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停的间歇,我和妈妈去菜地摘菜,妈妈将被雨水浇黄了的大白菜拔掉,把地整理平整后又撒了点白菜籽。
  妈妈不让我进地里,怕我将地踩得结了块,影响她种菜的质量。我便坐在地头一边摘妈妈割掉的被雨浇了好几天、长得黄瘦细软的小葱,一边看眼前的山。见远远近近的山被漫山遍野的树木包裹着,云雾缭绕在半山腰,静止着一动不动似乎会成为永恒。能看见的几棵大核桃树上不像往年一样结着圆圆的核桃,今年满树看不见几个核桃;以妈妈的菜地为中心往四周延展,到处都是居民开辟的菜地,种着包谷、洋芋、大葱、韭菜、豆角等菜蔬。风儿吹来,路边的野花青草摇曳着,一阵阵花草及雨后泥土特有的清香味扑鼻而来,让人想起故乡的味道,闭上眼,思绪便回到了那遥远的地方,那些久违的面容便一一浮现心头,令人亲切又倍感伤怀;山腰里,农家青砖红瓦的屋舍在绿树的掩映下静静伫立,绿叶红果的花椒树靠着白院墙站立,将半树枝叶及花椒探进院内,偶尔从院子里传出孩子的嬉笑声、女人呼唤孩子的声音、几声不紧不慢的犬吠、母鸡下蛋后“咯咯蛋”的叫声、毛驴“啊呜啊呜”的轻鸣声、鸟儿在树枝间跳跃着,唧唧啾啾轻吟浅唱着、秋蝉脱掉的整块外皮挂在树叶草叶上,鸣叫声此起彼伏,就像在进行着一场永无休止的歌咏比赛。在这初秋不骄不躁的微风里,万物散发着岁月隽永而灿烂的光辉,让人的心就像那山涧潺潺流动的溪水一样轻柔透亮,于是,眼里心里便只有这山、这屋、这人、这景,世俗的杂污吐纳一空,身心清净舒畅极了。
  妈妈干完活,锁了菜地的栅栏门,我提着葱和豆角在前面走,妈妈在后面边走边顺便拔地边的乱草、摘长出栅栏的豆角。
  我忽然听得一阵嘤嘤嗡嗡的声响从脚下的草丛里传出来,我扒开草叶,循着声音看见一只细腰大个的黄蜂趴在一只秋蝉的肚子上,正在凶狠地叮咬秋蝉,秋蝉翻躺在地面,无助地抖动着翅膀,徒劳地做着斗争,刚才的声响便是它俩斗争时煽动翅膀碰撞彼此、地面及草丛发出的声音。
  我仔细观看,见细长的黄蜂趴在肥大的秋蝉肚子上,黄蜂的后半身被秋蝉一次次抛起来,无奈黄蜂的嘴巴紧紧嵌入秋蝉腹部,秋蝉挣脱不了,黄蜂一次次又落在秋蝉肚子上,它俩在草丛里旋转着,撕扯着,斗争着,猛烈的争斗发出更大的响声,就像飞机飞过头顶的轰鸣,我心生好奇,蹲下身子想看它俩谁能取得最后的胜利,边看边拿出手机拍它俩激烈的战斗场面。
  妈妈看我蹲在路中间,走过来问我在干啥?我说:“妈,你看这有蜂在打架,你用锄头把草豁开,我好好拍个视频。”妈妈也听到轰轰隆隆的声响,用锄头拨开草丛查看,忽然,妈妈惊叫:“哎呀,是嗡嘤(秋蝉)么,可怜的,快把这个黄蜂拨开让嗡嘤(秋蝉)飞了去!”我一下反应过来,这是两条鲜活的生命啊!不会叮咬、没有毒针的秋蝉处于劣势,会被凶狠的大黄蜂活活咬死或者蜇死的。而,刚才,我在做着什么呢?竟然为了一己好奇之心而“观赏、记录”着它们的作战过程!
  在我内心萌生愧疚之时,妈妈拿着锄头弯腰弓背要把秋蝉和大黄蜂分开。无奈,大黄蜂执意要置秋蝉于死地成为它的盘中餐,它咬着秋蝉的肚子像是粘在秋蝉身体上一样,任凭妈妈用锄头怎么拨它都不肯松嘴,或者被妈妈使劲拨开,大黄蜂飞起来一下,又会折身趴在翻不过身的秋蝉肚子上,它们在地面不停移动战斗,时时被杂草掩盖住,我们一下找不准它俩的位置,我从旁边找了一根树枝,扒开草丛找见它俩,想压住挣扎着的秋蝉,让妈妈用锄头挖开大黄蜂,妈妈怕我被大黄蜂蜇了,让我离远些,我刚站起来,只见妈妈抿着嘴弓着背,手中的锄头在地面停了一瞬间,然后使劲迅速往回一勾,随即妈妈收起锄头,喊一声:“拨开了,你快跑!”说时迟那时候,只见大黄蜂“呜”地一声从草丛里射出来,径直冲向我的头顶,我能感觉到它被人屡屡打扰后愤怒狂躁的攻势,我吓得尖叫一声,准备趴下身子躲避大黄蜂气势汹汹的进攻,见妈妈已经脱下她的外套,对着大黄蜂朝着向我相反的方向挥舞、驱赶,大黄蜂被阻挠了进攻方向,随即又顺势朝妈妈飞过去,我急得大声喊:“妈,快打、快跑。”妈妈挥舞着她的外套,边打边喊:“你快跑,往大路上跑。”我一边跑一边看妈妈将大黄蜂赶到了远处,妈妈随后赶上来和我一起跑到了大路上,站着喘了一会气,妈妈说:“这是牛头蜂,毒大得很,能把人蛰死。”正在说话,只听得“呜”地一声响,那只大黄蜂又飞回了刚才和秋蝉战斗过的地方,妈妈叹息一声:“刚才咋没有把蜂赶远再走啊,这下又回去就把嗡嘤(秋蝉)咬死了,哎,可怜的,我把蜂赶走咋没有把嗡嘤(秋蝉)拉得翻个身啊,这嗡嘤(秋蝉)咋笨得翻过身就自己翻不过来了。”我说:“刚才急得跑呢,就忘了,现在不敢回去打大黄蜂了,叫我们打躁了,万一蛰一下就坏了。”妈妈说:“哎,今天要救嗡嘤(秋蝉),蜂就得死,我们不管它俩,嗡嘤(秋蝉)就死了,反正横竖得死一个。”
  我和妈妈默默走着,为了赶走黄蜂时没有给秋蝉翻一下身子而懊恼。我便想,平时看着妈妈不声不响,刚强坚韧,总感觉她心硬得很,今天竟然会为了救一只秋蝉不顾被大黄蜂蛰咬的危险,她的心底该是多么柔软。她自带的善念,给予了生命一丝光。看秋阳照在妈妈身上,感觉妈妈是如此伟大温暖;同时又想:同样是生命,我们为啥总要同情一方而反感另一方呢?大概是大黄蜂自带尖齿毒刺,凶狠异常,对人畜有威胁,而秋蝉圆圆胖胖地,趴在树上,抖动着透亮的翅膀“嗡嘤、嗡嘤”地叫着,叫声那么动听,性情那么温顺,让人心情愉悦。
  听在老家的姨说,嗡嘤(秋蝉)脱掉的壳是一味药,一斤可以卖160元钱呢,她们最近每天晚上打着手电筒在找嗡嘤(秋蝉)的外壳呢。
  2023年8月14日记录
  2023年9月8日整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一定不要在对方身上获取你所缺失的东西 回上海快三年了,因为我这个人比较宅,跟年轻时的心态判若两人,所识朋友不多,有一两个谈得来的,算是很难得了。叶子是我小姑娘同学的妈妈,...

当一缕微风吹散了夏日的酷热,当天空变得又高又远,当雨丝变得缠绵。我知道秋天它来了,来的悄无声息,来的触不及防。一夜之间,夜晚不再闷热。一夜之间,秋虫开始唧唧。不知道为什么对...

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在我后面坐的一位女生叫齐瑞,她的学习成绩很优秀,作风也很正派,是班里男生追求的对象。我则不一样,口齿木讷,没有男生的绅士感,也没有男生的幽默感,不会谈情说...

农村里,有句俗语叫富不离书,穷不离猪。意思是说要想过上富裕的生活,就要多读书。而要摆脱贫穷的日子就要勤养猪。父亲倒是将这个俗语进行得很彻底,尤其是“穷不离猪”。 回忆父亲在说...

今年农历九月初一,是母亲离世十三周年的纪念日,回想母亲的音容笑貌,尤其是兄弟姊妹热热闹闹为母亲过九十大寿的情景,不禁潸然泪下。 由于生活拮据,加上母亲朴实的性格,我们兄弟姊妹...

小时候我住在偏远的小山村,老家的很多人别说火车,连客车都没坐过。平时出行最多也就是去县城或者附近的镇上赶个集。那时候自行车很少,绝大部分人是步行,大人们偶尔要拉东西的时候,...

每个山脉都会有一条或者那么几条河,像巨蟒一样盘卧在崇山峻岭里。它们弯弯拐拐,曲折回绕,像彩带一样飘在祖国的大江南北,由西向东,蜿蜒着无穷的生命力。 水自天上来,有彩有云,给大...

写生风景,是画家的术语,就是创作风景,是将风景搬到画板上,艺术地再现风景。我不是画家,我要用文学情怀来为一座“福园”创作风景,给福园加注灵魂,让风景以不一样的姿态摇曳在园中...

毛蜡烛,别名香蒲、水蜡烛,是多年生或沼生草本,主要生长在湖泊、池塘、沟渠、沼泽及河流缓流带。毛蜡烛味甘、微辛,性平,具有止血、袪瘀、利尿等功效。 一 都知道,从小多次接触并用过...

浪漫诗秋(散文) 悠悠我心,浪漫诗秋。悠悠我意,采菊空山。悠悠我醉,倾听浊漳河。悠悠我笑,汀洲之上风筝。悠悠我望,雁丘儿没芦苇。悠悠我梦,婵娟与星宿。悠悠不止,诗意不停。 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