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海角,四个字,如今很抢眼,也“抢跑”,多少人要一睹为快,以“走天涯”为荣。有了假期,有了汽车,有了高铁,这四个字一下子就把距离感压缩成近在咫尺了。
  不过,我还必须先把“天涯海角”的位置说清楚。
  在胶东半岛之最东端的荣成人,历来就认为“天涯”在其境内;海南的三亚,也就是“海角”,而海南人则认为这是硬生生把个“天涯”被荣成人分开了,抢走了。
  北天涯,南海角,南北呼应。这才是真正的“距离产生美”。为了寻找理由,荣成人拿出了美学法则,美学真是一把温柔的剑,我认识的一个海南人居然很认可。他比划了一下,从海角到天涯,马上就笑了,说,还是放在一起说好,为什么要分开。他不懂得我,我因身处“天涯”而自豪。
  从地理位置看,大陆最先迎接日出之地就在荣成的“天尽头”,这里是“太阳启升的地方”,是孟子“朝舞”之地,临海一米,接天最低。真的是天涯很远,历史很近。孟子就临此迎日出,沐浴更服,身披缁衣,博袖肥袍,且歌且舞,“东曦既驾,长夜将明兮”,祭辞随霞起,光影莅人间。朝舞,是祭拜太阳而举行的大型乐舞仪式。其后,包括秦始皇、汉武帝一干天字号人物,都相继来“拜日”,秦始皇面海抒怀的词是——“天之尽头,大秦疆界也”。自春秋以下,络绎不绝者,可谓拥挤。
  文人继踵。司马相如感叹天涯渺茫,“徬徨乎海外”;李商隐叹息“徐福空来不得仙”,只因仙人居天中而难极天涯也。
  天涯邈远,但脚步能达。自古“天涯”无空白,脚印杂沓,“天涯”无愁,即使有愁也不安静了。
  
  二
  当年,总书记胡耀邦曾题书“天尽头”三个大字为证,言之凿凿。可现代人的视距也足够远,又有了“天无尽头”的说法。这几个字,让荣成人觉得有些糊涂了,既然无尽头,那还是“天涯”吗?追求极致,历来是中国人的人生方向,无论是有涯还是无涯,我们都能探索出一条路径。
  荣成渔业发达,早就有万吨渔轮远洋东西太平洋,天涯的概念,已经被打破。“天涯”也揽不住渔民的脚步,满怀憧憬,哪有什么“断肠”的伤感!他们喜欢的说法是“同在一个地球”,地球犹如一村而已,哪里有什么天涯海角啊!我认为,这是襟怀,偷换了概念。不过,每当“开禁”捕鱼时节,各路渔船,浩浩荡荡,遮海蔽日,帆拥舟密,“天涯”处真的又开始拥挤起来,早就不计较天涯何处了,他们的天涯,的确是“天无尽头”。
  其实,我是最想找到一个真正海南三亚人问问这“天涯海角”怎么划分才好呢,来一次天涯海角的碰头。
  “断肠人在天涯”,这是古代人的局促视觉,三五百里远,就是一个天涯,何况几千里!今年夏天,在“天涯”周围的环海观光路上,车水马龙,汽车布道,连行人步走也都要在车流里穿孔而过,拥挤如集市,水泄不通。“天涯处”从来未见过的盛况,让我惊艳惊心,怀疑这“天涯”真是无涯了。
  荣成,黄海西滨,有着千里海岸线。以前,形容这条海岸线用“斗折蛇行”,如今,修建了“千里环海观光自驾游线路”,人们可以如“练飞绸舞”了。湛蓝镶着环海路一边,漾漾黄海水,殷勤地亲吻着彩色的路。四车道,一面临海栏杆,就把个海阔天空修成了宫廷花园一般。有人因此编了段“吹牛”的笑话段子——最近做什么生意啊?小意思,也没什么大生意,也就是给黄海装一道栅栏吧。但这确为真实,皇室珍珠、石岛红、崂山红、龙须红、将军红……就地取材,在湛蓝之中又夹上了一道红。拥挤吧?是啊,没有谁去数数到底有多少根栏杆。黑色的沥青路面,或盘旋,或屈曲,或载着阳光,或钻进翠木幽林,如龙舞,似蛇形。两侧的人行路面,全是一色的红塑胶,绿色的分界线,将红与黑划分开。真的像有一个巨人,在持着一段彩练狂舞,飘逸伸向远方,九曲缠绵难分,将那些海边的礁石镶上了彩带,缠着,抱着。这不是路,是梦。梦幻般的绚烂,梦幻般的无法控制情节。平时里,我喜欢自驾跑上三五十里,过过瘾,让我的人我的车,走进梦境,不想把眼睛放在大海,生怕海水稀释了我的梦。平时,并不拥挤,有点拥挤的,就是路边的野草野花,还有那些被剪齐叶发的红叶楠木树堵住,跑不去出的,已经被投放进色彩的河流,已经被蜿蜒的道路收卷起来,只能随光漂流。
  我主动让路吧,让给那些奔向“天涯”的游客。时在八月中,我上荣成官网查了一下,当日涌入荣成这条海岸路的车辆是三万二。
  
  三
  突然,我来了兴致,就去看车吧。游客千里观光,我就观看游客,欣赏车辆吧。看惯了碧波翻涌的海,再看看车流如织的路景,换一下欣赏的口味吧。
  似如约而至,却又是不速之客。
  晋豫鄂湘冀,黑辽渝浙皖;蒙吉闽宁琼,京津粤藏赣……好家伙,每年一度的“荣成樱花湖国际环湖马拉松赛”也没有这个阵势。第一个担心是这么多的车,哪里存放?荣成交警PPT传来信息——千里环海观光路边可临时停放车辆。补充一行字——“鲁K牌照的车辆不要停放”。我早把车子停在了斜口岛村中。给游客让路,为游客行个方便,是每个荣成人应尽的义务。规则,在观光面前,只能让步。为什么要拒绝游客把自己把车子放进风景里呢?我这样理解这条“路规”,“行个方便”,是荣成人的口头禅,也是他们最朴素的礼仪。
  曾在北京四环路驾车,也在省城“经十路”钻过车流,从未见如此气势,这般拥挤。我无法用“拥堵”这个词,因为这里是游客的目的地,他们没有觉得是“堵”,而是朋友相聚的盛况,他们一定会偷着说,来对了,不然为何那么多人潮涌这里!抓住一个机会,并非都是捷足先登,更有随流而动的兴奋,“从众”并非都是错,旅游,被多数人的脚步带着跑,很荣耀。堵在路上,没堵住心。一个人来,那就冷清了,甚至担心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找一处路边石凳坐下。我喜欢琢磨如此盛状背后的原因。三年新冠肆虐,人们被病毒关进了家门,按照流行的分析,这是报复性旅游消费。可“报复”到荣成这个被称为“天涯”之地,也说不通。名山大川,草原滨海,岂不是更入眼?
  “火爆天涯”,荣成人这样赞叹。
  按照最早的旅游三要素看,阳光,沙滩,空气,这已经是过时的要素。在“绿水青山”的大背景下,人们更在乎物质性的享受了,吃、住、行、游、购、娱,要素不断增加,而荣成的“吃住行”要素,可以成为吸引力,后三者,并非特别,应该再加上一个要素——极致。天涯之美在极致,天涯可猎奇。
  盛世有奇观。我相信这一点。从前,人们不约而同地相信,盛世收藏,乱世黄金。人生一场,收藏和黄金的热度几近降到了冰点。理性消费,只有在旅游业上,还难以控制。从“古今奇观”,到“盛世奇观”;从乱象,到胜景,其中蕴含着一段发现的过程,更令我佩服的是古人不仅仅是发现,还有这种大逻辑,因盛世,故奇观。
  遇到北京客。他告诉我一个理由。他的女儿都成大姑娘了,可还是喜欢那个荣成人鞠萍姐姐,鞠姐推介荣成旅游有一段经典台词——一路向东,一路向海,一路向荣成。所以就一路奔来。他说,“一路”的说法并不准确,到了荣成,人就在彩带上飘。他很得意,找到了另一条“一带一路”。于是他也专情于桑沟湾这片海域,把“桑沟河”考察个遍,找到了“丝绸之路”在胶东的原始起点。能从这段拥挤的“天涯”风景里发现诗意,这是大审美观,大情怀。
  再遇邯郸客。一对青年男女。男的说,只为八个字而来。天涯海角,山盟海誓。没想到,他对百合湾一带的地理和风情了如指掌。
  百合湾依偎在崂山脚下,水多情,山旖旎,风景秀丽。这不是原因。荣成有崂山,古名“牢山”,他和女友都喜欢这个“牢”字,牢牢地拴住他们的感情,然后十指相扣,面对大海,絮语爱情,表达不渝。无需献鲜花,百合开在脚下。
  浪漫的爱情需要一个仪式感,真没想到,浪漫到天涯。仪式是没有模板的,可任人想象,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办不到的。
  还有一个理由。走到天涯海角相随你。这个寓意,难得。男的在深圳打工,女的在家务农,侍候父母。也怕距离产生疏远,他们便有了这一次“天涯之行”。不必卿卿我我,以“天涯”为爱语,无声胜有声。
  谁会想到一个“天涯”,可以弄出这般美妙的爱之意,心之诗。词人李清照吟“唯愁海角天涯”,有爱的人,在天涯唱“唯爱海角天涯”。相拥天涯,这是最特别的爱的表达,是刻骨铭心的记忆。
  又和江西客聊上了。他是想让女儿的写作思路打开,南至三亚,北到黑河,荣成是他最后一站,只为“天涯”而来。只为见多识广,为一次远足找了一个很有意义的理由。
  沿岸连绵几公里,高楼鳞次栉比,向海而立,太多白发老人在楼宇间流连,他们也加入了“走天涯”的队伍,来寻这处适合养老的“海景阁”,把巢安在天涯处,只为海子那句“面向大海,春暖花开”的诗?
  更有游客主动向我打探民宿的。海草房,是“天涯”的暖。崮山海草家园、东楮岛临海民居、斜口岛海边海草屋,崂山屯还藏着百年海草风景居,我只能就近指点几处。
  在天涯,宿海草民居,听一晚海风吟哦,做一段从未有过的梦。这大概是他们驾车千万里而来的理由吧。“天涯倦客,如梦说今宵”。千里驱车不能不倦,倦了宿天涯,今宵有梦,梦里无倦。这是一种难得体验的情调吧。个性化的出游,谁都难猜游者的目的。
  花一天的时间,驾车走千里彩带。尤其是到“天尽头”处,把车速放慢到每小时40公里,在那段五里音乐路上体验一把“音乐行”,直上天涯“摩天岭”景区。
  我只能告诉游客,我驱车慢行那段音乐路听到的是《歌唱祖国》的曲子,据说还有《在希望的田野上》,还有……没有体验过,我也想给他们留白,不肯说出谜底。
  如果车不多,可以往返。我不想说出“拥挤”。不过,要抢一个上行线,让歌声把人达到天涯,这是独特的设计。昔时,“天涯孤棹还”;如今,天涯一路歌。天涯非天涯,歌唱祖国日新月异。我提示不要忘记主题曲,显然是多余的。我想听到游客说一句“多此一举”,也会点点头。在天涯,说什么都是暖的,自古“天涯海角信音稀”,而今不是。(宋朱敦儒句)
  看来,我无法找到天涯拥挤相同的理由,但总归时代的好,给了人们尽情发挥的空间。
  
  四
  我还是相信,他们就是为了来看一片干净的海,而且还有一个“天涯”是永远的诱惑。
  黄沙如金,海水似蓝,各色的太阳伞,在海滩上栽下了五彩的蘑菇,这也是别样的蘑菇云。五彩交织,相衔相拥。真想挽着一个竹篮,弯腰摘取那朵朵蘑菇,只怕是“朵朵有主”。
  千里海岸线,有十几处开放“赶海”的浅海滩涂,赤脚,挽裤腿,亲海的人,在这里找到了乐趣。牡蛎,鲜蛤,箭虫,小螃蟹,趣在互动,不为一顿鲜。当地人叹息,小海鲜没有“赶鲜”的人多。
  一排海鲜大排档,烟火正浓,餐桌就放在软软的沙滩上,鱼儿海中游,海鲜便入口。一罐青啤,几个蛤蜊,一把鱿鱼撸串,数条酱焖花鱼。这是“天涯一餐”。
  亲海的海草房,平时孤独地面对海风海潮,此时,格外焕发了精神,草色闪亮,原来是游客围住,拍下“天涯一景”。
  听海风,把自己吊在万木松林的两树之间,悠悠颤颤。
  瞭望海洋牧场,看星罗棋布的养鱼围网,难耐欲望,就在海洋牧场的海中宫阙住上一晚,那才是枕水而眠,这般天涯,如此诗意,那些给天涯的字句,一下子就感觉不怎么贴切了,可能只有“天涯若比邻”这句最写真。
  天涯海角,我是要分清的,肯定不属于一个地方。对着“琼”字号的车牌看,司机下来了。
  开门见山吧。
  “从海角来?”我的问话,含着“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意思。
  “从天涯海角来。”天涯和海角,怎么可以分开呢。这是那位“天涯客”的解释。
  我突然想起那年去三亚,我还在那块海边刻着“天涯”二字的巨石前留过影。
  “三亚,南天涯;荣成‘天尽头’是北天涯。”中国分过诗意不同的南国北国,我这样划分应该是可以的。
  “最北,北极村;向东,海无垠;向西,是昆仑;三亚也不是天涯海角了。”中年司机告诉我,这一路,他把“天涯”的概念玩在车轮之下。
  泰戈尔说,“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世界上不能抵达的地方也不是天涯,只要有一颗热爱的心,奔走的向往,天涯不是距离,不是寒冷,也不断肠。
  中国人的眼界,早就冲破了“天涯”,走向世界,冲飞到太空。在秦始皇的眼中,荣成临海一角,就是他的天涯,而且他还在“天尽头”后修筑了“秦东天门”。他短视吗?一点也不,如果那时有舟船可渡,有汽车可驾,他一定会把大秦的东天门设到更远。
  如今的“天涯”,只是一个美学词语而已,当代人已经没有了“天涯”的概念,哪里有风景,哪里就有脚步和车轮。网络把天涯拉近在眼前,一秒可达天涯,深度之快,走天涯如白驹过隙。若有花开,蝴蝶自来。若有风景,即使天涯海角也要抵达。
  我还是佩服词人王国维的眼界,“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不过,他的这种境界,已经变成了“熙攘坦途,直奔天涯路”。
  从未有一个时代,可以让“天涯”拥挤。“断肠人”变成了“赏景人”,天涯的滋味也变了,熙熙攘攘,密密匝匝,是普天下的胜景。
  “率土之滨”,不再是诗经里的宣示。风景拥挤,“拥挤”是对“率土之滨”的热爱。
  
  2023年11月11日原创首发江山文学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看呢,看呢,白云紧贴着村庄了。 是呢,玉儿,那是白云在吻着村庄的额头呢。 那个叫玉儿的就是我,那个说出“白云吻着村庄的额头”诗句一样的人,是我的母亲。 白云朵朵,飘逸,悠然,...

品味红尘 对红尘的眷恋,让情在不断的蜿蜒;在红尘中徘徊,让爱,充满了整个胸怀;却有多少无奈,在慢慢地归来。慢慢品味红尘,就会知道那些曾经经历的风尘,早已经不是天空的白云,早就...

一 “各位旅客,车辆已启动,请坐稳扶好。下一站,草堂路口……” 草堂路,让人想起杜甫草堂——天府之国的名胜古迹。小城里的这条路,是附庸风雅呢,还是东施效颦? 家就在草堂路口,时...

岁月之花 走在岁月的路上,总是想要有着自己的一个梦想,在那里永远都没有风沙,永远都可以看到鸟儿在头上的叽叽喳喳,在笑,在不断地骄傲。而我,可以慢慢地走着,可以慢慢地欣赏着,可...

失意?得意? 一层淡淡的雾,在犹豫,在踌躇,在缭绕,在缥缈,就像是一层神秘的面纱,看不到后面到底是怎么样的岁月之花。而我,还是这样走着,前行着。早就过了懵懵懂懂的年纪,但是从...

记忆的芬芳 记忆,在不断荡起涟漪,在那些向往海洋里面,不断地蜿蜒。岁月的伤感,在不断地依恋,看不到尽头,却在心头,留下着淡淡的忧愁。那些彷徨,会带着些许的忧伤,在不断地旋转,...

新的开始 一个人走在路上,东面的阳光,在头上徜徉,就像是散步一样。尽管已经是春天了,但是风还是有些苦涩,带着凛冽,在描绘着日子里面的圆缺;冰也开始融化,而雪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挣...

家里的柚子,于一场漫长的干旱后居然大丰收。金灿灿地,艳丽在乡村萧索的冬日里。那是父亲闲种在门前菜园子里的,收了两千来斤,堆在屋角里。父亲四处呼亲唤朋来家搬运。如果母亲在,就...

一 那年秋天,我坐着王向前的越野车,满心欢喜地去阿尔泰山里拍摄,总觉得能捞到几个不错的好片子出来。这年的秋色特别好,天气也冷得晚,山外的树叶都是一点点由绿变红变黄,把秋天的味...

带着拍到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野驴的兴奋,我们继续前行,没想到在哲古草原的路边,又遇到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金雕,只是阴雨天,光线不理想,总觉那金雕的细节没能拍到,其英武的形象没能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