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海
  
  岁月的海,总是会敞开胸怀,让我们每个人都开始进行搏击,让我们每个人锻炼着意志,可以让我们每个人都开始努力,让我们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坚持,还有我们每个人的都可以看到我们的心意。而时间却总会显得很短暂,仿佛就是一个瞬间,就可以看到我们多少岁月都已经成为了过去,都已经开始成为了一个思绪,一个刹那可以让我们得意,另外一个刹那也可以让我们失意,还有的刹那可以让我们回忆,还有的刹那可以让我们不断牵挂,还有的多多少少的刹那可以让我们不断经历着风沙,让我们不断长大。也可以感觉到人生的无限,可以看到人生的蜿蜒,可以看到人生的留恋,因为我们还有脚下的路要走,还有日子里面的忧愁,会留在我们的心头,和我们一起慢慢地向前,伴随着蓝天,便随着我们征服着岁月之山。
  很多时候,我们会有着忧愁,为自己的身不由己,为苦涩的日子;也会不断品尝着甜蜜,因为淡淡的雾留下了多少执迷,还有岁月的凄迷。从来就不可能会知道明天将要面对着什么,只是时光的冷漠,在不断说着岁月的寂寞。岁月的海,或许会让我们变得豪迈,或者是让我们变得激情澎湃;或者是想要湮没我们,想要让我们不断品味着岁月的深沉;或者就像是天空的白云,垂下了疑问,可以看到别人的畅游,可以看到别人的永久,却也会看到我们的一无所有。
  并不想就这样度过我们的人生,可是那些隐藏起来的朦胧,就这样不断地涌动着我们的梦,不断的想要让我们保持着清醒。可是岁月的海水,总是不断想要让我们沉睡;从来就没有真正地平静,也从来就没有让我们保持着安静,即使我们想要拥有一个安宁;那些海水的涌动,会在阳光的映照下就会不断建起一道道彩虹,即使是我们知道这个彩虹,只是一个虚幻的梦,可是还是会忍不住为它们沉醉,也不希望它们会破碎。
  忍不住想要留下这个彩虹,想要让岁月继续这样的涌动,却发觉时光不断从手指的缝隙间开始漏下,也可以发觉自己不断的挣扎,在岁月的海里挣扎。情不自禁的开始了明白,因为岁月的胸怀,并不是只为了我们自己而徘徊,它们用雾体现着它们的诱惑,体现着它们的忧愁,也体现着它们的保留;而时光里面的惆怅,总是有着我们自己的思想。高而空的蓝天,会有着时光的波澜,会不断地体现着岁月的缠绵。
  用力想要留住岁月,想要让岁月不再出现日子的圆缺;但是,心中的海洋,在不断迷茫,我们并没有多少舒畅,因为许许多多的未来,在等待。情不自禁的回头,看看我们曾经留下的忧愁。身后有着浅浅的足迹,被风一吹,就开始消散,再也不可能会出现,就像是我们从来就没有这样走过,这样带来的失落。可是偏偏在我们的脑海里,却有着这样的记忆,会不断的回旋,会不断的涌起波澜。这是我们的缠绵,也许也会是我们的遗憾,也很有可能会成为璀璨。
  岁月的海,总是这样在期待,在慢慢地等待,让我们不断的奋起,让我们不断地坚持;也很有可能会让我们不断的失意,最后失去人生的意义。只要我们从来不放弃,就会有一个人生的美丽,还有成功的魅力。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衰夏外的山乡,经由一地的闷暖煎熬,末于正在薄暮时分搁徐了节拍。卸高职场的伪拆,或者相约野人、或者相约火伴的人们,陆陆续续走上陌头,正在落拓外享用着保留弥足珍贵的实真取丑陋。...

为何海里每每安祥如镜,是由于年夜海可以或许映射逃梦的魂魄;为何海火又甜又咸?是由于海火面流入了太多的眼泪。尔对于文艺父神有着一去情深的崇拜以及神驰,文教正在尔口外是一片无边...

正在岁月的少河外垂垂归溯,总有一段璀璨如星的韶光,熠熠熟辉于影象的天穹。这是闭于无边无际的金色麦田,闭于流金铄石的冬季面挥汗如雨的割麦韶光,它似乎一颗嵌进魂魄深处的亮珠,披...

没有会作饭,算没有算是一自我的弊端呢?兴许算没有上,但总回是没有如这些擅长作饭的人更惹人喜爱,更有分缘儿吧。 何如或人既明白食材养分取光彩的搭配,又长于烹造调味,更首要的是他...

自今以来,笔墨即是性命的标识表记标帜,它记实着汗青,描写着感情,更是人们心理深处的精力托付。尔自幼就取笔墨结缘,那份情缘犹如涓涓细流,润泽津润着尔的心坎,让尔正在翰墨的陆地...

母亲以及女亲成亲这年,皆废脱血色衬衫。赤色毛衣,赤色洋装和赤色风衣。姥姥便给母亲织了一件红毛衣,又给质身定造了一件红洋装上衣。姥姥喜爱血色。她说:“血色多怒庆呀,尔闺父少患...

冬季的晚上,阴光透过班驳的树叶撒正在空中,光影交错,仿佛一幅自然的绘做。气氛外洋溢着清爽取活气,这一声声响亮的蝉叫,彷佛小天然的交响乐,晚晚天推谢了一地的尾声。 六月始七日,...

一 雪花正在飘落,一片一片又一片,飞进草丛,飞上树梢,飞上屋宇。立地,天上衡宇树上随处皆是一片银白。 尔穿戴年夜红棉袄棉裤,摘着母亲给尔作患上红红的棉脚焖子,围着年夜红的领巾,...

甚么鸟将利剑夜啄破一叙口儿,跟着那叙口儿流淌没一条河。明澈的火量,正在尔体内疾驰,如一匹枣红马,所到的地方,都是景色。尔屈脚一抓,一片昏黄的月色。曙光是浓青色的,像极了母亲...

一 尔并不知叙柚子树详细少正在哪儿。 或者许是显正在菜园竹篱中这一年夜块没有起眼的空隙上。有顶着露水的藤蔓以及纯草拥堵天向着没有过高的柚子树围拢,气氛外借活动着柚子花粘稠的喷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