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瑞江的老家是河北乐亭,他从小是在黑龙江讷河农村长大的,那个村叫平安村。村寨名字挺好听,他们那村人很多,当时有八个生产队。瑞江从正式接触艺术到现在快30年了,祖上也没有在这方面有成就的人。然而,瑞江却“写”出了自己的传奇。
  他自小喜欢画画。每天放牛种地时,分辨庄稼和野草对于他来说特别容易,他就愿意画一些花花草草。每每在放牛的时候,他拿根树枝在草垫子的空地上勾画,看着什么就勾画什么,比如车轱辘草,他闭着眼睛都能画;比如水稗草,他拿笔就能毫不犹豫地画出来。大豆、玉米及前园子、后园子里的茄子、豆角、辣椒等蔬菜,他随手就能画出来。西红柿从柿子秧刚栽进去的样子,一直到它长出来,变得成熟的过程,他都能熟记在心。二年级的时候,他就在书本空白处,照着书本里边那些图案画。他发现人类的认知特别有意思,就是对画人物的认知,从单线点、单线描到双勾,再慢慢地到五官画,再到具体的手和脚,这一变化从岩画上就能看出来,上千年、上万年的变化,他自己在这个过程中都一一感受一遍。
  最初他画小人书打仗画,他画那小人都是用单线勾勒,就是一条线代表躯干,两条线代表腿。上面两条线代表胳膊,点个点就代表头,那是他最初对人的认识。然后慢慢地就变成具象了,创作是由点及身,当时作为一个孩子,他是以兴趣为主,他绝对没有什么目的,也谈不上理想。他就是画点图像,在那打发时间,没承想打发时间慢慢变成了专业。他父母在这方面比较开放,你爱画就画,只要你完成作业就行。他小时候就积极地完成作业,放学后第一件事是先把作业完成,写完了就放牛去。放牛这种野外生活使他与大自然亲密接触,更给他增加了创作灵感。那时的庄稼活儿就是放牛。他遛狗玩,跟小朋友打闹嬉戏,给小朋友做手枪,做炮仗,常常当孩子王,他经历的这些事锻炼了他的领导能力。瑞江在小学阶段就是学着画,画着玩儿。初中阶段,瑞江把精力全用在画画上,他找一些有兴趣的宣传画,然后照着临摹。
  有一次班主任教图画课,让学生通过一种植物以四幅图表达四季,瑞江记得那是初一,当时他就画出一棵树春天的样子,夏天的样子,秋天的样子,冬天的样子。那次老师特意把他的画拿出来,在全班同学面前对他的画作给予高度肯定。他在上高中之后才知道,凭着画画还能考大学的。于是他高考时报考了艺术院校。那时候只要是中专以上的学校,谁考上,谁让人羡慕!初中舍友里,有两个考得挺好的,给他和同学羡慕得不得了。在第一次高考时,尤其是文化课,瑞江考得不理想,他父母就把他送到私立高中,那时候读私立高中每年需要二千多元钱。父母又到进修校找位老师教瑞江画画。有一个在哈尔滨师范大学读专科的毕业生,在农和一中当老师。当时瑞江跟他学习一年多后,又到哈尔滨师范大学参加集训,集训班老师特别好,有赵云龙院长、王晓东老师、赵献新老师,还有现在在上海大学任教的金星石老师,好多名师都在集训班任教,但当时瑞江并不知道他们是名师。
  第一年他参加高考时,全省没有几所学校招生,那时候老生源特别多,有的考生考了四五年,三十多岁还在考,这些考生们为离开农村进城得到一份工作只能竞争。瑞江知道自己没考上大学的第二天就决定补习了,补习费一年600元。瑞江上赵宪新的课,赵宪新是画油画的(他现在是天津美院副院长)。瑞江他们六七个人在他家跟他学,画技提高很快,尤其素描,赵老师是搞艺术的人,个性很强又专心。瑞江记得赵老师在报纸、刊物经常发表画作,他很羡慕。瑞江当时画得挺好,他每画一张画,经赵老师指导后,他再修改后就被贴墙上。瑞江的画在他家里经常“上墙”给其他学生示范。
  瑞江开始从素描向画色彩转变,后来他的色彩感觉跟上来了,素描技术好,有素描关系,再去画色彩关系,也能把色彩关系画出来,然而比较牵强,但是它不影响瑞江的素描。一抹出色的水粉色彩用黑白照片拍出来,它也是一幅出色的素描画。那时他最擅长速写,因此瑞江对画的构图(线条儿)特别有松弛感。当年高考四科,头像、水粉画、速写是必考科目,还有一科创作。这四科加起来总分是100分,速写是10分,其他三科都是30分。美术成绩,瑞江考了第六名,速写10分满分,他考了9.7分。当时瑞江的速写模特正对着瑞江,模特坐在桌子上踩凳子,他的脚底翻过来对着瑞江,瑞江恰恰就把那个脚底翻过来的形态体现出来,做他整个绘画的“亮点”。瑞江又把桌子和凳子全画上了,整体是一张小素写,于是考官给他打了9.7分;素描是30分,色彩是23分。作文考题叫“难忘时光”,让学生根据“题目”自行画出一幅画。瑞江在农村长大,他便画了牛车。画老牛拉着车的是正面,一个父亲坐在车辕子上,拉着一车草,草上面趴着两个孩子,露着两个头。正面构图,他把那草画得特别重。这个创意源于瑞江小时候和父亲把麦秆拉回来过冬的经历。30分的创作题,瑞江得了29分。实际上这些影像都在他脑海里,对他而言历历在目。这种经历很多农村人都有过,但要拿出来把它作为图示展现,只有学过绘画的人才能精准地呈现出来。瑞江不出所料地考上了哈尔滨师范大学。当年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专业投档线是260分,他高考分数是263分,正好被录取了,名字还上了报纸。那时候,农村孩子能考上哈尔滨师范大学的本科是了不起的事。瑞江在青冈二中时,班主任不太喜欢瑞江,把他放到教室最靠后的座位,还指着瑞江说“你要能考上大学……”没承想他还真的考上大学了,他买糖送给班主任,班主任见面时感到过意不去了。姚瑞江想:老师有的时候看不惯你,也是自己做得有点过头,老师对像他这样逃课的艺术生肯定有看法。其实艺体生在高考那届学生里,他们的经历要远远比其他高考生更艰苦。那个年代,为提高自己的术科成绩,艺术生要离开学校和家,自己要独立生活和学习半年,当时同届里,其他考生是没有这个经历的。
  
  二
  他在哈尔滨师范大学的第一堂课就是由高卉民老师教授。高老师白描那些稿子拿来给学生用,估计大部分被学生“据为己有”了。1996年,瑞江开始接触中国画,因为那年学校只开设一个中国画专业。1995年开设的是油画专业,当时他还有点儿不情愿,因为他对中国画根本就没有概念,确实不懂。他还很后悔第一次高考没考好,要不就学习油画专业了。他阴差阳错地学习了国画,一直结缘到现在。高卉民老师、龚建华老师、陆玉胜老师给瑞江上过课,那时候陆玉胜老师刚刚当院长。高卉民老师影响瑞江最深,后来瑞江相继成了高老师的硕、博研究生。那个年代瑞江岁数小,他攻读博士研究生还是老师建议的,其实瑞江没有想过,因为他觉得读博太难了。决定报名的当天,瑞江一直在纠结,直到第二日凌晨一点多,他还在跟一个好朋友谈论考博的话题。最后他决定考博,争取一下子就考上,要不就别考,要考二三年,这太折磨人!那一年他下足功夫,没承想收到了博士录取通知书。
  瑞江对画画的主动性特别强,根本不用老师管束,只要是画画,他肯定按时完成任务,而且必须画得好。那时候,瑞江的素描基础不扎实,而且在国画上他完全没介入,还没用过毛笔。高老师每学期都给他安排几节写意课,那时候瑞江总是学不会。关于写意的画,绘画者的意识若没达到“境界”,根本体会不到。写意画不像工笔画。写意全靠自己悟后再去创作,写意这两个字分开就是两回事儿,“写”是实现;“意”是艺术、方法。这个方法其实很难把意“写”出来。工笔画有方法,学会它机会多一些。工笔画主要是造型好。写意就太难了,瑞江跟高老师学习了四年,过程中他们的关系走得比较近。高老师经常说“你这线,不行,线画得太快”,包括瑞江读研期间也没少下功夫研究。他拿画给高老师看,高老师说线不行,线不行,太快。虽然,他足足地花了十年,但写意画还没见大起色,可见写意画之难。他考上博士是2014年,这时瑞江正好申请去中央美院访学,成为高级访问学者。他到中央美院跟李洋老师学画人物。在李洋老师工作室,创作来源是现实主义题材,画现实主义人物,当时瑞江想学习画花鸟,但没有老师带教,由于瑞江跟李老师还有几面之缘,他就跑去画人物了,因为他从小就画人物。瑞江想把写意的花鸟线和写意人物往一起融合。由于人物画造型更严谨,结果他在那儿待了三年,这三年对瑞江来说很重要,他重新规范了写意花鸟的线条的差异性,高老师说的那种线,他终于找到,悟出来了!尤其他从2016年参加全国性展览,入展就开始获奖。画的面貌也开始成熟起来了,他在写意画上慢慢就有了一个新的高度,人一旦悟出来“东西”了,心里那种感觉就有了,所以,学画只能意会。
  老师总说瑞江“线快”“太快”。实际上,老师说那个“快”的意思,瑞江顿悟之后才明白,尤其是写意线的起承转合。2014年以后,瑞江才记得慢慢地画线,那画线的速度就下来了。所谓的“快”,实际上就是笔头功夫没“杀”进去,太浮,太飘,没有力透纸背。高老师对瑞江说:“这种质量,你没有悟到,有些东西确实如此,而且你这是属于自己从小时候有这方面天赋,再加上爱好和喜欢,在求学路上,追求有一点儿急迫,说是歪打正着,就正好考上自己原来没想考的专业,然后没承想真的画‘写意画’了。有些时候,人生可能就是这样,就是你看到自己的成果挺高兴的,其实中途有好多时候也不想坚持。画工笔画,基础再弱,画家画三年,也能画出个面貌来。若参加个展览,拿出点成果来,三年画一幅画,画家肯定能做到。现在表达途径、表达方法还那么多,尤其材料那种扩充、扩展,实践起来,画家画一幅画很容易;但写意画不是工笔画,画家真没有这些时间……”瑞江从1994年开始算,时间将近30年啊!30年磨一剑!问题就是这个“大写意”,现在全国找“70后”画传统大写意的,已经找不着几个人了。中央美术学院于光华老师已退休,现在有岳青山老师,岳老师他画山水,也画写意花鸟。中央美术学院现在有个刘海勇。在“00后”里,写意画的院校里边画得有一点儿成绩的,找一个太难了。属于大写意的画家有李苦禅、齐白石、潘天寿,但是潘天寿、李苦禅是家传的画技。潘家有个潘公凯,后来的中央美院院长。就大写意,能花三四十年去琢磨一个东西,现在人很少了,瑞江就因为他身边有一个好老师,一直在鞭策他,要是身边没有鼓励他的老师,他可能早就坚持不下去了,就因为高卉民老师一直站在他旁边,每次他取得一点儿成果,高老师就鼓励他,当然,瑞江有错的话,高老师也批评他。实际上,高老师就是师傅带徒弟。
  在大写意上想成功的话,很多人花十年是不可能的。基本上,成家成名那天大约在50岁。在50岁以后,因为画家对社会、对人物、对动物这方面的综合修养要有一个思想提高的过程,当他达到那个岁数,对生活、对生命、对现实有一个认知的时候,他才能顿悟,要不然顿悟不了。也不是说,谁经历了这些坎坷这些磨难之后,便能顿悟出来,若没有经历过在书画创作上的磨难,也顿悟不了。必须接受打击,接受打击能力要强。看看那些画工笔的画家用两年、三年拿出一个成果,对于他们来说,参展入选没有问题。但若想试试写意画,尤其写意花鸟去找超不过三幅。瑞江去看了,大写意还都是邀请参展的,真正靠大写意自己上展览的没有,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其实中国美术家协会的人也知道这件事儿,他们很清楚为什么会导致这种情况发生。第一,画花鸟画得好的,相对来说比较少。第二,能看懂大写意的人越来越少。有些人看不懂就理解不了,能够欣赏大写意的人就更少了。
  瑞江给今天采访带来一个新的课题,那就是如果要继续这样发展的话,会产生危机的,像高老师这个级别的,在全国能找到几个人?大写意画好,它有几个要素,勤奋、笔法、技法,那都是必须掌握的。真正的画必须有地域性。地域能塑造画家的地域性格,有了地域性格的画家才能画出地域性的作品。画家得有性格,必须有性格,好多人看不懂高老师的画,它蕴含着一种地域情感。而这个情感,恰恰是这种苦寒之地的情感,再加上在苦寒之地找到这些不知名的花、不知名的草,就是被人们忽略的那些东西,他反而把情感寄托在这些平凡的生命上。
  再有艺术家对当地生活、对不同山上山石的领悟,那种高度概括出来的“皴法”,这个皴法只属于那个地区的山。那个山的特点,你再画别处的山,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这就是地域性的一个非常耀眼的标准。米家父子的那个米点皴都属于江南那种雨气、雾气,那种朦胧感觉,若在北方画这类画,行吗?不行!这都是地域性,所以说画画没有地域性,作品没有地域性,画家就不可能表达出真情实感。潘天寿画的内容都是他熟悉的,他画当地风景、石头,都是他生活中最常见的东西,他才能画出来。但他到北方就不是这样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秋雨过后,秋风渐起,空气中隐隐传来桂花的第一缕清香。走过鸿渐路,街市两旁商铺林立,熙熙攘攘的人群来来往往,忙着采购各种节庆物资。中秋节的气氛渐渐氤氲开来。随桂花一起飘来的...

大雨一般是在夏天来造访,在北方,如果有大雨,天气预报提前十几小时就播报了。在我家,父亲的老寒腿,便是预知未来两天天气的钟表。大雨没来,父亲的老寒腿,有无数只蚂蚁在爬,弄得父...

有时以为偶遇是需要缘份的。没有既定的目标,没有预设的结果,只是遇见了,而且一旦遇见,也就有了抹不掉的印记。 大好的秋色,大好的周末,呆在家里实在有点浪费光阴,捡拾秋色也许能捡...

第一次知道“左公柳”还是父亲告许的。 父亲生于1910年,虽然没有读多少书,但爱看戏,爱听故事,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也就文革期间,每次随父亲进泾川城,一过泾河,到甘家沟就上了西兰公...

三秦大地是一块好地方,是秦的发源地,也是汉的发源地。用当地的话说:那真是——聊咋咧!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那是江南。而这里却是一马平川,无遮无拦,早晨太阳刚一...

广袤的鲁西北平原,浩浩大运河穿流而过,贝州古城武城就坐落在它的臂弯里。俗话说好水出好酒,获益于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这里以盛产古贝春美酒而闻名。“千年大运河,万年古贝春。”作...

文友,顾名思义就是以文会友,以文成友。我在江山文学网站待了十多年,认识很多文友,但交流并不多,聊天涉及文学更是微乎其微。大家都忙,我的文友生活中又比较优秀,平时有时间问声好...

曾记得这里以前全是田,名叫“蔬菜队”。九十年代上高中时,来沿江两岸玩过,只知道一片片的田种上一片片的蔬菜,真是绿的可爱。十几年后的今天,田消失的无影无踪,还在这里建起了一条...

我们山区在收割稻谷时的农具叫拌桶。围在插入拌桶三方的挡遮是由竹篾编制而成,打稻子用的竹齿耙子是由木头和竹片构造而成,被放在拌桶出口内侧。打稻子在通过竹齿耙子时,就可以把稻谷...

一 暮色降临,太阳的光辉照耀下的草原,好似涂了一层金色,灿烂,辉煌。在望天空看去,暮色下的草原上空,多彩而美丽,看呢,草原的上空一片辉煌夺目,真是令人目不暇给。各种色彩好似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