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一心苦哀求,年少倚窗勤苦读;
  了却双亲功名心,离多聚少染霜鬓。
  人近花甲弄扁舟,回看人事皆消磨;
  春风拂柳吹残笛,家乡物事尽蹉跎。
  近来常梦家乡事:先父唠叨母亲又把磨快的柴刀用钝了;儿时邻居大叔在山野抓了条大蛇有二十斤;玩伴放牧摔断了腿……
  我的家乡——湖南省洞口县罗溪瑶族乡安顺瑶寨,四面环山,重峦叠嶂。向西要翻越老山的崇山峻岭二十多公里,才能到达怀化市的乡村集市。向南是高顶山的三道屏障和三条深涧峡谷,要经过著名的九拐界,九拐界就是剿匪被土匪打死多名解放军的地方,“脚下是人头上人,登上山壁半时辰。”北边和东下是一座大山绕一圈会聚洪江古商城,北边是悬崖,自古至今没人走过,与外界沟通的唯一通道就是公溪河。
  家乡的人民,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都过着刀耕火种的生活,那叫一个穷。山民的唯一经济来源就是春夏之交趁山洪滚滚的时候,把楠竹和木头通过白溪江峡谷东下公溪河峡谷,一路汹涌澎湃西出洪江市两个民族乡到达洪江市沙湾乡上岸出售。其中的凶险可以说九死一生,一个来回至少半个月。所以,我的家乡,陡峭群山绵延包裹,深涧坎瀑,毒蛇猛兽肆虐,出行极为不便,几乎与世隔绝。
  最难忘的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一次送任务猪的生死搏斗。那是1973年5月,因为我哥在外婆家读书,小妹寄养在姑爷爷家,就我一个小孩跟着父母。一天,父亲叫了隔壁叔叔帮忙,要把任务猪送往罗溪公社食品站。母亲一同随往,仅留下一个不满五岁的我居家看守。我表示了抗议,父母和叔叔讲了路途的凶险,几道坎梁几道沟,碰到下雨没处躲,山洪爆发把命丢……我还是坚持要跟着去,保证听指挥、不拖累。我第一次出远门,那股高兴劲,屁颠屁颠,一路上晃着欢快的小脚丫,一会儿在前,一会儿在后。一时帮着拿拐杖让大人换肩,一时递上山泉水。一股劲地赶路,从山腰下到谷底,又从谷底翻过岗梁,然后又下到谷底。
  “休息一下吧,最后一道‘之\\\\\\\'字形山路,不积蓄点力气,只怕上不去呢。”我父亲说。我们坐在一根腐木上,把猪抬挂在两边的坎上,大人们聊着家常,我望着直插云天的山峰和悬崖峭壁,累得不想动了。
  好好的蓝天白云,忽然挤弄着乌云。“妈妈,那朵乌云与山峰抚啵在一起,好好看的。”我说。
  “不好!我们快走,要下大雨了,等下涨溪水,我们就完了。”我父亲说着旋即起身:“卫民,你要紧跟妈妈,再累也要坚持,到时我跟叔叔没法照顾你。”说着,大雨就来了。三吊瀑布溪口与公溪河交接的两条溪谷,我们涉水而过,大雨就把我们淋了个透。接下来的路,哪叫路?我们在陡峭乱石间穿行,巨石直逼胸前,母亲推我上去。被雨淋过的石头又湿又滑,父亲和叔叔抬着猪,一手把着抬杆,一手摸着石壁缝隙,奋力攀爬,好几次上不去,又放不下,摆又没地方摆。雨越下越大,山洪就要来了,情形十分危急。看着父亲和叔叔汗水与雨水交织扭曲的脸,我很着急,说:“我和妈妈用绳子到前面拉,给您们加把劲。”百步九折,短短的一千米,我们用了近两个小时才攀上岗梁。看着“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的山谷和大水淹没了我们刚走过的路,庆幸自己脱离了危险。在长辈们的夸赞下,露宿山野,我带着惬意的笑,进入了梦乡……
  后来,读到高中,我搞了个七言十六句做了记忆:忆昔孩提动征途,最难公粮征购猪;跋山涉水几回重,一道屏梁一涧沟。歇肩望峰凝云抚,雨脚如注堪无助;飞瀑湍流砯崖豗,万壑雷鸣枉自呼。抑或地陷山摧崩,进退维谷生死同;百步九折匐巉岩,每逢生死力无穷。绝壁倒悬挂枯松,右扶左推顶猪笼;背负物拾力苦撑,露宿山岗笑江湖。
  家乡的艰难岁月,远不止于送任务猪和征购粮。就拿我们读书来说,没人愿意来我们这种穷山僻壤的地方教书。我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孩子们都坐在教室里,没人来给我们上课。原来公社分配到我们村的教师不肯来了。大队书记急得直跺脚,四处找人,最后找上正在田里耕地的大队会计。老会计60来岁,瘦瘦精精,是我们村最有学问的人,可他的看家本领是仅会用算盘算帐。什么拼音、古诗文、阅读赏析,他都不会。书记只好对他说:“不求我们的孩子有多大的出息,您只要教会他们能把账算清楚,今后与人打交道不至于被别人欺骗就行了。”于是几年小学里,我们背架算盘,整天在做二一添作五,四去六进一……说句实在话,我对我的小学老师的教学水平不敢恭维。可以说,通过自己的学习,教材上的知识学生都会了,老师还不会。所以那时我特别羡慕我哥在外婆家读书,那里有来自城里的“下放知青”,每每看到哥哥吹着口琴,唱着台湾的流行校园歌曲,我心里总是有种怨恨的情感涌上心头。责怪父母为什么不送我去外婆家读书?后来,经过自己的努力,上世纪八十年代考上大学,连自己都有点茫然,命运弄人,我也成了老师。多次局领导听我的课,都说:“谭老师上课,课堂结构、知识体系、启发思维、逻辑关系,都很不错!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不能用普通话授课。”唉,小学没学过汉语拼音,至今让我黯然神伤。
  偏僻闭塞的家乡,那时候,每年都有被毒蛇咬死的、走羊肠小道落崖摔死的、被枯倒的树木打死的、误食野菌子蘑菇毒死的……我都想说,可笑李太白,只知蜀道难,不知有罗溪。所以,父母下定决心送孩儿去学堂苦读,希望我们离开凶险的生养之地。
  今时偶尔回乡,人过境迁。家乡那闭塞的深涧峡谷,成了国家森林公园,一条宽阔的水泥公路在山涧中穿梭。让我深深体会了李商隐的“去家日多,儿童笑问”的感触。
  谁能不说家乡好?我不是对生我养我的家乡的亵渎和背叛,而是家乡有太多的苦难。撰写此文,只是想包扎好那段心上的伤口。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尔喜爱同样器材,这即是念书,书读百遍其义自睹。读一原书,没有是潦草的目下十行,而是频频品味,当真阐明。做者写做的用意,主旨,念表明的是甚么,为何云云落笔。要是换位思虑,尔是...

阿谁父人假装铭心镂骨的模样没门。 正在那以前,她心烦意乱,纠结良久,致使熬菜饭记了添盐,烧暖火没有年夜口溅到脸上,作针线又刺破了脚指……一切那些素日面太甚沉紧闇练的活计,俄然...

题忘:“情之一字,以是摒弃世界。”浑始文教野弛潮。 韶光有密意,岁月有馥郁。退戚多年来,尔始终深深感想着教熟深邃深挚而绵遥的爱,经常被激动着,幸祸着。尤为是这年的母亲节孬温暖...

母亲来到咱们未近四年了,对于母亲的忖量却始终萦绕正在尔的口头,尔晚便念写一篇回首母亲的文章,但老是无从高笔,由于母亲确切是宁靖凡了。她不像女亲这样给咱们讲过作人的事理,也没...

一 尔的故里其实不正在沈阴,沈阴也是早先小教结业后才安生乐业之处。尔的桑梓,正在千面以外的南边,是一个很平凡的年夜村庄,天文地位正在湖南取湖北交壤处,根据止政划分回属湖南。这...

母亲节的暖度末于过来了。尔末于否以少舒一口吻,没有知叙如何形容此刻心里的感到。头几天各个电子媒体,真体阛阓作足了鼓吹,墟市面皆正在为母亲节作筹办,小竖幅展推的漫山遍野。康乃...

这年木樨飘落谦天的时辰,尔眷恋上了上彀。上彀对于尔不仅双是抒领本身这份孤傲以及寂寞,其真更多的是念用翰墨往宣泄本身对于过去的遗憾。事先的尔天天喜爱把本身的忧?、忖量、念没有谢...

岁月流逝,功夫悄无声气的流淌,东风带给小天性命以及心愿,浑风悠悠,绿意盎然,花着花落,结高绿亏亏的因,日复一日的成长,成生劳绩期间,迷人的因喷鼻香四溢,各类晚生的树木,给人...

一 “若何野面有辆仄板车就行了!” 天黑,躺正在尔的大床上,念着翌日必需要实现的事项,不禁喃喃自语天对于本身说了一声。 仄板车雅称架架车,板板车,是端赖人力推动的车辆。它带着二...

守候支割的油菜 做者/眭丛林 本年春天雨火多,油菜花晚曾经倒退腐败,化做了秋泥,结了角因。已经经冷冷清清,陌家黄花万面喷鼻,如诗如绘,如梦如幻的现象没有睹了,一个花季奼女仿佛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