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甥专程开车将我送到家门口,因为生意忙碌,他未过多停留,陪我说了几句话后就折返县城。五个多月没有回家,两个季节过去,感觉仿佛过去半个世纪。我站在浓荫下,如同醉酒一般,有些晕眩,还有些恍惚。
  周围的一切还是那么熟悉,熟悉得让我闭着眼睛就知道每一束花开的模样,每一片叶落的声音,每一丝空气的味道。炽烈地蝉鸣声淹没整个世界,它的喧闹也是如此熟悉,让我的心渐渐归于宁静。西斜的阳光掠过丘陵坡地上的庄稼,穿透繁密的树林,带着夏日的热烈,带着那些熟悉的劳动场景的记忆,缓缓向我走来。田间地头的劳动,已经变成一个遥不可及的梦,那些春耕秋收的忙碌统统深埋心底。我自诩为农民,可对于田地间的劳作早已做了一个看客。家乡冲冲坡坡的田地,庄稼泥土的味道,似乎被城市的足迹取代,对于一个游子,我的每次归来,唤醒的昨日依然鲜活。在我深情地凝望中,记忆里时光的影子纷至沓来,疼痛、汗水、忧伤、欢笑……往日堆叠,带着梦境般如雾似纱的迷离。
  家门口的一切看上去没有变化,可仔细观察,时间在所有生命体上留下的都是改变。院门前西侧两棵高大的泡柳,相对站立着,枝叶又浓稠许多,皴裂的树皮披着墨绿的青苔。姿态庄重沉稳。五十多年过去,从我家刚搬迁到这里时父亲栽下它们,连同它俩一起栽下的还有许多树,有些树后来成为翻建新房的功臣,有些腾挪场地时做了牺牲。无论哪种归宿,都是父亲营造家园时最美的陪衬。椿树、槐树、银杏、玉兰、含笑、桂花又添加了新的枝叶,一层层留下时光,厚实的姿容是对光阴的感谢。时间日甚一日地溜走,只要不动心念,日子仿佛就感觉不到,如同流水缓缓而过。只有在一刹那静心凝眸,才发现原来时光的痕迹随处可寻,只是我日渐粗疏的心忽视了它们的存在。如此想来,我的心就有些疼痛,总觉在和时间的赛跑中自己是一个失败者。
  每次回家,都像似和时间在赛跑,我害怕成为一个迷途羔羊,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害怕不知在哪一刻会把关于家的记忆丢弃。每当这些想法泛起心头,我就一阵莫名恐慌。于是回家的想法愈发急迫,不停地在心里酝酿,如同久久筹划的一次旅行。我为自己的这个用词感到苦笑。什么时候,回家变成了旅行,回家的路遥远而漫长,看似毫无距离,可每次为回家所积聚耗去的精力不亚于一场马拉松,无数日思夜想的准备只为在回家时身心得到片刻安宁。
  家里什么都好,空气中充满曾经走过的所有时光的影子,每个角落每棵花草里都有无比亲切的记忆。阳光从高大的树荫间隙里照射过来,枝叶再密,总也阻挡不住光的窥探。含笑、桂花、梅花争相抢夺院子的空间,几乎遮蔽了堂屋的门。玉兰、紫薇、梅花并排而立,做了东厢房最坚定的卫士。
  花木是父亲的宠爱,总是有恃无恐地生长,也逐渐成为我牵挂的一部分。三月中旬我回了一趟家,难得空闲在家待到月底。父母上了年纪,除掉日常生活,其它的事情渐渐疏于打理。院子外面东侧路边的杂树总是砍一茬冒一茬,它们顽强的生命让人无奈,同时又觉敬佩。我先将杂树砍掉,然后将阵地转移屋后。屋后的竹林在和香椿树的战争中落于下风,残存的竹子失去往昔丰茂的光景。檐沟上方虽然还有竹根入侵,可主要的侵略者是香椿树苗,密密麻麻的炫耀着旺盛的生命活力。在掐掉香椿树苗的嫩叶之后,我毫不留情地对它们进行了清理。最后我和父亲商量,将院子里的梅花、紫薇、玉兰等的花树的枝条作了梳理。堂屋门前的两棵腊梅,虽然没有多少年头,可是虬曲的枝干已具哲人气度,只是表露思想的枝叶过于华茂。我毫不犹豫地为它们进行删减。父亲虽然应允了我的决定,可是看着我下手的时候,他忽生悔意,不断插话说:“少剪点、少剪点,让它们留着吧,也不影响观赏。”
  父亲既如此说,我只好顺从。虽然无法完全按照我的想法给两棵腊梅“美容”,只要父亲看着好就好。我又将目光瞄准靠近院子的那棵泡柳,搬梯上去,费了老大劲将那根遮挡在院子前方天空的粗枝锯断。下锯时有些不舍,但为了整个家院天空的和谐,我还是痛下杀手。借着梯子的便利,高大香椿树上的许多枝头嫩芽也成为我的战利品。春天的劳动,汗水中有香椿芽犒劳,实在是无负春光。
  既使一次次对院子里的花木进行移栽、修剪,可是花木实在太多,它们生长的速度惊人,总是不断超越院子里有限的空间。虽然我逐渐接替父亲看护它们的任务,像对待长大的孩子一样强制为它们分家,遇到调皮捣蛋者时不时进行修理。可我终究不能真正代替父亲,终日厮守着成为它们的主人。
  父亲养鱼也很随性,在我的劝说下终于同意进行整合。于是我将三个养鱼的水缸的水全部清换,淘汰掉鲫鱼,将靠近堂屋门口的水缸中的三只金鱼移到梅花树旁的水缸中。在我舀水时金鱼惊慌失措,快速地东躲西藏。当我将它们俘获迁移进新的水缸时,它们在清水中游动立刻快乐起来,瞬间忘记了刚才的失态。小可爱,我并不需要你们的感恩,只要你们能给父亲带来欢乐就好。
  当这些并不繁重的劳动完成时,我坐在院子里,喝上一口的毛尖,浓郁的茶香浸润着身心完全放松。父亲在堂屋里安静地看电视,鸡鸭在我身边走来走去,不时叫上两声。胖乎乎的小花猫一会儿躺在花盆里,一会儿卧在水井盖上,一会儿跑到柴垛上,总是不停变换着它的领地。我偶尔抬头,仰望泡柳树,新叶枝头的喜鹊窝旁,两只喜鹊在枝头间蹦跳着欢鸣。
  现在,短短几月时间过去,我重新回来,站在廊檐下的几只鸡好像已经忽视了我的存在,自顾自地低头啄食,没有抬头问候我的意思。桂花树下的鸭子,享受着阴凉心无旁骛,它们的记忆里仿佛从来没有我的出现,对我的归来熟视无睹。鸭子旁边不知何时多了几只毛绒绒的小鸭子,呀呀的叫声只是为了呼唤母爱,并不是对我的欢迎。小花猫卧在玉兰花下的水泥地上,消瘦得让我简直不敢相认。这还是那只小花猫吗?到底遭受了什么变故让它变成如此模样?
  我正独自思忖。母亲从屋里出来看见我,佝偻着身躯兴奋地走过来,回应我对小花猫的关切说:“也不知咋回事,猫有次出走了好几天,回来后就不吃不喝,喂它肉都不吃了,看样子病得不轻。”
  我心里表示着对小花猫的难过,同时走到红梅花旁的水缸边,略显浑浊地缸水中一只金鱼孤零零地缓缓游动,它的另外两只同伴已不见踪影。母亲跟着我又轻声说:“你爸有段时间忘记换水,金鱼就死了两只。”
  我默默听着母亲说话,心里顿时感觉说不出的沉重。我的目光在院子里游移,腊梅已经失去当初修剪的痕迹,紫薇新生的枝条依然亲密的贴在了房檐上。我最后习惯性抬起头仰望泡柳树稍,枝头空空如也,那个喜鹊窝居然也不见了。我惊讶地问母亲原因。母亲叹息着说:“唉,前些时候风刮的太大,将鸦鹊窝刮掉了,可怜,两只鸦鹊在窝旁叫唤了好几天呢!”
  我猜测母亲说的风应该是“杜苏芮”,这场台风带来的影响范围之广,破坏之大,竟然连家门口的喜鹊也未能幸免。失去辛苦筑成的家园,它们该有多伤心啊!短短几个月,我希望看到的不希望看到的事情都在发生,世界上演了那么多悲喜剧,总是让人无遐顾及。阳光、蓝天,绿荫、蝉鸣……所有亲切熟悉的景物从光影中一点点向我靠近,让我欣喜,同时又令我怅然。这些与父母朝夕相伴的生灵,竟然和人间一样上演了相仿的故事!
  父亲正在堂屋里看电视,终于听见我和母亲的说话声,他微微前倾着身体,从屋里缓缓走出来,满脸堆笑地望着我。看见父亲的那一刻,我的眼睛忽然潮润,胸中无法抑止的温热如同潮水般上涌。
  
  
  2023.9.7日记于炉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康无为新居一日游(集文) 001 客岁秋夏之交,寂寞外突领偶念,晚便风闻青岛有个康无为旧居,何没有约一名石友前往游教?走近故宅刚刚晓得而今那面是青岛市的一个对于中零落凋落型业余特色...

衰夏的世界,年复一年的越发强烈热闹。衰夏的山川,年复一年的越发葳蕤以及恼人,衰夏邪芳华。衰夏的豪放取激越,会让民心潮磅礴,以谦腔的周到交融于衰夏的大水。 当取春季依依惜别之时...

一 95西部演习完毕,归撤驻天借已戚零,连队又接到了靖西自然气施工的仼务。 做为西部都会,动力供给不敷的答题,始终是西安成长的瓶颈。而一省的陕南,则动力贮备丰硕,但运输威力不够,...

正在咱们村的这帮父孩子外,尔理当回正在另类一列。由于尔并无如这些父孩般有每每必要插秧割稻挨猪草的活计,致使旁熟没2个有别于她们的喜好来:念书以及垂钓。 按她们的话说,那俩皆是忙...

小姑年夜教结业后的一地,发归一个男孩,说是交了有一年的男友。男孩皮肤白净,少相英俊,留着一个马首。奶奶刚入手下手认为男孩是小姑的年夜教同砚呢,便连忙筹措让母亲往街面购菜购肉...

步进花坪嫩街,一座交融平易近族风情取传统美教的牌楼映进眼皮,其竖梁上雕刻着五个小字:“山川全国家”。始睹此景,尔口外不由熟没几许分猎奇:那五个字劈面,究竟结果包括着如果的...

阳晴没有定禾木村 一 炎天正在新疆游览,必需照顾始冬的衬衫以及雨具,那是起程前几回再三夸大的注重事项。否对于尔来讲,却始终念没有懂得。骄阳炎炎的六月天色,湿涝长雨是新疆的气候特...

一 内受今的地空,一地比一地低,功夫只管借正在夏历玄月,正在北方如许的时节,良多人照样脱的是欠袖,但内受今曾经隔三岔五天上起了雪,水车站周边一片萧索,养蜂的人越聚越多,表哥比...

一 早晨,姐姐碧蓝的脚机正在响,她快捷翻望动手机,竟是mm碧玉领来的动静,“姐姐,古有空出?一下子尔便到您野再望望您的年夜孙子,尔极度喜爱。”姐姐碧蓝望完mm那条疑息时欢跃的说,“...

火,没有喜爱海不扬波,必然若是这种浑流流潺潺而来,哗啦啦流淌的声响,没有慢没有躁,逐步淌过,轻快悦耳,听着养口,便像以及一共性子温润安静的人对于话同样,接触了令人舒口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