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夜景明亮而又恍惚,灯光璀璨而又夺目。久之,我差点迷失在这,不禁感叹:“这迷人的城市灯光,正如我少年悠长的梦幻。”叮铃叮铃,电话声响起,是我爸的。
  “喂?爸爸。”
  “吃了饭没?”
  “吃过了,你在干嘛呢?”
  “没事,就想你了,打个电话问问。你最近还有钱花吗?缺钱了跟我说。你一个人在外,要学会好好照顾自己。”
  “爸,还有钱花,你就放心咯!”
  “好,天气转凉了,要记的加衣,晚上要盖好被子。那就这样咯,先挂了。”
  “好的,爸,你也要照顾好自己。拜拜!”
  思绪拉回,惆怅万分,不禁想起了与他的点点滴滴。
  其实,爸不像我妈,能够读懂我的小心思。他总是竭尽全力在物质方面满足我。不知与他通了多少次话,每次通话几乎都是同样的几句话,且每每不超过三分钟,但我总能在其中感受到他对我的浓浓爱意。
  我是他的长女,之下还有个弟弟,但他们从不偏心。我有的,弟弟有;我没有的,弟弟也没有。不过我弟弟特爱哭鼻涕,也许是我小时候喜欢捉弄他,有了心里阴影。我爸总笑他,顺便自豪一下:“你弟跟个女孩子一样,不像我‘好大儿’,随我!”没错,他的“好大儿”就是我。
  小时候,我住在外公的老家,洪江市岔头高庙遗址之上的那座房子。听外公说,在1978年建房的时候,挖基底,挖出了一把石斧,之后便上交了。反正我不明就里,只知道小时候家门口有块石碑,上面写了四个大字。我无聊的时候,就喜欢用手沾水给那几个字“上水色”。后来慢慢的识字了,我才知道,那四个大字是一一高庙遗址。
  我家附近就有一条河,河上架了一座桥,它之前的围栏都锈迹斑斑。那时候我还没到上小学的年纪,我爸爸每次吃完饭,就会带我走过那座桥去对面玩。
  我印象最深的,是我最不想回忆的一件事,就发生在那个时候。我爸爸那时候特别喜欢嚼槟榔,走到哪,身上都有一包槟榔。嚼过槟榔的,都知道槟榔上有个“小帽”,每次我嚷嚷着要吃糖的时候,他就会把槟榔上面的“小帽”拿下来给我吃。它尝起来是甜的,我总是缠着父亲让他给我再吃几个。后来,他发现事态不对,想出了一个聪明的招数。每次买了槟榔,趁我不注意,把槟榔上面的“小帽”全给丢了。“偶买噶”,这个伤害真的对那时的我实在是太大了!后来,我一看到他嚼槟榔我就咽口水。他一嚼我就咽,他一嚼我就咽。他都对我无语了。终有一天,他拉着我的手,照常走在了那座桥上,照常嚼着槟榔,我照常咽口水。理智和欲望,在我小小的脑袋里大打出手,然后,欲望战胜了理智。可我却有点不好意思开口,那个连眼泪都控制不好的年纪,我却拿捏了情绪。
  “爸爸,可不可以给我撕一点吃吃?”可惜那个时候我只有一米二左右的身高,我只好仰着头期待他的回答。
  他猛的顿了一下,然后神色大变,直接把我的手甩开,大步往前走。我一下子急了,跑过去追他。
  “给我吃一点好不好?给我吃一点好不好?”我带着哭腔祈求他。
  嘿!没想到我爸意志力还挺强的,居然没有一点想停下的想法。我猛地扑过去抱住他的大腿,来阻止他的行动。鼻涕、眼泪不要钱的往下掉。可能是想报复他,我把眼泪鼻涕都擦在他的身上。他可能被我恶心到了,连忙把我从他腿上脱离开去,然后开始后退。我又想跑过去抱住他,他却直接用一只手摁住了我的脑门。
  “好好好,给你尝点。”他的语气带着一丝妥协,“不过这太硬了,等下会把你牙齿给磕掉的。我嚼软点给你吃,好不?”
  我狠狠的双眼放光的点了点头。
  他又重新牵起我的手,走啊走啊。不知走了多久,我脸上的泪水都干透了,可他丝毫没有给我吃的意思,我忍不住发问:“嚼软了吗?”
  可能是怕情景再现,他二话不说,把嘴里那颗都嚼得丝丝分明,还带着口水的槟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进了我的嘴巴里。
  “软了,你嚼吧。”
  “为啥它不甜了?”我嚼了嚼问道。
  “你都没仔细嚼,你怎么知道它甜不甜。”他的语气带着肯定。
  “哦。”我仔细的咀嚼着那颗槟榔,好像是有那么点甜味在口腔里弥漫。
  “怎么样?甜了吧。”
  “甜!”
  ……
  童年怎么不快乐呢?充满天真和幼稚。
  我爸是溆浦冷溪山人。那时候,他只有一辆摩托车。他总喜欢开他的宝贝摩托去玩。一次,我妈去他姐家玩了一天。第二天去接她,爸带上了我,说他放心不下我。那个时,我才四岁,我弟弟还在我妈妈肚子里嘞!
  从山脚开往山顶的路,很陡,还有很多弯弯绕绕。山里都是泥巴路,路的两旁都是些一眼望不到边的竹林。竹子长得很茂密,把太阳的光都削弱了一大半,但满眼都是绿色。可能是路太烂,又可能是爸的技术不好,他的摩托车后轮被卡在了一个坑里,车一下子就熄火了。打了几次火,都发动不起,然后,他把我抱了下去。
  “‘好大儿’,你力气大,爸爸坐在摩托车上打火,你推好不?”爸哄着我说。
  “哦!”我在我父亲的夸赞下,迷失了自我。
  “鑫妹妹加油,我数123,你就用力啊!”
  我自信的点了点头,父亲当时也没注意我的表情,但这一点也都不妨碍我给自己打气。
  随着排气管隆隆声响起,我便使劲往前一推。坑里的后轮,一点也没出来,我却差点进去了,还有排气管的黑烟臭气,差点把我熏死。
  我忍不住抱怨:“爸爸,你悠着点!”
  “哦豁,不好意思。不过没关系,我们再来一次!”
  不知道多少个“123”过去了。终于,他的宝贝摩托唰的一下就往前冲去,不过他似乎忘记了,他的“好大儿”还在这里站着。
  “哦豁”他的声音渐渐远了。
  悲伤,无奈,委屈,不知所措……这些情绪一下子把我包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我吓得放声大哭,可能是哭声太大。“哦豁~”他的声音又渐渐近了,“嘬嘬嘬,是谁在哭啊,好可怜啊!”
  ……
  想起这些,我忍不住发笑,却又感叹。时间就像白驹过隙,我试图追上它,以祈求不被抛弃。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与他的交谈越来越少。他不像我妈,能更深的与我共情;他不像我的妈妈,善于对我谆谆教诲。可他扮演的角色,一直都很重要,他是我的引路人,曾经牵着我的手陪我长大。在更多时候,他是一座明晃晃的“灯塔”,为我这个失去方向的“小船”指明航向。
  夜已深,路也正长。窗外灯光璀璨,明月高悬,美的不可名状,也带有一丝悲凉。弯弯的月亮,像一个钩子勾住了夜幕,也勾起了我的思绪。回过头,看着路灯下的行人,三三两两,我的记忆还在涌现,不可抵挡。我重新拨通了那个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嘟嘟声再次响起,很快就被接通。
  “喂?爸爸……”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衰夏外的山乡,经由一地的闷暖煎熬,末于正在薄暮时分搁徐了节拍。卸高职场的伪拆,或者相约野人、或者相约火伴的人们,陆陆续续走上陌头,正在落拓外享用着保留弥足珍贵的实真取丑陋。...

为何海里每每安祥如镜,是由于年夜海可以或许映射逃梦的魂魄;为何海火又甜又咸?是由于海火面流入了太多的眼泪。尔对于文艺父神有着一去情深的崇拜以及神驰,文教正在尔口外是一片无边...

正在岁月的少河外垂垂归溯,总有一段璀璨如星的韶光,熠熠熟辉于影象的天穹。这是闭于无边无际的金色麦田,闭于流金铄石的冬季面挥汗如雨的割麦韶光,它似乎一颗嵌进魂魄深处的亮珠,披...

没有会作饭,算没有算是一自我的弊端呢?兴许算没有上,但总回是没有如这些擅长作饭的人更惹人喜爱,更有分缘儿吧。 何如或人既明白食材养分取光彩的搭配,又长于烹造调味,更首要的是他...

自今以来,笔墨即是性命的标识表记标帜,它记实着汗青,描写着感情,更是人们心理深处的精力托付。尔自幼就取笔墨结缘,那份情缘犹如涓涓细流,润泽津润着尔的心坎,让尔正在翰墨的陆地...

母亲以及女亲成亲这年,皆废脱血色衬衫。赤色毛衣,赤色洋装和赤色风衣。姥姥便给母亲织了一件红毛衣,又给质身定造了一件红洋装上衣。姥姥喜爱血色。她说:“血色多怒庆呀,尔闺父少患...

冬季的晚上,阴光透过班驳的树叶撒正在空中,光影交错,仿佛一幅自然的绘做。气氛外洋溢着清爽取活气,这一声声响亮的蝉叫,彷佛小天然的交响乐,晚晚天推谢了一地的尾声。 六月始七日,...

一 雪花正在飘落,一片一片又一片,飞进草丛,飞上树梢,飞上屋宇。立地,天上衡宇树上随处皆是一片银白。 尔穿戴年夜红棉袄棉裤,摘着母亲给尔作患上红红的棉脚焖子,围着年夜红的领巾,...

甚么鸟将利剑夜啄破一叙口儿,跟着那叙口儿流淌没一条河。明澈的火量,正在尔体内疾驰,如一匹枣红马,所到的地方,都是景色。尔屈脚一抓,一片昏黄的月色。曙光是浓青色的,像极了母亲...

一 尔并不知叙柚子树详细少正在哪儿。 或者许是显正在菜园竹篱中这一年夜块没有起眼的空隙上。有顶着露水的藤蔓以及纯草拥堵天向着没有过高的柚子树围拢,气氛外借活动着柚子花粘稠的喷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