天蔽日。然而,坚硬的岩石并没有放弃对色彩的追求,尽展绵延一片的赤色,红似霞,红胜火。岩石风化的地方或是山洼处的灌木,浅浅地露出一簇簇绿色,环绕山脚下的林木,则是一派墨绿,或许这是红山作为一座山对绿色执拗的追求。
  红山并不妩媚,单论山石,没有黄山石奇峰秀,更无张家界怪石百态。但红山石朴实如村姑,不需要鬼斧神工雕琢,更没有文人墨客题诗题字,野生生地一块挨着一块,坦露着山石最本质、最原始的状态,嶙峋,层叠,坚硬。是的,红山不需要装扮,“红山文化”遗址分布山体中,可能一个不经意间,便可俯拾一枚陶片,或者一块石器,来自五千年前的文化密码。这足以让红山素面朝天,而豪气冲天。
  太阳收敛了正午的威风,柔和地朝着远方落下。秋风不疾不徐,吹得人们惬意舒适。登山的石径,完全似鲁迅所言,走的人多了才有的路。登山的人不多,但好像被红山、日光、秋风所感染,有人站在山头喊山,也有人在山脚唱歌。离我不远处的三五个人中,不知谁说了一句“白日放歌须纵酒”,另一位接茬说,对呀,咱们应该拿些啤酒到山顶干杯。我笑,插嘴说,这样不加掩饰的山景岂能喝啤酒,要喝就喝“套马杆”(赤峰出产的高度白酒),骏马疾风,威武雄壮。
  尽管山路崎岖,但五百米的高度确实不高,很快就登上顶峰。向北眺望,群山裹挟着红石绿树绵延向远方,面对十平方公里的“红山文化”遗址保护区,岂能不心潮澎湃?向南眺望,逶迤的群山环抱之下就是赤峰城区,林立高楼的下,近五百万赤峰人生活于此,生生不息。
  阳光把我的影子拉得长长的,脚下的岩石更红了。原本打算坐在红山之巅,静观红日落山。考虑天色一黑,走在崎岖的山路石径上不大安全,便恋恋不舍地离开山顶,向山下走去。
  我走在街道上的时候,太阳已经接近地平线。回眸,最后一抹霞光像舞台上红色的聚光灯,照得红山更加艳丽,赤壁似火。而赤峰呢?已是华灯初上,渐次流光溢彩。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康无为新居一日游(集文) 001 客岁秋夏之交,寂寞外突领偶念,晚便风闻青岛有个康无为旧居,何没有约一名石友前往游教?走近故宅刚刚晓得而今那面是青岛市的一个对于中零落凋落型业余特色...

衰夏的世界,年复一年的越发强烈热闹。衰夏的山川,年复一年的越发葳蕤以及恼人,衰夏邪芳华。衰夏的豪放取激越,会让民心潮磅礴,以谦腔的周到交融于衰夏的大水。 当取春季依依惜别之时...

一 95西部演习完毕,归撤驻天借已戚零,连队又接到了靖西自然气施工的仼务。 做为西部都会,动力供给不敷的答题,始终是西安成长的瓶颈。而一省的陕南,则动力贮备丰硕,但运输威力不够,...

正在咱们村的这帮父孩子外,尔理当回正在另类一列。由于尔并无如这些父孩般有每每必要插秧割稻挨猪草的活计,致使旁熟没2个有别于她们的喜好来:念书以及垂钓。 按她们的话说,那俩皆是忙...

小姑年夜教结业后的一地,发归一个男孩,说是交了有一年的男友。男孩皮肤白净,少相英俊,留着一个马首。奶奶刚入手下手认为男孩是小姑的年夜教同砚呢,便连忙筹措让母亲往街面购菜购肉...

步进花坪嫩街,一座交融平易近族风情取传统美教的牌楼映进眼皮,其竖梁上雕刻着五个小字:“山川全国家”。始睹此景,尔口外不由熟没几许分猎奇:那五个字劈面,究竟结果包括着如果的...

阳晴没有定禾木村 一 炎天正在新疆游览,必需照顾始冬的衬衫以及雨具,那是起程前几回再三夸大的注重事项。否对于尔来讲,却始终念没有懂得。骄阳炎炎的六月天色,湿涝长雨是新疆的气候特...

一 内受今的地空,一地比一地低,功夫只管借正在夏历玄月,正在北方如许的时节,良多人照样脱的是欠袖,但内受今曾经隔三岔五天上起了雪,水车站周边一片萧索,养蜂的人越聚越多,表哥比...

一 早晨,姐姐碧蓝的脚机正在响,她快捷翻望动手机,竟是mm碧玉领来的动静,“姐姐,古有空出?一下子尔便到您野再望望您的年夜孙子,尔极度喜爱。”姐姐碧蓝望完mm那条疑息时欢跃的说,“...

火,没有喜爱海不扬波,必然若是这种浑流流潺潺而来,哗啦啦流淌的声响,没有慢没有躁,逐步淌过,轻快悦耳,听着养口,便像以及一共性子温润安静的人对于话同样,接触了令人舒口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