耸立在山谷上的石头,充满历史内涵、巴人血性、童话色彩,似笋似塔,若竹若柱,如诗如画,一支支、一丛丛、一座座地排空而起,刺向云天,像一片斑驳的船桅,更像一座斑斓的森林……
  “走进梭布垭石林,就相当于是回到了神秘的奥陶纪。”
  说此话的决非我一人,而是大众的共同感受。
  奥陶纪,是一个地质年代名称,属古生代的第二纪,也就是指4.85亿年至4.43亿年前的这个时期。在那个遥远漫漶的年代里,地球是纯蓝色的。彼时,气候温和,浅海广布,罕见陆地。一眼望去,天蓝蓝、海蓝蓝、水蓝蓝,梦也蓝蓝,一片蔚蓝。彼时,人类尚未出现,但生命已极为繁盛,海洋生物空前活跃。它们叫广翅鲎、三叶虫、海林檎、笔石、苔藓虫、海星、星甲鱼、无颚鱼、鹦鹉螺……全是现代动物的最早祖先。其中直壳鹦鹉螺,身长六米,重达半吨,体态庞然,仗着三角锥般的坚硬直壳、巨大头部以及多条敏捷的触手,让所有生物心惊胆寒。它能通过喷水驱动带来极快的游速,性情凶猛,终日吹着大螺号,盘在浪花上云游四海,视海族若肉丸,遇啥吃啥,通吃海洋,是当时的海洋巨霸。
  在茫茫宇宙中,地球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星球。
  时间到了4.49亿年前的某一天,在距地球6000光年之外的某个地方,一颗中子星与黑洞不幸邂逅而剧烈爆炸,产生了几束强烈的毁天灭地的伽马射线暴。据说,伽马射线击中地球的概率仅为亿分之一,微乎其微。也许是命中注定,流浪的地球在劫难逃。其中一束射线,犹如一根从李寻欢袖管里飞射出来的绣花针,直穿大气层,不偏不倚地就扎在了地球碧莹莹的眼珠子上。紫红色的射线击碎了气体分子,大气顿时变得四分五裂,地球陷入了史上第一次物种大灭绝。这场浩劫整整持续了40万年方告结束,造成了56%的物种绝灭。但直壳鹦鹅螺却奇迹般地苟活了下来,它发生了基因突变,体型缩小至2米。灾难之后,其地位很快就被新生代的板足鲎取而代之,沦为一只遇到风浪就“滴滴”吹的小螺号。
  大海茫茫,时光悠悠。
  大海下面有神奇的迷宫。迷宫里面有老实的石头。海底世界,幽暗无光,寂寞无边。海水是柔软的,石头是坚硬的。在特定的环境里,柔软和坚硬也是会惺惺相惜,摩擦出绚烂火花,就像千年的铁树也会开出艳丽的颜色一样。漫漫海水,黑暗漫漫,爱之火不灭不休。那是一场多么奇妙的恋爱啊!多少年来,水与石就那样默默地坚守在海底的迷宫里,朝夕依偎在一起,不离不弃,生死相恋,把普天下最为缠绵不朽的爱情故事埋在深深的海洋之中。直到有一天,随着陆地上升和全球大海退的到来,这个由海水与石头谱写而成的美丽神话,才被阳光轰轰烈烈地晒出水面,真真切切地展示在人们的眼前。
  现在,这个神话就被岁月之笔书写在鄂西北的青山绿水间。而那些活泼在奥陶纪的生灵儿,则活生生地被镶嵌在了那些石头的森林里。
  
  二
  梭布垭石林位于恩施市太阳河乡境内,总面积21平方公里,由青龙台、莲花寨、磨子沟、九龙汇四大景区组成,是国家4A级风景名胜区。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从空中俯瞰,它颇似一只巨大的彩色葫芦,四周彩屏环绕,群峰竞秀。葫芦里面,长满大大小小、高高矮矮的林木。那些林木,不是一般的植物,而是古老的石头。石头一棵棵的,把根深深地扎在地下,嶙嶙峋峋地往天空生长。这样的石头太多了,便成了石头的森林。它们与纵横遍布的溶洞、溶孔、溶纹、溶沟、溶丘、石芽、石幔、石盾、石钟乳、漏斗、暗河等岩溶景观,组成了一幅幅巧夺天工妙趣横生的山石画卷。
  石林,属岩溶地质学术语,意指由林立的锥状、柱状、塔状石炭岩体组合成的自然景观。它的杰出代表是云南的昆明石林。以前,我一直以为始于寒武纪(2.7亿年前)的它是石林界的老大了,想不到在梭布垭石林面前,它的辈份比曾孙的曾孙还要低。据考证,梭布垭石林形成于奥陶纪,迄今已4.6亿年了,是“世界第一奥陶纪石林”。
  在我之前,莫言先生曾来此读石留墨,称其为“石头天书”。
  今年季夏中旬的一日,我特地前来拜访这个老得不能再老的“石林老祖”。不为别的,就是想去逛一逛这个远古的海底迷宫,去读一读那本厚重的石头天书。那一天,天气晴好,风和日丽。早上八点,我们驱车从恩施市区出发,不到一个小时,便到梭布垭石林了。
  一到景区,领队徐兄便去找导游。很快,导游怯怯而至。是个“走穴”的“小阿可”,姓名忘了,惟记得他尚在恩施学院读大一。他一袭黑衫,一头乌发,五官端正,有模有样。但脑袋以下长得就有点可怜了,脖子瘦长,身材瘦长,手脚瘦长,像一头营养不良的少年长颈鹿。他趁学校正在放暑假,到景区淘金来了。
  我朝徐兄悄悄道:“你咋找头长颈鹿来了呢?”徐兄说:“咱们到了这里,就相当于是回到奥陶纪了,叫一头长颈鹿给咱们领路,绝配。”想想也是,置身于奥陶纪的世界,能够让一头鹿为我们开路,还真是有趣。长颈鹿稚气未脱,腹部瘦扁扁的,比带鱼还薄。他墨水有限,酒量却大得出奇。中午我们请他喝啤酒,他居然像一头到涧边饮水的鹿,一连喝了十二瓶,而且连酒嗝都不打一个。我问他最多喝过几瓶?答曰十八瓶。蚯蚓的身坯海的酒量,真是人不可貌相,肚子不可斗量。
  长颈鹿领着我们先看莲花寨。我伫立在神石广场,仿佛听闻到了“对歌台”上觅知音,“情人伞”下诉衷肠。极目四望,莲花寨上长莲花,但不是寨,寨里没有房子,没有人烟,只住石莲花。莲花不是一枝,是一丛一丛,一簇一簇,一层一层的,错落有致,有的完全绽放了,有的才露尖尖角,在淡雾里忽隐忽现。长颈鹿告诉我,要看莲花寨,最好的角度是从天上往下看,那是一轴石莲为花、绿树为水、花开碧池的画面。我说:“人又不是鸟,身无双翘,焉能飞天?”他说:“身无翅膀但心有翼啊!”此话一出,我不禁对他仰视,好感倍增,怎么说他胸无点墨。他不仅是头鹿,还是一块精妙的石头。望着满目的石莲花,我浮想联翩。一直认为海洋深处只有鱼虾螃蟹和珊瑚,却原来,水生不息的迷宫里居然有个莲花池。我猜测,这些莲本来也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后来,她们浮出海面,便叶枯而落,蓓蕾不放,连花色都被太阳晒黑了。
  莲是水中花,离开了水,焉能活?她们死了,凝固成了化石,但仍不失君子风范,坦荡荡的,盛开在奇石上,栉风沐雨,看岁月流转,与风云心语。她们都说什么?我问长颈鹿,他说不知道。他问我知道不?我说也许只有老天知道,因为她们是天书中的一幅插图。
  莲花寨是一个景区,主要由铁甲寨、独行峡、犀牛沟、傩公山、群蛙啸天、巴王椅、占将台、白虎含珠等等景点组成。
  沿着石阶,拾级而上。大地成了一个天然博物馆,四亿多年前的溶岩异景便裸露在我的眼前。遇到了一块叫“钟磬石”的石头。长颈鹿说:“这是块会唱歌的石头。”我用手往石头上拍了拍,果然石头就咚咚地响了起来,声音甚是清脆。石径弯弯,蜿蜒向下。未走几步,人就陷入了一条并不悠长的石缝里,这便是独行峡了。路如古蟒,曲在隙底,踏石逶逦,凉风习习,呜呜作响。通道狭窄暗淡,人行其中,充满压迫感。两旁是壁立的峭崖,壁面上螺纹密布,呈流线型,一道道、一叠叠的,刀雕一般,从崖脚直至崖顶。是直壳鹦鹉螺的化石吗?我抬头细读它们,好像是,又觉得不是。
  于是便想:早先这两面粗犷的悬崖,应该都是喜欢纹身的顽主。彼时它们极崇拜海上的一代枭雄鹦鹉螺,遂请海水女神用雪色的神刀,在身上刺满了雄鹦螺的条纹,以显示自己的强大。谁能想到呢?老实的石头,却长有狐狸的心脏,也会搞狐假虎威的伎俩。我在心里笑。
  
  三
  小路似游龙,两拐三曲,前面又是一条狭窄的石缝。其实,从地质术语上说,它是一条溶沟。但我是俗人,不懂“美声”惟擅“通俗”,它是一条缝,长在石头间,干脆就叫它石缝了。
  在梭布垭石林,有很多这样的石缝,它们有长有短,有窄有宽。这条石缝是条怪缝,属特殊对象,特殊对象就要特殊对待,所以我就要浓浓地给它写上一笔。它长达里许,里面细沟小壑纵横交错,绰号“地下迷宫”,正名“犀牛沟”。因石缝的半腰上有一块凌空凸出的石角,形似犀角,故名。犀牛是土家人古老的图腾信仰,象征着吉祥如意,人们之所以把民族的图腾冠在这条石缝的头上,是有理由的。其一,这里气候宜人,冬暖夏凉,是人们避暑防寒的逸境。其二,这里奇花争艳,异草芳菲,是个草药丛生的宝地。据说,在这条夹缝的绝壁上,长有30多种神木仙草,其中最为名贵的,是名列我国四大名药之首的“七叶一枝花”。
  看了犀牛沟,我对水有了新的认知:都说水是上善的,殊不知,它居然长有一口锐利的隐形锯齿,但凡有点空闲,它就扛着巨锯去锯石头。叽叽叽,潺潺潺,它不断地在拉锯,从春花锯到秋月,从盛夏锯到隆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岁岁年年,锯得石屑如白雪纷飞,锯得石血如碧泉流淌,不知锯了多少年,便锯出了这条幽深的犀牛沟。
  来到“青蛙啸天”,我的思绪竟穿越了亿万年。一个小谷地上,坐着几个墨石,头尖臀圆,像一群仰天长啸的青蛙。幻觉是从一阵雨开始产生的。蓝蓝的天空,莫名其妙地就飘来了一阵雨。雨不大,细细斜斜的,顷间即逝,未湿衣发,却把我的心淋湿了,思绪顿时像炊烟般疯长,先是飘上天空,随之又沉入海底。我看见,迷宫一隅,竟潜伏着一片碧叶金穗的稻田。青蛙在欢叫。龙虾以钳代镰忙收割。海龟背着厚厚的壳,在运送稻子。大力的海马在打稻。一派丰收景象。田野旁边是柔蓝的海水,一只号称海上”最强大脑”的奇虾,伫立在红珊瑚上高声吟颂:“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稻花香里话丰年,听取蛙声一片。”青蛙说:“奇虾兄,你背错了。”奇虾道:“哇喔!你们这些井底之蛙,懂个屁。”它操着“唐老鸭”的腔调,还说:“傻蛙们,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四点六亿年之后,一个姓辛的诗人会把我的诗词复制出来,而且还弄错了,哇喔!”
  如此想象,开始感到滑稽,但结合当下的形势又觉释然。现在,玄幻和穿越蔚然成风,我玄穿一小下又何妨呢?穿越是件十分玄幻的事,它可以从无知的远古穿越到未知的未来,自然也可以从未知的未来穿越至无知的远古。
  一路行去,奇岩怪石,琳琅满眶,目不暇接。那些石头,或嶙峋,或峥嵘,或纤秀,或狂野,或豪放,或婉约,千姿百态,美不胜收。它们把语言锁在亿万年的时光宝匣里,虽然默默无语,却个个都是大名鼎鼎,一听它们的名字,便知全是有灵性,有故事的石头。你看——“镇龙玉珠”,一颗圆滚的石头,压在弓着的龙脊上,推得动,就是掉不下,一听就那么形象。它当然是有传说的。说是当年咿罗娘娘为助癝君,不惜代价,投入一颗随身携带的玉珠子,把一条祸害人间的恶龙给镇住了。现在,珠与龙皆化为石头,然龙牙、龙爪、龙鳞依然清晰可见。又看——“巴人残卷”,一闻就显得那么人文。它是一叠石书,岁月久了,字已模糊,色亦斑驳,故曰残卷。再请看——三王沉舟石、祈福石、癝君靴、莲花阁、千佛岩、南门关、井底之蛙……那一个不是维妙维肖,栩栩如生,让人遐想啊!
  风景映入眼帘,三个问题浮上心头:咿罗娘娘是何方神圣?癝君是谁?巴人又是什么人?
  我没有问长颈鹿,直接去请教万能的百度先生。百度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古今中外多少疑难事,一度必解。他自诩百度,谦虚了,要我说,他应该称“亿亿度”才是。先生朗声告诉我:咿罗娘娘乃类似于女娲的土家族造人女神。女祸用泥土造人,而咿罗娘娘则用竹子做骨架,荷叶做肝肺,红豆做肠子,葫芦做脑袋,最后在葫芦上剁七个孔,吹口仙气,人就做成了。巴人即巴族人,属一个古老的族群,栖息地以川东、鄂西为中心,北达陕南,南及黔中和湘西。《山海经·海内经》载:“西南有巴国。太皞生咸鸟,咸鸟生乘厘,乘厘生后照,后照是始为巴人。”巴人源自五帝时代,共分两支,其中一支就是清江流域的瘭君蛮。
  癝君是清江巴族部落的首个酋领,他魄略过人,精于造船,英勇善战,一手创立了与蜀国齐名的方国,被鄂西南土家族人奉为人文始祖。相传他去世后,魂魄化成了白虎。于是,白虎就成为清江流域土家族人世代祭祀的祖宗神灵。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养一方石头。梭布垭石林,不仅是一座被海水浸泡出来的浪漫,更是一座被民族文化滋润而成的奇葩。它既是历史的,又是人文的,历史与人文的融合,那才是不朽的完美。
  
  四
  “流水桃花世已非,石林烟草尚芳菲”。
  石头自从出水的那天起,其实就已经死了。然而,在梭布垭,它们分明还在活着,四亿年前的那些古生物,也还活着。生物是有灵性的,深知虽然离开了大海,但石头也还是那个石头,阳光的影子仍然像海水那么长,故乡并非远离。现在,它们换了一种生存状态,化作化石,钻到石头里,默默地活着。石头因为它们的存在,活泼而生动,纵然是缄口不言,亦是无声胜有声。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落叶,是季节的精美信笺,一枚枚落叶从深秋翩然走来,以最美的姿态和从容的步伐。 落叶是大自然的魔术师,总是能给人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深秋,叶的颜色从绿变黄或者变红,然后,离开...

一 一只蜗牛是怎么爬到洗菜池里的,我不得而知。 下班急匆匆回家,拎起刚买的蔬菜,挽起袖子走向洗菜池,就看到这只把自己拉得长长的软件动物。心一下子缩紧,丢下装菜的塑料袋跑回客厅,...

银杏绿了又黄了,岁月便在不经意间流逝。眼下秋已深,银杏叶子金黄一片。“自古逢秋悲寂寥”,我不悲秋,只是想起银杏地里曾经的故事,羞于启齿的往事,总会隐隐地心痛。 上世纪九十年代...

10月31日至11月7日,我有幸参加原34668部队老战友开展为期8天的故地重游活动。紧凑的行程,总觉得时间过得快,感觉没聚好,没看够,没玩好。尽管如此,还是感慨颇多,归纳起来有以下6个关键词...

一 在那个小村上,住着一位65岁的老太太。她的头发如银丝般闪着光,脸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她曾有一个温暖的家和一个慈祥的老伴,但命运的无情让她失去了这一切。老伴的离世,就像一场突...

把石头向上推,很难;使石头从山上滚下来,很容易。风吹雨打,地质运动,甚至一声咳嗽,一时的不耐烦,都足以引起石头顺坡下滑。坚持一样东西,只需要一种动力,抑或一个理由;而放弃一...

走在秋日的明媚里,感受着天高云淡,心情如天空一样高远、空灵。即便偶有一阵风吹来,却一点也感觉不到寒意与怅然。人间有朝暮,落叶已惊秋。其实秋来时岁月的回眸并未走远,总有些风景...

一个村庄的脱变 一 一直以来,有一个念头在折磨着我,它折磨了我很久很苦。我一定要抽空到一个叫过湾的地方去看看,这个地方位于舒城县的东北角,离县城大约20多公里,是南港镇和百神庙镇...

客旅西宁厦门一路攻略 蒲萍 西宁市是座美丽的都市,她是青海的省会。我在西宁旅游了一个月,所以我爱这个城市。西宁有美丽的青海湖,得天独厚的湖光山色。 西宁紧邻新疆咫尺,新疆享有水...

◎芥菜丝和柿饼 周日下午,我在家中忙碌着,一心想要腌制出完美的芥菜丝来。刚才,小区门口的小贩叫卖着新鲜的芥菜疙瘩,价格便宜得令人惊喜,我兴冲冲地买了六斤,打算将这平凡的菜根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