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深秋,金黄色银杏树叶片哗啦啦落向地面一层又一层,没有几天工夫赤裸裸的枝条在银杏树上随处可见。银杏树上虽然看得见枝条,但还没有离开枝条上那些金黄色叶片,依然漂浮着美丽的色彩。
  月光不仅笼罩了整个神州大地,也弥漫到了落向地面一层金黄色银杏树叶片上,而且焕发出了耀眼的光辉。金黄色银杏树叶片,在月光映衬下不管树上的或者落向地面的,它们仿佛是天空上的星河灿烂无比。一只晚睡的花色鸟儿静悄悄地跳进了,落在地面金黄色银杏树叶片上。但花色鸟儿没有立即飞走,而是看了看天空的月光和身边的金黄色银杏树叶片。在花色鸟儿眼里天空漂浮的月光,与金黄色银杏树叶片几乎没有什么差别了。月光带着闪亮洋溢在金黄色银杏树叶片上,仿佛带来了有声语言,因为金黄色银杏树叶片上,又多了一层密密麻麻闪光点。这些闪光点多半是跳跃式的美丽音符,仿佛在金黄色银杏树叶片上写下了优美的文字。像小说内容,也像散文篇章,更像诗歌文体。看来金黄色银杏树上每一张叶片,似乎都是上等的书写材料,仿佛也为勤奋者提供了最优质的书写资源。这些画面在花色鸟儿的视线里,月光好像又是一位最优秀的书写者,它不仅在书写神州大地,而且也在为金黄色银杏树上每一张叶片,锦上添花提升亮丽色彩。
  这时,一张金黄色银杏树叶片带着月光,忽然从空中落在了花色鸟儿前方,但这一张叶片在地面上发出了响声。响声过后,花色鸟儿在空中翻了一次跟斗,轻轻松松立刻飞上了金黄色银杏树枝上站着。月光下的花色鸟儿站在金黄色银杏树上显得非常安静,分布在花色鸟儿周围尽管都是金黄色银杏树叶片,但每一张叶片在月光映衬下,像是一只只飘飞的蝴蝶,又像是遥远的星星眨巴着眼睛送来了一片辉煌。金黄色银杏树叶片像蝴蝶时,仿佛在空中翩翩起舞;像星星时,仿佛成为一片闪亮的光源。在金黄色银杏树那些裸露的枝条上,虽然还有不少叶片存在,但在月光漂浮下依然是金光闪闪。现在一直静卧在金黄色银杏树上的花色鸟儿,其实一双眼睛也没有放弃对银杏树上枝条的关注。
  在银杏树枝条上也挂满了月亮的影子,更带来了无限的光辉。此时漂浮的月光好像把银杏树每一根枝条串联起来了;不仅连接了枝条,也连接上金黄色银杏树上的叶片。当无限的月色和有形的月光相互交织在一起的时候,似乎在金黄色银杏树上,编织起了一幅巨大的彩色画面。画面上有月亮中的山峰、乡村和城市;画面下有银杏树上的鸟儿、蜜蜂和花朵。花朵在银杏树叶片上像是孩子一张笑脸;蜜蜂在银杏树枝上像是一位劳动者的象征;鸟儿在银杏树上飘飞像是一朵朵彩云。彩云出现在山峰上,乡村却出现在雪域高原里,城市也出现在了平川大地中。这时静卧在金黄色银杏树上的花色鸟儿,几乎还没有享受美丽的画面,却慢慢进入到了甜蜜的梦乡。
  在第二天,金黄色银杏树下来了一些学生模样的人。有人手里拿了画板还带有画纸,这时东方的太阳照在画板上特别醒目,照在了人的笑脸上也特别耀眼。手拿画板的人看到金黄色银杏树开始创作艺术真品了。也有人拿起手机在拍摄照片和视频,拍摄视频的人从地面捡上一张金黄色银杏树叶片,插在身边孩子的头顶上,一张金黄色叶片还满足不了孩子的心愿。孩子干脆弯腰在地面抓了一把金黄色银杏树叶片,让大人插满了一脑袋上的金黄色叶片,一眼看上去几乎与金黄色银杏树融为一体,这时孩子满载笑容才让身边的大人拍摄视频留念。
  一位画者在此时看到同伴的画面,有一只花色鸟儿在画面中出现,画者一双眼睛开始慢慢移向了金黄色银杏树上。这位画者无论怎样在金黄色银杏树上,去搜寻花色鸟儿的影子什么也没有看见。画者开始心急,一只手不由自主地拍向了画友肩膀,轻声问道:“在金黄色银杏树上,可找不到花色鸟儿的影子!”。正在画纸上修改花色鸟儿翅膀的画友,用画笔指着金黄色银杏树,便笑着说道:“好好看一看,花色鸟儿在银杏树什么位置上卧着!”
  画者有点不好意思,顺着画友的手指看上去,那只花色鸟儿正好卧在金黄色银杏树叶片之间,如果不细致观察的确很难发现。这在画者眼里卧在金黄色银杏树上,叶片之间的花色鸟儿,好像正处在深度睡眠期。在金黄色银杏树下无论传来什么样的声响,似乎也没有惊醒过花色鸟儿浓浓的睡意。
  就在此时,一位年轻的父亲手里牵着不满五周岁的男孩子,男孩子手里拿了一本小画册,就匆匆忙忙离开年轻的父亲,在金黄色银杏树下面抓了一把叶片,要求年轻父亲赶忙把手里的叶片贴在一本小画册上。年轻父亲一看孩子心急的样子,就把金黄色银杏树叶片从孩子手里拿过来,皱着眉头说道:“一把抓过来的叶片它有什么好,不晓得选择一下!”。男孩子回答说:“金黄色银杏树叶片都是好的,哪有不好的叶片!”。说话的男孩子态度坚决,一说玩又在金黄色银杏树下,又抓了一把叶片递给了年轻的父亲。
  这一幅画面,不一会儿出现了在那位画者的画笔下。画者的画笔下不仅有金黄色银杏树的背景内容,画笔下还出现有年轻的父亲、男孩子、画友和周围的山峰河流,甚至还出现在金黄色银杏树上空,飘飞着花色鸟儿不同形象的画面。
  在金黄色银杏树下,画者走了,又来了画友,同时又到来一群小学生。一群小学生在迎接太阳光辉的同时,却看到了静卧在金黄色银杏树上那只花色鸟儿。其中调皮的小学生面对金黄色银杏树大叫一声,又立即拍响了巴掌,顿时花色鸟儿突然从金黄色银杏树上飞走了。花色鸟儿飞走的方向,不仅有良田美景,还有蓝天白云和山川河流的风景画面。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英国史教野汤果比说:“怎么让尔选择,尔违心临盆正在外国的宋代。”教者余春雨也说:“尔最神驰的晨代是宋代。”尔念,他们作没如许的鉴定,应该以及一个婉约词人也有着隐隐的干系吧。...

“费总,嗯……” “甚么事儿,王典典?” 王典典低着头嘴面迷糊没有浑的说:“能不克不及还尔一万块钱……” 费总头也出抬:“嗯,您先归去吧。” 王典典默默天上了楼,口念“完了完了,...

邪月返城过秋节时期,从村委会的播送外患上知,停办三年之暂的都会闹元宵运动,本年又将重封了。 提到闹元宵举止,第一个节纲尔便会念到“登云会”,这否是咱们村闹元宵运动外的首要节纲...

夏季炎炎,略微运动,汗火噌噌去中冒,背面沟面老是洪旱灾祸个别。夏季摄生很主要,增补水份是环节,稍有失慎,未免掉火。实时增补水份,是逐日要务。 喝温谢火吧,肚子面胀泄泄的,嘴上...

之前的若干年面,尔已经立过多少次水车来回于西南取承德之间。借忘患上第一次立水车从西南来承德,这年尔六岁,是由于女亲事情调动,咱们一野人随着来承德的。 这次咱们立的是软座车箱,...

从凤凰今乡返来,再一次读完沈从文师长教师的《湘止集忘》,使尔对于湘西有了更粗浅的意识,也更恭顺沈从文,他凭一颗小儿百姓口,一收竹管笔,用最洁净的翰墨,略带伤感但没有悲惨,塑...

6月19日下战书1时30分许,德恒温州主任江丁库状师掀开iCourt法秀11周年庆曲播:“法令人疏弃止——一场超过1300年的哲思衰宴”,那是针对于618荒漠觅口敦煌巡礼睁开的节纲。 原场曲播的话题是,...

教期竣事了,嫩师们要离校了,对于此外嫩师来讲是一身沉紧,对于尔来讲却不克不及无动于中。 尔是一名刚没叙的西席,校园面的所有,学坛上所有,对于尔来讲别致而生疏,虽然说没有是外行...

二0两1年6月两0日是女亲节,正在那个非凡的日子面,咱们永世掉往了心疼咱们的女亲,从此女亲节,再也不女亲。尔借忘患上6月18日一年夜晚,你拨通了尔的德律风,说胸心没有惬意,否能要贫苦...

正在包产到户前,即是生计队时辰,屯子野野户户皆同样困顿。那话尔没有太附和,像咱们野等于最贫面边的极限。从尔忘事这地起,便不一个固定且像样的洗脸盆。夏日面祖母懒患上运动,常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