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点啦,起床,上班啦。”
  母亲响亮的声音惊醒了午睡中的我,于是赶紧起床,胡乱拢了拢头发,习惯性地在饭桌上的果篮中拿起母亲削了皮的苹果,咬上一口,酸酸甜甜,于是美滋滋地冲她笑了笑,出门而去。
  母亲今年七十五岁,中等身材,花白了头发,背有点驼,腿脚还好。
  我常对她说,你是我们家的“饲养员”。
  她嘿嘿一笑说:“也没见把你们养胖。”
  母亲做了一手很地道的面食,什么长寿面、撅面、棋花面、片片面、还有老瓜头、米面……
  先说米面。烧开一锅水,先后煮上黄豆、花生、小米、干豆角、南瓜,还有白萝卜条。然后在和面盆中舀上适量干白面粉,再用温水把面粉打成絮絮,再把面絮来回揉成面团,边揉边用手沾上水,一直揉到面、盆、手“三光”。再用洋瓷碗扣上面团,让面醒。然后把醒好后的面团放在案板上用擀面杖擀,边擀边用手转动面团,还不时地往上面撒一些包谷面,防止面粘在一块。面擀到圆而且薄厚均匀时,展开晾上一会,再用擀仗卷起,像叠扇子一样来回折叠。之后,左手的五个手指头放面的一头,右手拿刀紧挨着左手指甲盖,右手向前左手向后,相互配合。这样,宽窄、薄厚均匀的长寿面就做好了。再用一只手很整齐的把面条提起来,抖落上面的包谷面,下在煮好的豆、菜锅中再煮。面快熟时候,再下些青菜。之后,把油倒进盛饭的勺子,给勺子加热,至油冒烟时,把准备好的葱花、调料粉、红辣椒面等混合倒入勺子中,然后把勺子往煮好的面锅汤中一放,只听“嗤啦”一声,葱花、面、豆、菜的味道混合而出,那叫一个香啊。
  片片面和米面的做饭相同,只是下的面不是白面条,而是玉米面片。玉米面是做不成薄薄的面条的,只能擀到半厘米后,用刀切成菱形块。记忆中,片片是小时候吃的最多的。因为家里穷,母亲一个人辛苦劳动一年,到了年末,工分算下来倒是能分上几斤白面,要分给爷爷奶奶,还有上学的小叔和小姑,玉米面就是我们家的主食。吃饭的时候,村里人都端着饭碗蹲在自家的大门口,有的坐在巷道的石头上。小孩的我总看着别人吃白面条,一次,就很生气地端着碗回家找母亲:“别人都吃白面,咱们总吃片片。”母亲用苦涩的眼神看着我,没有说一句话。
  第二天,我很高兴地吃上了汤的白面条,爷爷和奶奶也吃了,母亲却没吃。
  以后母亲就用玉米面变着花样给我们做饭,老瓜头、搅团、鱼粉……
  现在,这些饭已经成了各家改善生活中的稀罕饭了。
  长大后母亲告诉我,为了小时候的那次白面条,她整整哭了一个下午。晚上,她悄悄拿了一个粗瓷碗,去了邻居八婆家,借了一碗白面粉,所以我和爷爷奶奶第二天才能吃上那碗汤的白面条。
  看着母亲略带羞涩的眼神,我的眼睛湿润啦。
  父亲兄姐九个,他是老大,在外地上班。作为大媳妇的母亲,虽然已经分了家,爷爷奶奶还有小叔小姑她还得照顾。爷爷奶奶去世后,小姑和两个小叔成家生孩子一切事情还是她和父亲操心办理。善良的她从来没有一句怨言。
  父亲去世五个月后,母亲查出疑似食管早癌。于是去了西京医院,确诊后我们瞒着她给她做了腹腔镜手术。五年的保养治疗,病情还算稳定。去年,她的右手臂麻木右脑疼痛被确诊为淋巴结转移,住进了韩城医院肿瘤科。
  小叔悄悄地给我说:“多亏你母亲不认识字,要认识了,看了肿瘤科三个字都害怕!”
  是的,父亲肺癌手术后化疗了一个疗程,反应很大,母亲是知道一些情况的。这次住院,还是瞒着她,说她只是淋巴发炎,打些消炎针并用激光照一照就好,并且阻止了所有亲戚朋友看她,怕她起疑心。
  三天之后,为了配合放疗效果,在有其他药物作保证的情况下,医生开了小剂量的化疗药。主管护士给她换药时,她顺便问了一句:“这一瓶完了我们就可以回家吧?”
  “你还有化疗药要用。”小护士没有思索。
  我进了病房,母亲像小孩似的委屈地给我告状说:“她要给我打化疗针!”
  我用愤怒的眼光瞪了护士一眼后俯下身哄她说:“咱们没有化疗药,可能护士弄错啦,是另一床的。”
  “医生说了,你们有化疗药。”小护士很固执。
  护士走后,不管我怎么说,她都不相信,并吵着:“如果我真是烂烂病,就不要看啦,省得到最后人财两空。”
  “走,咱们回家。”她耍起了小孩脾气。
  没办法,我找来了主任给她再次做了“解释”,并叫来护士“承认”是说错啦,这才稍稍稳定了她的情绪。
  后来在一次一次的放疗过程中,有的病人“走了”,母亲察觉到一些,但她依然将信将疑。因为,她锁骨的肿块慢慢变小,痛疼程度减弱,手臂也不很麻木。
  两个月的治疗后,医生建议,要用完整的化疗药。
  经过再三考虑,我们拒绝了,母亲七十斤重的身体是完全经受不起化疗药物的冲击的!
  于是,回家保守治疗。
  我很坦然地对母亲说:“不管别人怎么说,你自己的身体状况你自己最清楚,你的抵抗能力强了,病自然就会慢慢好转的!”
  这次母亲很勇敢地相信了我:
  坚持喝阿胶加蜂蜜水、蛋白粉。
  坚持吃红枣、黄豆、水果、各种蔬菜。
  坚持推背、刮痧。
  坚持散步、泡脚、搓脚。
  现在,母亲的病情时好时坏,药不能停止。但勤劳善良的她依然坚强地每天给我们洗衣服做饭抹桌子拖地——
  她疼爱地对我说:“你们都上班,我能干了什么?就屋里这点活!”
  我心疼地望着母,母亲在身边真好
  
  2014年4月20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尔喜爱同样器材,这即是念书,书读百遍其义自睹。读一原书,没有是潦草的目下十行,而是频频品味,当真阐明。做者写做的用意,主旨,念表明的是甚么,为何云云落笔。要是换位思虑,尔是...

阿谁父人假装铭心镂骨的模样没门。 正在那以前,她心烦意乱,纠结良久,致使熬菜饭记了添盐,烧暖火没有年夜口溅到脸上,作针线又刺破了脚指……一切那些素日面太甚沉紧闇练的活计,俄然...

题忘:“情之一字,以是摒弃世界。”浑始文教野弛潮。 韶光有密意,岁月有馥郁。退戚多年来,尔始终深深感想着教熟深邃深挚而绵遥的爱,经常被激动着,幸祸着。尤为是这年的母亲节孬温暖...

母亲来到咱们未近四年了,对于母亲的忖量却始终萦绕正在尔的口头,尔晚便念写一篇回首母亲的文章,但老是无从高笔,由于母亲确切是宁靖凡了。她不像女亲这样给咱们讲过作人的事理,也没...

一 尔的故里其实不正在沈阴,沈阴也是早先小教结业后才安生乐业之处。尔的桑梓,正在千面以外的南边,是一个很平凡的年夜村庄,天文地位正在湖南取湖北交壤处,根据止政划分回属湖南。这...

母亲节的暖度末于过来了。尔末于否以少舒一口吻,没有知叙如何形容此刻心里的感到。头几天各个电子媒体,真体阛阓作足了鼓吹,墟市面皆正在为母亲节作筹办,小竖幅展推的漫山遍野。康乃...

这年木樨飘落谦天的时辰,尔眷恋上了上彀。上彀对于尔不仅双是抒领本身这份孤傲以及寂寞,其真更多的是念用翰墨往宣泄本身对于过去的遗憾。事先的尔天天喜爱把本身的忧?、忖量、念没有谢...

岁月流逝,功夫悄无声气的流淌,东风带给小天性命以及心愿,浑风悠悠,绿意盎然,花着花落,结高绿亏亏的因,日复一日的成长,成生劳绩期间,迷人的因喷鼻香四溢,各类晚生的树木,给人...

一 “若何野面有辆仄板车就行了!” 天黑,躺正在尔的大床上,念着翌日必需要实现的事项,不禁喃喃自语天对于本身说了一声。 仄板车雅称架架车,板板车,是端赖人力推动的车辆。它带着二...

守候支割的油菜 做者/眭丛林 本年春天雨火多,油菜花晚曾经倒退腐败,化做了秋泥,结了角因。已经经冷冷清清,陌家黄花万面喷鼻,如诗如绘,如梦如幻的现象没有睹了,一个花季奼女仿佛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