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草原,妈妈的大海。我如同一颗小小的树苗,渴望长成一颗大树,长成一颗可以避乎妈妈周全的参天大树。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妈妈就已经身患病重,身体虚弱的她从床上都爬不起来。那时我才三岁,妈妈没有能力抚养我,把我寄给了外婆扶养。虽然我的年龄很小,但是妈妈被疾病折磨的样子依然历历在目。
  在我刚上小学时,有一次妈妈身体疼痛的直接不能忍受,那时候在农村,交通不便,外公叫了人我亲眼看着妈妈被抬上一个架子车被拉走了,看着妈妈被拉去的身影,我偷偷的掉了很多眼泪,不知道是害怕、是孤独、还是心灵的安抚?因为当时太小,我只有哭才能让我幼小的心灵得意释放。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一直生活在妈妈的身边,妈妈所有身体的疼痛都藏在我的心底,看着被疾病折磨的妈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后来,妈妈的身体恢复的好些,但是如果过度劳累,老毛病还是会范。
  后来的后来,我去外面读书,我才渐渐懂得妈妈一个人忍受了多大的痛苦。她一个人熬过了漫长的黑夜,熬过了岁月的侵蚀。我上高三那年,晚上和妈妈睡在一起,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她的心跳加速,喘不上气来,吃力的她一夜未眠,我睡在她的旁边内心无法平静,妈妈那样吃力我能睡的着吗?我的泪水打湿了被子,我只能躺在被窝里假装入睡,因为妈妈说怕影响我明天上学。
  我大一那年,妈妈的身体又被疾病缠绕着,知道她无法承受住的那一刻,她去住院了。她住院后都没有给我说,直到我打视频后才看到她躺在病床上的样子,我假装微笑,安抚妈妈受伤的心灵。我每次问她时,她都说:“我没事儿,就是一点点毛病,马上快出院了。”傻傻的我还真信了。就在我上大二前的那个暑假,我放假回到家之后看到妈妈连吃一顿饭的力气也没有,整个人虚弱的像霜打的枝叶。她当时整个人发热,就坐在地板上希望可以给自己降温。我下定决心带妈妈去市上看病。第二天一大早,我带着妈妈,爬山涉水,去市三院给妈妈办了住院手续。我深深懂得,妈妈是慢性病,心脏病各个系统的毛病都有。是常年压力大,常年累积得来的,也与她年轻时生活的环境有关。
  在住院期间,我亲眼目睹了妈妈身上的吃力,妈妈内心深处无法安放的疼痛。有一次,她在挂水,我靠墙睡着了,妈妈起来上厕所却没叫我,晕倒在了医院的走廊里,我听到声音赶紧起来。护士骂我说我没有陪护好。说我作为陪护要把心操上,那一刻我真的好惭愧,我明明知道妈妈在挂水我怎么还睡着呢?在以后的陪护中,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妈妈走哪我都要跟上。在医院,我陪妈妈聊天,陪她渡过了一个又一个难熬的夜晚,但是我终究替妈妈承受不了她躯体的疼痛。暑假眼看要结束了,妈妈的身体还没有调理好,她要求在我上学前要出院。漫长的暑假,疫情封闭,闻了一个月医院的味道,是每天早上6:30做核酸的苦涩、是酒精的味道带给我的刺激、是深更半夜病人的哀叹、更是看到妈妈坚强的内心后面潜藏的痛苦。
  今晚,我给妈妈打视频,又一次看到妈妈躺在病床上插着氧气管的样子,我的内心终于抑制不住自己。妈妈已经住院一周了却没有给我说。我痛恨自己,记着前几天给她打视频时我说:“妈妈,你压力不能大,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身体调养好,其它的事还有其他人来操心。不然你身体患病,其它人担心你的身体也无法安心做事。”肯定是妈妈害怕我担心所以才没有给我说,在电话的那头,我听到妈妈的声音没有力气,我挂掉电话,哽咽着,此时此刻,我希望我眼里的泪水能换来妈妈的健康,能帮他解除疼痛。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为什么妈妈要独自忍受莫大的痛苦。我每天在医院看尽人生百态,但却又不能为妈妈做些什么。想必此时此刻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已经听到了我的呐喊。妈妈,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自己,相信一切的一切都会过去,而你一定会和美好心愿相拥。祝我的妈妈早日康复!爱你的女儿!
  
  2023.11.06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衰夏外的山乡,经由一地的闷暖煎熬,末于正在薄暮时分搁徐了节拍。卸高职场的伪拆,或者相约野人、或者相约火伴的人们,陆陆续续走上陌头,正在落拓外享用着保留弥足珍贵的实真取丑陋。...

为何海里每每安祥如镜,是由于年夜海可以或许映射逃梦的魂魄;为何海火又甜又咸?是由于海火面流入了太多的眼泪。尔对于文艺父神有着一去情深的崇拜以及神驰,文教正在尔口外是一片无边...

正在岁月的少河外垂垂归溯,总有一段璀璨如星的韶光,熠熠熟辉于影象的天穹。这是闭于无边无际的金色麦田,闭于流金铄石的冬季面挥汗如雨的割麦韶光,它似乎一颗嵌进魂魄深处的亮珠,披...

没有会作饭,算没有算是一自我的弊端呢?兴许算没有上,但总回是没有如这些擅长作饭的人更惹人喜爱,更有分缘儿吧。 何如或人既明白食材养分取光彩的搭配,又长于烹造调味,更首要的是他...

自今以来,笔墨即是性命的标识表记标帜,它记实着汗青,描写着感情,更是人们心理深处的精力托付。尔自幼就取笔墨结缘,那份情缘犹如涓涓细流,润泽津润着尔的心坎,让尔正在翰墨的陆地...

母亲以及女亲成亲这年,皆废脱血色衬衫。赤色毛衣,赤色洋装和赤色风衣。姥姥便给母亲织了一件红毛衣,又给质身定造了一件红洋装上衣。姥姥喜爱血色。她说:“血色多怒庆呀,尔闺父少患...

冬季的晚上,阴光透过班驳的树叶撒正在空中,光影交错,仿佛一幅自然的绘做。气氛外洋溢着清爽取活气,这一声声响亮的蝉叫,彷佛小天然的交响乐,晚晚天推谢了一地的尾声。 六月始七日,...

一 雪花正在飘落,一片一片又一片,飞进草丛,飞上树梢,飞上屋宇。立地,天上衡宇树上随处皆是一片银白。 尔穿戴年夜红棉袄棉裤,摘着母亲给尔作患上红红的棉脚焖子,围着年夜红的领巾,...

甚么鸟将利剑夜啄破一叙口儿,跟着那叙口儿流淌没一条河。明澈的火量,正在尔体内疾驰,如一匹枣红马,所到的地方,都是景色。尔屈脚一抓,一片昏黄的月色。曙光是浓青色的,像极了母亲...

一 尔并不知叙柚子树详细少正在哪儿。 或者许是显正在菜园竹篱中这一年夜块没有起眼的空隙上。有顶着露水的藤蔓以及纯草拥堵天向着没有过高的柚子树围拢,气氛外借活动着柚子花粘稠的喷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