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在新闻中看到了墨脱的消息。最吸引我的是墨脱是全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还是西藏海拔最低的县。墨脱县城的海拔是800多米。那里四季如春,是西藏唯一产芭蕉和柠檬的县,是以门巴族和骆巴族两个少数民族为主的县。没有通公路前的墨脱,被当地人形容为“山顶在云间,山底在江边,说话听得见,走路好几天。”去一趟波密,要带上干粮,翻越群山,需半月之久。又因其亚热带的气候,山上吸血蚂蟥很多,出行极为不便。修一条通向外面的公路,政府从立项到完工,用了近四十年,终于在2013年10月31日,开通了约117公里长的墨脱公路,从林芝到墨脱只需八小时,实现了一日即达墨脱。当时的新闻是这样说的:莲花墨脱从此揭开了神秘的面纱。在最美的墨脱公路上,还可以看到一日四季。
  以上信息让我怦然心动!我一定要去一趟西藏人民心中的莲花墨脱!
  
  一
  计划要去墨脱的时候,我已经去过了西藏,那一次从拉萨开始,分别到了雅鲁藏布大峡谷和日喀则,沿途风光绝美,在体会到西藏的神奇和圣洁的同时,也承受着一路高海拔引起的高原反应带来的极度不适。因此,当看到西藏还有这么低的海拔时心里一阵欢喜。我一定要去墨脱,还要在想象中的墨脱平原上住上半个月,最好能走遍所有的乡村。
  于是,我开始搜集和关注墨脱的信息。恰好我们楼上有一位是墨脱公路的技术指导和验收人员,从修好到验收去过十多次。他说去墨脱的危险在于公路上经常发生滑坡,一旦遇到滑坡,除发生车辆事故外,还会困在公路上多日。发生地质灾害的原因,是到了雨季后天天下雨引起的,雨季又是在夏季。冬季则有雪崩和道路严重结冰。劝我还是谨慎一些。在他说完不久,果然在媒体上看到有几辆越野车滚下山坡。为抢修公路,封闭了两个多月。
  我虽然喜欢旅行,却不是个冒险的人。我的所有兴趣爱好都是为了丰富自己的人生。这些消息确实让我害怕了。但是心里的念头还是存在的,只是没有那么迫切了。
  事情的转机是在去年的十月,我又在央视新闻中看到进入墨脱的另一个公路开通了,这条“派墨”公路,只需五小时就可以从林芝经派镇到墨脱。有了这条公路后,也不用之前的“双号进单号出”了。并且这条“派墨”公路是高等级的国道,双车道,节约出的三个小时,是用隧道来截弯取直。看到这个消息的刹那,我决定要动身去墨脱了!今年疫情结束,旅游恢复,这个暑假必须出发了。
  决定要去了,我开始在网上刷攻略,看到好多自驾的女子们独闯墨脱,也从这些视频中基本掌握了所需信息。我过去的旅行都是报团的,这一次去墨脱没有旅行社发这条线路,但是从网上明确得到消息,林芝有去墨脱的长途班车,每隔一天一趟。这条消息彻底打消了我的所有顾虑。之前一直认为是要在林芝包车去墨脱。那么,无论是自己一人包车,或与人拼车,都存在一些不确定性。现在是坐长途班车,司机们天天来回跑,对路况比其它任何人都熟悉,简直再安全不过了。
  落实了去墨脱的交通工具,又着手查看机票和酒店,很轻松地做好攻略后,我给家人说要去墨脱了,家人坚决不支持。主要是担忧安全,并给我举了几个独行人出的事故。
  我解释说自己不是冒险的人,更不是爱占小便宜的人。再说林芝我已经到过两次,周边有名气的景点也到访过两遍,对林芝是基本熟悉的。如果飞到林芝后,买去墨脱的车票时不见其它游客,就我一个外地人,那我一定会放弃。说不会有问题也不是盲目的。确实是我在出发前,刷了一周的相关信息。我也没有全搬别人的经验。比如已经好几年都没有使用过纸币的我,专门去银行取了一千元的现钞,还要求各一半二十和五十的面值。这是担心墨脱没有网,使用不了手机付款。还搞了几个红包,把一千块钱分了几个袋子,担心这些小面额放在一起太鼓。总之,小的顾虑是有的。
  要出发了,家人送我去机场时还叮嘱说:到了后把坐的车,拍个照片发回来……
  就这样,终于在七月二十六日,从西安机场出发,于上午十点半降落在西藏林芝的米林机场,开启了我的第三次西藏之行,还是只为墨脱而来。
  
  二
  可以说是一路顺风地驻进了长途客运站对面的酒店。并于当天下午在比日神山转山。对我来说,有什么比在西藏实现一次转山而更有意义呢!为此,感谢在上山途中遇到,并邀请我一起转山的那对藏族夫妇。
  第二天上午又在色季拉山,看到山坡上拉满的经幡正随风飘扬,想起了那句“经幡象征着每一次风起,都是在祈福和祝愿。”顿时觉得是对我本次墨脱之行的加持。事实也是如此,这都是后话。
  从色季拉山回来正值中午,下午要买第二天去墨脱的长途汽车票是头等大事。因为现在还是“双进单出”,今天如果没有买到,那就要再等三天。心里一直惦记这件事,午觉也没有睡好。三点半了,我想还是去车站看看。这一看不得了,亏得下来得早。前面有两位墨脱本地人一点多钟就来排队了,总共十四个座位,我已经是第十一名了。
  怎么会这么早?我问售票员昨天不是告诉我四点半来买票就可以吗?售票员说她也没有办法,第一名学生的爷爷晕车,不到一点就来了。第二名一家共需七张票。让我快点排队,座位是按买票顺序。我严重晕车,坐第二排都不行。看到我是第十一名后决定不买了。这时候买七张票的小伙子让我在他前面买票,这样我就是第四名。
  快下午六点了,从墨脱发的车进站后才开始卖票。我也根本不用怀疑没有游客去墨脱了。在四点过后,又来了二十多位像我一样的外地游客,自然是都买不到票了。他们也是之前来问过说四点半开始卖票的。不过,这几个人就地组团包车,第二天前往墨脱,实在都等不了三天后再去墨脱的车。
  要等墨脱的车进站后才卖票,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车站管理人员说之前采取过落实了从墨脱发车后就可以卖票,结果多次因途中路况意外,第二天无法正常出车,导致在林芝买到票的游客怨声载道,吵吵闹闹。只好采用现在这样有保证的办法。这也表明路况还是不确定,现在正是雨季,天天下雨,滑坡风险加大。
  最后的事实是去墨脱的车和内地都不一样,第一排的两个座位是和司机并排,第三和四名是在司机后面的一排。这个座位对我来说很理想,真是要感谢让我先买的墨脱门巴族青年顿珠。接受过高等教育的顿珠,在排队买票的近三个小时中,他热情助人,只要听到游客们有需求,立刻主动帮助解决,上车前又爬上车顶协助司机放置行李,途中劝阻游客不要对军车拍照。可以说他是墨脱年轻人的代表,也是一张展示墨脱的名片,让我们提前看到了墨脱人的高素质和淳朴美德。
  
  三
  到林芝的第三天,七月二十八日早上八点,终于坐上了去墨脱的长途汽车。上车后的心情自然是亢奋的,路上的风景更是美的。这一路的风景,可以说是在童话一样的世界中穿行。
  从海拔三千一百米的林芝出发,沿西藏最美的318国道前行。车在“Z”形的盘山公路上曲折向上,翻越色季拉山海拔4500米处的山坡后,下行在半山腰上,路与之前直了许多。车在公路的一边是森林,一边是大草甸上行驶,风景开始迷人了。
  很快进入“雪域瑞士”之称的鲁朗小镇。在远处是雪山,近处山腰上云雾欢腾的映衬中,绿油油和平整得如人工修剪般的草甸上,成千上万种花儿盛开成了花海,花海中游人漫步,还有成群的牛儿悠然地啃食修剪着草甸。草甸上错落有致的藏族特色木屋、木篱笆与木桥等等,这一切构成了人间仙境,车行其中,是在穿越“神仙居住的地方”,美得“真是叫人不想家”。
  进入最美的鲁朗林海,路旁的云杉和松树茂密参天,齐刷刷的挺立,可能是雨季和云雾的浸润,森林尤为翠绿,树身光亮,全是洁净新绿的样子。更为壮观的是,每一棵松树上都挂着长长细丝状的绿胡须,即松萝也叫云雾草。嫩绿的绿胡子从树根直达树冠,如毛茸茸的长绳子,垂挂在每一个枝条上,丝长二十多厘米,生机勃勃。即证明这里环境质量的优质,还给绿色的森林锦上添奇花,一树的花技招展,森林美得充满诗情画意,美得让我目不转睛,看不够。
  虽然说鲁朗的这一段是国道318上最美的风景线,但这不是全部,还有最美的:蓝天白云是美景,远处的雪山是美景,骑行者是美景,一辆辆车上贴着“此生必驾318”的自驾车也是美景,军车队伍更是美景,因路窄停车礼让时,我站在路边自豪地举着大拇指,致敬“点赞”每一辆车上站着的子弟兵,和同车的墨脱奶奶拉着四岁的孙女,向车上的解放军叔叔高举小手挥动欢迎时,这一个多小时应该也是美景,车上的官兵给我们回礼更是美景!这一切,让川藏线的国道318,美得名不虚传!
  
  四
  中午到达波密的扎木镇后离开国道318,开始驶入扎墨公路。扎墨公路没有之前的国道318宽,是单车道,才会“双进单出”,等级只有三级。可是,从驶入的那一刻起,我却倍感荣幸和自豪。正是有了这条路,我才有机会来墨脱。在此致敬建设者们,更为国家的大政方针点赞。
  公路盘山,路窄弯急,对于晕车的我来说,本来是很难受的,事实却是这一程兴奋无比。不仅是四个小时后就可以抵达墨脱,更重要的是这一路的风景呀,美得令人目不暇接,喜不自禁。如果说国道318的美是情理之中,可扎墨公路上的风景之美,令我意外和震撼。完全是随着车行,美景向前铺开,美得眨眼之间风景即换,的的确确是正在徐徐揭开远方的神秘面纱。
  车从驶入公路后,一路拔高,进入“岗云杉林”。这里山高林密,古木参天,那树上满身的绿胡子,密成了绿丝团,像是正自豪的亮出此地肥沃、且空气质量的优等。理所当然地挂出了身份牌,写着这里是中国最美的云杉林。一点不过,一点不虚,名符其实,是美中的最美!这样密的丛林,却不影响其生长,也只有在这里有了,称为云杉更是恰如其分,森林真的是由云雾滋养的。眼前所见,林中云雾布满,在林间自在的荡来荡去,像是在向人间秀功绩一样。这被雨水和雾气涤荡的洁净云杉,个个挺拔,充满活力。那光亮树干上的纹理像是在笑,林间流动着幸福,好像这些植物都在自豪地说:看我们生长在多么美好的地方哟!
  真是净土养万物,万物皆有灵。看得人都欢欣鼓舞,精神焕发。在内心激动澎湃之中,觉得车在盘山公路上开得太快了,快得森林向后退,我们如同是坐车检阅一样,也像是在时光中穿越。
  这时候开始穿隧道过桥梁,每当从隧道里钻出来,眼前的景色都变了,如同在看万花筒一样,太美妙了。当我们从全线最长的嘎隆拉隧道(3310米)钻出来后,海拔从入口的4100米,到了3400米,植被也变了样,成了针叶与阔叶共生,真是如梦如幻。
  很快来到了边防检查站。全车人下来,游客要看边境证和识别身份证,当地人只刷身份证。继续向前是四级公路,看上去像是沙土路,比之前更窄,标注是4,5米,还开始连续下陡坡。风景与之前的那一段又不同了。在嘎瓦龙景区,看到了云雾缭绕中的雪山,和雪山下的嘎瓦龙寺。尤其在嘎隆拉雪山的半山腰处,那一大片冰雪,被水流冲刷得深浅不一和零散,远看形似白莲花一样坐在向里“凹”的山坡上,美得令人心动。还有一个接一个的瀑布,如银练从天而降,在茂密的绿丛林中更显洁白,远看还像一条长长的哈达在飘动,非常壮观。
  在山路上七拐八弯不停地下坡,看到山上植被已经全是阔叶的灌木丛,路边和山上,很多芭蕉林上结着青芭蕉。并且明显感到车内的气温在上升。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看到了雪山和绿森林,以及热带水果的情景,印证“扎墨公路的117公里内,经历一日四季”,真是眼见不虚。
  车向前继续下陡坡,半小时前还在4千米海拔以上的高山之中,从嘎隆拉隧道驶出后,一路直向谷底冲,感觉像深潜一样,却又不是,完全是在时空变换的秘境里穿行。行驶在曲折得被当地人形容为“胳膊肘”的路上,看着那顺山连续向下的白“胳膊肘”,视觉上是在将我们一下、一下地揽入秘境,像是在说:来吧,来吧,来吧。真是妙不可言!
  正当我陶醉在秘境中时,突然远远地看到了一旁的山坡上有大面积梯田,还有几座民族特色的房舍。这一幕闯入眼帘,令我太惊喜了!这是我们从扎木镇一路上来,看到的唯一田地和农舍。这时候的路平缓多了,不再是贴山而行,如同瞬间驶出了长长的大“喇叭”口,来到了山丘地貌,之前夹道的山,一下子退向了远远的两边,圈出了巨大的山坳,感觉是快到井底了。不过,这个井底好开大哟!应该是深谷中的盆地才准确。
  我还在惊喜之中,车很快开到路边全是绿油油的水稻田了,以及人们在田里劳作,驶过稻田又是菜地,这也变化太快!完全是来到了有人烟的富饶之地。很快,过了一座低矮的小石桥后又上坡,向上不到二十米,看到一个牌坊,门楣上写着:秘境墨脱。下面是:佛山墨脱一家亲,汉藏门珞一家人。
  后一句一目了然,我试着想“佛山墨脱一家亲”,难道是指“佛,山,墨脱”三者共处的意思?还没等想明白,车快速上坡开进牌坊后,猛然看到前方一个大村庄出现在眼前。在看到的同时,听到身后的当地人说准备下车。我正在诧异时,一分钟不到,车开进一个小院停下来了。司机说:检查好自己的物品下车。
  到了?!这就到墨脱了!
  从看到稻田与房舍,再看见“秘境墨脱”几个字,短短不到五分钟就到了目的地!这也太快了,快得一时无法适从,我之前一直想象,车在低海拔的平原上穿过一座座藏式特色村庄后,到达县城中央的莲花广场停车。
  虽然初见有些发懵,但是无论怎么样,看了一路的美景,于二零二三年七月二十八日下午五点半,到达心心念念了十年的墨脱!
  因此,我还是激动地说:你好,墨脱,我来了
  2023/7/28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康无为新居一日游(集文) 001 客岁秋夏之交,寂寞外突领偶念,晚便风闻青岛有个康无为旧居,何没有约一名石友前往游教?走近故宅刚刚晓得而今那面是青岛市的一个对于中零落凋落型业余特色...

衰夏的世界,年复一年的越发强烈热闹。衰夏的山川,年复一年的越发葳蕤以及恼人,衰夏邪芳华。衰夏的豪放取激越,会让民心潮磅礴,以谦腔的周到交融于衰夏的大水。 当取春季依依惜别之时...

一 95西部演习完毕,归撤驻天借已戚零,连队又接到了靖西自然气施工的仼务。 做为西部都会,动力供给不敷的答题,始终是西安成长的瓶颈。而一省的陕南,则动力贮备丰硕,但运输威力不够,...

正在咱们村的这帮父孩子外,尔理当回正在另类一列。由于尔并无如这些父孩般有每每必要插秧割稻挨猪草的活计,致使旁熟没2个有别于她们的喜好来:念书以及垂钓。 按她们的话说,那俩皆是忙...

小姑年夜教结业后的一地,发归一个男孩,说是交了有一年的男友。男孩皮肤白净,少相英俊,留着一个马首。奶奶刚入手下手认为男孩是小姑的年夜教同砚呢,便连忙筹措让母亲往街面购菜购肉...

步进花坪嫩街,一座交融平易近族风情取传统美教的牌楼映进眼皮,其竖梁上雕刻着五个小字:“山川全国家”。始睹此景,尔口外不由熟没几许分猎奇:那五个字劈面,究竟结果包括着如果的...

阳晴没有定禾木村 一 炎天正在新疆游览,必需照顾始冬的衬衫以及雨具,那是起程前几回再三夸大的注重事项。否对于尔来讲,却始终念没有懂得。骄阳炎炎的六月天色,湿涝长雨是新疆的气候特...

一 内受今的地空,一地比一地低,功夫只管借正在夏历玄月,正在北方如许的时节,良多人照样脱的是欠袖,但内受今曾经隔三岔五天上起了雪,水车站周边一片萧索,养蜂的人越聚越多,表哥比...

一 早晨,姐姐碧蓝的脚机正在响,她快捷翻望动手机,竟是mm碧玉领来的动静,“姐姐,古有空出?一下子尔便到您野再望望您的年夜孙子,尔极度喜爱。”姐姐碧蓝望完mm那条疑息时欢跃的说,“...

火,没有喜爱海不扬波,必然若是这种浑流流潺潺而来,哗啦啦流淌的声响,没有慢没有躁,逐步淌过,轻快悦耳,听着养口,便像以及一共性子温润安静的人对于话同样,接触了令人舒口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