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尚在幽幽的梦境中。梦中的我,恍惚还在张家界云雾般的世界里……什么时候,竟脱离了上山的缆车,身体被挂在了钢丝绳上,形似荡秋千。双手紧紧地挂在了冰冷的钢索上,下面是幽深的空谷。一颗心在缥缈中上下翻飞,渐渐地,握紧钢索的手,其力气在一点一点地消尽,食指在缓缓的张开……
  就在身体将要下坠的那一刻,被一阵”呲啦呲啦”的声音唤回到现实。睁开眼睛,定了定神,才辨清那搅我梦境的声音,来自窗外,是一种木锯操作的声响——一种久违的声音。忙踱步阳台,定睛查看:楼前的一片旧平房中,一间开着杂货店的屋顶上有一个人。正在锯着一根碗口粗的树杈,大概是因它遮挡了室内的光线吧。那个人我认识,是店主老王。但见他趴在屋顶的边缘,手里的一把尺来长的小木锯,在树杈上来回的切割。从我住的三层楼往下俯瞰,老王仿佛像一个蹩脚的小提琴手,在演奏着一支沉闷而有规律的曲子……这个老王,就凭手上这个笨家伙,能把这么粗的树杈断开?我心里一笑,不禁摇摇头,离开阳台,走进洗手间,开始了每天的”必修课”……
  伴着沉闷不舍的锯声,我洗漱完毕,那呲啦声仍是不绝于耳。心里开始寻思:这老王还是真有耐力,换了别人,手臂早就该酸了。本想喊他一声,歇歇手再干。转念一想,算了,倒看看他还能撑多久。脑子里闪出我当年刚进工厂做木工时,跟着师傅学拉锯的情景。师傅给了我一块七八十公分长的木板,让我裁成几根木条。我呲啦呲啦地锯着,还没锯到一半,手臂就酸了,手中的锯也因动力不足,而变得“扭捏”起来……
  唉!人在旅途,总有精疲力竭的时候。每逢此时,冥冥中总有一个声音会如约而至——你还能撑下去吗?想到撑,像一块石子投进平静的水中,激起了内心一串串涟漪……
  
  二
  撑,或可为忍,是人身处于世的一种修行。生逢今世,我有一种错觉,一直觉得上天在用恶作剧来戏弄我。它总是把我放在一个尴尬的境地,任意拉大知与行的距离,让我饱受现实中的考验。无奈地与“忍”字结下不解之缘。
  从小身体羸弱的我,成年之后也没强健多少。身体的柔弱,却未能阻止心智的特立独行。大地震后,家中父亲和二弟被灾难夺去了生命,为了自己的一份男人应该承担的责任,我毅然放弃了沉寂多年,刚刚恢复的高考,错失了迈入黄金殿堂的机会;去企业工作,缘于热土难离,落户家乡,与一农村姑娘结成姻缘,又失去了城市生活的机会。于是在故乡,我成了半工半农的人。
  老天真正考验我的忍耐力,就是从农村开始的——
  婚后,妻子在村里分得了承包田。加上母亲的那一份田地,总共有三亩多。妻子农闲时出外打工,农忙时就把精力放到了田地里。我虽然身在农村,但高中毕业后就去了工厂,对农村的场景我是熟悉的,但真正与土地厮混在一起,面朝着黄土,背对着青天,还未曾有过。与土地为伍,是在有了承包田以后。看着要强的妻子在辛勤的耕耘,汗洒田间,我觉得应助她一臂之力。于是在公休日,或班前班后,我的角色,就由工人变成了农民。
  慢慢地,被时光打造的我,一般的农活有所适应,不再那么吃力。但麦收时节,却是让我生畏的一道关卡!被称为庄稼地里,四大累之一的拔麦子,让我的身体如同经历了一次重塑,忍耐力也经受了一次实实在在的考验。
  随风起伏的麦田里,人们收拾着一片金黄。此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农村还保留着传统的作业方式。那摇曳的沉甸甸的麦穗,要靠人们从地里一把把薅出来,再进入晾晒,脱粒等环节。前期的田间管理无需赘言,肯定是要付出很多心血。从这里我们了解到古人说的“粒粒皆辛苦”的真实意蕴。
  一场疾风暴雨式的麦收就这样开始了!
  在自家的麦田里,我已经感觉到,快接近了身体的极限。事实上,我还没有拔到三百多米长垄的一半。妻子,还有邻地的乡亲们,早已远远地”冲”到了前面。在晨曦中,依稀能看到一个个奋战的身影。弯腰俯背,双手拢住麦秆,用力拔起,千百次地重复着这一套机械的动作,让我的身体早已进入疲劳状态。在弯下腰的那一刻,从腰部袭入大脑的阵阵疼痛,在冲击着我的神经。我问自己,你还撑得住吗?
  我羡慕地看一眼,在前面奋力拔麦的妻子和乡亲们,他们如同不知疲倦的机器,正在奋力的向前!金色的麦垄,在他们飞快地舞动下,正在卷席般的推进!他们的身后,袒露出大地的本色。
  不行,我要撑住!虽然妻子再三叮嘱过,要我量力而行,别跟别人比。在我内心深处,却总有一种愧疚,在不时的暗示我。一个男人,就这样打退堂鼓,别人会怎么看你?我咬紧牙关,再一次把身体弯了下去,双手拢过一把麦子,拔起,麦根竟然没有动静;聚拢,再用力——好,留恋大地的麦子,终于不情愿的离开了土地……
  曾经读过美国作家杰克·伦敦的一篇小说《热爱生命》,主人公因追随淘金热,而误入荒漠之地。那种求生的欲望和生命潜能,即将耗尽时的无助与无奈,让我被深深触动。此时,竟隐约生出对自己生命力的的叹息……但是,我在坚忍着,支撑着,任双腿已经变软,俩手已近乏力,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拔一点,少一点,就离最后的目标近了一步!我终于撑了下来……劳动,创造了人,也让人变得愈发聪明!我从中得到的这个启示,伴我走过一生!
  
  三
  忍耐,既是对人意志力的考验,也是对人信念的检验。在一种长期的与外界压力的相搏中,人的身心得到极大的修炼。由于身体的原因,上天对我的考验要比别人多得多。在刚到工厂时,所从事的木工岗位,每天锛凿斧锯的相伴,考验着人的体力,又挖掘着人的匠心。我一副柔弱之体,又刚出校门,身无长物,只能靠忍来维持一种平衡。别人吸烟、喝茶、休息的时间,我还在忙在车间里。挥动着斧头,擎着木刨,与木料做着纠缠。入厂后好长时间,常常是上班进入车间,就一直坚守在工作台前,下班后才迈出车间大门……
  有一次,我们木工组接受了一项为生产车间加工木件的急活,要求当日完成。我被安排参加了突击任务。下班后过了一个小时,紧张的工作还在持续,我渐渐感到体力难支。看工作量还需再坚持一会儿。我手中的木锯机械地切割着木板,手臂酸痛无力。你还能撑得下去吗?一时,我脑子里又划出了这个问号。环顾四周,工作台前几个工友正在奋力的干活,看来只有动用忍耐这一道杀手锏了——坚持吧!家里,有着母亲和妻女在等着回家,想想你身负的责任——说来奇怪,想到这些,手臂竟一下涌出了力气。酸痛也顷刻间减弱,消遁……这是信念的神奇之力在佐助我吗?
  我常想,身体的柔弱,竟促成了我与忍的缘分。到了晚年,它还在与我厮混在一起。从二十岁起,病毒的多次光顾,让我的身体经历过了五次较大的手术。最后一次是骇人的肿瘤君的侵入。它凶凶来袭,最后,也讪然而退。可见设立一条坚忍不惧的防线,倒也能保持身体内城的平衡。但是外城的保卫战一直在持续。坚忍,这把利剑也一直所向披靡……
  前几年我右臂得了肩周炎,动辄疼痛,于是,东访西询,求医问药,毫无效果。右臂如同上刑,稍一动,肩部的痛感就海潮般地涌了上来,无可抵御。即使手臂退回原状,那余痛,也在隐隐地弥散着……我虽是左撇子,但总要端碗,拿笔。行动起卧,如同煎熬。专业人士给出的分析和方法是:此病是源于肩关节周围,粘连僵硬而造成疼痛,并使活动受限。有针灸、手术可疗之;还可通过自身锻炼,将粘连的部位抻开。我权衡再三,决定选择后者。
  所谓锻炼,简单易行。即用用患病的手臂抓墙。忍住疼痛,用五指紧贴墙壁,由下往上抓举到最高点……未成想,这一抓就是三年!刚开始,手臂上扬的那一刻,一种突降的撕裂肉体的疼痛,让人无法忍受!往上移动,那疼痛的烈度,瞬间升级!心里的那个疑团又如约而至——你能撑得下去吗?
  也许是忍,在心里已经生根,总之,我坚持了下来。初练的时候,正值夏季,我雷打不动的坚持,每天两次的抓举。五指扣在墙上,随着一点一点的向上移动,肩部的撕扯又开始了,脸上的汗珠簌簌地下落……一年半的时间,我“忍”出成效!那右臂举的高度已接近了左臂。我喜不自禁,长吁了一口气。但是,我高兴的太早了!过了没多久,左臂的肩周也发生了粘连!相同的一幕缠斗剧,重新上演了……
  
  四
  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说过,“耐心是一切聪明才智的基础”,反之,聪明才智也会让有耐力的人辨明方向。然而,不是所有能忍的人都是聪明的,我的家姐就是其中一位。
  说起我姐的忍耐力,那是无人能比。炎炎酷暑,她猫在密不透风的庄稼地里,任天上烈日炙烤,地上潮气熏蒸,能从早上一直干到傍晚。直到夜幕降临,才恋恋不舍地踱出田间。
  我姐的勤奋,耐劳,曾让上天对她格外厚待。姐姐的婚后日子,顺风顺水。姐育有一子,身材魁伟;姐夫赶马车,在一家企业跑运输。姐家的日子,像开花的芝麻——节节高。几年下来,一栋三间大新房悄然立起;配套的厢房、猪舍、储物间一应俱全;崭新的农舍里,欢欢乐乐的一家人。等到儿子参军入伍,两口子又开始规划儿子婚房的筹备……
  我的姐,就像个拉车的老黄牛,每天不知疲倦,埋头拽动生活的车辇前行。却不知抬头看一眼面前的路。她不知,世事难料,人会从平坦的路上跌入谷底……
  姐家的嬗变,是从我姐夫开始的。他是个酒鬼,前些年日子清苦的时候,还能管住自己的嘴。看着生活里有了模样,见了起色,就开始飘飘然。“白日放歌须纵酒”,夜晚把酒饮琼浆。整日沉溺在醉乡里,不理家事。他以白酒当饭,用啤酒代水。平日里话语不多,酒后打开话匣,全是陈谷子烂芝麻,不堪一提的陈年旧事。有一次,我去他家,陪他饮两杯后,他开始发飙,气的我给他给了他两拳……
  对于他的酗酒,我姐倒是心静如水,面对我的诘问,她倒似乎很有底:“你姐夫就这点嗜好,喜欢喝两口,就由他去吧,没事。”说完就自顾自地踅回到她劳作的世界,自我陶醉。
  人生无常,虚实难测。几年后,他的福也享到了头。先是从部队复员的儿子,被他气得离家出走;没多久,他因长期酗酒患上严重的血栓,生活不能自理。到这时,我姐才感到了事态的严重,可为时晚矣!先是沦落在外的儿子,因交友不慎,被人暗算,误入歧途,最终被判入狱;接着姐夫病情恶化,命丧黄泉。
  面对姐姐呆滞疲倦的神情,任何抚慰都是苍白无力的。等待姐姐的,是儿子漫漫十年的刑期……空旷的房子里,只余她自己,形影相吊,以泪相伴。设若她当初奋力拉车时,看一眼前面的路,及时清理路上的羁绊和阻碍,那今天的生活该是何等模样?事到如今,我只能大声地对她说,姐姐,你可要撑住啊!
  
  五
  “事不三思终有败”,忍耐,是需要智慧的。人生是一种修行,忍耐力是修行的一项重要内容。忍耐让我们理智更清醒,目标更明确。更能让我们浏览到不一样的风景。
  当我在麦田里,强忍住周身的酸痛,一把一把的用尽丹田之力,拔完那长长麦垄的最后一把麦子,身体虽然瘫在了地头,心里却仿佛点亮了一盏灯。灵与肉缠斗的结果,灵越过了肉体,率先到达了彼岸。
  等我把工厂里的加班坚持到最后,没有在关键时候掉链子;当我把双臂的肩周完全抻开,消弥了疼痛的时候——我得到了和麦田里相同的感受……
  最近有了姐姐的消息。她开始慢慢地想通了,后悔自己醒悟得太晚。经人介绍找了个老伴,让我有时间见一见,给参谋一下。晚上村里也有了文娱活动,她偶尔也加入到广场舞的队伍中。她说,一定要快乐地撑下去。
  此时,阳台外咕咚一声响,打断了我飘飞的思绪。蹩脚的“小提琴”声也戛然而止!起身一看,那只粗壮的树杈,竟被老王“斩”成两截,掉在了地上。顿时,一缕热情的阳光冲了过来,拥抱着屋顶,也拥抱着卓然而立的老王。
  
  原创首发江山文学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衰夏外的山乡,经由一地的闷暖煎熬,末于正在薄暮时分搁徐了节拍。卸高职场的伪拆,或者相约野人、或者相约火伴的人们,陆陆续续走上陌头,正在落拓外享用着保留弥足珍贵的实真取丑陋。...

为何海里每每安祥如镜,是由于年夜海可以或许映射逃梦的魂魄;为何海火又甜又咸?是由于海火面流入了太多的眼泪。尔对于文艺父神有着一去情深的崇拜以及神驰,文教正在尔口外是一片无边...

正在岁月的少河外垂垂归溯,总有一段璀璨如星的韶光,熠熠熟辉于影象的天穹。这是闭于无边无际的金色麦田,闭于流金铄石的冬季面挥汗如雨的割麦韶光,它似乎一颗嵌进魂魄深处的亮珠,披...

没有会作饭,算没有算是一自我的弊端呢?兴许算没有上,但总回是没有如这些擅长作饭的人更惹人喜爱,更有分缘儿吧。 何如或人既明白食材养分取光彩的搭配,又长于烹造调味,更首要的是他...

自今以来,笔墨即是性命的标识表记标帜,它记实着汗青,描写着感情,更是人们心理深处的精力托付。尔自幼就取笔墨结缘,那份情缘犹如涓涓细流,润泽津润着尔的心坎,让尔正在翰墨的陆地...

母亲以及女亲成亲这年,皆废脱血色衬衫。赤色毛衣,赤色洋装和赤色风衣。姥姥便给母亲织了一件红毛衣,又给质身定造了一件红洋装上衣。姥姥喜爱血色。她说:“血色多怒庆呀,尔闺父少患...

冬季的晚上,阴光透过班驳的树叶撒正在空中,光影交错,仿佛一幅自然的绘做。气氛外洋溢着清爽取活气,这一声声响亮的蝉叫,彷佛小天然的交响乐,晚晚天推谢了一地的尾声。 六月始七日,...

一 雪花正在飘落,一片一片又一片,飞进草丛,飞上树梢,飞上屋宇。立地,天上衡宇树上随处皆是一片银白。 尔穿戴年夜红棉袄棉裤,摘着母亲给尔作患上红红的棉脚焖子,围着年夜红的领巾,...

甚么鸟将利剑夜啄破一叙口儿,跟着那叙口儿流淌没一条河。明澈的火量,正在尔体内疾驰,如一匹枣红马,所到的地方,都是景色。尔屈脚一抓,一片昏黄的月色。曙光是浓青色的,像极了母亲...

一 尔并不知叙柚子树详细少正在哪儿。 或者许是显正在菜园竹篱中这一年夜块没有起眼的空隙上。有顶着露水的藤蔓以及纯草拥堵天向着没有过高的柚子树围拢,气氛外借活动着柚子花粘稠的喷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