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教学楼六层,英语办公室。
  站在窗口远眺,湛蓝的天空中,若有若无游荡着几缕白云。旭日在对面山头高高扬起可爱的笑脸,无数道霞光正扫向大地,万物镶上金边,渐渐变得越来越明亮、妩媚、妖娆。马路正对面,14层高、银灰色的信合大厦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近处,是铜川矿务局第一中的前院,俯瞰,一览无余。
  前院右边邻居是市印刷厂,厂房老旧,紧挨局一中右侧,是一座七、八十年代盖的家属楼,一共五层,楼里早已人去楼空。因为家属楼靠右边的一个单元旁裂了一道口子,歪歪扭扭的,像闪电劈过一样,很是吓人。为了防止出危险,有一阵子学校在不远处拉了一条长绳,提醒师生注意安全;左边是一家叫“美伦堡”的私立幼儿园,教学楼装饰得五颜六色,十分可爱。每到下课时,总会听到孩子们小鸟一般的欢笑声。每到上学放学期间,门口总是围着一群接送孩子的家长,他们大多是老人。
  学校大门口前的马路早已淹没在高楼大厦和茂密的行道树之间,除了汽车经过的声音,根本看不见路。
  前院是个方方正正,安静的小操场,两座三层带拐角的教学楼,像列兵护卫在学校大门两侧。沿教学楼往里走,两边围墙旁各有一个三角形的小花园。此刻,园里鲜花盛开,蜂蝶起舞,虫鸟欢唱。这些大自然的小精灵们,一年又一年地重复着四季赞歌。几棵长得像小树一样的玫瑰,经过多年嫁接,每棵都开出多种颜色,红的、粉的、黄的、白的……特别是红的,非常耀眼,花朵格外大而娇艳。小花园是前院的亮点,每到繁花盛开之时,总能吸引不少师生驻足、欣赏和拍照。
  操场四周,郁郁葱葱,种着玉兰、雪松、冬青、红叶李、九叶树、法国梧桐等树木。从上向下看,多数树冠很大,高高低低,错落有致。玉兰叶子,茂密碧绿,是它每年最早用自己的花朵传达春讯。细瓷般粉白色的花朵站满枝头,像一只只刚出炉的敞口小瓷瓶,高贵典雅,不可触及。惹得满园飘香,是前院春天里一道亮丽的风景。
  雪松在前院年纪最长,是所有树木花草的老大哥。苍翠高大,针一般的叶子,一簇一簇的,闪着光亮,从里到外颜色依次为黄绿、碧绿、深绿。黄绿的是新发的嫩叶,深绿的已经长老。它们四季常青,特别是在冬季,沉甸甸的白雪压弯了枝条,此时才体现出:“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的高贵品质。象征着中华名族不屈不挠,坚忍不拔的高贵品质。它们见证了局一中的辉煌历史。
  南边拐角楼前的两棵红叶李,叶子娇小,含蓄地泛着淡淡的红晕。春天里,红叶李开出粉白色的小花,含羞娇媚,枝繁叶茂,悄悄地站成一棵花树。春末,暖风一吹,粉白的花瓣随风纷纷落下,静静地下一场花雨,让人浮想联翩。真可谓:“一夜东风妒颜色,雪花无数点苍苔。”
  前院法国梧桐最多,枝干粗壮,树叶宽大鲜亮,背面有绒毛,枝条顶端新发的嫩叶泛着金黄,是前院遮风避雨的主力军。教学楼前,几棵翠绿的九叶树,叶片舒展,大大方方地生长着,是稀有品种,也是这里的贵族……操场四周还有盆栽花木,像龙舌、铁树、三角梅、橡皮树等,点缀在小花园、升旗台和励志石周围。
  大片绿色覆盖的操场,能看到灰色地砖的地面很少。树梢中隐约露出三根旗杆,天蓝色的校旗护卫在鲜艳的五星红旗两侧,旗杆扎在朱红色瓷砖砌成的长方形升旗台上。升旗台前,操场正中间,是一块巨大的米黄色三角形励志石。正面竖着刻有办学宗旨“质量责任”四个红色大字,苍劲有力的行书,是已故语文教师,也是著名书法家赵兴礼先生的手迹。背面红色隶书刻着《局一中赋》,记载着学校的历史。操场两侧,沿着小花园旁有林荫小路通向后操场。
  下一学期,局一中将和基建公司一中合并,搬到王家河新建的王益中学,学校六十多年的历史将戛然而止。作为学校子弟,我几乎见证了局一中的历史,种种过往至今历历在目!
  据说,我不到一岁被母亲从河南老家带到这里,也是父亲的工作单位,当时还不叫局一中,好像叫“渭北中学”,简称“渭中”。那时学校刚成立没多久,还没有家属楼,前院只有一座三层的主教学楼和前面两排平房。单身教师两三个人一间房子,即当办公室,又是宿舍。父亲和教物理的杨老师共处一室,位置在教学楼的左边,靠大厅一侧的第三个房间。杨老师是南方人,说着带南方口音的普通话,是五十年代研究生毕业,学问了得。他是响应祖国号召,支援大西北来到铜川的。可见在建国初期,党对教育事业的重视。自从我们来了以后,学校给杨老师另外安排了住处。
  记得有一年春节前,母亲买了一只花公鸡准备杀了过年。父亲把公鸡拿到前院操场边杀,不老练的父亲拿着菜刀,一刀剁下去,没有剁准要害,公鸡挣脱后,倔强地昂着血淋淋的脖子,扑棱着翅膀,“嘎嘎嘎”叫着,一瘸一拐满操场乱跑,父亲在后面着急地追,还是隔壁叔叔帮忙解了围。
  小时候感觉前院操场很大很大,除了教学楼前的两棵雪松,剩下是光秃秃的黄土地。一下雨,雨水横流,润透土地,满地泥泞,学生一走,踩得坑坑洼洼。晴天,尘土飞扬,特别是放学,值日生轮着大扫帚打扫操场的清洁区,一扫帚一扫帚划过,此起彼伏,扬起一米多高的黄色灰尘,久久浮在空中。真可谓:“雨天水泥操场,晴天扬灰操场”。
  后来学校划归桃园煤矿管理,改名“桃园矿中”。七十年代,国家为了培养年轻人有知识热爱劳动,全国兴起学工学农运动。每年六月快放暑假时,师生们从农场拉回来金灿灿的麦秸杆堆在两侧围墙根下,于是麦秸垛成了学校子弟玩乐的天堂。孩子们成群结队扑上去,嘻笑打闹,捉迷藏,做游戏,好不热闹。
  学校原来的旧教学楼虽说只有三层,在当时可是少有的框架结构。据说是六十年代苏联援建的,非常结实。1976年夏天,唐山大地震时正赶上学校放暑假,桃园矿把好多家属分散到学校“抗震”,几家一间教室,住了一个暑假。
  改革开放后,国家更加重视教育,前院两排破旧的灰砖瓦平房拆除了,取而代之的是两座当时最时尚的三层带拐角的教学楼,左边的叫教学北楼,右边的叫教学南楼。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学校收归矿务局所有,改名“铜川矿务局中学”。开学时组织新生义务劳动,帮着搬砖,打扫卫生。我们在北楼三层的一间教室上了初一,后来转到局二中,学校改名为“铜川矿务局第一中学”。两年后,我从局二中升到局一中,又回到母校。从此这里再没有初中,成了纯高级中学。那时候是学校的鼎盛时,市长的女儿和局长的儿子都在这里上学。1986年高考,16岁的杨越同学考上陕西省理科状元,全国高考成绩第三名,震惊中央。当时的历史学家、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周谷城先生,为学校亲笔书写了校名,沿用至今。
  上世纪80年代,随着国家对教育加大投入,以及“五讲四美”运动的开展,学校修整了坑洼的操场,特别是前院,中间还留出一片空地用铁丝网圈起来,建成一座小花园。当时街上还没有卖花草的,有的学生从家里拿来各种花卉种在里面。春天,百花次第开放,学生们常常围着赏花。在那不富裕的年代,能看到鲜花盛开是非常稀罕的事。经常是头天看到一个花苞泛红,第二天一大早,一定会有一群学生纷纷围上来,看看一晚上开了几瓣。小花园周围,学生来来往往,对着花儿品头论足,非常热闹。
  印象最深刻的是花园中间有一株美人蕉,亭亭玉立,高贵典雅,是隔壁班的班花从家拿来的。没过多久就开放了,高高的柱头上开了一朵鲜红的花儿,又大气又好看,像它的主人一样在花园里鹤立鸡群,惊艳全校。开花的那几天,学生们经常围着观看评论,像现在年轻人围观明星一样,直到花朵开败。
  记得高三的时候,我们几乎每个周日下午吃过饭都在三楼平台背书,风雨无阻,背语文、英语、历史、地理以及数学公式,收获颇丰。
  高中毕业多年后,有次回到母校,发现昔日的三层主教学楼加盖了一层,在加层上的正中间又盖了个大会议室。原来的土地操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水泥地面,光洁平整,泥泞的操场再也不见了。
  2006年,政府调整学校布局,局一中划归地方管理。后来我也重返母校成了这里的一名英语老师。随着国家经济发展,学校不断增添着新的现代化教学设备,每个班级都有一台电脑,黑板换成了白板,粉笔换成了书写笔。教师可以利用网络更好地进行现代化教学,再也不会受粉尘污染了。前院也有了不少变化,中间的花园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侧各修了个三角形的小花园。树木品种增加不少,除了雪松和法国梧桐,又增加了玉兰、冬青、红叶李和九叶树。
  后来学校重建教学楼,2015年新的教学楼建成,原来的四层教学楼改成了现在八层带电梯的现代化教学楼,教室增加、增大了很多,也更加宽敞明亮。前面的两座教学楼换上红色新装。由于新教学楼的建成,教室多了,前面两座教学楼空了下来,做了学生的活动室、阅览室、音乐教室、门房师傅们的仓库等。前院操场也跟着翻修一遍,原来的水泥地换成了古朴的灰色砖地,主教学楼前用红色瓷砖铺就,中间还增加一条水沟,防止雨天操场水积。
  下学期,学校要和基建公司一中合并,成为王益中学。局一中将完成它的历史使命,再也不存在了。离别,有点难舍,有点遗憾,但不惆怅、不悲观,因为在王益中学有相逢的希望。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尔喜爱同样器材,这即是念书,书读百遍其义自睹。读一原书,没有是潦草的目下十行,而是频频品味,当真阐明。做者写做的用意,主旨,念表明的是甚么,为何云云落笔。要是换位思虑,尔是...

阿谁父人假装铭心镂骨的模样没门。 正在那以前,她心烦意乱,纠结良久,致使熬菜饭记了添盐,烧暖火没有年夜口溅到脸上,作针线又刺破了脚指……一切那些素日面太甚沉紧闇练的活计,俄然...

题忘:“情之一字,以是摒弃世界。”浑始文教野弛潮。 韶光有密意,岁月有馥郁。退戚多年来,尔始终深深感想着教熟深邃深挚而绵遥的爱,经常被激动着,幸祸着。尤为是这年的母亲节孬温暖...

母亲来到咱们未近四年了,对于母亲的忖量却始终萦绕正在尔的口头,尔晚便念写一篇回首母亲的文章,但老是无从高笔,由于母亲确切是宁靖凡了。她不像女亲这样给咱们讲过作人的事理,也没...

一 尔的故里其实不正在沈阴,沈阴也是早先小教结业后才安生乐业之处。尔的桑梓,正在千面以外的南边,是一个很平凡的年夜村庄,天文地位正在湖南取湖北交壤处,根据止政划分回属湖南。这...

母亲节的暖度末于过来了。尔末于否以少舒一口吻,没有知叙如何形容此刻心里的感到。头几天各个电子媒体,真体阛阓作足了鼓吹,墟市面皆正在为母亲节作筹办,小竖幅展推的漫山遍野。康乃...

这年木樨飘落谦天的时辰,尔眷恋上了上彀。上彀对于尔不仅双是抒领本身这份孤傲以及寂寞,其真更多的是念用翰墨往宣泄本身对于过去的遗憾。事先的尔天天喜爱把本身的忧?、忖量、念没有谢...

岁月流逝,功夫悄无声气的流淌,东风带给小天性命以及心愿,浑风悠悠,绿意盎然,花着花落,结高绿亏亏的因,日复一日的成长,成生劳绩期间,迷人的因喷鼻香四溢,各类晚生的树木,给人...

一 “若何野面有辆仄板车就行了!” 天黑,躺正在尔的大床上,念着翌日必需要实现的事项,不禁喃喃自语天对于本身说了一声。 仄板车雅称架架车,板板车,是端赖人力推动的车辆。它带着二...

守候支割的油菜 做者/眭丛林 本年春天雨火多,油菜花晚曾经倒退腐败,化做了秋泥,结了角因。已经经冷冷清清,陌家黄花万面喷鼻,如诗如绘,如梦如幻的现象没有睹了,一个花季奼女仿佛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