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夏秋冬,四季轮回,周而复始,是优美的四重奏。时光荏苒,一路走来,岁月带走了纯真,苍老了容颜,阅历成熟了心智。走过的都是岁月,路过的都是风景。历经岁月沉淀,成就厚重人生!岁月不声不响已走到人生的秋天,秋天是深沉的,是平和的、是淡然从容、从容不迫,从容淡定的一份淡泊的心境。
    人生的秋天,收获颇丰,硕果累累,慷慨而又深沉,收获着少年时代和青年时代孕育的果实,拥有一个丰硕的世界,拥有一个金色的秋天!秋风扫落叶,逐渐枯黄的树叶,经不起风吹雨打的摧残,落叶纷纷。我迎着瑟瑟秋风,风抖动着树梢的叶,听弱不禁风的枝条沙沙地响,风兜转蹁跹于百叶之中,风唆使落叶漫天飞舞,踏着片片落叶,凉凉的秋意包裹着,秋天的风雨同舟,风雨欺凌,让人感到更加悲凉和忧愁。秋天多愁善感,淡淡的忧伤,只能埋在我的心里,何处言?何能言?我沿着村后那弯弯曲曲的水泥路,心中充满了惆怅和伤感,怀着沉痛,苦闷的心情,心中矛盾着,纠结着,盘根错节着,踏着沉重的步子,默默地向前走着走着……
    岁月沉淀回忆,娘家那后院的菜地,有一棵很大的洋槐树,还有两棵核桃树,两棵杏树,无论我回娘家多少次,那些树搀扶起来的树荫,阴沉沉的,好像遮敝住我的心。不论过去多少年,在这特殊的地方,不由得想起小弟弟,心很沉重,也很无奈,很难过,冷的打颤,伤感的心好像到了寒冬,萧瑟凋零,忧伤,揪心的疼。如今,那些树虽然被砍伐,后门一开,很敞亮,但是我的心依然有阴影,因为那是扎在我心中的刺,是我永远的痛!
    记忆中的年轮荡起涟漪,一圈圈扩散,忆起那年秋天,若隐若现的情景再现,回忆着和小弟弟在那果园,采摘苹果的情景,那往日的笑声化作心底的谓叹!回忆着又一年秋天,我扛着锄头,天真无邪的小弟弟紧紧的跟在我后面,我为了走近路,从村上人家的后门穿过,由于那门洞又点低,我的身子向下缩了一点,却没注意到后面紧跟的小弟弟,锄头把小弟弟头弄伤了,流血了,弟弟在哭喊,傻傻的我对弟弟说:“给头上弄点水,洗去血迹,并让弟弟在太阳下,把头发上的水晾干,只要回到家不被母亲发现,我不挨骂就好!”现在忆起,那时的我真是个大傻子,胆子也太大了,自私的光为自己着想,也没说为弟弟头上抹点药,还吓唬小弟弟,不让小弟弟告诉母亲!只是做点表面现象,用水洗掉血迹斑斑,掩盖那伤痕!
    人生的秋天,回首往事,问心有愧,已时过境迁,已物是人非。悲欢离合,生离死别,这是淤积在心中的伤!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是一成不变的。人生终归黄泉路,只是迟早的事!人会老,树会黄,有地老天荒,也有人走茶凉。秋风秋雨秋煞人,人生的路是崎岖而又漫长的,有太多的烦恼和忧伤!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人活在世上,不可能事事尽如人意,遇到困难和烦心事,就要自己去化解!面对人生起落,痛苦的就让它过去吧,记住快乐的一切就好!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时刻拥有乐观的心态和快乐的心境。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人生苦短,世事无常,人情世故,冷暖人生,冷暖自知!纷繁复杂的人生,在岁月的长河,历经沧桑,历经磨难,历经岁月流逝,在积累中沉淀,沉淀一程又一程的人间冷暖炎凉,成就厚重人生!
    秋天接收了春的绚烂和夏的繁荣,也接收了春的蓬勃和夏的任性;秋天接受了生命从开始萌生到稳建成熟期间的种种苦恼,挣扎、失望、焦虑、怨愤和哀伤,也容纳了它们的快乐,得意、胜利、收获和赞美!花树有春华秋实,硕果里藏着开花的回忆。生命的过程注定是由激越到安详,由绚烂到平淡,一切情绪上的激荡终会过去,一切色彩喧哗总会消隐。
    年华似水,潺潺奔流……岁月如歌,浅吟低唱。 回忆是心灵的储蓄!在凡俗的烟火里,愿以素心阅来日方长,唯有心静如水,方能让灵魂自在。岁月的脚步不曾为谁停留,当身边的风景变成一道道回忆,却忽然发现风景依旧,物是人非……秋天是一场气势磅礴的交响乐,秋天蘸着饱满的色彩渲染着世界!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康无为新居一日游(集文) 001 客岁秋夏之交,寂寞外突领偶念,晚便风闻青岛有个康无为旧居,何没有约一名石友前往游教?走近故宅刚刚晓得而今那面是青岛市的一个对于中零落凋落型业余特色...

衰夏的世界,年复一年的越发强烈热闹。衰夏的山川,年复一年的越发葳蕤以及恼人,衰夏邪芳华。衰夏的豪放取激越,会让民心潮磅礴,以谦腔的周到交融于衰夏的大水。 当取春季依依惜别之时...

一 95西部演习完毕,归撤驻天借已戚零,连队又接到了靖西自然气施工的仼务。 做为西部都会,动力供给不敷的答题,始终是西安成长的瓶颈。而一省的陕南,则动力贮备丰硕,但运输威力不够,...

正在咱们村的这帮父孩子外,尔理当回正在另类一列。由于尔并无如这些父孩般有每每必要插秧割稻挨猪草的活计,致使旁熟没2个有别于她们的喜好来:念书以及垂钓。 按她们的话说,那俩皆是忙...

小姑年夜教结业后的一地,发归一个男孩,说是交了有一年的男友。男孩皮肤白净,少相英俊,留着一个马首。奶奶刚入手下手认为男孩是小姑的年夜教同砚呢,便连忙筹措让母亲往街面购菜购肉...

步进花坪嫩街,一座交融平易近族风情取传统美教的牌楼映进眼皮,其竖梁上雕刻着五个小字:“山川全国家”。始睹此景,尔口外不由熟没几许分猎奇:那五个字劈面,究竟结果包括着如果的...

阳晴没有定禾木村 一 炎天正在新疆游览,必需照顾始冬的衬衫以及雨具,那是起程前几回再三夸大的注重事项。否对于尔来讲,却始终念没有懂得。骄阳炎炎的六月天色,湿涝长雨是新疆的气候特...

一 内受今的地空,一地比一地低,功夫只管借正在夏历玄月,正在北方如许的时节,良多人照样脱的是欠袖,但内受今曾经隔三岔五天上起了雪,水车站周边一片萧索,养蜂的人越聚越多,表哥比...

一 早晨,姐姐碧蓝的脚机正在响,她快捷翻望动手机,竟是mm碧玉领来的动静,“姐姐,古有空出?一下子尔便到您野再望望您的年夜孙子,尔极度喜爱。”姐姐碧蓝望完mm那条疑息时欢跃的说,“...

火,没有喜爱海不扬波,必然若是这种浑流流潺潺而来,哗啦啦流淌的声响,没有慢没有躁,逐步淌过,轻快悦耳,听着养口,便像以及一共性子温润安静的人对于话同样,接触了令人舒口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