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德华盖路步行街,女儿说,这里美食好吃。街道不宽,店铺林立,游客密密麻麻。道旁椰王,如导弹一般,与建筑比肩。蹲下仰视,蓝天白云,与椰王同框,活脱脱的南国风情。“寻味顺德,放心消费”的招牌,额外打眼。街道上挂着的一串串红灯笼,是招徕客人的“巾幡”。炽热的日光,并没减去游客的兴致,倒添了不少花花绿绿(伞和遮阳帽)。
  妻拍拍我,指着一长串的队伍说:“那些人,都是想吃鱼皮的。”我瞅了眼招牌,“顺德鱼皮”。回首,一老字号美食店,竟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还上过中央9台,播出过《寻味顺德》。老字号“双皮奶”,还真不是浪得虚名。美食,精致味美,富有艺术创意。“鱼皮”,一份精致量少,一人只能尝一二小块,如八戒吃人参果。
  品完美食,一脚踏进了清晖园,它是一座岭南园林。大门口两块匾,左书“清晖园历史文化研究会”,右写“清晖园博物馆”。我知道了,这座园林不仅有历史,而且有很深的文化底蕴。园外院免费,一大池曰“八角壁裂池”。池水碧,四龙向中央高坛喷水,坛上小龙亦喷,水注涟涟。秋虎,虎虎生威,立池边,如沐浴着清明时节的杏花雨。
  外院,人声鼎沸,古木参天,倒也十分凉爽。内院是须购门票的,隔着镂空的墙,可略见院内的一些景观。我以为在这闹市,园林肯定没啥可观的。只怕是,不去赏会留遗憾,去了又是一番后悔。
  内院,游客摩肩接踵。一颗有170年的龙眼树,让我着实仔细打量了一番。它干枝遒劲,叶茂深绿,与它树相映成趣。假山池沼,一草一木皆自成风景。石罅里一丛小竹,配点小草,似盆景一般。提根热带小树,根系全裸于石,扎入缝隙饮水,青油油的。来不及细赏,一股人流把我们拥入一屋。观了《天章阁诗钞》,记载了作者龙应时郊游、治园、游园的感受;赏了《敬学轩文集》,写了作者龙廷槐,是清晖园始建者。一路观过去,还阅了《凤城识小录》及“龙氏家训”“家有书声便是佳”“读书声声到私塾”“何为私塾?”。一大厅,乃私塾授课坊,坊间红色桌椅凳子,配上文房四宝及孔子的画像,让我想起了过去这里朗朗的读书声。出的私塾坊,一池荷花,吸引了游客。荷花、莲蓬掩在荷叶中。荷叶边,仿佛火燎过一样。女儿女婿在池打卡,亲家与妻在观景,我索性在人流中寻美。
  与他们走散后,见这里一亭、一树,都是一幅画,组合起来,其意境更是妙不可言。这里的假山池沼,比外院的更美。廊道一字画,一花瓶,一画盘,都能吸引我驻足观看。我懵懵懂懂,兜兜转转,一家人又聚在了一起,朝荷池一廊走。
  入廊几步,豁然开朗,这里又是另一番洞天。池中观赏鱼,悠哉游哉。垂柳依依,配上南方树种,夹以亭台轩榭,能让游客觉得静景与动静搭配得很和谐。无论你站哪个点,拍摄的照片,都是一幅绝美的风景照。池中圆形水花,托以绿色圆盘,恰似一个水晶托盘。两只水鸭,与锦鳞共娱,游客至而不惊。
  一抬头,一大一小套着的两个半圆墙体,镂空处,那抹绿与盘根让我折服,点缀的恰到好处,简直是太美了。里面,不时传来阵阵笑声。我们循声而去,过一侧廊,仿佛入了人间仙境。池中看山,浑然天成;池鱼悠闲,盘根高起;一串石墩,绕根曲延。游客只需抬抬脚,轻松在池中走。草木、花儿,把个岩山包装得很漂亮。游客走走停停,我也不嫌慢。山是中空的,方知是人工堆砌的假山。假山做的如此逼真,树木花草装扮得如此合缝,还有那瀑布将建筑、自然、艺术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出了假山,一树、一草的倒影,与观赏鱼形成一幅动静完美结合的自然画面。水面上的花瓣和枯叶,仿佛让人置身于大自然。
  此时,天公不作美,飘起的雨水,没我黔城的温柔,顷刻吓得游客躲于廊中。廊,还真不是躲雨的佳处,廊椅很快被雨水打湿,游客只好站立。我趁此机会,看廊池中荷,就几丛,相距甚远,点缀得很精妙。一褐色石,顶两株小树;提根入水,似美眉吊带;一撮小草,似其胸花,真美!那圆形喷泉,亦绿色底座,增添了池中的动感。廊与廊之间,或廊前都有大树与盆景点缀。假山紫薇,雨淋淋的,清新自然;小竹簇拥着丑石,有叶黄的枣树护身,瞬间有了秋的气息;一角水杉,邋遢猥琐,其芽,红中带污像极了土拨鼠,这里你能赏到夏雨的清爽;几蔸芭蕉,一丛小竹,绿艳艳的如初秋的景象;幌伞枫,在一丛小竹旁,硕大,如孩童涂鸦;岩石中,几丛热带小棕榈,再佩几蔸小树,那景就是初夏的情景。廊前的方体盆景,草、木、石,相搭都很协调。园中小园,隔而未隔,雕花着色单调,或蓝或黄……猛然间,“沐英涧”的简介,让我明白了涧周围分布着象征“春、夏、秋、冬”之山石,石间栽种各种奇异佳木。真的有桥下水复抱,庭前绿生凉,一派南国水乡的风情。
  清代彩绘饰花金片玻璃,是一套羊城八景玻璃制品,就其名,就能让你驻足。“白云晚望”“大通烟雨”“蒲涧廉泉”“波罗浴日”“珠江夜月”“金山古寺”“景泰僧归”“石门返照”,这八块彩绘饰花金片玻璃,通过左面窗门上镌着“绿、红、黄、蓝”的套色雕刻玻璃,可以看到窗外春夏秋冬的景色。
  一个清晖园,让我流连忘返,如不进去游一通,定会后悔的;进去了,又留下许多遗憾,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尝够。
  离开清晖园,云开雨霁,清风徐来,清新怡人。仰观,蓝色的天穹飘着朵朵白云,不过太阳已西斜。我拾起一片园中叶,带着雨泪,悲从中来。人啊,总有一天,会如这叶一样陨落。
  晚餐,在顺德渔村,73年的老字号。孩子们是冲着粤菜冠军厨神去的,这里有着顺德一方真味。我暗忖,这么高档的餐馆肯定不便宜。五楼餐厅,大气排场,早已坐了不少食客。我顺左望向窗外,水池渔船,一片青绿,赫然显眼。池边,美人蕉,芭蕉,还有一些我叫不出名的水草,与那两只渔船,草亭,装饰成渔家的长廊,仿佛真的走进了水乡渔村。赏流鱼,顺水沟,穿长廊,很是悠闲。你无法想像,这是在五楼,仿佛驻足溪石旁。坐船尾,操一支撸,披一蓑烟雨,自己俨然就是一位饱经风霜的打渔郎。
  菜肴比华盖路步行街的更精致,“水牛奶蛋挞”“水煮金钱肚”“砂锅焗鱼头骨”“酸辣双脆炒花甲肉”“虾子柚皮”味道都不错。来的路上,孩子说,渔村的鹅肝是美味绝品,要让我们尝尝。说实在的,鸡鸭鹅肉中,我最不喜吃肝。在我深渡苗寨,肝的确是孝敬长辈的,小时候就没我的份。长大了,偶吃一小坨,总觉其腥气重。尤其孩子说,吃鹅肝,一人一块,我心就犯呕。当“指橙山楂鹅肝”端上来,一看就知与我洪江市家常鹅肝吃法不一样。不仅形状迥异,色泽也不一样。每块都是长方体,色如山楂,上方还点缀着两片如刚出土不久的嫩叶,还有一颗刚暴芽的种子。瞅着这八块山楂色的艺术品,我还真不忍心吃。入口,全然不是我黔城爆炒鹅肝的味,少了麻辣油腻。这时我已吃的有七八分饱了,一盘油炸香葱球状的丸子端了上来,我吃了一惊,心想,今天肯定吃不完了。你也许会说我大惊小怪,如若你见了,硕大的丸子,双掌还不能合拢一个,与排球比,它可能要缩小一半,但要把它吃下去,肯定有些困难。当夹起它那一瞬间,略无重量,我放心了。咬上一口,皮薄如牛皮纸,味如我黔城老街的油香粑粑。过去,不管是在安江赶集,还是在黔城逛市场,我见了此粑粑,必须得买来吃。
  出了顺德渔村,天色已晚,就迈进了顺峰街。这里夜食招牌很酷很炫,什么“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香云纱”“食过翻寻味”“双皮奶”等等,就能让垂涎欲滴。我们因吃的饱喷喷的,也就没了去顺峰街的兴趣了,一路走了顺德华侨娱乐城。这里的霓虹灯更炫,什么“摩天轮”“雷神之锤”,在音乐声中,翻滚旋转。尽管灯光炫目,但总感觉朦朦胧胧。池水,舞台上的表演,都仿佛影影绰绰,不甚清晰,但闹热极了。离开时,人流还没有减,我几步一回头,还真有些不舍。连夜我们开车去了江门住宿。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康无为新居一日游(集文) 001 客岁秋夏之交,寂寞外突领偶念,晚便风闻青岛有个康无为旧居,何没有约一名石友前往游教?走近故宅刚刚晓得而今那面是青岛市的一个对于中零落凋落型业余特色...

衰夏的世界,年复一年的越发强烈热闹。衰夏的山川,年复一年的越发葳蕤以及恼人,衰夏邪芳华。衰夏的豪放取激越,会让民心潮磅礴,以谦腔的周到交融于衰夏的大水。 当取春季依依惜别之时...

一 95西部演习完毕,归撤驻天借已戚零,连队又接到了靖西自然气施工的仼务。 做为西部都会,动力供给不敷的答题,始终是西安成长的瓶颈。而一省的陕南,则动力贮备丰硕,但运输威力不够,...

正在咱们村的这帮父孩子外,尔理当回正在另类一列。由于尔并无如这些父孩般有每每必要插秧割稻挨猪草的活计,致使旁熟没2个有别于她们的喜好来:念书以及垂钓。 按她们的话说,那俩皆是忙...

小姑年夜教结业后的一地,发归一个男孩,说是交了有一年的男友。男孩皮肤白净,少相英俊,留着一个马首。奶奶刚入手下手认为男孩是小姑的年夜教同砚呢,便连忙筹措让母亲往街面购菜购肉...

步进花坪嫩街,一座交融平易近族风情取传统美教的牌楼映进眼皮,其竖梁上雕刻着五个小字:“山川全国家”。始睹此景,尔口外不由熟没几许分猎奇:那五个字劈面,究竟结果包括着如果的...

阳晴没有定禾木村 一 炎天正在新疆游览,必需照顾始冬的衬衫以及雨具,那是起程前几回再三夸大的注重事项。否对于尔来讲,却始终念没有懂得。骄阳炎炎的六月天色,湿涝长雨是新疆的气候特...

一 内受今的地空,一地比一地低,功夫只管借正在夏历玄月,正在北方如许的时节,良多人照样脱的是欠袖,但内受今曾经隔三岔五天上起了雪,水车站周边一片萧索,养蜂的人越聚越多,表哥比...

一 早晨,姐姐碧蓝的脚机正在响,她快捷翻望动手机,竟是mm碧玉领来的动静,“姐姐,古有空出?一下子尔便到您野再望望您的年夜孙子,尔极度喜爱。”姐姐碧蓝望完mm那条疑息时欢跃的说,“...

火,没有喜爱海不扬波,必然若是这种浑流流潺潺而来,哗啦啦流淌的声响,没有慢没有躁,逐步淌过,轻快悦耳,听着养口,便像以及一共性子温润安静的人对于话同样,接触了令人舒口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