塘河弯弯,岁月悠悠……
  温瑞塘河是流经莘塍的最大河流,南宋时,即已形成目前的状况。我在莘塍街生活二十二年,饮食洗涤,上学放学,串门远行,都离不开塘河。所以说塘河是我们的母亲河,理所当然。
  想当年,就连自行车都是难得的奢侈品。塘河上的木制轮船,是我们出行的重要代步工具。除此之外是小木船,船老大驼着背,满脸风霜,摇着一把木桨,进一进,退一退。老太带小孙子出门,坐在小木船里,不急不躁,打开手巾包,掏出瓜子枣栗千金枣儿,摊在膝盖上,嗑瓜子聊天,一天时光消磨在咿哑摇桨声中。我小时候,塘河甚少见舴艋舟,后来才多起来,以运送货物为主。
  我们平时赶路,普遍选择木轮船。轮船使用柴油车,船背中部突出一只烟囱,腾腾腾冒着黑烟,缓缓离开瑞安白岩桥埠头,驶向温州小南门埠头,航程三小时四十五分钟。第一站停靠九里汇埠头,第二站直洛桥头。这就是莘塍街的水路要塞。
  莘塍街是个富庶地方,终年温暖湿润,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四季分明,降水丰沛,日照充足。江南水乡,物产丰美,很好养活人。自然灾害以台风、洪涝、虫害为主,低温、干旱、地震次之。台风过境稍有破坏,也给农田带来丰富水资源。
  作为塘河沿岸重要交通工具,河轮舱内设置简陋而实用。在船板上固定三条长椅,中间椅子略宽,以上下两根木条一分为二,既当分界线,也代替靠背。旅客面对面背对背坐着,脊柱有木条硌着骨头的痛感,当时的人,普遍营养不良,所以痛感也是相通的。
  四十来个人在船舱一坐,轮船吃水就深,河水在船沿一荡一漾。船舱密不透风,那就从船沿穿过去,河水渗透布鞋,隔着尼龙袜,都感觉到冰冷潮湿。
  船舱里,鼓词正唱到节骨眼上,盲琴师赵先生血脉贲张,声嘶力竭,琴板频鼓劲敲,《五虎平西》起高腔:“自古英雄出少年,志壮山河贯长虹。为君分忧帮社稷,奋勇杀敌报国忠……”
  小贩提篮小卖来回穿梭:“馒头油卵五香干啦。”舱内声浪冲撞,繁杂无比。爱清静的人,爬上船背晒太阳,河风扑面,很是惬意,连空气都是澄透的,此时当能领略谢灵运的感受:“弭棹向南郭,波波浸远天。拂鲦故出没,振鹭更澄鲜。遥岚疑鹫岭,近浪异鲸川。蹑屐梅潭上,冰雪冷心悬。”
  船到河岸开阔地带,柴油车啪啪闷响,回声在旷野传来传去,船舱飘出的鼓词,听着就虚了。轮船速度很慢,岸上风景似停滞不前,沿岸一只只高大烟囱,雪茄似的,引人注目。渐渐发现烟囱,慢慢看着它接近,又缓缓抛在身后。轮船啪啪啪响着,钻过莘塍桥洞,慢腾腾放了低速。直洛桥头到了。
  轮船老大丁大哥把着舵盘,丁二哥收一圈零钱回来,把票箱搁到老大身边,搭凉棚瞭一下岸上的人,猫腰攥了缆绳,离岸还有一米地,就跃上埠头。轮船还有冲力,和旧轮胎一碰一碰,磨着擦着缓缓停靠。老二也不去拴桩,将缆绳绞在手腕,牛踏扁一样的脚板,顺势往前蹬上三步,掣住轮船。
  丁老大开船时间不短,缺人帮忙,叫老二初小三年级就辍学,帮着卖票打缆。在轮船将停不停、擦岸荡漾中,见旅客鱼贯跨上埠头,老二便往虚空点下头,跳回轮船。老大扳了方向盘,船头向左拐,往岑岐、河口塘埠头开去,一路上去,那是塘下镇的辖区。
  直洛桥头一片喧闹,“甘蔗荸荠双炊糕”,叫卖声响成一片。这是一个有路廊的埠头,鹅卵石路面凹凸不平。街面上有一间小型供销社,销售生产资料和生活用品。门口有一个木栏杆,姐姐和我在那里,用五分钱买过刀豆罐头,坐在栏杆,打开来吃,其味鲜美。
  这间人称“生产资料”的供销社边上,有间胡士开办的长虹照相馆。五十多年的老字号,囊括所有莘塍人的照相生意,周边地区包括城关镇、河口塘、塘下、丽田、韩田的姑娘,都会呼朋唤友,赶来拍摄美人照。
  和长虹照相馆隔一间白铁店,是生产莘塍五香干的介春酱园。凡是富庶之地,必然一地吃货。当年坐长途车经过飞云江码头等待轮渡的旅客,想必都对窗外提篮叫卖莘塍五香干,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
  民国《瑞安县志》记载:“1938年,莘塍酱瓜销往外地。”莘塍酱瓜就产自莘塍介春酱园。它另一个名牌产品,是莘塍豆腐干,又名莘塍五香干,亦名介春五香干,以口感和回味鲜美名闻遐迩。莘塍五香干选用当年新豆,经过浸水、磨细、滤净、煮浆、结冻、压挤、切块,用双缸酱油和香料制成,放在通风处凉干后上市。
  介春酱园原名皆春官酱园,始创于清同治九年(1870),由莘塍中村人蔡世明筹资合股创办,厂址在莘塍直洛前村,1927年更名赓春官酱园。抗日战争期间,企业资不抵债,濒临破产,戴锡九等人筹集40股资金,每股法币500元,共2万元继续经营,易名介春酱园。莘塍五香干如此出众,和优质黄豆、独到工艺有关,与当年塘河的温润水质,都是密不可分的。
  塘河的水,有时好得像碧玉,这和源头瞿溪、雄溪、郭溪,及大罗山、集云山山涧溪流水质有关。我母亲最爱说的话,有一句叫“见水无净”,现在想来,应该理解为“见水物净”。沿岸人们洗涤东西,都依赖着塘河水。
  小时候,我跟着姐姐,每天下午都要抬着空铅桶,到河埠坦头取水。姐欠着身子,拿铅桶在河水里一荡一漾,咬牙提上水来。我扛着竹扁担看着,把扁担穿进绳子。姐弟俩一前一后,躬着身子,吃力地把水桶抬回家,扳着桶底,吃力地把水倒进水缸。
  三趟下来,看缸沿边,差不多要漾出来,就掂一块明矾,在水里搅起漩涡。污浊逐渐沉淀下去,顿然明净无比。全家做菜烧饭饮水,都靠这小小的水缸。水用完时,再用铁勺把水缸浊刮出来。铁器刮到陶瓷缸底,发出刺耳的声音。
  塘河边的孩子,基本上都能游几圈,拿着脸盆,拿着救命圈,狗爬,蝶泳,蛙泳,好不好看其次,关键在实用。塘河边,大多数男人,以塘河为浴缸,很潇洒地手捏毛巾、短裤、肥皂等物,大步走过大街,从埠头涉水下去。捞点水,在心口拍几下,然后呼地推开水面下水,破开十圈涟漪,潇洒地游到对岸,歇一下,再游回来,半身站在水中,涂抹肥皂,上下摸洗几下,哗地冲进水中。通体洗净后,顺便把短裤背心,打上肥皂揉几揉,在水里涤净,捏在手心大摇大摆回家去。
  我是塘河边少有的旱鸭子。我大姐有五个同学,当时习惯带我玩。天气热,他们去游泳。我不会游,就在他们下水后,看管短裤背心之类的衣物。我蹲在莘塍桥洞,避免太阳曝晒。不断有一队队纤夫,通红的肩膀,套着纤绳走来,拉着糖蔗船,到岑岐糖厂去制糖霜。桥洞里的过道,就一个人的位置,我抱起所有的东西,让他们迈过去。
  毛巾和老人式短裤看久,没什么吸引力,一会儿我便分了神,看水面上浮动的人头。他们游得很开心,一会儿去岸边停靠的西瓜船,摸一只西瓜潜回来,在桥下拍开,分我一块。莘塍西瓜是远近闻名的土特产,品种有苏蜜1号、中育1号,中熟型有台湾新红宝和广东新澄1号等,瓤红松脆,汁多味甘,一溜二十只大木船泊在岸边,任客轻敲细选。
  有时他们会摸到几只螺蛳扔上岸来。河岸边螺蛳多得不得了,我父亲夜夜睡不好,经常会提着家里的铅桶,解开船家的小船,一路荡过去,不长时间,便有满满大桶螺蛳提回来。有一次,同样睡不着的船家,半夜出来溜达,发现别人动了他的小船,恶狠狠开骂大街,之后我父亲才没了夜猎行动。
  这些大哥游在水里,不时伸手向我要毛巾擦脸。我处于神游状态,听不真切,就把身边布状物件抓起来,一股脑儿扔给他们。他们仓皇间无法接住,于是,在他们浮动的头边,漂起短裤、背心、毛巾。
  他们在发愣,我也很慌张。我本来想把毛巾扔下去的,我喃喃自语。他们几个一步步迈上埠头,哈哈笑着,把我提起扔到水中。后来,他们再一起把我捞上来。我喝进好几口水,扑通扑通拨水,沉下去,然后落汤鸡一般,被提溜上来。这是我的首次试水。
  我决心学会游泳。隔壁邻舍阿者大大,经常坐我家门口拍腿聊天,自告奋勇要教我。阿者瘦精精的两条长腿,快速在我前面摆动,浓密的汗毛随之飘啊飘的,我屁颠屁颠紧随其后,怎么也跟不上他脚地印。
  我和阿者在埠头下水,冰凉河水,让我起一身鸡皮疙瘩。在边上洗菜洗碗洗衣服的婶婶们,看见阿者带我学游泳,就莫名其妙开心。阿者听到鼓励,相当兴奋,把我的身子夹在他精壮的大腿之间,放进水里浸泡一会。到底有多久,我现在回想,足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我勉强挣扎出来,上得岸来,吐出好多水,拿着背心短裤毛巾回家。我一步一步迈上埠头,水滴滴答答挂下来,在我走过的身后,连成湿湿的水线。
  几十年过去,物是人非。怀念塘河上的人与事,我重回塘河边循踪,塘河沿岸高楼林立,商贸繁荣,春风百里,岁月如歌。看天边出现大片火烧云倒映在塘河上,气象万千,煞是悦目。
  明天,一定是个晴朗的天。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康无为新居一日游(集文) 001 客岁秋夏之交,寂寞外突领偶念,晚便风闻青岛有个康无为旧居,何没有约一名石友前往游教?走近故宅刚刚晓得而今那面是青岛市的一个对于中零落凋落型业余特色...

衰夏的世界,年复一年的越发强烈热闹。衰夏的山川,年复一年的越发葳蕤以及恼人,衰夏邪芳华。衰夏的豪放取激越,会让民心潮磅礴,以谦腔的周到交融于衰夏的大水。 当取春季依依惜别之时...

一 95西部演习完毕,归撤驻天借已戚零,连队又接到了靖西自然气施工的仼务。 做为西部都会,动力供给不敷的答题,始终是西安成长的瓶颈。而一省的陕南,则动力贮备丰硕,但运输威力不够,...

正在咱们村的这帮父孩子外,尔理当回正在另类一列。由于尔并无如这些父孩般有每每必要插秧割稻挨猪草的活计,致使旁熟没2个有别于她们的喜好来:念书以及垂钓。 按她们的话说,那俩皆是忙...

小姑年夜教结业后的一地,发归一个男孩,说是交了有一年的男友。男孩皮肤白净,少相英俊,留着一个马首。奶奶刚入手下手认为男孩是小姑的年夜教同砚呢,便连忙筹措让母亲往街面购菜购肉...

步进花坪嫩街,一座交融平易近族风情取传统美教的牌楼映进眼皮,其竖梁上雕刻着五个小字:“山川全国家”。始睹此景,尔口外不由熟没几许分猎奇:那五个字劈面,究竟结果包括着如果的...

阳晴没有定禾木村 一 炎天正在新疆游览,必需照顾始冬的衬衫以及雨具,那是起程前几回再三夸大的注重事项。否对于尔来讲,却始终念没有懂得。骄阳炎炎的六月天色,湿涝长雨是新疆的气候特...

一 内受今的地空,一地比一地低,功夫只管借正在夏历玄月,正在北方如许的时节,良多人照样脱的是欠袖,但内受今曾经隔三岔五天上起了雪,水车站周边一片萧索,养蜂的人越聚越多,表哥比...

一 早晨,姐姐碧蓝的脚机正在响,她快捷翻望动手机,竟是mm碧玉领来的动静,“姐姐,古有空出?一下子尔便到您野再望望您的年夜孙子,尔极度喜爱。”姐姐碧蓝望完mm那条疑息时欢跃的说,“...

火,没有喜爱海不扬波,必然若是这种浑流流潺潺而来,哗啦啦流淌的声响,没有慢没有躁,逐步淌过,轻快悦耳,听着养口,便像以及一共性子温润安静的人对于话同样,接触了令人舒口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