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然后知不足,是一个汉语词汇,解释为认识到了自己知识的不足。出自《礼记·学记》。
  
  那是40多年前的一个周六下午。教研组长宋老师通知我:明天,去比赛的呀!
  比啥?
  作文。
  哦……我不行的!
  你行的!你是我们学校里读书最卖力气的一个!
  哦,我不是。其实,我是的!为何?我从津门来沪,就是为了圆我大学梦的呀……那么,还有谁呢?
  还有二班的妞妞呀!是的。我是五班的。当时,我来时,是要将我安排在一班的。可我不要。我非要到最差的班里去?
  好的。我知道了。
  那么,都准备啥呢?
  不用准备啥。只要你发挥出你平时的水平,就可以啦!
  好的。
  明早8点,准时到学校来。随后,我带你们去!
  好的。
  不见不散哦!
  好的。我知道啦!宋老师。
  ……
  次日。
  一早,我便起来了。吃好早饭之后,我就拿出《文学报》在翻看着了……这是母亲为我订的第一份报纸,也是最后一份,更是唯一的一份报纸的呀?!之后,再也没订过了。
  是的。不论怎样,我还是要看看的。为何?也许,从报纸中,还能汲取到一些个素材和养分的啦?是的。我,都是这么去想的、去看的和去做的。因为,我知道、深深的知道:功夫,在平日的呀!正所谓:曲不离口、拳不离手的呀?是的。都是、就是——正是!
  7:30许,我便离开家里了。尽管,走到学校,最多也就十来分钟的时间,但是,我还是要早早的出门了。为何?这是我的一个习惯:一定要早到、等老师的!是的。等人,总是心焦的?还有:我不大喜欢被人等的,尤其是老师?是的。
  7:40许,我便第一个到达学校了。门卫师傅问我:
  找谁?
  等宋老师!
  哦……他还没来呢?
  好的。我就在校门口等他吧!
  好的呀。
  ……
  不久,妞妞,也来了。
  老牛,你也去呀?
  是的。你也是?
  是的。
  那么,还有谁呀?
  我不知道啦!
  ……
  你们都来啦?
  对!
  宋老师出现了。于是,他,带着我们乘上了70路?是的。好像还有另外三位同学的,但是,我早就忘之呀?为啥?不是一个班极的,我们班,就我一个。不过,我们都是同年级的。那个车票,好像都是宋老师帮我们买的。应该是的。如果,我还没有老年痴呆的话?
  终点站,虹口公园到了。后来,换乘了21路、到达海宁路站、下来了。宋老师带领着我们一起过马路,我们一起来到了红星书场(系本区的一个教师进修学院),古色古香的建筑,那个地板都是木头的,又大又厚?走在上面,特别的有仪式感:咚咚咚……作响的呀?只可惜,今天,早就荡然无存的呀!为何?旧区改造,全部都给拆除了。
  上得二楼,宋老师,将我们领进一个大大的教室?是的。进去之后,告诉我们:比完之后,就各自回家吧!
  好的。多谢——宋老师!
  没事的。不要紧张啊!慢慢来写吧……
  好的。再见!祝贺你们:比赛成功!
  说完,宋老师就走了。
  比赛开始了。
  我一看这个题目:学,然后知不足?
  是的。我就傻眼了……为何?当时,我都不知这句话的出处的呀?特别是它的内涵和外延的啦……还是?
  于是,我是怎么写的?都写了些个啥?还有:我是怎么离开的?都是这么回家的?以及,我是怎么到家的?到家之后的呢?还有:妞妞的呢?还有:其他的同学们的呢?等等。我是一概不知、忘记了的……还是?惟一能记住和知道的就是这个——题目?!是的。我们都是没有得奖、也就没有名次了?是的。
  那么,在以后的读书和工作中,我还去比赛过么?没有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是的。都是这样的?是的。那么,今后的呢?是的。我再也没有参加过的了……因此,这,成为了我在读书和工作期间,惟一的一次作文比赛?是的。历历在目、记忆犹新,仿佛昨日一般的呀?!
  毕业了。
  当年的高考,我没有考取。为何?教导主任任老师说过的:
  今年,老牛,考不进大学的……那么,你们一个都不要去想的呢!
  很遗憾,真的被任老师给说中了?
  次年。
  我在上外的高复班、复习了一年。结果,也没考取。后来,我就招工考、工作了。先是考进了海运局。后来,我还是考进了——法院。
  那么,期间,我还考过了4次高考的,前后共计6次。不是差几分,就是几十分;最后一次,仅以总分一分之差的也……于是,我生气、光火了:从此,再也不考了!为何?我与大学——无缘也。
  之后。
  我与宋老师在吴淞路、昆山路路口,遇见过一次的。当时,宋老师都不认得我了……是的。我是很伤心的!那么,今天想来:都属于正常的。为何?宋老师带的学生多呀。再说了,我又算哪根葱的呢?不要说宋老师了,就是我们的班主任,我都专门写信给他,他也没有回信给我的呀?等等。是的。今天,我也就甚是——坦然也!从此,再也没有和宋老师遇见过了。为何?我也不知呀!那么,如果今天,我再遇见的话,恐怕,就是我都认不出宋老师的来也……也许?不过,那是不会的!为何?对于教过我的老师、特别是宋老师,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也……肯定是的。为何?我的记忆,还是可以的。再说了,我还没有老年痴呆的呀?!
  那么,妞妞的呢?自从毕业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了;也再也未曾谋面了……后来,听我妹妹说:她,也考进了法院。不过,在我离开之后的呀!那么,我的离开有多久的呢?30多年的啦!现如今,她,恐怕也早就退休了吧?
  后来。
  是的。那是20余年之前,我到法院找过妞妞一次的。为何?为了我的老邻居王婆的房屋纠纷的呀……
  这天下午,我刚将车子停在了地下停车库里。当当当——有人在敲我的车窗玻璃?
  呀……王婆呀!于是,我立马就出来、按下遥控器锁好车门了。
  听说,你在法院干过?
  是的。怎么啦……王婆!
  我,有个案子,正巧在你们法院的呢……
  哦,谁办?
  牛XX哦……
  哦,是妞妞呀!
  怎么,你认识她的么?
  岂止是认识呀!我们是老同学呀……不过,好多年没联系过了。
  哦,能不能帮我打个招呼呢?
  可以的。应该没啥大问题的!不过,我要先找到她?
  谢谢啊……老牛!
  不客气的!应该的。不过,请你将诉状复印件和一些个证据材料、如房屋买卖合同复印件的等等,给我一份。另外,再把你的要求和我说说的,就可以了!
  好的。
  不日。
  王婆,又在地下停车库堵住我了。给——
  啥?
  你要的材料的呀?
  哦……好的。怎么变成是我要的材料的呢?是的。我收下了。随后,很随手的翻了几下,似乎没啥难度的么?
  于是,沿着坡道,我就走上来了。其实,每次,我都是这样的。
  给——
  啥?
  你自己看吧!
  哦……不行的!王婆……
  她,将一沓钱,往我裤兜里一塞,早就逃走了——去到下面(地下停车库)乘电梯去了。
  我一摸口袋:钱么?于是,拿出来一数,不多不少,3000元。这,算什么钱呢?
  于是,我还是乘上来了,敲响了她家的大门:
  呀……老牛啊?请进请进——非常的热情、客气,忙将我引进们:看座、看茶了。
  王婆……这个,我不能收的!
  哎呀……一点儿心意呀!老牛,是不是看不起你王婆啊?
  不是。
  既然不是,你就先收着。等办成之后,我再给你2000吧!
  做啥?
  也算是代理费呀!
  代理费?我不收的!我的代理费可高啦!是的。我是故意的、诚心的,就是要吓唬她不收费的。
  不收。就是看不起我……王婆啊!收。一定要收的!
  不行的……王婆?
  哎呀,没关系的!这个行情、这个行规的,我懂得!
  啥……行情?还行规?这个,还有啥行情、行规的呢?这个,我也是故意的。为何?不收费,我可以随心所欲;我可以在办、不办;我也没啥负担;一旦收人钱财、就要替人消灾的呀……再说了,妞妞是个啥情况的,我都是不知道的呀?还有,她肯不肯?案子情况?赢面多少?以及,是不是给她带来诸多的负面影响的呢?是的。我干过、我懂得的!
  哎呀,老牛啊……别给我装啦!你当我王婆真的是洋盘(无知的)呀?
  不是的,您老还是很时髦的!您老,比那王婆、还要王婆的呢!
  哎——对!我们都是要、不能落伍的呀……
  是的。我记住了!王婆——
  无能为力了!为何?王婆的主动、热情和真诚,使我无法推卸了?是的。还有,就这个:所谓的代理费啦?!真的要我代理的话,那么,这个钱是远远不够的。为何?最最起码的也要2万元的呢……我的法院的一个老同事,也是因为房屋买卖纠纷的案子,最后,也是叫他的老同事、也是我的老同事代理(做律师)的,就是这个价格的呀?
  走了。
  钱也推不掉?那么,我就先收着再说吧!等我办完之后的,我再退吧?是的。我都是这样的:替人办事、打招呼的等等,我是从来都不收费的!不仅原来如此、今天如此,就是未来……都是如此这般的呀!
  此时,王婆还要非送我洋酒(清酒)和外烟(七星)的等等的呀……还是?可是,我是说啥也不能收的!为何?因我知道、深深的知道:礼下于人、必有求于人也!是的。王婆的热情、主动和真诚的等等,使我受宠若惊、实在是受不了和受之无愧的呀!是的。都被我一一的给回绝了、推掉了和没有收下了。那么,也就无万无一失的啦?是的。
  不要说,我都不在位了。就是想当年,我在位的时候,我也都是不收礼的!为何?这是我办案子、办事情的一个宗旨的呀!能帮、则帮;能办、则办。不能帮、不能办的,我都会说明情况和缘由的。是的。这个底线和原则,我还是知道的、有的和能够去做到的!为何?违法乱纪的事情,损害他人利益的和祸国殃民的事情,我是从来都是不做的!是的。这些等等,都是我的为人之道、为官之道和为法之道的也……还是?
  还有:以权谋私、利用职务之便和敲诈勒索的等等,我也是、从来都不会去做的!为何?对于这些不当、不法的行为,我都是深恶痛绝的、嫉恶如仇的和解决抵制的,以及,坚决反对的!等等。我都是以身作则的、不会落伍的和稀里糊涂的随波逐流的呀!是的。我的刚正不阿、为人正直和眼睛里绝对留不下一粒沙子的呀?那么,我怎么会做对不起王婆的事情呢?是的。我是绝对不能去做的!收下钱、而不去办的呢?还有:就是不收钱、王婆就是不给钱的,我也会、都会去践行的呀!为何?一旦承诺,就看——兑现也。否则,你说都不要去说的呀……是的。都是这样的!
  多日以后。
  这天中午,我在广中、凉城路路口的新桥饭店(甬帮菜),请妞妞搓了一顿。吃的是啥、我也忘了;说了啥、我更不记得了。妞妞,将我带去的材料给收了。
  原告、还是被告?
  被告。
  好的。我知道啦!你叫王婆的女儿,写份委托书给我:从日本寄快递过来!直接寄给我就可以啦。
  好的。我知道啦!那个房产产权,系她女儿所有。
  好像,你还有一个双胞胎的姐姐的吧?
  不是。是我妹妹!是你同班同学的呀。
  哦……我一直以为,那是你的姐姐的呢?
  不是。
  你还记得,上次,我们去作文比赛的情况么?
  不记得了!早就忘记了。
  哦,那么,哪个作文的题目的呢?
  更不记得啦!
  哦……好的呀。
  ……
  最后,还是妞妞去买单的啦?
  哎呀……这个,多不好意思啊?
  没事的,老同学么!再说了,现在,我收入比你高呀……谁高谁来买单么!
  是的。这个……倒是的!
  ……
  后来。
  由于工作关系,下班之后,我开车送过妞妞几次的。为何?以资感谢和回报了。从此以后,我和妞妞就再也没有联系和会面过了。这是后话,也就案下不表了。
  返回之后,我就告诉王婆了。
  不日。
  突然,有一天中午、临近午饭时分,王婆就打电话给我啦——
  牛啊,老牛!现在,你的老同学叫我回家取钱!
  多少?
  1.2万。
  那么,你家里有么?有的。
  有的。你就快去取、快去办吧!
  为啥?
  这样,你就可以结案的呀!是的。对方要她赔偿10万元的呢?为何?她将房子卖给对方:定金5万、她也收了。房门钥匙也交给人家了。最最主要的是:人家,已经开始帮她付水电、煤气费等等,费用的了?!
  后来,随着楼市的不断飘升,她,反悔了;将定金也退给人家了;而且,毁约了、房子也不卖啦!那么,对方怎么会肯的呢?那么,就是换成我、也是不肯的。是的。她违约在先了?那么,找她理论了、赔偿了。可是,她,始终不肯。于是,人家就起诉、告到法院了……是的。官司,那是必输无疑的;赔偿,也是肯定的。问题就是:赔多赔少的问题啦?!按理,应该最最起码的要10万元的呢?是的。这是肯定的!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去办!
  ……
  多日以后。
  等我上楼,再次找到王婆。这回,她只开了一条门缝?没有让我进去。很是警觉的问我:
  你来干啥?
  呀……我来退钱呀?
  不要!我不是这种人!
  那么,结案了么?
  结了。你们同学还叫我赔了1.2万呢……
  那么,是我老同学不好喽?
  不是。
  那么,是谁不好?
  是对方么!
  你要搞搞清楚了:原本,你要陪给人家10的呀!那么,今天,你才赔了1.2万的,你还要哇啦哇啦的叫个不停的呀?
  不是。我,没有!我,没叫过。我认了……
  那么,我退给你——
  不要。这是你应得的!
  那么……哪个2000元?
  啥2000元呢?
  呀……这个、不都是你当初叫我去办时、承诺的么?
  我没有。我说过么?
  这个……你也要赖呀!
  没有。我不赖的。我都是一人做事、一人当的!
  哦……那么,这回呢?我是故意的、诚心的。
  做啥?
  2000元呢?
  我请律师,也用掉了3000元的呢!
  这个是你的事情!当时,我就和你说过了:律师,不要请!
  为何?
  你要是请律师的,那么,你就不要请我。反之,你要是请我的,那么,你就不要去请律师的呀。
  为啥?
  一山难留二虎的呀?其实,她是不知道请律师的坏处、不利因素和其他诸多不确定的等等的因素的啦!为何?此种事情,我遇见的多啦。
  哦……知道了。这样,不是双保险的么?
  还双保险呢?单保险的……人家,都是不肯、不太愿意赔付的啦……还是?
  哦,没有!我没有!还没有说完,她就把门给关上了。
  哎呀——王婆,你真的是个——王婆的呀……
  那么,您说:我这是西门庆、还是武松的呢?
  说完,我只得自认倒霉——逃之夭夭的啦!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尔喜爱同样器材,这即是念书,书读百遍其义自睹。读一原书,没有是潦草的目下十行,而是频频品味,当真阐明。做者写做的用意,主旨,念表明的是甚么,为何云云落笔。要是换位思虑,尔是...

阿谁父人假装铭心镂骨的模样没门。 正在那以前,她心烦意乱,纠结良久,致使熬菜饭记了添盐,烧暖火没有年夜口溅到脸上,作针线又刺破了脚指……一切那些素日面太甚沉紧闇练的活计,俄然...

题忘:“情之一字,以是摒弃世界。”浑始文教野弛潮。 韶光有密意,岁月有馥郁。退戚多年来,尔始终深深感想着教熟深邃深挚而绵遥的爱,经常被激动着,幸祸着。尤为是这年的母亲节孬温暖...

母亲来到咱们未近四年了,对于母亲的忖量却始终萦绕正在尔的口头,尔晚便念写一篇回首母亲的文章,但老是无从高笔,由于母亲确切是宁靖凡了。她不像女亲这样给咱们讲过作人的事理,也没...

一 尔的故里其实不正在沈阴,沈阴也是早先小教结业后才安生乐业之处。尔的桑梓,正在千面以外的南边,是一个很平凡的年夜村庄,天文地位正在湖南取湖北交壤处,根据止政划分回属湖南。这...

母亲节的暖度末于过来了。尔末于否以少舒一口吻,没有知叙如何形容此刻心里的感到。头几天各个电子媒体,真体阛阓作足了鼓吹,墟市面皆正在为母亲节作筹办,小竖幅展推的漫山遍野。康乃...

这年木樨飘落谦天的时辰,尔眷恋上了上彀。上彀对于尔不仅双是抒领本身这份孤傲以及寂寞,其真更多的是念用翰墨往宣泄本身对于过去的遗憾。事先的尔天天喜爱把本身的忧?、忖量、念没有谢...

岁月流逝,功夫悄无声气的流淌,东风带给小天性命以及心愿,浑风悠悠,绿意盎然,花着花落,结高绿亏亏的因,日复一日的成长,成生劳绩期间,迷人的因喷鼻香四溢,各类晚生的树木,给人...

一 “若何野面有辆仄板车就行了!” 天黑,躺正在尔的大床上,念着翌日必需要实现的事项,不禁喃喃自语天对于本身说了一声。 仄板车雅称架架车,板板车,是端赖人力推动的车辆。它带着二...

守候支割的油菜 做者/眭丛林 本年春天雨火多,油菜花晚曾经倒退腐败,化做了秋泥,结了角因。已经经冷冷清清,陌家黄花万面喷鼻,如诗如绘,如梦如幻的现象没有睹了,一个花季奼女仿佛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