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将至,我又一次梦见了伯奶。在梦里她时而弯着腰在地里劳动,时而从竹篼拿出糖果和月饼给我吃。这梦出现过好多次。其实,我心里感觉这不是梦,是大脑对往事的回放。
  伯奶家离我家不远,在寨子南上面,穿过家背后十来米的田埂道,走一小段石板路,就到她家了。她家坐一栋木瓦房,门前是成片的稻田。伯奶有三个孩子,大儿子达达当兵转业后,分配在原息烽县黑神庙工商所上班。女儿秀秀,长得如名字那样,清秀乖巧,惹人喜爱。幺儿子笑笑,大我三岁,个头高大,身体结实,性格开朗,一说一个笑。那年头,伯妈儿子在外工作挣钱,家里条件好,让人好生羡慕。
  小时候,伯奶在我心目中就像亲奶奶一样对我好,见我患有慢性支气管炎,身体瘦弱,走路又喘又累,就常把家里好吃的先拿给我,要是东西少了,就叫小幺叔让着我。那时,学校离家有十多公里远。从家去学校要下一个长坡,翻一座山,再下一个徒坡,走一段平路才到,她时常吩咐小幺叔多关心我。小幺叔很听话,和我玩得来,就像一对铁哥儿们。每天吃过早饭后,他就来家里等我一道上学。上学路上,他见我上坡走起吃力,就背着我走,经常帮我背书包,牵着我的手,慢慢向学校走去。
  伯奶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成天想着早栽秧早达谷,早生儿子早享福。大儿子参加工作不久,就急着托人给他介绍对象。两年后,事如伯奶所愿,大儿子终于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娶进家门。可没想到,这姑娘后家住在公路边,离城区近,自认为嫁这又远又穷的地方亏大了,加之丈夫在单位事务多,工作忙,很少回家,儿媳妇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在家里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常发无名火,与家人吵闹不休。伯奶为了让儿子安心工作,打掉牙齿往肚里咽,从不在儿子面前说三道四。
  有一次,大儿子回家,还没进家门,就听见妻子骂骂咧咧的声音。他以为是家里小孩儿做错事了,妻子在教育孩子呢。结果进门一看,孩子都不在家。这时,母亲突然听见开门的声音,赶忙从厨房里跑出来,大儿子见母亲眼睛红红的,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他揪着妻子进屋,直问妻子为什么吼骂母亲。妻子见丈夫十天半月不回家,言语里还帮着婆婆,更是不依不挠,越骂越凶。儿子一气之下,举起手,想狠狠教训妻子一顿。
  母亲见状,赶忙跑进屋去,护着媳妇,一个劲儿说是自己做的饭菜不合媳妇的口味,是自己的不是,实在对不住媳妇。随后对儿子讲,你在外面工作,是有文化的人,应该懂得“忍气家不败,家合万事兴”的道理。再说你是国家干部,不能动手打人。你这么久才回来一次,你要对她好点才对。走,帮老娘做饭去。儿子听了母亲的话,只好把手放了下来。
  长久以往,伯奶由于思想压力大,患上了一种名叫“笑阳症”的精神疾病。这种病时好时坏,时常复发。有一次,我放学回家后,听说她病发了,我和母亲赶忙跑去一看,看见许多人围在伯奶床面前,伯奶坐在床上,不停地大声笑着。看到她这个样子,我被吓得大哭。后来,她大儿子听说贵州省人民医院能医治这种病,就立马赶回家中,把伯奶送到省医治疗。伯奶住院二十多天,终于恢复正常。
  
  二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伯奶病逾后不久,她家里突然发生了一件件意想不到的事。先是一天清早,伯奶没见女儿秀秀起床,还以为昨天晚上她和几个邻居小孩儿在家中玩耍,玩累了,想多睡一会儿,就没在意。伯奶是个勤快人,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下地干活,她扛着锄头去自家包谷地里除草去了。到了煮早饭时间,伯奶回家,还没见女儿起床,嘴里唠叨着,这小孩怎么了?太阳都出来一竹杆高了,还在睡。她站在屋外大声叫喊女儿,叫了几声,没见女儿应答。伯奶这下慌了,赶忙跑进屋揭开被子一看,女儿双目紧闭,嘴唇发青,一点气都没有,不知得了啥病?死在了床上。伯奶抱着女儿,悲痛欲绝,哭晕过去。
  两年后的一天早上,年满十四岁的笑笑上山放牛,突然抱头大喊大叫,说他头昏头痛,难受得很。在不远处干活的父亲听到幺儿子的叫喊声,赶忙跑过去,把儿子背回家中,又立马到十多公里远的地方找医生。医师匆忙赶来一看,头摇得像拔浪鼓,说伯奶儿子患的是急性脑炎,这病拖了太久,错过最佳治疗时间,已无回天之力。不一会儿,幺儿子口吐白沫,紧紧闭上了双眼。
  更没想到的是伯奶幺儿子走后不到三年,在单位上班的大儿子鼻子经常隐隐作痛,鼻孔里像有什么东西堵着,一点精神也没有。一开始还以为是兄弟和妹妹走了,伤心过度,心里压力大引起的,没放在心上。细心的伯奶发现儿子经常用手去弄鼻子,鼻尖都被手指捏红了,就问儿子是啥回事。儿子回答说,近两月来感觉鼻子不舒服,去医院捡了一些药服用,过一段会好的。伯奶一听,急了,对儿子说,你在外面工作,条件那么好,为啥不去大医院好好检查一下,有病早点治,可不能拖啊。
  大儿子听了伯奶的话,立马去省人民医院检查,结果显示,他患了晚期鼻咽癌。看到这一结果,大儿子傻眼了,吓得半响说不出话来。这时,他首先想到的是爸妈受了一次又一次的打击,怕两位老人接受不了,就带信给父母,说是鼻子发炎,住一段时间院就好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俩老一开始被儿子善意的“慌言”哄住了。可儿子一个多月没回家,伯奶感到奇怪,就赶忙去医院看望儿子。到医院一看,儿子被病魔折腾得瘦骨嶙峋,不成人样,就急忙跑去找医生。医生不忍心,就一五一十将儿子病情告诉了她。伯奶一听,一下子昏死过去。幸亏医师抢救及时,伯奶才慢慢苏醒过来。
  半年不到,大儿子医治无效,离开了人世。不久,儿媳丢下苏苏、巧巧和见见三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带着不到两岁的幺女儿芬芬离开家里,远嫁他乡。大公在寨里是出了名的“闷葫芦”,遭遇接二连三的不幸,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成天茶饭不思,忧郁沉闷。后来,他生病住进医院,医治无效,也去了天堂。
  
  三
  苍天不长眼。不到五年时间,伯奶家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变得支离破碎,面目全非。六十五岁的伯奶两鬓斑白,额头上的皱纹又深又密,她曾想一死了之,可一看到三个孙子,她实在不忍心丢下他们,不忍气让他们成为无人照管的孤儿。伯奶冷静思考一番后,暗下决心,即使遭遇天大的困难,也要咬紧牙关,把这个家撑下去。
  那些年,为把三个孙子扶养成人,伯奶没穿过一件新衣服,没吃过一顿好饭,没睡上一个安稳觉,成天忙里忙外,好比药王爷的嘴——吃尽了苦头。一天晚上,二孙女巧巧突然叫头痛,伯奶用手一摸,巧巧额头像火一样烫。亲历几个孩子相继离开人世的一幕幕,见孙女这症状,可把伯奶吓坏了。那年头,老家交通不便,缺医少药。伯奶赶忙背着巧巧,打着手电,赶了四十多公里的山路,把小孙女送到黑神庙区医院治疗。经医师捡查,巧巧感冒引起发烧,没有大碍。伯奶长长舒了一口气,悬着的心才终于落了下来。
  人们总说,没爹没娘的孩子没人疼,无人管。可这个家里,伯奶既当爹又当娘,不仅给孙子们温暖,还费尽心思,引导他们从小走正道,做好人。记得有一年春播,晚上突然下起了大雨,满寨人们走出家门,打着灯笼火把抢水打田。大奶家的田地与寨里一户人家共用一根田埂,她家田略低一些,那户人家田靠着山沟边,近水楼台先得月,满沟的水全流进了那户人家田里,伯奶大孙子书书一看,急了,就悄悄在田埂底下穿了一个洞,让水流进自家田里。大奶一看,知道是大孙子干的好事,就赶忙把那水洞堵了起来,并对大孙子说,你顾家没错,但前提是不能害人,今后再不准做这种损人利已的事。边说边拉着他去给人家赔礼道歉。
  又一次,二孙子见见上坡放牛,为一件小事和一个小伙伴争吵,吵着吵着,那孩子说他无爹无妈,没教养。这话惹怒了见见。他立马冲上去,就和这孩子打了起来。可这孩子个头比他高大,他哪里打得过他,结果被打得口鼻流血。回到家里,哥哥书书看见弟弟被欺侮了,提着一棵木棒,要去找这小孩儿“报仇”。伯奶见状,立马拉住大孙子,对两孙子说,这小孩儿是不对,他爸妈会教育他。再说,是你弟弟先出手打人。你这样做,岂不是错上加错。
  眼看着孙子们渐渐长大,伯妈心胸宽阔,不记前嫌,让三个孙子去看他们的母亲和小幺妹。起初,三个孙子认为母亲心肠太硬,丢下他们三兄弟不管,好说歹说,他们死活不愿意去。伯奶见他们这样,就板着脸对他们说,你们父亲过世时,母亲年轻,也很无奈,她一个人怎么养活四个孩子?将心比心,她也很可怜。要是不听话,奶奶就不理你们了。见奶奶满脸不高兴,怕惹奶奶生气,三个孙子一起去看望了母亲和妹妹。母亲看到三个孩子已经长大,想到自己没尽到责任,深感内疚和惭愧。
  1987年6月,八十二岁高龄的伯奶油尽灯枯,临终时,把孙子们叫到床前,拉着他们的手,用微弱的声音叮嘱他们:“奶奶要离开你们了,今后的路要靠你们自已去走,你们一定要好好为人,好好做事……”
  算起来,伯奶离世二十多年了,但她和蔼慈祥的面容,勤劳朴实,与人为善的品格,与命运抗争的精神永远铭刻在心,终生难以忘怀……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衰夏外的山乡,经由一地的闷暖煎熬,末于正在薄暮时分搁徐了节拍。卸高职场的伪拆,或者相约野人、或者相约火伴的人们,陆陆续续走上陌头,正在落拓外享用着保留弥足珍贵的实真取丑陋。...

为何海里每每安祥如镜,是由于年夜海可以或许映射逃梦的魂魄;为何海火又甜又咸?是由于海火面流入了太多的眼泪。尔对于文艺父神有着一去情深的崇拜以及神驰,文教正在尔口外是一片无边...

正在岁月的少河外垂垂归溯,总有一段璀璨如星的韶光,熠熠熟辉于影象的天穹。这是闭于无边无际的金色麦田,闭于流金铄石的冬季面挥汗如雨的割麦韶光,它似乎一颗嵌进魂魄深处的亮珠,披...

没有会作饭,算没有算是一自我的弊端呢?兴许算没有上,但总回是没有如这些擅长作饭的人更惹人喜爱,更有分缘儿吧。 何如或人既明白食材养分取光彩的搭配,又长于烹造调味,更首要的是他...

自今以来,笔墨即是性命的标识表记标帜,它记实着汗青,描写着感情,更是人们心理深处的精力托付。尔自幼就取笔墨结缘,那份情缘犹如涓涓细流,润泽津润着尔的心坎,让尔正在翰墨的陆地...

母亲以及女亲成亲这年,皆废脱血色衬衫。赤色毛衣,赤色洋装和赤色风衣。姥姥便给母亲织了一件红毛衣,又给质身定造了一件红洋装上衣。姥姥喜爱血色。她说:“血色多怒庆呀,尔闺父少患...

冬季的晚上,阴光透过班驳的树叶撒正在空中,光影交错,仿佛一幅自然的绘做。气氛外洋溢着清爽取活气,这一声声响亮的蝉叫,彷佛小天然的交响乐,晚晚天推谢了一地的尾声。 六月始七日,...

一 雪花正在飘落,一片一片又一片,飞进草丛,飞上树梢,飞上屋宇。立地,天上衡宇树上随处皆是一片银白。 尔穿戴年夜红棉袄棉裤,摘着母亲给尔作患上红红的棉脚焖子,围着年夜红的领巾,...

甚么鸟将利剑夜啄破一叙口儿,跟着那叙口儿流淌没一条河。明澈的火量,正在尔体内疾驰,如一匹枣红马,所到的地方,都是景色。尔屈脚一抓,一片昏黄的月色。曙光是浓青色的,像极了母亲...

一 尔并不知叙柚子树详细少正在哪儿。 或者许是显正在菜园竹篱中这一年夜块没有起眼的空隙上。有顶着露水的藤蔓以及纯草拥堵天向着没有过高的柚子树围拢,气氛外借活动着柚子花粘稠的喷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