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天气已入冬。很多绿色植物慢慢都枯萎了,但是有一种野菜却正在努力生长,遍布麦田和路沟,这种野菜就是荠荠菜。这也说明,又到了可以吃荠荠菜的时候了。
  昨天晚饭后,我们出去散步,走到一块去年生长很多荠荠菜的地。乖说:“我看看这边有荠荠菜没?”说完,她就打开手机上的灯。在灯光的照射下,看到地上全是荠荠菜。乖说要拔一些。我说:“又没有带小铲子,不好拔,等周末休息了,咱们再拿着小铲子来挖。”说完,我就拉着乖走了,打算周末休息再去挖。
  荠荠菜,俗称“荠菜”。但是,在网上查了一下,荠菜和荠荠菜是有区别的。
  荠菜,又名护生草、地菜、地米菜、菱闸菜等,十字花科,荠菜属,一、二年生草本植物。双子叶植物纲,原始花被亚纲,罂粟目,十字花科,荠菜属。
  荠荠菜,俗名地地菜,别名枕头草、粽子菜、三角草等。双子叶植物纲,白花菜目,十字花科,荠菜属。
  虽然两种野菜名字很像,也都属于荠菜属,但是一个是罂粟目,一个是白花菜目。两个野菜的长相也是有区别的,荠荠菜的形状形似小白菜,而荠菜的叶子呈分散状,并且带有锯齿,而我们这边的人们常挖着吃的是荠荠菜。
  挖荠荠菜吃,也是这几年流行开来的。但是,挖荠荠菜吃的人并不多。荠荠菜这种野菜,麦田地全是的。在我们小时候,人们很少去挖荠荠菜吃,而且麦子出来后,还要打除草剂。要是家里养了羊,可能会用铲子铲一些,擓回家喂羊。小时候被看做杂草的荠荠菜,如今却成了人们争相食用的美食。在北京,菜市场里的荠荠菜,一斤的标价能达到十几元。这些在农村常见的野菜,在大城市却成为了罕见的美食。
  童年时期,关于荠荠菜的记忆尤为深刻。冬天的时候,还很少跟它打交道,毕竟一场大雪,把麦苗和野草全都覆盖了。来年开春,清明节前后,就开始培育棉花幼苗、栽棉花了。当时的两垄麦子中间都会留一垄的空地,用来栽棉花。栽棉花之前,要进行锄草。当时的田地里的杂草种类很多,春暖花开时,也是杂草肆虐的季节。除了打除草剂,也需要人工除草。清明前后,麦子已经长到一尺多高,而麦田里的杂草有些长得比麦子还要高,例如“米米蒿”。不过,荠荠菜长不了那么高,荠荠菜都是贴地生长的。这时的荠荠菜,长得像没有包头的白菜一样,叶子向四处散开,已经老了,不再适合食用了,只能用锄头锄掉。每到这时,各家的地头,都会有成堆的杂草,锄掉的杂草全都扔在大路上晒干。就算是在初冬,荠荠菜正嫩时,也没人吃它们。世间的事就这样,以前常见的东西,现在却成了罕见物品。以前艰苦日子里的军大衣、棉袄棉裤,如今也成为了顶流。万事万物的发展,也许就是一个不断循环轮回的模式,真可谓:“周行不殆,道法自然”。
  我们挖荠荠菜吃,还要从和乖在一起之后说起。豫东地区,每到初冬时节,麦田就有很多荠荠菜。但是在皖北这边的麦田里,却很少有荠荠菜,不知道是因为土壤不同的原因,还是气候的原因。这边的人们为了吃荠荠菜,甚至在自家菜地里种荠荠菜。刚来时,对这件事,还很吃惊,但是时间长了,发现这边麦田里,确实很少有荠荠菜。挖野菜,对于乖来说是一件充满乐趣的事,在她的影响下,我也喜欢上了这件事。
  我们第一次挖荠荠菜是在老家。前年冬天,休息回老家,在家觉得无事,乖就说去东边田地里看看有没有荠荠菜。我和乖就去东地看看,看到别人家的蒜地里有一些荠荠菜,我们挖了有半塑料袋。我们挖完荠荠菜,向南边走一圈才回家。回到家,母亲从邻居家也回来了。看到我们挖的荠荠菜,问“你们怎么想起挖荠荠菜了?”
  乖说:“我们在家没事,就去东边挖一些,等回去上班时带上,可以包包子和饺子。安徽那边很少有荠荠菜,挖不着。”
  母亲听说我们打算带些荠荠菜回去,说:“就这一点儿,咋够吃的啊?听说东边那谁谁家麦地里荠荠菜多,走,我带你们再去多挖些。”
  母亲的话让乖很兴奋,于是,我们就带着小铲子和塑料袋又去东地了。
  现在已经不种植棉花了,所以种麦时不用再留出空隙。麦子是挨着耩的,两垄麦子之间的间隔只有几厘米,但是在这些几厘米宽的间隔里,却长满了荠荠菜。看到有这么多荠荠菜,乖开心的像个孩子。于是,我们开始挖荠荠菜。我是边挖边玩,乖和母亲很用心的挖,她们一会儿就挖了一大塑料袋,我只挖了不到半袋。当然,我们还是挑着挖的,哪棵长得大挖哪棵。豫东地区的土质多以沙土为主,很适合作物生长。荠荠菜在沙土里,棵棵长得很水嫩。在老家可以挑着挖,在安徽这边也是挑着挖。不过“挑”和“挑”不一样,安徽这边挑着挖,是要到处找着挖,是在其他杂草里挑荠荠菜挖。
  我们那次挖了足足三大袋的荠荠菜,母亲全让我们带回来了。乖说让母亲留下一些,让她跟父亲也包些荠荠菜饺子吃。母亲坚决不留,说:“我和你爸想吃,我们再去挖,这边就荠荠菜多。你们在安徽想吃又挖不到,你们还是都带走吧。”
  带回来的荠荠菜,我们吃了好久,最后都快干了。我们用荠荠菜包了饺子和包子。荠荠菜馅的饺子做法也很简单,用荠荠菜、鸡蛋、细粉和馅。把荠荠菜和细粉切碎,把鸡蛋先炒熟捣碎,加在荠荠菜中。包出来的饺子,皮薄馅大,香气浓郁,味道鲜美。话说小时候,怎么就没想到包荠荠菜馅的饺子呢?也许是现在的生活条件好了,大鱼大肉吃腻了,吃上一顿荠荠菜馅的饺子,却觉得美味无比。
  除了包饺子,再就是包包子。包子的馅和饺子的馅是一样的,蒸出来的包子,一口气能吃三个,简直太美味了。
  除了包饺子和包子,荠荠菜用来吃火锅也是美味无比。荠荠菜洗净,直接下到火锅里,等上一分钟左右就可以吃了。带回来的荠荠菜,乖还分给了亲戚们一些。她们喊我们去她家吃火锅,也洗了一些我们给的荠荠菜。一大家人,围着热气腾腾的火锅,吃着爽口的荠荠菜,真是暖胃又暖心。写到这,我感觉都要流口水了。等挖了荠荠菜,一定要吃一顿火锅。更何况,乖上几天就说想吃火锅了,这顿荠荠菜火锅是必须要吃的。
  去年疫情正严重,疫情呈四处开花式的爆发。很少有休息的时间,更别说回老家了,就算是休息了,回一次老家也很困难,因为只要出省行程码和健康码就变了。因为没时间回老家,这边荠荠菜又很少,我们跑了好几块地,也没有挖到几棵,只好作罢。有一家的菜地里,种了一小块荠荠菜,但是只能看看,却不能去挖。昨天晚上散步,我们发现路边也长了一些荠荠菜,所以决定等周末休息去挖,不然就被别人挖去了。真想挖荠荠菜,还是得回老家去挖。嗯!等休息了,回老家去挖荠荠菜。
  一棵小小的荠荠菜,在以前生活艰苦的日子里却很少有人吃它。要说吃它,在饥荒年代,为了活命,人们吃野菜、吃树皮,那时的荠荠菜一定是被人们吃光了。不过在二十一世纪初,我们日子虽然苦,但是一日三餐是没问题的,而且顿顿白面馍。说起来也怪,当时人们就算经常吃开水沏干辣椒面和蒜泥,却很少吃野菜。现在,生活条件好了,餐餐都可以吃大鱼大肉,人们却喜欢上了吃野菜,还说是养生。
  不过,说吃荠荠菜养生也不假,荠荠菜的营养价值很高。现代研究表明,荠荠菜含有七种有机酸、十一种氨基酸、七种糖分和多种无机盐。所含蛋白质、粗纤维、胡萝卜素和多种维生素,也多为人体所需的营养物质,所以俗语说:“三月三,荠菜当灵丹”。
  荠荠菜除了包饺子、包包子、吃火锅,还有很多吃法,例如可以做很多不同的汤。小小的荠荠菜,不仅仅是一道美食,还联结了亲人之间的亲情和爱。母亲挖了很多荠荠菜,却让我们全部带走;我们带回来的荠荠菜,又分给了亲朋好友。美食,从来就不单单是食物而已,美食包含更多的是爱、是亲情、是乡愁、是生命中美好的记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每到深秋时候,妈妈开始收拾门口的菜园子,将不结瓜的藤连根拔起,砍倒掰完的玉米杆,清理完熟地草,火一燎就将它们烧个干净。犁地的土翻成垄浪,把大块的泥嵌细,这样就能得到一片可以...

又到中秋 中秋之夜,皓月当空,桂花飘香。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着团圆饭,享受着天伦之乐。可是我的内心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那个盘腿坐在炕头,眯着眼看着我们兄妹的老人——我亲爱...

每年都会有一个冬天,而以前冬天里都离不开母亲缝制的棉衣。现在生活条件好了,自不用母亲再操心,可以歇下心来,好好安度自己余剩不多的晚年生活。 提起棉衣,现在的棉衣款式多样,穿起...

这次随着寒流一起袭来的,还有悄无声息的病毒。这是一种很狡猾的病毒,专挑儿童与年轻人下手,起初它会伪装得和普通感冒相似,吃点药便退了烧,让人误以为病快好了,等到胸闷咳嗽不止时...

这是一条跨越了无数个世纪的河流,历经了岁月的沧桑,闯过了多少重重险滩,伴随着日月星辰,从大山深处走出,不舍昼夜,奔腾不息,一路向西注入湘江,汇入洞庭湖。 这条河因一首歌而出名...

“蓉儿!”想到古人装水的羊皮皮囊,我就会想象:在一条潺潺的溪水旁,郭靖拿羊皮的水囊于溪边灌装了水,递到黄蓉的手上,然后温情脉脉地看着他的蓉儿,看桃花在她脸上一朵朵地盛开。这...

每年的十一月上旬,住在东北老屋的老婶都会点上炉火,并把视频发给我。看着柴火在灶膛里熊熊燃烧,一股家的温暖扑面而来。此刻,我多想飞回东北,再回到老屋。围坐在暖暖炉火前,嗑着毛...

一 凤梨紫美人水果萝卜,不知是谁给她起了这么一个妖娆令人遐想的名字。 冲着这名字,我下单捧回了她。我小心翼翼地解开塑料袋子,“拔出萝卜带出泥”,尽管覆盖着一层细泥沙,也掩盖不了...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似乎是弹指间,我人生的年轮已悄悄地画了六十圈,让人顿生“时光易逝岁月难留”之喟叹。六十岁古称“花甲之年”或“耳顺之年”。年届六稚,标志你已进...

七个老顽童说走就走,追逐青春的脚步,寻找同学少年的梦想,“张牙舞爪”来到西双版纳老同学景芝的家。金芳如同姜子牙,为大家“封神加官”,人人美滋滋,带顶新“乌沙”上任,扔掉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