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后二十多年,我四渡望仙,望仙也四次渡我。
  第一次到望仙受渡,在1997年国庆期间。分配至铜矿中学两年。单身,未婚,理想甚而幻想,有大把的空闲时间。国庆七天,我们学校带有帆布顶棚的卡车载着以单身为主的年轻人去“旅游”,车厢放着体育训练用的绿帆布棉垫,可坐可躺。我们穷游的第一站就是垣曲望仙。这之前我从未到过任何名山大川,强烈地感到望仙的峡谷和溪水都是悬挂起来的,连凿痕粗糙的人行石阶也是直上直下,颇显大气势。山石裸露者皆巨大而浑然一体,极具大气度。那时望仙景区还不卖门票——甚至没有门,山水人文一切都本色、自然,丝毫没有斧凿之感。这样一片氤氲着远古美好传说的天然山水,不由荡涤着我的身心,清洗着俗世的尘垢,使我不致快速堕入世俗庸俗的深渊。比如理想追求依旧,比如阅读写作依然,再比如向往真正爱情走入婚姻走进家庭的自自然然。
  这一年我有史以来真正恋爱并归于失败。一位好心同事给我介绍了一个小学老师处对象,交往一段时间感觉散淡。我每次去她宿舍,不是几人撇吃穿闲话,就是论东西家常,或打毛衣毛裤等。一次我忍不住说了一句“咋不见你们读书呀”,没想到这一句话比利刃还快,迅速斩断了我们之间不久才人为扯起来的一根情丝!人家就一条理由:你看不起我们。百感交集,哭笑不得!就这样,人生第一次指向婚姻的恋爱无疾而终。
  1997年绝对是共和国历史上标志性年份,也是个“多事之秋”:初春时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逝世,七月一日香港回归。那年也标志着我文学上开始雄心勃勃并有点收获,比如春节里锐感地写了一首悼念邓小平的政治抒情诗《生日的哀思》,暑假时为路遥病逝五周年而完成《怀念路遥》一文,其中《生日的哀思》一诗后来在望仙的天地间朗诵表演。
  铜矿中学一直抓得挺紧,那年正月初六高一二也随着高三师生返校补课。正月十三我生日,上午邀约两位要好的单身一起上街吃饭,一位说“邓小平逝世了”,我心里“咯噔”一下,登时脑海里就萦绕着两三句诗:为什么/一个不屈的民族苦苦等待了一百年/而你却没能再等待一百天!在去饭馆的路上我心绪不安,坐在饭馆等饺子的过程中更是心潮澎湃,突然我冲出饭馆,蹲在马路边一块高一米左右的碑石下,掏出日记本一口气写下了一首政治抒情诗《生日的哀思》。国庆期间等我们到达望仙,先在那里的小学住下来,举行赠书和文具等仪式,晚上一起在抗日政府纪念碑广场举行篝火晚会,小学生和我们都表演节目,我们一行合唱了那年风行大江南北的《春天的故事》,同事用手电筒照着,我尽情地朗诵了《生日的哀思》一诗。至今我还能非常熟稔地咏诵出其中一些经典的诗句:“轰轰烈烈的大革命中敌人用军队和刀枪/剥夺共产党人的信仰/你擦掉身上的血迹后实事求是地/在百色的土地上举起红旗”“大海呜咽天地同悲/太行大别动容黄河长江垂泪/但望老人去不见伟人归”……
  2009年是我整整四十岁的年份。从春节开始就坐卧不宁,觉得人生四十不可想象,不敢接受。春节妻子女儿回垣曲娘姥家住几天,我独自在家,甚觉人生四十,一事无成。内心极度空虚而无着。索性拿起窗台上一小迭杜甫诗诵背起来,几天工夫竟全背过了!结果是一发而不可收,到那年暑假,我背过了《唐诗宋词鉴赏》里所有的唐诗!之后很有信心地走向县城街头公益宣传,为小学生讲唐诗。同时还出了自己的一本专业书籍《高中文言文评点》。那一年又深感人生不惑的丰富和充实。正是在这样一种心境下,深秋时节我第三次渡望仙。这次雇一辆面包车,和妻子娘家一大家人同去的。到这一年我融入妻家的生活整整十年。进入景区,一切景点都精致起来。不过最惹眼的还是那满峡谷渐渐泛红的枫叶。溪水仍然悬挂在山崖之上,受景区入口的人工湖调节,所有的瀑布依然令游人震撼而流连忘返!一大家人畅游在仙山圣水之间,或嬉戏,或拍照——单照、合影,甚或将双掌合成喇叭状,站在高处对着圣山仙水狂喊,而后静静地倾听自己的回声。走累了,我们索性找一块整石平面,席地而坐打起了“勾鸡”,于是家庭热热闹闹其乐融融的场面映现在这仙山圣水间……时光真如这流,如那梭,如他世啊,如今又十年过去,妻母米妈也仙逝一年有余,一大家热热闹闹红红火火的场景也恍若隔世!
  其实,2006年五一期间——那时放假还是一周呢,我还渡过一次望仙。那时女儿六岁将满,正就读中条山铜矿峪幼儿园,而我入教闻喜二中学校不到一年。本是放假回家陪妻女,而二中一同事打车来到家里,央我领着去一趟望仙。妻子让我带上女儿。那是女儿自出生第一次攀爬如此上下起伏的山水峡谷,她那种天性,灵性,韧性,自然活泼淋漓尽致地表现在一片仙山圣水间,也刻在了一位年轻父亲的脑海里……在这里,女儿还未问起,我即给她讲述了“望仙”的来历:中华远古传说时期,帝尧年老时欲寻访贤者禅让帝位,四岳都举荐以孝悌仁爱闻名的虞舜,于是帝尧带着大臣们不辞千辛万苦前来垣曲历山访贤。帝尧经过的此处山水,本应叫“望贤”才对,也许古人习惯了将圣贤去世后像神仙一样配祀香火吧,因而命名“望仙”。
   今年我整五十岁了,五十而知天命。进入春节,我不再像进入四十岁时那般疑惑,惶惑,相反却很坦然,淡然。不由想起高中时悲观预测自己年寿五十岁来,一笑尔尔。不过还是有一种欲改变的冲动或标志性举动。似乎也在焦躁地等着一种突破。正月十二接到通知,第二天——正是我的生日啊,让我去高补校借调代课报到,我慨然应允。报到去的一路上我很兴奋,犹如生命的又一次开端。
  在高补校代两个班课,三个多月里,远路骑行,来来往往很是辛苦,但心情是无比愉悦的。且不说那里萦绕周围的春日风光,就是每天早晚经过一渠一河听到的蛙鸣声,太亲切了!仿佛让我回返故乡经历着儿提少年时光。在课余我跟着一位老师游历附近村庄山丘,从春始到夏初捋榆钱、槐花,摘桑椹、杏子等,生活得惬意而放松。高补校老师少,人际关系简单,对于我这样不好人际关系者,再适合不过。有多次我竟搬个椅子坐在小院里阅卷子,读喜欢的书。二十多年了,我一直追求的不就是这样的工作生活读书场景吗?为什么想望追寻而不得,在不经意时彻底但短暂地实现了呢?人生啊,真真是变幻莫测,无法捉摸!在这样的心态情境下,今年五一我随着高补校老师第四次游望仙,不,是再一次受渡望仙!这一次,感觉望仙一切都高大上了。能用色彩或造型艺术化的地方,全艺术化了;在溪水正上方浇筑了多处水泥平台,供游客直立溪上观赏;在山水最高处建了一座望仙楼,其柱张贴对联,其亭设有撞钟,登楼可远眺望仙山水的全景......一切都不好用对错好坏来评判,只是与时俱进罢!强烈感到这次谈不上渡与不渡了,知天命不可能再由性情,重人事应该是随顺俗世。这也许就是社会人世进步的大道吧,半百之年我亦终不得免。
  从望仙返回后又紧张迎考一个月。六月五日高补校学生放假,老师们在学校餐厅吃顿便饭。在酒桌上,当该校领导问我三个多月来的感觉时,我随口把自己的感受概括成三个词:舒心,充实,成就感。我一直坚持到六月七日上完早读,在高考专车上为同学们强调了考语文注意事项,并返回教室把写了一黑板的所谓重点全部擦完,骑上电动车离开了高补校。我本在闻喜二中校园居住,但在高考最后一门英语考完后,我专门走出校门站在高考专车下把代过的所有孩子招呼上车,之后使劲地向车上的学子们挥手作别……
   二十多年望仙渡我,我渡望仙。似乎每次在人生和生命的关键节点,命中注定要受渡望仙,犹如路遥先生之于毛乌素沙漠,史铁生先生之于北京地坛。虽每次望仙也有自身形貌的延变,但它每次都观照出或见证了我的阅读写作和职业求索,曲折有致的恋爱婚姻和家庭生活。
   由衷感念这一处圣水仙山!虔诚拜谢这承载着远古传说的圣水仙山!热望能够再次受渡这一方圣水仙山!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故乡的春天跟成都有天壤之别,一个是百花盛开,姹紫嫣红,一个是绿意点缀——杨柳才开始撒叶,冰草刚绿过埂坡,唯有杏花独占鳌头。不过,我仍然为家乡的春天叫好。因为绿与花的稀少,才...

卷曲在温暖安全的洞穴里,谛听着外边的寂寞。我感觉今年的冬天太漫长了。 森林里,厚厚的雪覆盖了一切,很多伙伴在外边寻找食物,我知道。我还知道这个时候食物匮乏,是猎人设置陷阱的最...

峡口是我的故乡——昭君故里南大门上的一颗明珠,我爱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从教几十年来,只求桃李芬芳,从未把名利放在心上。我一直怀着初登讲台的赤子情怀,始终把工作当作事业来追求...

(一)鲁迅说怎样做事 人,与生俱来就是做事的。一个鲜活的生命,倘若一事不谋,一事无成,岂不辜负了做人的担当与使命。人,真正地爱自己,就要去做更多的事。唯有做事,才可让人生出彩。...

几千年来,中国民间的百姓都很贫穷,吃饱饭一直是百姓们生活的追求,于是在中国民间就有见面问“吃饭了吗?”这个习俗。许多民间的节日也与“吃”有关系,就说这个刚刚过去的清明节吧,...

一 轻轻的微风,游走的云朵,乍暖还寒的剪剪风里,新芽冒出来了。 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春天,在忙忙碌碌的生活里,匆忙的人群中。似乎感觉得到诗意的盎然,他们给钢铁碰得叮当响。这是生活...

春天的章节里,热热闹闹的花树是不可或缺的一章。春节的热闹还没消失,花说开就开了。 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立春刚过,街头、公园、河边的花事就陆续登场了。 你不用着急去...

一 耳闻浉河港黑龙潭滴水崖下的古茶树有流年沧桑的古朴之风,但一直没有机会面缘;清明的雨带来玄机让我想去释读一种百年情怀。 择日,我约上向导张哥一起出发了。车轮声、风声,在耳边...

我坐在楼顶的花园里翻看一本带有插图的《红楼梦》,等待着这个城市的夜色降临。只是可惜,华灯下的黑夜,多了一份热烈与嘈杂,在那些缥缈和模糊的色彩中再难以寻到夜的厚重和质感。 夜的...

早晨,阳光从玻璃窗照耀在我的被单上,我慢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忽然,感觉头有点笨重,意识也不清醒。我看了看自己是在母亲的床上,知道自己是回家了,我生病了,胃疼成了我自从去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