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尔寺坐落在西宁市湟中区,它是一座古老的藏族寺庙。我们从西宁市出发,也就两小时车程,然后再坐一小时区间车,步行一小时,就到达塔尔寺景区。寺庙里游客香客真多,人头窜动,可见这座寺院香火旺盛,慕名前来的游客也是摩肩接踵,简直要挤爆庙堂。
  寺院建筑分布于莲花山的一沟两面坡上,站在高处向下看,殿宇错落有致,布局严谨,雄壮巍峨,气势恢宏。塔尔寺始建于唐朝贞观年间,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后几经损毁重建。作为藏传佛教的“三大寺庙之一”,它地位特殊,影响非凡。它是中国西北地区藏传佛教的活动中心,在中国及东南亚享有盛名,历代中央政府都十分推崇塔尔寺的宗教地位。
  我一般不热衷游览寺庙,并不代表我不虔诚敬佛,主要是不熟悉寺庙内的塑像,佛学知识少之又少,各尊神佛菩萨认识不全,更欣赏不了艺术成就。我觉得佛祖应该住在心里,而不在形式上。我平日喜欢行善助人,关注周围的人,经常为那些特殊困难的人捐钱捐物,这其实就是爱佛,是佛家弟子的行为。
  不过也有这样的俗语:逢庙必进、遇佛必拜。我算起来也进了不少寺庙,拜了许多佛尊,但分辨不清佛祖法功,印象不深刻。那一年参拜了西藏的大昭寺,它美轮美奂,金碧辉煌,我一下子被震撼了,对这座寺院膜拜到了极点。导游讲,动乱时期,一些暴徒进入西藏,毁坏了许多佛像寺庙,把佛身上的金箔刮掉拿走,甚至把佛像拦腰砍断,把佛头削下去,从高台上推下去,致佛像摔坏……这样不爱佛的行为,是让人深恶痛绝的,会受神佛惩罚的。
  这次随团游览了青海省塔尔寺,开始觉得走这样远的路就为游览一座寺院不值得,还不如把时间用在游览自然美景上,可当踏进塔尔寺山门,进入佛堂,却完全改变了我的看法,又一次受到了震撼。佛堂太美了,是重量黄金打造出来的,一片耀眼辉煌,美得不可述说,每一处都是稀世珍宝,每一室都美得超乎寻常。这是虔诚的藏民信徒们,几百年来用心打造的圣地,是至高无上的佛院宝寺。这样的寺院确实可以塑造一个民族的信仰未来命运。
  寺庙内部富丽堂皇,装饰锦绣,高大威严的佛像,金身灿烂,光彩夺目。四壁殿顶,装帧华丽,色彩绚烂,壁画挂图精美绝伦。其中酥油花、壁画和堆绣被誉为“塔尔寺艺术三绝”,是别处寺院不具备的独特艺术形式。
  当我们看到高大佛像的四周,一簇簇艳丽的鲜花盛开,还以为是敬奉佛前的自然花卉。导游介绍:这就是著名的酥油花。仔细观察,发现这些酥油花浓艳逼真,美丽繁复,栩栩如生,却不知是怎样的一种工艺。原来是熬成的酥油冷却后,手工制作出的人工花卉。
  导游详细介绍制作酥油花的多道工序:先做好造型的骨架,再用酥油泥塑造出轮廓,进一步塑造的时候,把酥油融化成液体状,加入各种矿物质颜料, 调成自己需要的油素原料, 再把原料均匀涂抹在制好的酥油花雏形上。师傅们用酥油精细制作时,是在低温中工作的。温度过高,酥油花容易变形,最好在零度左右的寒冷环境中进行。寺庙里有酥油花的空间需空调设备,能保持一年的新鲜度,而每年都要重新雕塑敬献一次,除旧布新。寺庙里那些特殊技能的师傅们,他们不辞辛苦,为了庆祝酥油花节,提前三个月进行制作,准时在正月十五晚上献花。
  在大殿里边参观,边听导游讲解,他给我们介绍了另一美术工艺——堆绣。大殿四壁悬挂着许多堆绣制作的佛像,堆绣艺术以绣佛像为主,用精湛的手工技艺,将绸缎剪成所需的各种形状,塞以羊毛或棉花之类的填充物,再精心地绣在布幔上。堆绣是塔尔寺艺人们创造的藏族艺术品类之一,属于唐卡的一种。
  堆绣看上去更加逼真形象,它给人立体感,加进去填充物鼓鼓的,四周刺绣,中间染色绘画,每一副堆绣都色彩艳丽,美妙无比。
  在大殿里参观真是眼花缭乱,四处色彩缤纷,佛像壁画唐卡彩绘,让人目不暇接。游览的时候,不可能忽视塔尔寺壁画,它是塔尔寺佛教艺术“三绝”之一,同样艺术价值巨大。地接导游是位藏族小伙子,他自豪地向我们介绍,壁画多用石质矿物颜料涂染画面,色泽绚丽,经久不变。塔尔寺壁画或直接绘于墙上和栋梁上,多绘于布幔上,悬挂或钉在墙壁上。每年六月的观经会上,便将上绘大佛像的30~40米长的布幔高高地挂在山坡上,谓之“晒大佛”。
  走进塔尔寺各大佛殿,看到的每一幅壁画,色彩艳丽丰富,色泽诱人醒目,各幅壁画绘画技艺高超,形象逼真,多绘佛教故事或菩萨大佛形象,观之引人入胜,流连忘返,真是佛教宝地啊,让人不由地对佛祖崇敬,拜舞起来。
  还有更让人过目不忘之景,那就是佛像的流金异彩,塔尔寺内共用860公斤黄金装饰。殿内佛像造型生动优美,超然神圣。塔尔寺金塔下挂着一张介绍牌匾:“金塔初建于公元1560年,后于公元1711年,用黄金1300两,白银一万多两,改屋顶为金顶,形成了三层重檐歇山式金顶,后来又在檐口上下装饰了镀金云头、滴水莲瓣。”视之金光四射,黄灿耀目。
  建筑面积449.5平方米的大金瓦殿,是塔尔寺的核心殿宇,是雪域内外信教群众心目中的圣殿,被称为“南瞻部洲一庄严”,殿内供奉的菩提大银塔,是青藏高原最珍贵的圣物之一。
  塔尔寺所有的佛像全部是鎏金或镀金,有的佛像直接就是金身塑像,再加上各种佛教法器绘画上的装饰,门框柱廊佛座器具等等,由黄金粉饰或镀金镀银宝石装饰,走进大殿,金碧辉映,富丽华贵。佛教重地,让人敬爱仰慕。
  大殿四周穹顶,到处是佛教绘画装饰。四壁悬挂着美丽的唐卡,件件唐卡都是艺术珍品,都是艺术大师的精心制作。传统唐卡所用的颜料,全部由金、银、珍珠、玛瑙、珊瑚、松石、孔雀石、朱砂等珍贵的天然矿物材料构成。因为唐卡的宗教属性,颜料中有的还配有藏红花、大黄、蓝靛等天然植物。
  唐卡有严苛的绘制要求和复杂的制作程序,内容包含了宗教、政治、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大多数传世唐卡以藏传佛教和苯教中的菩萨、佛、度母等为表现主体。我第一次知道莲花生大师、白度母、绿度母等,便来自唐卡。唐卡在其他藏族寺庙里也有,不是塔尔寺独有的艺术品。
  我随人流虔诚跪拜了许多大佛,还在一些佛前捐赠善款,虽然款项不大,那却是我的一片敬佛之心。由于人流庞大,在向菩萨圣母佛前鞠躬敬拜之时,同行的一位体型高大的姐妹(是在北京组团,因而不认识),为了抢占佛像正前位置,用她肥厚的臀部挤我到边角。我心里只是默念对佛祖的敬词,对她的行为不予计较,我默拜以后鞠了几躬,便走出大殿。进入转经筒的甬路,大家按顺时针方向有序前行,这条甬路是方砖铺设,距离地面也就一平砖高,在我前面不远处走着的,正是那位挤我的高大女士,她脚下一个不小心踩空,向前冲出几步,用力摔在旁边庙堂的台阶上,头磕到了砖石台沿上,只听咔嚓一声,周围的人发出了一声惊呼:哎呀!有人摔倒啦!
  她本不应摔倒,因为台阶不高,就是脚底闪了一下,也没有那么大向前冲跑的力量,可她确实是因巨大的惯性冲跑了几步摔倒。当周围的人聚拢过去,发现她两眼发直,身子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好像昏死了过去。我心软,看到这样的场面吓得两腿发飘,一下坐到了旁边儿的台阶上。导游赶紧拨打景区救援电话,这时她小便失禁,地上便溺了一滩,大家议论纷纷,都觉得一定是脑出血了,赶紧送医院吧。由于客流量大,而且寺庙是在山上,救护车半小时才到。过了一会儿她眼睛睁大了,直勾勾地看着我,我想她不会是怪我吧?我可离她有半米距离,而且有监控,是她自己摔倒的。
  她的眼睛为什么直直盯着我,我心里发毛,是佛祖显灵吗?回忆起她挤我的时候,我心里只说了一句话:在佛祖面前你还这么强势?拜佛的心诚吗?其他的什么也没想,我没有怨恨她,我当时十分谦卑低眉,在佛祖面前我不敢造次。
  意料之外的事儿又一次发生,医院检查结果,她身体竟然毫无损伤,只是在脸腮处有一片淤青,砖沿磕在腮帮。大家都觉得奇怪,那么重的身体有160斤吧,1米70的个头,摔倒时好多人都听见了那重重的一声响,竟然什么事儿没有,检查完就出院了,又跟随我们到景区吃晚饭。
  吃完饭我诚心诚意地走到她面前问候她,祝贺她身体无恙!她也笑眯眯地谢了我,对我没有啥想法,我才放了心。
  走出宏伟的塔尔寺,我更加相信佛,佛住在了我的心里,我潜心向佛,今生只行善事,不问回报。
  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黄南藏族自治州,海南藏族自治州,这些藏民聚居的自治州,正在塔尔寺周围。藏民虔诚敬佛,对藏教的每一个节日,他们都要远远地赶来参拜朝圣,磕着长头,行着一个个等身长跪礼。一路上我们看到这些独特的风景,他们五体投地匍匐,双手向前直伸,三步一磕头。据说不论路途多么遥远,都要认真磕头到寺庙里,晚间休息后,需从昨日磕止之处启程。藏民信佛,虔诚之至,千里不遥,坚石为穿,令人感叹。
  参观完塔尔寺,我对这座寺院,对藏传佛教,有了更深的了解,更加热爱这个民族,也更愿敬奉佛教。塔尔寺是藏民心中的圣地,它被代代虔诚的藏民信徒雕梁画栋,装点美化,粉饰金身,打造的灿烂辉煌,美丽绝伦,成为藏民朝拜圣祖,礼佛念经的心灵圣地。每年的佛教节日和寺庙庆典,也是当地藏民隆重庆祝的重要时刻。藏传佛教得以生生不息地传承,这座寺院发挥着无可取代的作用。塔尔寺也因成为藏民心目中的圣殿而熠熠生辉。
  (原创首发)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康无为新居一日游(集文) 001 客岁秋夏之交,寂寞外突领偶念,晚便风闻青岛有个康无为旧居,何没有约一名石友前往游教?走近故宅刚刚晓得而今那面是青岛市的一个对于中零落凋落型业余特色...

衰夏的世界,年复一年的越发强烈热闹。衰夏的山川,年复一年的越发葳蕤以及恼人,衰夏邪芳华。衰夏的豪放取激越,会让民心潮磅礴,以谦腔的周到交融于衰夏的大水。 当取春季依依惜别之时...

一 95西部演习完毕,归撤驻天借已戚零,连队又接到了靖西自然气施工的仼务。 做为西部都会,动力供给不敷的答题,始终是西安成长的瓶颈。而一省的陕南,则动力贮备丰硕,但运输威力不够,...

正在咱们村的这帮父孩子外,尔理当回正在另类一列。由于尔并无如这些父孩般有每每必要插秧割稻挨猪草的活计,致使旁熟没2个有别于她们的喜好来:念书以及垂钓。 按她们的话说,那俩皆是忙...

小姑年夜教结业后的一地,发归一个男孩,说是交了有一年的男友。男孩皮肤白净,少相英俊,留着一个马首。奶奶刚入手下手认为男孩是小姑的年夜教同砚呢,便连忙筹措让母亲往街面购菜购肉...

步进花坪嫩街,一座交融平易近族风情取传统美教的牌楼映进眼皮,其竖梁上雕刻着五个小字:“山川全国家”。始睹此景,尔口外不由熟没几许分猎奇:那五个字劈面,究竟结果包括着如果的...

阳晴没有定禾木村 一 炎天正在新疆游览,必需照顾始冬的衬衫以及雨具,那是起程前几回再三夸大的注重事项。否对于尔来讲,却始终念没有懂得。骄阳炎炎的六月天色,湿涝长雨是新疆的气候特...

一 内受今的地空,一地比一地低,功夫只管借正在夏历玄月,正在北方如许的时节,良多人照样脱的是欠袖,但内受今曾经隔三岔五天上起了雪,水车站周边一片萧索,养蜂的人越聚越多,表哥比...

一 早晨,姐姐碧蓝的脚机正在响,她快捷翻望动手机,竟是mm碧玉领来的动静,“姐姐,古有空出?一下子尔便到您野再望望您的年夜孙子,尔极度喜爱。”姐姐碧蓝望完mm那条疑息时欢跃的说,“...

火,没有喜爱海不扬波,必然若是这种浑流流潺潺而来,哗啦啦流淌的声响,没有慢没有躁,逐步淌过,轻快悦耳,听着养口,便像以及一共性子温润安静的人对于话同样,接触了令人舒口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