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河,是我的家乡日夜流淌的一条大河。
  说我的家在湘江河岸边上,不如说我就在湘江河岸上玩大的,湘江河是我生命的摇篮,湘江河是承载我成长的小船,湘江河是我梦想的翅膀生长的地方。
  当我离开湘江河,异地求学以至于后来参加工作在外地,一晃就是十几年,时间好似湘江流水匆匆而去,过往的凡尘俗事大都淹没在记忆的长河里,唯有童年日夜奔腾的湘江河仍然流淌在跳动的心胸里,虽然听不见艄公的号子,望不见船上的白帆,但风吹瓜果香两岸,风景如画醉心田,仍镌刻在记忆的画册上,时时闪现在尘封的年轮里,清澈,明净,欢畅,素美,激流跌宕,魂牵梦绕,情悠悠,意绵绵,令人回味,令人欣然,令人无限遐想。
  童年的湘江河就像一幅北国的风景画 ,在记忆的画册上甚至比水彩画还美。县城东边不足百米就是湘江河的一个挺大的河湾,俗称月亮湾。湘江河从西北面(岚山)的深山峡谷里奔涌而来,水流是湍急的,激流撞击着河中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发出震耳欲聋的哗哗响声,浪花飞溅,形成一个又一个形形色色的漩涡,拥挤在狭窄的山谷里,当它奔腾出山之后,就来到了宽阔平坦的大平原。湘江河流到月亮湾的时候,随着坡度渐缓,形成百米多宽的大河,然后甩弯直奔西南缓缓流淌。
  站在风景独好的岚山上朝湘河望去,清凌凌的河水舒缓的流泻,轻轻的,柔柔的从眼前淌过,阵阵春风携来嗖嗖的凉意,淙淙的流水声响漫过耳畔,音色优美缠绵,如丝竹之乐在心弦上舒缓的弹拨。金灿灿的朝阳辉映在绿缎子般的宽阔河面上,闪闪的,亮亮的,一河的碎金散银,靓丽多姿,怡人醒目,羡艳之情油然而生。晨风吹拂下的岸柳绿意盎然,柳丝飘飘洒洒,阿娜多姿,如九天仙女的裙裾在飘曳。岸柳的外围是一排排望不到尽头的风景树,伟岸挺拔,高耸入云。一群鸟雀从青青的树林丛中飞出来,像精灵般鸣唱着掠过树梢,轻柔的飞落在河岸边的草丛之中,惊吓的一帮鸭儿噜噜的飞起来,银灰色的倩影辉映在宽宽的河面上,又把一群正在戏水的家鹅吓得挥翅鸣叫,搅的一湾河水热闹非凡。几条渔船轻轻摇过来,船头撞击的水花银光闪耀,打鱼人撒下的渔网飘飘的,圆圆的,迎着风纲举目张,像盛开在泃河上的墨菊花一样,妩媚动人,让人爱恋,使人目不暇接。
  来到河边上,近看湘江河里的流水更清、更亮、更柔美。碧清的河水欢腾地在眼前奔流,打着轻轻的漩儿,哗哗的流水声响更加清晰悦耳,河水清悠悠的明澈见底,色彩斑斓的鹅卵石晶莹剔透,夺人眼球。湘江河银鲤红鲤成群结队地畅游着,追逐着,嬉戏着,岸边水草底下的对虾蹦着跳着,犹入无人之境,看着赏着就想立马拿网去捕去捞。蹲下身来,双手掬起一捧河水,清清的,凉凉的,喝一口甜甜的,爽爽的,喝两口滋心润肺,提神解渴。小县城里的人常年都饮用湘河里的水,健康益寿。
  对于童年的我来讲,湘江河更美是在夏秋季节,那是童年的心怡乐园,那是少年的欢乐天堂,那是终生难忘的美好地方!
  湘河美,美在水;童年美,美在玩。
  说心里话,炎热的夏天,我最爱的是什么?洗澡,用现在的时髦话说就是游泳。中午晚上在湘江河里洗个澡,凫个水,别提多带劲了,那可是神仙过的好日子。中午不怎么敢洗,因为家长老师管得严。洗澡凉快好玩,可也爱肚子饿,那个年代吃食没有现在方便,洗个澡连刨带扑腾,眨眼的功夫又饿了,家长可不干,追着看着打着骂着不让下河洗澡,说白了就怕多费粮食。学校老师管得更严,是怕学生洗澡有生命危险。每天的下午上学前,学校大门口都有两名值班老师检查,小木棍朝胳膊轻轻一划,一看白印儿深浅就知洗澡没洗澡。轻者批评教育,屡教不改者叫家长领人。老师的这招挺管用,因为家长的巴掌绝不吃素!
  俗话说,小孩是属耗子的,记吃不记打。下午放了学,湘河就是我们的天下。几个要好的同学相邀为伴,像欢乐的小鸟唱着跳着飞到河边,把书包甩在银白色的沙滩上,浑身上下脱得赤条条,急不可耐的扑腾腾蹿进冰凉凉的湘江河里,尽情地游,尽兴的玩。那时候,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蛙泳、蝶泳、仰泳、混合泳,就会狗刨,两只手使劲扒水,双脚上下刨水瞎扑腾,再不然就是把头高高扬起,将身体放平后,两只胳臂轮番击水。这种游泳姿式叫打水,小伙伴较劲比赛就打水。游累了,我们就打水仗,你泼我,我泼你,你溅我一脸水花花,我㧟你满耳灌满水,你按下了我的头,喝了几口水,你来我往,你追我打,嬉笑玩耍,稀里哗啦。水里玩累了,我们就游上岸,在温热的沙滩上光溜溜地晒太阳,肚皮晒热了就用手挖沙子往身上撒,沙沙的,痒痒的,麻酥酥的。刚消停一会,伙伴们又开始不老实了。你咯吱我腋窝贼痒痒,我挠你脚丫子痒酥酥,你扬我一把细沙,我抹你一脸沙泥,花狗脸,一身泥,相互喊叫着乳名,叽里咕噜,河里又溅起一片水花花……
  洗澡的把戏玩累了,我们就钻进河边洼地的芦苇丛中捉迷藏。藏猫猫只是变个法子玩一玩,寻找野鸭蛋野鸡蛋才是真乐子。有个不成文的拉钩协定,谁找着不许独吞,一切缴获要归公,只是多奖励一个,当皇上,不用找柴禾烧火烤鸭蛋。说烤鸭蛋,不如说是火焖蛋。就是把野鸭蛋野鸡蛋用沙泥裹好,放在明火下慢慢用灰火焖致。如果野鸭蛋野鸡蛋找不着或是找的不多,大家就分头去掏鸟蛋,鸟蛋寻不见好办,下河里摸鱼逮虾,或是岸边水草里逮蚂蚱。那时的泃河里有的是鲫鱼、黄花鱼和大虾,几个人手拉手在岸边围成半个圈,迅速淌混河水,朝岸边的沙滩水草密集处围拢,一起劈腿坐下,浑水摸鱼开始了,那黄花鱼鲫鱼白虾撞得小鸡鸡生疼,哈哈,大小鱼虾在沙滩上欢蹦乱跳,笑声喊声拍水声搅得泃河一片欢腾。
  童年是美好的,童年是欢乐的,童年在人生的岁月中又是非常短暂的。然而,童年的美妙时光永远雕刻在我记忆的画册里,时刻闪现在我心灵的荧光屏上!
  悠悠岁月,湘河悠悠。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时间如湘河之水,转瞬十几年悄悄而过。
  今年清明时,我非常有幸地站在湘江河岸边,双眼看着窄窄的细流,十分缓慢的流动,水面漂浮着残枝败叶,绿色的浮萍在河湾里慢慢汇聚,黑绿的河水里看不到游鱼的踪影,俯下身细细查看,脏兮兮的水底也没有河虾的身段。有几只家雀还不错,在我眼前的野草丛中蹦跳着,像是在寻觅着什么,听见我的脚步声,扑楞楞地飞走了。河水的移动发出一阵阵的腥酸臭味,熏得我有些发晕,鼻腔酸酸的,欲打喷嚏又嘎然而至,害的我浑身不舒服。细凝眸,湘河两岸的绿树还是老样子,大大小小的挖沙坑深深浅浅的残存岸边,还有那河沙堆积起来的沙山挺晃眼,高高矮矮的矗立在宽阔的河滩之上……
  夕阳西下,天空灰暗,悄然无声,湘江河湾一片灰蒙蒙。
  唉,这是生我养我的湘河吗?
  唉,这就是我童年的乐园吗?
  眼前的湘河,令我作呕;面前的湘河,让我厌烦。这美丽画卷般的湘河怎么就成了这样呢?问天,天不作语;问地,地不言声;问人吧,不远处林立的高楼骄傲地挺着胸膛,不远处耸立的大厦自豪的昂着头颅。不远处挣钱的机器正哗哗倾吐着污泥浊水,还有那可恨可恶的残渣余孽
  站在湘江河岸边,我追寻着童年的美梦,也厌恶着今天的噩梦,更焦盼着明天的好梦。
  我相信,美梦会成真的。因为好梦是自己圆的。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衰夏外的山乡,经由一地的闷暖煎熬,末于正在薄暮时分搁徐了节拍。卸高职场的伪拆,或者相约野人、或者相约火伴的人们,陆陆续续走上陌头,正在落拓外享用着保留弥足珍贵的实真取丑陋。...

为何海里每每安祥如镜,是由于年夜海可以或许映射逃梦的魂魄;为何海火又甜又咸?是由于海火面流入了太多的眼泪。尔对于文艺父神有着一去情深的崇拜以及神驰,文教正在尔口外是一片无边...

正在岁月的少河外垂垂归溯,总有一段璀璨如星的韶光,熠熠熟辉于影象的天穹。这是闭于无边无际的金色麦田,闭于流金铄石的冬季面挥汗如雨的割麦韶光,它似乎一颗嵌进魂魄深处的亮珠,披...

没有会作饭,算没有算是一自我的弊端呢?兴许算没有上,但总回是没有如这些擅长作饭的人更惹人喜爱,更有分缘儿吧。 何如或人既明白食材养分取光彩的搭配,又长于烹造调味,更首要的是他...

自今以来,笔墨即是性命的标识表记标帜,它记实着汗青,描写着感情,更是人们心理深处的精力托付。尔自幼就取笔墨结缘,那份情缘犹如涓涓细流,润泽津润着尔的心坎,让尔正在翰墨的陆地...

母亲以及女亲成亲这年,皆废脱血色衬衫。赤色毛衣,赤色洋装和赤色风衣。姥姥便给母亲织了一件红毛衣,又给质身定造了一件红洋装上衣。姥姥喜爱血色。她说:“血色多怒庆呀,尔闺父少患...

冬季的晚上,阴光透过班驳的树叶撒正在空中,光影交错,仿佛一幅自然的绘做。气氛外洋溢着清爽取活气,这一声声响亮的蝉叫,彷佛小天然的交响乐,晚晚天推谢了一地的尾声。 六月始七日,...

一 雪花正在飘落,一片一片又一片,飞进草丛,飞上树梢,飞上屋宇。立地,天上衡宇树上随处皆是一片银白。 尔穿戴年夜红棉袄棉裤,摘着母亲给尔作患上红红的棉脚焖子,围着年夜红的领巾,...

甚么鸟将利剑夜啄破一叙口儿,跟着那叙口儿流淌没一条河。明澈的火量,正在尔体内疾驰,如一匹枣红马,所到的地方,都是景色。尔屈脚一抓,一片昏黄的月色。曙光是浓青色的,像极了母亲...

一 尔并不知叙柚子树详细少正在哪儿。 或者许是显正在菜园竹篱中这一年夜块没有起眼的空隙上。有顶着露水的藤蔓以及纯草拥堵天向着没有过高的柚子树围拢,气氛外借活动着柚子花粘稠的喷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