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从这里出发
  
  
  上班啦!驱车拐上西安大路,一路向东,目的地是东大桥伊通河的东岸,公路客运集团有限公司。
  岁月的河流,没有人能够阻挡它的流淌。但是被它冲刷出来的瘢痕,一定会留在内心深处。离开单位十几年,照顾病妻十几年,她去了,不知道她的灵魂有没有得到一个安放的栖所。我自认为我是尽了力的,不应有憾。
  想起苏轼的悼亡词,文人的情感就是那么丰盈,那么饱满。可能生活中也有打动人的故事,却上升不到文学艺术的层面,那就做普通人,行平凡事儿,没什么不好。
  生活的路,尽头不管在哪儿,总要乐观地前行,把梦留给黑夜,睁开双眼的时候,一定要张开双臂,拥抱初升的太阳,与昨日的忧与伤来一次温柔的告别。重新回到单位上班,我是怀揣着一颗感激的心,思绪未免有点儿杂乱无章,但有一个需要执着一点儿的心思,就是好好工作,才会没有愧疚感。除了好好工作以外,你有没有和我一样的想法,由衷地、发自肺腑的走近它,走进它。
  变了!变了!用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这两个成语都不恰当,我甚至觉得与社会有点儿脱节,又或是与这个时代有点儿脱钩。从四通路这边的大门走进单位,进入视线里的景象,让我惊着了,可以说视觉冲击力真的有点儿大,原来作为停车场的大院儿,虽然现在也是供停车使用,在大院儿的中央,多了一排给电车充电的充电桩,声势不小,为什么要用声势这个词,因为当班的充电工桑哥正在给十几台车充电,充电桩工作发出来的嗡嗡声,在整个大院儿里环绕,又立体,又有点儿嗨,反正我是这么觉得。
  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这是真理,也是促进社会发展与变革的基石。几年来,通往省城外五县、市、区的线路,已全部采用纯电动新能源客车运营,运营方式全部变成城际公交化,T370、T371、T377、T399、T388等等,应运而生。运营成本下降了,旅客乘车的客票价格也降了。不仅是公司的经济效益有了保障,同时,社会效益也有了提高,百姓在出行的过程中,也相应的得到了实惠。我看不仅仅是双赢,应该是多赢,哈哈。都应该高兴才是。
  龙头企业之所以成为龙头,就是管理制度化,规范化。公司的每一个岗位,都是一岗双责。有一整套先进的管理模式,在同行业中,标杆的作用不可小觑。这不,就在前几天,甘肃省交通运输厅还来人观摩学习我们先进的经验。
  距离下班时间,已经过了两个小时,公司二楼会议室的灯依然亮着,集团公司的决策者们,一定是在谋划着明天,谋划着未来。辛苦了,心中的你们。
  做企业如同做人,说这话看似在讲大道理,其实真的不是,一个好的企业,看它的管理理念,一定有这句话“坚持以人为本”,这跟一个企业的领导者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密不可分,这是人性的光辉。如果你身处当中,就会有所感知,也应该会有所感知,去发现吧!人的魅力,还有这个企业的魅力。
  现在单位的企业法人,是一位女生,与我同龄。从基层走来,摸爬滚打几十年,一步一步走上今天的领导岗位,是女强人吗?从面相上看,我没有看出来,因为看不出居高临下的架势,哦,是内秀,我怎么忘了内秀这个词。比她年龄小的同事,都直接称呼她姐,比她年龄大的或同龄人也可以直呼其名,为人谦和是大家与她日常交往中形成的共识。我想,这是一种欣赏,一种认可,是多年以来,无形当中变得更有形。我愿意赞美一切美好的遇见,但从来没有当面夸过她,怕有“拍马屁”的嫌疑,我也想当面叫她一声姐,没敢,怕她说我“不怀好意”。那就默默地在心里敬佩她吧。
  T377路、T399路两名驾驶员的孩子身体不好,需要照顾,公司特意安排两名驾驶员每天出早班,不参与班次的大循环,虽然起点儿早,却每天中午就能下班回家,单位的所有员工都知道这事儿,我就不说他们的具体名字了,免得日后万一看见我写的文,伤了他们的自尊心。单位里这种让人心暖的事儿很多,我列举不过来,大家自己去体会,去思考。
  我自从当了兵之后,就喜欢上了大锅饭,吃的香,吃的热火朝天。妻走了,孩子在外地上班,我成了“孤家寡人”,去单位食堂吃饭,是我的正确选择,一方面是感受大家一起吃饭的香甜,一方面也省去了做饭的麻烦,单位只供午饭,我可以再打一份儿,留着晚上吃。每天十一点开饭,规定是一线的驾驶员先吃,机关和后勤人员在十一点二十分以后才可以就餐,我想,这也是一种关怀,一种呵护。每周的食谱贴在食堂的显眼处,两菜一汤加上可口的咸菜,主食米饭馒头花卷,让你吃得饱。
  T377路驾驶员回来吃饭了,六七个人围在一桌儿,桌上每天都会有他们自己带来的辣椒、大葱、小葱、毛葱、小根蒜儿以及属于它们的最佳搭档:大酱,让你的食欲也跟着膨胀,极其具有挑战性,我不敢吃辣椒,看人家吃的,那叫一个爽。想起原来跟我一起出车的乘务员杨柏丽,就敢吃辣椒,辣椒可以美容,在她那儿,得到了完美的体现。偶尔也试着吃点儿辣椒,不仅刺激了口腔,嘶嘶了一个下午,还刺激了肠胃,翻江倒海,两个字“难受”,剩下的只是羡慕。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单位来了一群“光头强”,足有十几个人,和他们相处几个月下来,感觉他们阳光、快乐,个个自带着喜感,常常会让你忍俊不禁。在我的内心深处,总觉得光头的人,有点儿流里流气,但在今天,我要彻底否定自己的想法,不能以己度人。
  作为专业的客运企业,驾驶员队伍是一个值得让你鼓掌的群体,从清晨到暮色,从甲地到乙地,不仅仅是发生了位移,时光的流转。我在说,在他们颠簸的生命中,这颗心跟着车轮一起跳动奏响的乐章,最悦耳,最动听。没有哪个驾驶员敢说,在服务旅客的过程中,没有受过委屈。我们盛得下荣耀,看看二楼调度室东面一侧墙上挂满的锦旗,你就会知道。我们也同样会装得下不被理解带来的郁闷,看看我们专门为驾驶员设立的委屈奖,你就会知道。但愿这样的奖励我们不得。
  月亮挂在了大院儿东侧一排车库的顶端,还没到给车辆充电的时间。静谧,又有月光相伴,很容易让人去做有关思念的梦。你是不是也正在做要去远方看望亲人的梦,来吧,明天我们带你一起出发,圆你今晚的梦。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衰夏外的山乡,经由一地的闷暖煎熬,末于正在薄暮时分搁徐了节拍。卸高职场的伪拆,或者相约野人、或者相约火伴的人们,陆陆续续走上陌头,正在落拓外享用着保留弥足珍贵的实真取丑陋。...

为何海里每每安祥如镜,是由于年夜海可以或许映射逃梦的魂魄;为何海火又甜又咸?是由于海火面流入了太多的眼泪。尔对于文艺父神有着一去情深的崇拜以及神驰,文教正在尔口外是一片无边...

正在岁月的少河外垂垂归溯,总有一段璀璨如星的韶光,熠熠熟辉于影象的天穹。这是闭于无边无际的金色麦田,闭于流金铄石的冬季面挥汗如雨的割麦韶光,它似乎一颗嵌进魂魄深处的亮珠,披...

没有会作饭,算没有算是一自我的弊端呢?兴许算没有上,但总回是没有如这些擅长作饭的人更惹人喜爱,更有分缘儿吧。 何如或人既明白食材养分取光彩的搭配,又长于烹造调味,更首要的是他...

自今以来,笔墨即是性命的标识表记标帜,它记实着汗青,描写着感情,更是人们心理深处的精力托付。尔自幼就取笔墨结缘,那份情缘犹如涓涓细流,润泽津润着尔的心坎,让尔正在翰墨的陆地...

母亲以及女亲成亲这年,皆废脱血色衬衫。赤色毛衣,赤色洋装和赤色风衣。姥姥便给母亲织了一件红毛衣,又给质身定造了一件红洋装上衣。姥姥喜爱血色。她说:“血色多怒庆呀,尔闺父少患...

冬季的晚上,阴光透过班驳的树叶撒正在空中,光影交错,仿佛一幅自然的绘做。气氛外洋溢着清爽取活气,这一声声响亮的蝉叫,彷佛小天然的交响乐,晚晚天推谢了一地的尾声。 六月始七日,...

一 雪花正在飘落,一片一片又一片,飞进草丛,飞上树梢,飞上屋宇。立地,天上衡宇树上随处皆是一片银白。 尔穿戴年夜红棉袄棉裤,摘着母亲给尔作患上红红的棉脚焖子,围着年夜红的领巾,...

甚么鸟将利剑夜啄破一叙口儿,跟着那叙口儿流淌没一条河。明澈的火量,正在尔体内疾驰,如一匹枣红马,所到的地方,都是景色。尔屈脚一抓,一片昏黄的月色。曙光是浓青色的,像极了母亲...

一 尔并不知叙柚子树详细少正在哪儿。 或者许是显正在菜园竹篱中这一年夜块没有起眼的空隙上。有顶着露水的藤蔓以及纯草拥堵天向着没有过高的柚子树围拢,气氛外借活动着柚子花粘稠的喷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