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这个字一旦用到人身上便带有一定的侮辱性,而我一朋友恰恰得一驴字。又因为他姓殷,便坐实了这“阴驴”二字,完全地变成了一个畜生。
  在农村生活过的人都知道,驴有这么一手。好好的正在拉车,你也没有骂它,也没有打它,也没有对它使性子发脾气。可是走着走着,它就突然停下了。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也不知道什么毛病又犯了,也不知道它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不顺心的事儿?还是什么时候你说了不该说的话?说到它的伤心处,被它突然想起来了。于是它就生起气来,四脚并齐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开始跟你犟,开始给你使气,开始把你往死里气。好话也说了,好言也劝了,软磨硬泡也用上了。你求它,求爷爷告奶奶地求它,就差给它跪下了。不行,它不吃你这一套。你低声下气,声泪俱下,可是它权当放屁。这时你气急了,上头了,身心俱焚了。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于是乎,鞭子便用上了。抽它个皮绽肉开,抽它个鲜血淋淋。可它不在乎。你抽的再凶,它还是纹丝不动,一脸的不屑。似乎那些鞭子都抽在你身上,挨打的是你。这时候你终于气急败坏了,跳起来,手脚并用,拳打脚踢。你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它还是像沙包一样一动不动。好像那些疼跟它无关,好像你的咆哮,你的大呼小叫成了跳梁小丑,反而让它欣赏起来。瞧它那得意劲儿,把你看得偷偷的。可你呢?
  鞭子也抽了,也上窜下跳了。这一阵子折腾下来,比扛麻袋还累。可是,它还是纹丝不动。耳朵竖着,眼睛瞪着,偷偷地瞄着你的一举一动。正当你泄气的时候,正当你想坐下来歇口气的时候。就在你的屁股刚要往车上坐的那一瞬间,它猛然起步了,抬起蹄子,飞也似的往前冲。这下好了,你被闪着了。屁股也撞了,腿也磕了,甚至还被摔了一个大马趴,在车箱滚了那么几圈,一直滚到车后边去了。就差一点掉地上了。这时你再听听,它啊哧啊哧地叫起来,撒开四蹄跑得飞快,跟打了鸡血似的。而它啊哧啊哧的叫声,好像是在嘲笑你,讽刺你,瞧不起你。它把头昂起来,把驴声震天地传出去,看它那副德行,恨不得让天下的人都知道。不是让人,是让驴都知道。看它多能行,看它多有本事,看它把它的主人折腾的,快死在车厢里了。
  说起来这还算是轻的。有时候它还有这么一招,你给它套车,它显得很听话很听话的样子。你指挥它到哪儿,它就到哪儿。你指挥它怎样站,它就怎样站。等你刚把车辕抬起来,刚想把它的屁股塞进去。你觉得好了,刚准备松手的时候,心里还想着表扬它一句。它一个扭身转过去,把屁股对准你,抬起它的后蹄,狠狠地给了你一下。要么是你的肚子,要么是你的下身。都是你的要害部位,都是阴招,缺德的玩意儿。叫你死不了也活受罪。叫你疼痛钻心,还不好意思说出来。他奶奶的,就好像是算计好的,专挑你的隐私处下手。当你捂着肚子在地上痉挛抽搐的时候,它又啊哧啊哧地叫起来。你想骂它,它撒开四蹄,蹦得老高。有一种此仇不报非君子的痛快。你瞧,它那个张狂劲儿,就像是在挑逗你。看你能把我怎么样,看你还敢不敢叫我套车,看你还敢不敢一天到晚地使唤我。想骂就骂,想打就打。你再瞧瞧,它得意忘形地在那儿蹦哒。你趴在地上在那儿疼,你就疼着去吧。
  这算是倒了血霉了。碰上这样的驴,就像是吃饭咬到自己的嘴唇一样,有气还没地方撒去。可是这人也一样,形形色色,不尽相同。谁也没有把肮脏两个字写在脸上?谁也不会把见不得人拿出来给你看一下?背阴的地方总是遮遮掩掩,这就要倒霉了。擦亮眼睛也无济于事,你碰到谁?你认识谁?完全就是一个机会主义。就像你的出生毫无选择性一样,那是身不由己的事。偏偏我们也跟着遭殃,受尽了一位驴友的折腾,尝够了他的阴损和使坏。而他的所作所为跟那头驴不相上下,完全就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比如上课的时候,你趴在那儿睡觉,用书把自己挡住,目的就是不想让老师看见你。而我这位驴朋友,跋山涉水绕到你的跟前,悄悄地把你的书拿掉。他的目的就是想让你暴露在老师的眼皮底下,然后让老师骂你。然后他在那里笑,哈哈哈地笑。
  还有,你趴在课桌上睡着了,他会把你的鞋悄悄地脱下来,给你扔得老远。反正就是让你找不见。放学了,你只能光着脚片子往回走。还没等你到家,就已经有人跑去告状了。你的母亲也是那种沉不住气的人,经不得人家三言两语的挑拨。你看她,提着棍子冲你来了。一下,两下,三下,也不知打了多少下。反正屁股已经开花,疼的你是叽里呱啦。这时候你再看看你那位驴朋友,只见他笑得合不拢嘴,笑的前俯后仰。这下你全明白了。你想找他算账,可你得追上他吗?你一瘸一拐,反而让他笑的更狂。你来,你来,有本事来呀!他还在那里挑逗你。你能咋样?只能把自己气得吐血,气得翻白眼,气得一命呜呼。
  有一次,我们去邻村的鱼塘游水。那都是背着大人偷鸡摸狗干的事,谁也不敢声张。中午约好了,趁大人干活累了躺下睡觉的时候,几个人一起悄悄去。也不知道这家伙是鼻子灵还是耳朵灵?反正就让他给闻见了。他窜到你跟前,狗皮膏药似的,甩也甩不掉,赶也赶不走。死皮赖脸非要跟着我们一起去。那就走吧,就像人对驴的忍耐一样,这次耍了驴脾气,下次肯定就会改了。我们总是把希望寄托在美好的理想里,对人也好,对物也好,总希望他能善解人意。那样就会两全其美,相安无事。可是,这驴朋友的驴脾气怎么能那么轻而易举地改掉呢?就像老祖宗流传下来的那句话一样,狗改不了吃屎。
  你下水塘里去了,脱得精光光的,正在那里游泳。一不留神,这驴朋友就溜不见了。他偷偷上岸,把我们的衣服藏起来,然后跑去告诉鱼塘的主人,添油加醋地刺激一番。这可了不得了。那看鱼塘的人并不是怕你偷,你能偷他什么,你能跑到水里去偷一条鱼出来吗?你偷不了鱼,但你会把自己淹死。那么这事情就闹大了。把你淹死了,这鱼塘也别想安宁。所以谁愿意让你在水里扑腾?谁愿意呀?你把自己淹死了,八家子都不得安宁。
  人家提着棍子来了,站在岸上破口大骂。等这个时候,我们一个一个光溜溜的,想出来又出不来,想钻进水里,又怕把自己憋死。只能露出脑袋,伸长耳朵,聚精会神去听他在那里叫骂。硬生生地听他骂来骂去,骂你的祖宗十八代,骂你全家不得好死。那么“阴驴”呢?他早已穿得妥妥当当,站在岸上兴高采烈,手舞足蹈。他把这一景象认为是他的胜利,可到底是啥胜利?那你得去问问驴。因为这种胜利跟驴的胜利差不多,也是啊嗤啊嗤的笑声。
  因此,我们叫他“阴驴”也并不是没有道理。再说了,当面叫他“阴驴”,也算是瞧得起他了。要不然我们也来一手,以阴治阴,以损治损。俗话说得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看看谁笑在最后,看看谁死有余辜。可我们不能啊?我们可是人啊!
  过几天,大家又在一起玩了。去上学,走在路上,我们还是笑呵呵。那些不愉快已经不记得了,就像人跟驴较劲,你至于吗?你是吃饱撑的,还是你也想投胎转世,跟驴同槽共室?还是算了吧。以人的善心去感化一个动物,就是再畜生,也会有点儿恩情。但是我这位驴朋友阴性不改。
  那时候家家都很穷,生活条件都不太好。平日里吃糠咽菜,混个肚子圆。至于荤腥,只有等到过年。所以平时谁要是吃上一顿肉?那简直就是上了天堂。大家一起去上学,走在路上,“阴驴”会突然问你,中午吃的什么?还不等你回答,他就会心满意足地,意味深长地,沾沾自喜地说上那么一句。“我家今天吃的是泡馍……”阴驴的父亲当年在政府部门工作,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公务员。正因为他还有点儿权力,所以这肉啊,鸡啊,鱼啊,鸭着,也就不足为奇了。用“阴驴”的话说:“我爸爸今天提的羊肉,是食堂做饭的老胡送的,整整一条羊腿。我妈妈忙了一早上,熬羊汤,砸骨头,给我们做的泡馍。”他说完,伸出舌头舔一下嘴唇。当着你的面,又舔了一下。我觉得我嘴里渗出来的口水都比他舔走了,连牙缝里钻进去的谷子粒也被他舔干净了。我想起来我们那里的狗。想起来不知在一本什么书上看到过,是说我们那里有邋遢的女人,早上起来,不想下炕,孩子要拉屎就顺手抱起来,直接拉在光席片上。等拉完了,她也懒得动手,嘟嘟的叫两声,狗就过来了,吧嗒吧嗒舔得一干二净。这“阴驴”伸出舌头,不就是要舔屎吗?
  这事也就放在以前,没有打虎拍蝇那一说。要是放到现在,一个乡政府的干部,国家的公务人员,为了老婆孩子的肚子,竟敢以权谋私,贪污受贿?他敢站出来对质吗?你敢一清而白,证明自己出淤泥而不染吗?他敢吗?证明自己是一个共产党员,是在为人民服务?老胡为什么要给他羊肉?老胡为什么要把食堂里大家吃的羊肉送给他们家吃?这其中见不得人的伎俩,包含多少阴谋?牟取了多少私利?
  庆幸吧!已经几十年过去了,大“阴驴”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听说早进去了。这对小“阴驴”来说未必算是一件坏事。可是他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前几年回老家,听村里人说,他出去做生意,在生意场上又一贯使出他的阴谋诡计,结果被人家打的半死。伤好了之后,脑袋瓜子嗡嗡直响,说话语无伦次,眼斜口歪这回看来是真的出了问题。他的小伎俩也只能用在以前,使在我们身上。因为大家从小一起长大,容忍和宽恕,总是把他当成自己人。谁也不去跟他计较,更没有想过一报还一报。有时候只希望他能改过来,把那些阴损的招式变得光天化日,变得敢做敢当。别像驴一样,净做些下流的事。可他还是死性不改。人世上的事,你在这里称王,未必会在那里称霸。一山更比一山高,做人还是收敛一点比较好。善良,诚信,这是一个人最起码的本分。
  可他没有,却让我憋了一肚子的话,实在没办法说,只能把这些写出来。其实,写这些文字没有什么目的,说的也都是些废话。我之所以提到他,是因为前几天接到一个电话,一起长大的几个发小说要聚一聚。大家都通知了,唯独少了他。聚餐的时候,有人又说起了他。我们觉得应该把他也叫上,他再阴也是一起长大的兄弟,几十年不见了,或许已经改好了吧?我问他们谁有他的联系方式?大家都摇头,七八个人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我想找到他也并不是什么难事。我们几个说好了,下次聚会一定给他打电话。至于他的电话怎么找出来?没有人说,也没有人问。大家吃完饭,不欢而散。
  两天后,有人给我打电话,说把他找着了。不过有些意外,他爬人家的被窝被捉奸在床,两个人光溜溜地绑在一起,着着实实游了一回街。打电话的人表现的很惊诧,感觉不可思议。我倒觉得没什么。这样的事并不意外,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浑然天成。我想他可能还会再做出什么事,也许在你的惊喜之外,也许又在你的意料之中。那是他的驴性,深入骨髓,无法根除。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康无为新居一日游(集文) 001 客岁秋夏之交,寂寞外突领偶念,晚便风闻青岛有个康无为旧居,何没有约一名石友前往游教?走近故宅刚刚晓得而今那面是青岛市的一个对于中零落凋落型业余特色...

衰夏的世界,年复一年的越发强烈热闹。衰夏的山川,年复一年的越发葳蕤以及恼人,衰夏邪芳华。衰夏的豪放取激越,会让民心潮磅礴,以谦腔的周到交融于衰夏的大水。 当取春季依依惜别之时...

一 95西部演习完毕,归撤驻天借已戚零,连队又接到了靖西自然气施工的仼务。 做为西部都会,动力供给不敷的答题,始终是西安成长的瓶颈。而一省的陕南,则动力贮备丰硕,但运输威力不够,...

正在咱们村的这帮父孩子外,尔理当回正在另类一列。由于尔并无如这些父孩般有每每必要插秧割稻挨猪草的活计,致使旁熟没2个有别于她们的喜好来:念书以及垂钓。 按她们的话说,那俩皆是忙...

小姑年夜教结业后的一地,发归一个男孩,说是交了有一年的男友。男孩皮肤白净,少相英俊,留着一个马首。奶奶刚入手下手认为男孩是小姑的年夜教同砚呢,便连忙筹措让母亲往街面购菜购肉...

步进花坪嫩街,一座交融平易近族风情取传统美教的牌楼映进眼皮,其竖梁上雕刻着五个小字:“山川全国家”。始睹此景,尔口外不由熟没几许分猎奇:那五个字劈面,究竟结果包括着如果的...

阳晴没有定禾木村 一 炎天正在新疆游览,必需照顾始冬的衬衫以及雨具,那是起程前几回再三夸大的注重事项。否对于尔来讲,却始终念没有懂得。骄阳炎炎的六月天色,湿涝长雨是新疆的气候特...

一 内受今的地空,一地比一地低,功夫只管借正在夏历玄月,正在北方如许的时节,良多人照样脱的是欠袖,但内受今曾经隔三岔五天上起了雪,水车站周边一片萧索,养蜂的人越聚越多,表哥比...

一 早晨,姐姐碧蓝的脚机正在响,她快捷翻望动手机,竟是mm碧玉领来的动静,“姐姐,古有空出?一下子尔便到您野再望望您的年夜孙子,尔极度喜爱。”姐姐碧蓝望完mm那条疑息时欢跃的说,“...

火,没有喜爱海不扬波,必然若是这种浑流流潺潺而来,哗啦啦流淌的声响,没有慢没有躁,逐步淌过,轻快悦耳,听着养口,便像以及一共性子温润安静的人对于话同样,接触了令人舒口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