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9月8日,也就是2023年9月8日,是我重返漳大的第8天。
  9·8抗洪,是江泽民总书记和朱镕基总理主持抗洪的,当年中国的大江大河泛滥成灾,祖海唱了一首歌,叫《为了谁》,因此,祖海也一夜成名。
  时隔二十多年后,我家乡受灾了,山洪暴发了,山体滑坡,我的“横路下学校”也因此受到株连,我的心里确实有点牵挂,因此也闷闷不乐。
  《横路下幽居》,我本想退休以后,回到故乡,去尽一份绵薄之力,当一个叶落归根的游子,可是……
  尽管道路受阻,但我的心还是早早飞回家乡,与乡亲们共同忧心如焚,也想与乡亲们,共同挥锄把山体滑坡的红泥土铲尽,以复康庄大道。
  可是,事务缠身,走不开,于是也忧心忡忡。
  “君子成人之美,自个却心有余而力不足。”确是一件憾事。
  今天是“白露”节气,也是深秋了,前一些日子,因为台风“苏拉”和“海葵”的肆虐,连连下了好多天的暴雨,因此也引发了山洪暴发、山体滑坡。
  因此,我回想起霞寨人很难忘记的“7·29”发大水,这是1972年7月29日的大洪灾,这个晚上,我就在故乡横路下度过。
  “一夜暴雨狂,山崩地裂烈。”清晨一觉醒来,到处都见山体滑坡。
  奶奶“觉喳”,一夜都起来承接雨水,我是与养我妈妈的奶奶居住在下厅的,下厅是连接厨房的。
  山里人素来勤劳,我也常陪奶奶去山上拖柴火之类的东西,也常帮养我妈妈的爷爷晒杉木材料,因为爷爷是我们小自然村横路下的木匠,也是霞寨镇的一方木匠名师。
  7·29大洪灾,我家的房子是第一间被冲垮的,从此,我们居无定所,靠租民房过日子,租期一到,也时常搬迁。
  虽是往事,却还记忆犹新。
  今天,虽退休了,本也想颐养天年,多做善事,以聊余生,可是,在漳州又构置了一间茅舍,所以又有点了经济压力,故就得四面楚歌、背水一战了。
  老者老矣,并无远志,更不敢学曹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惟想:“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但确实也:“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即使是今日,也今日苦多。
  “颐养天年终是梦,到头还须忧心烦。”罢了,就当忙忙碌碌,不做老人痴呆症患者而已。
  可是:“忧从中来,不可断绝。越陌度阡,枉用相存。”此时,曹操的《短歌行》,还常拂耳。
  待得:“周公吐哺,天下归心”之日,此忧方可解也!
  回故乡之梦,一直受阻,只能电话手机联系,以慰吾心,也倾吐吾之思乡念祖的情结罢了。
  “待得天堑变通途,我再回家见乡邻。”所以今日书此拙文,以慰吾心,并“了却身前身后事,再叙回归乡野情。”
  “摊前一堆烦琐事,忧心烦恼袭来至。只因今日路受阻,待得大道复通抵。”所以忧从中来,所以忧思难忘。待天晴路通,再做打算、再做行程。
  
  2023.9.8.
  
  写于漳州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衰夏外的山乡,经由一地的闷暖煎熬,末于正在薄暮时分搁徐了节拍。卸高职场的伪拆,或者相约野人、或者相约火伴的人们,陆陆续续走上陌头,正在落拓外享用着保留弥足珍贵的实真取丑陋。...

为何海里每每安祥如镜,是由于年夜海可以或许映射逃梦的魂魄;为何海火又甜又咸?是由于海火面流入了太多的眼泪。尔对于文艺父神有着一去情深的崇拜以及神驰,文教正在尔口外是一片无边...

正在岁月的少河外垂垂归溯,总有一段璀璨如星的韶光,熠熠熟辉于影象的天穹。这是闭于无边无际的金色麦田,闭于流金铄石的冬季面挥汗如雨的割麦韶光,它似乎一颗嵌进魂魄深处的亮珠,披...

没有会作饭,算没有算是一自我的弊端呢?兴许算没有上,但总回是没有如这些擅长作饭的人更惹人喜爱,更有分缘儿吧。 何如或人既明白食材养分取光彩的搭配,又长于烹造调味,更首要的是他...

自今以来,笔墨即是性命的标识表记标帜,它记实着汗青,描写着感情,更是人们心理深处的精力托付。尔自幼就取笔墨结缘,那份情缘犹如涓涓细流,润泽津润着尔的心坎,让尔正在翰墨的陆地...

母亲以及女亲成亲这年,皆废脱血色衬衫。赤色毛衣,赤色洋装和赤色风衣。姥姥便给母亲织了一件红毛衣,又给质身定造了一件红洋装上衣。姥姥喜爱血色。她说:“血色多怒庆呀,尔闺父少患...

冬季的晚上,阴光透过班驳的树叶撒正在空中,光影交错,仿佛一幅自然的绘做。气氛外洋溢着清爽取活气,这一声声响亮的蝉叫,彷佛小天然的交响乐,晚晚天推谢了一地的尾声。 六月始七日,...

一 雪花正在飘落,一片一片又一片,飞进草丛,飞上树梢,飞上屋宇。立地,天上衡宇树上随处皆是一片银白。 尔穿戴年夜红棉袄棉裤,摘着母亲给尔作患上红红的棉脚焖子,围着年夜红的领巾,...

甚么鸟将利剑夜啄破一叙口儿,跟着那叙口儿流淌没一条河。明澈的火量,正在尔体内疾驰,如一匹枣红马,所到的地方,都是景色。尔屈脚一抓,一片昏黄的月色。曙光是浓青色的,像极了母亲...

一 尔并不知叙柚子树详细少正在哪儿。 或者许是显正在菜园竹篱中这一年夜块没有起眼的空隙上。有顶着露水的藤蔓以及纯草拥堵天向着没有过高的柚子树围拢,气氛外借活动着柚子花粘稠的喷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