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六月一天的黄昏,滚滚东去的黑龙江终于抵达这次旅行目的地,来到黑龙江河口,一路匆匆的脚步才变得从容起来,蹒跚地迈进鄂霍次克海的门槛。
  这里的江面变得更加宽阔起来,河口足有十几公里宽。此刻,夕阳照在黑龙江的入海口上,五彩缤纷的水里汇聚了数不清的各种鱼,成群结队地缓缓游动,显得美丽而平和。实际上,这个看似美丽平和的水下世界,也像陆地一样充满了危险。此刻,一条凶猛的掠食鱼躲在一旁,缓缓地摆动腹鳍,好像在那里观赏风景,而它一对贪婪的眼睛正在窥视一群从附近游过的鱼。
  那条掠食鱼已经瞄准了猎物,不动声色地躲在那里等待鱼群游得近一点,再近一点。到了那时,它立刻变得原形毕露,快速摆动尾鳍发动突然袭击。然后,此刻让这条大鱼绝对想不到的是,当它在打那些鱼主意的时候,有一条鱼也正在琢磨它呢!
  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而准备向那条大鱼发起进攻的,并不是一条身体更大的鱼。而是一条长相酷似蛇的小鱼。它的身长只有四五十公分,只有人的大指头粗,张着嘴,借助渐渐暗下的江水掩护,缓缓地扭动着身子,鬼鬼祟祟地朝那条大鱼游去。
  是不是说错了呀?一条只有人指粗的小鱼,胆敢向足有它身体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大鱼发起进攻?
  简直是蛇吞象,不自量力啊!且慢,别忙着下结论,还是看看再说吧!
  这会儿,那条准备捕食的凶猛食肉鱼还没有发现危险正在步步临近,或许已经发现,根本没把那条不起眼的小鱼当回事,依旧在那里耐心地隐藏,在那里等待最后发起出击的机会。只见它目不转睛地盯着鱼群朝它这里游来。这时,那条大鱼也准备发动突然袭击了,而它身后那条蛇一样细长的小鱼也直立起身子,从河下快速向上游去,不动声色地靠近那条大鱼的身边,随即它张着嘴吸附在那条大鱼的身上。遭到突然攻击,把那条大鱼吓了一跳,猛地朝前窜出去,快速游动起来。
  发现一条大鱼冲过来,吓得鱼群四处逃窜,江面泛起一层层涟漪,而吸附在大鱼身上的那条小鱼怎么也甩不掉了。那个难缠的小鱼简直像粘在鱼身上一样,任凭那条大鱼怎样努力,那条蛇一样的小鱼已经牢牢地吸附在它的身上,再别想把它甩掉了。那条长相酷似蛇一样细长的小鱼,正是淡水里的吸血鬼——七星子。
  七星子是一种无鳞鱼,又叫七星鱼,学名七星鳗,其皮肤光滑,侧线完全,鱼背呈青绿色,腹部灰白略带淡黄,体型几近圆筒状,尾部侧扁,模样与蛇、黄鳝和泥鳅等十分相似。由于七星子两侧眼睛后各长一行七个分离的鳃孔,东北人才把它称为七星子。而七个鳃孔与前面的眼睛排成一行,好像一侧有八只眼睛一样的点,因此也有人把这种鱼叫“八目鳗”。
  七星子与其它鱼最大的不同之处,不仅在于它的体形和奇特的鱼鳃上,它的嘴更是罕见。七星鱼的上下颌全是固定的,不能像其它鱼类那样能够合拢,总是呈“0”字形状。这样才清楚了为什么第一次看见它时,七星子鱼一直张着嘴呢?!
  七星子那呈“0”形的嘴,其实只是它的吸盘,而吸盘周围边缘皱皮上有着许多细软乳状突起物,才使它毫不费力地吸附在其他鱼或物体上。不仅如此,那吸盘四周还长有许多黄色角质齿,内有肉质呈活塞形的舌,而这种舌上也有角质齿,为它的奇特进食方法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这种鱼又叫:七星鳗。
  七星鳗是一种圆口纲鱼,嘴里长满了锋利的牙齿,这是古代鱼祖最先具有的特征之一。鳃在里面也呈袋形的原始状态,鳃穴左右各七个,排列在眼睛后。口似圆形的吸盘,能吸住大鱼身体。七星鳗体长在30—60厘米,体重300—700克,只有人大拇指头粗。尽管它的嘴和身体一样几乎呈圆桶状,可由于它的嘴无法合拢上,也无法咀嚼食物,细小的鱼身更不可能把其他鱼吞下去,因此只能吸附在其他大鱼身上,吸食它们的血肉。由于七星鳗浑身光滑无鳞,冷眼看去,酷似一条游动的蛇,令人不能不心有余悸,七星鳗才有了这样可怕而恐怖的绰号——淡水中的吸血鬼。
  况且,七星鳗确实以其他鱼的血肉为食,得到这样的绰号,确实没有冤枉它啊!
  七星鳗是一种恐怖的古老生物,残忍的进食方式足以让人胆颤心惊!
  2.七星鳗也是一种洄游鱼,其大部分时间生活在江河里,只有小部分时间居住在海洋里。每年当江面刮起瑟瑟秋风时,七星鳗扭动着丑陋的躯体,成群结队地从海洋游到黑龙江下游,并且在那里度过寒冷的冬天。到了来年五六月份,当江水温升到零上十五度的时候,七星鳗才开始溯流而上,开始它们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漫长旅行。
  对七星鳗来说,这次旅行可不像那些“驴友”一样放松心情,更不是为了向同伴们炫耀一路上的见闻,而是有着一场更加神圣的使命去完成,才使它们毅然决然地开始了这场艰难的旅行。
  尽管这次旅行意味着死亡,但它们也是在所不惜。这次旅行将会得到一个新的称为——父亲或母亲,给它们的生命增加一种辉煌的色彩。任何一颗心灵的成熟,必须经过寂寞的洗礼,还有痛苦的磨炼,才能完成那场神圣的使命。
  七星鳗是一种奇特的鱼,它们既可以独立游动,又过着寄生的生活。当它独立生活时,主要以浮游动物为主,几乎无法捕到其他食物。在这场艰难的千里迢迢洄游中,哪怕它再蛢命地游,哪怕累得它口吐鲜血,也不能游到江河的中上游去繁衍后代,那么它该怎么办呢?
  所有的办法当然都是争取来的,等永远都等不来的,必须借助运输工具,想办法找到一条向上游迁徙的膘肥体壮的大鱼,然后悄悄游到那条鱼的身边,随后突然冲上前去,靠近那条集聚在河口处,在那里短暂休整一下,随后即将洄游的大马哈鱼身上,牢牢地吸在它们身上,乘着这条“大船”,带它进行一次免费旅行。
  让人感到恶心的是它的进食方式。这场漫长的迁徙途中,附着在鲑鱼之类的鱼身上的七星鳗用它的吸盘内口和舌角质齿,戳破被吸附者的身体,然后开始吸食那条鱼的血和肉,然后把鱼肉从骨头上刮下来吃掉。在那样漫长的旅途中,它们一边免费“乘船”旅行,一边吸食被它吸附住鱼的血肉,不仅不掏钱买票,一路还不愁吃喝,潇洒而惬意。
  而那条被七星鳗吸附的鱼,当然也不心甘情愿被人牢牢地吸附住,也在想尽办法以图摆脱七星鳗的纠缠。趁七星鳗还没吸牢时,快速地游开,或许还能侥幸得以逃脱。而有些则没有那样幸运了,一旦被七星鳗牢牢地吸附住,即使再努力,也摆脱不掉七星鳗的纠缠,直到浑身血肉全被吸食干净,瘦得只剩一副骨头和刺,七星鳗才会自行离开,随后再找下一个可以免费乘坐的目标。
  一旦它们来到这次旅行目的地,七星鳗立刻忙碌起来,甚至连食都顾不上吃一口了,赶紧选一处河水浅显而流速较快的砂砾河底,开始在那里挖坑筑巢,准备产卵了。
  多数鱼来到它们的产卵地,不是雌鱼筑巢,就是雄鱼独自辛苦劳动,唯有七星鳗夫妇齐心协力,共同建筑它们的爱巢,然后像所有鱼那样,开始产卵排精了,然后把那些还没有孵化的孩子——受精卵掩埋起来,以防止被其他鱼或水中生物吞食。
  鱼也像陆地那些动物一样,受到最大威胁往往不是来自外界,恰恰来自它们的同胞或兄弟。发现有一对七星鳗夫妇在那里筑巢,一条独身雄鱼立刻游过去,想把那对夫妻拆开,夺走别人的伴侣,好生下它们自己的后代。
  尽管原来的主人身体不如新来者强壮,但为了捍卫自己的家园,必须竭尽全力保卫。雄鱼立刻冲上前去,以不被对手夺走家园。在这场捍卫领土的战斗中,即使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往往道德力量会使入侵者屈服,几个回合下来,入侵者被原来的主人赶出了家门,灰溜溜地离开了。经历过这样的插曲,七星鳗夫妇感情更加深厚了,把体内鱼卵和精液全部排放干净,它们生命也进入到最后阶段,随后双方慢慢地死去。
  七星鳗的鱼卵极小,一次可产下八到十万粒之多,粘附在巢穴附近的砂砾上。失去父母的鱼卵,在江河里自然孵化,仔鳗从卵泡里独自钻出。由于它的身体太小了,很容易被其他鱼吞食。这样当白天时,它们只能藏匿在泥砂下,只有到了夜晚,仔鳗才敢出来觅食。
  刚孵化的仔鳗鱼不仅个头小,而且和成鱼模样也不一样,它们的吸盘也不发达,而不是后来的“o”状,而是三角形。由于小七星鳗长时间藏匿在沙砾下,故也将它称之为“沙隐幼鱼”。
  沙隐幼鱼在江河里生活四年,直到第五年才变成成鱼模样,随着水流游进近海,并在海洋里生活两年时间,随后开始了它们的溯江而上,开始它们一生中,也是唯一一次洄游产卵。
  产卵期结束后,七星鳗的生命随之也结束了。来年五六月间,再次出现在黑龙江中下游的七星鳗,当然已经不是去年曾出现在这里的七星鳗了,也不是去年死去的后代。而是它们后代的后代,要知道刚孵化的幼鱼,要等几年以后才洄游进黑龙江。
  3.七星鳗不仅嘴很小,而且上下颌无法合拢,不可能一口咬在鱼钩上被垂钓者钓上来,自然没有任何人钓七星鳗,别管那名垂钓者的钓技多么高超,有多么好的鱼饵,也不可能钓上来一条七星鳗;真正的渔民也捕不到七星子鳗。七星鳗不仅身体细长,而且十分光滑,渔网很难到七星鳗,只有小眼抄网才能捞到七星鳗,而且只能在每年的五月末六月初这段时间。
  每年这个季节,经常有人在黑龙江畔用抄网捞黄姑子、白鲦、胡罗子等小型鱼。黑龙江鱼很多,一抄网少则捞上来几条,多则可捞到几十尾呢!那个捞鱼者经常能捞到七星鳗。
  由于,七星鳗的模样太难看了,民间传说七星鳗鱼肉有毒,不能食用,那些捕鱼者把七星鳗带回家,多用来喂家里养的鸡和鸭。而中医则以七星鳗入药,用来治疗口眼歪斜、夜盲症、眼角膜干燥等症。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才有人斗胆品尝七星鳗,才知道了这种鳗鱼不但刺少,而且多是软骨,肉质极其鲜美,是黑龙江一种鱼无法与其媲美的美味。看来民间传说,往往也是以讹传讹,他们看七星鳗长相难看,才说其有毒,不能食用。仔细想一下,七星鳗毕竟是鳗鱼的一种,而所有的鳗鱼都不能人工饲养,其味道自然鲜美矣。如今回想起,当年那么七星鳗都喂了鸡和鸭,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七星鳗主要分布于我国的黑龙江、乌苏里江、图们江和松花江等主要江河及其支汊里,共计有三个种属。除了介绍过的江海洄游七星鳗外,还有两种陆封性的七星子:一种是东北七鳃鳗,还有一种是溪流七鳃鳗。
  后两种七星鳗,个体均比较小,而且终生栖息于河溪里,没有洄游的习性。2007年夏天,我和黑龙江几所高校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到响水河漂流,在河边发现一条溪流七星鳗。本想把那条鱼带回学校,以送给学校的生物老师做标本。只是那条七星子早已死掉了,已经开始腐败,才没将其带回学校。
  看着那条小鱼,不由得想起一句人们常说的话: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实际上,在生物圈永远都没有绝对的顶级生物。尽管七星鳗,还有只有四五厘米长的刺鱼,它们那样弱小,但能从远古一直生存到如今,一定有它们生存下来的优势,否则早已经从地球上消失了,哪能至今还生存在江河里呢?
  不过如今,七星鳗确实已经快要灭绝了。七星鳗资源原来就比较稀少,如今更是濒临灭绝状态。而致使七星鳗濒临灭绝的主要原因,并不是渔民灭绝性的捕捞,主要还是水土流失,还有江河水质严重污染,使七星鳗产卵场和幼鱼生活环境遭到严重破坏,严重影响它们的生存环境,致使七星鳗数量越来越少了。而尤为可悲的是,直到目前,还没有任何有效的保护措施。假如这样继续下去,可能后来人再不见不到七星鳗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康无为新居一日游(集文) 001 客岁秋夏之交,寂寞外突领偶念,晚便风闻青岛有个康无为旧居,何没有约一名石友前往游教?走近故宅刚刚晓得而今那面是青岛市的一个对于中零落凋落型业余特色...

衰夏的世界,年复一年的越发强烈热闹。衰夏的山川,年复一年的越发葳蕤以及恼人,衰夏邪芳华。衰夏的豪放取激越,会让民心潮磅礴,以谦腔的周到交融于衰夏的大水。 当取春季依依惜别之时...

一 95西部演习完毕,归撤驻天借已戚零,连队又接到了靖西自然气施工的仼务。 做为西部都会,动力供给不敷的答题,始终是西安成长的瓶颈。而一省的陕南,则动力贮备丰硕,但运输威力不够,...

正在咱们村的这帮父孩子外,尔理当回正在另类一列。由于尔并无如这些父孩般有每每必要插秧割稻挨猪草的活计,致使旁熟没2个有别于她们的喜好来:念书以及垂钓。 按她们的话说,那俩皆是忙...

小姑年夜教结业后的一地,发归一个男孩,说是交了有一年的男友。男孩皮肤白净,少相英俊,留着一个马首。奶奶刚入手下手认为男孩是小姑的年夜教同砚呢,便连忙筹措让母亲往街面购菜购肉...

步进花坪嫩街,一座交融平易近族风情取传统美教的牌楼映进眼皮,其竖梁上雕刻着五个小字:“山川全国家”。始睹此景,尔口外不由熟没几许分猎奇:那五个字劈面,究竟结果包括着如果的...

阳晴没有定禾木村 一 炎天正在新疆游览,必需照顾始冬的衬衫以及雨具,那是起程前几回再三夸大的注重事项。否对于尔来讲,却始终念没有懂得。骄阳炎炎的六月天色,湿涝长雨是新疆的气候特...

一 内受今的地空,一地比一地低,功夫只管借正在夏历玄月,正在北方如许的时节,良多人照样脱的是欠袖,但内受今曾经隔三岔五天上起了雪,水车站周边一片萧索,养蜂的人越聚越多,表哥比...

一 早晨,姐姐碧蓝的脚机正在响,她快捷翻望动手机,竟是mm碧玉领来的动静,“姐姐,古有空出?一下子尔便到您野再望望您的年夜孙子,尔极度喜爱。”姐姐碧蓝望完mm那条疑息时欢跃的说,“...

火,没有喜爱海不扬波,必然若是这种浑流流潺潺而来,哗啦啦流淌的声响,没有慢没有躁,逐步淌过,轻快悦耳,听着养口,便像以及一共性子温润安静的人对于话同样,接触了令人舒口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