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蝶花,想必,光这名字,听着,就有几分醉了吧。
  我的故乡到处盛开着醉蝶花,它们有红红的,黄黄的,粉粉白白开成花的海洋,花的世界。
  好多年在外打拼,忽然返乡,心里充满的都是期待与快乐。刚刚踏上这一片热土,扑面而来的,那一种熟悉的花香气息,直抵心腹。容不得自己,翻江倒海的思绪,在脑海里涌现。不禁感叹,这么多年离开故土,这花的浓醉至今未醒透,又一次被熏得浓醉了。
  依然是,一片片,有嫩嫩的黄,有淡淡的紫,也有红红的火苗儿一样,在黑黑的土地上,盛开着,如火如荼。再次想起它的名字,真是再恰当不过的,醉蝶花,唯它所拥有,谁也承托不起这美丽有神韵的名字。微微的轻风里,薄如蝉翼的花瓣儿,轻轻震颤着,好似一只只美丽的蝴蝶一样,在翩翩起舞。
  大片大片的醉蝶花,连绵不断,将春天的北方蔓延,包围着,簇拥着。一个个小小村庄,熟悉的模样,依然安静地在那里,依然还是我小时候的模样。鳞次栉比的红砖瓦房,杨木小杆儿架起来的小院子。只是更加整齐,更加有秩序。错落地分布在半山腰,小河边,草地旁,在醉蝶花的围绕下,小村庄也如花儿一样,在盛开,美丽地点缀在故乡的景色里。
  我急不可待地扑入这一片片花海里,我轻轻抚摸着熟悉而热情的醉蝶花,我大声问着:花儿,我的花儿,我的醉蝶花儿,还记得我吗?我可是从来没有忘记过你呀,我在梦里不知多少次,梦到你,拥到你的怀里。
  这些年,醉蝶花,在月夜里,一遍遍飞进我的梦里。让我一次次走进这美丽的花境:高高的花杆,一朵朵花儿,如蝴蝶一样展开翅膀,围绕着花杆,翩翩欲飞。浓郁的花香,在一瓣瓣花瓣间流淌着,这花瓣,就如蝴蝶的一片片翅膀间扇动出浓浓花香。一个个熟悉的故乡的人的面孔,也开在醉蝶花间,徐奶奶,五爷,慧子姨,刘叔、刘婶,李子哥、李子嫂……他们亲切地喊着我的小名,牵着我的手儿,飞奔在醉蝶花的海洋里。
  哦,花海深处,一群童年的伙伴,一个个走出来:琴子、小智、小屏、小不点儿围上来,说着笑着嬉闹着。一起在醉蝶花里放风筝,捉迷藏,玩游戏的情景再现出来。一张张稚气未脱的小脸儿,嘻嘻笑着,阳光洒在上面,泥土花粉草叶黏在身上,脸上,衣袖上。不追我,我追你,互相追逐,互相游戏着。
  再次站在醉蝶花前,心儿激动得不知咋好了,咚咚的心跳,跳成了一曲故乡的纯音乐。一朵朵花儿,似一只只琴弦,拨弄起,花影浮动,如纯净的乐音流淌,耳边一阵阵妙美的乐音流淌。脑海不由得想起一首歌来,口里不禁会唱到:花开花时节/月落月圆缺/原来我就是那一只/酒醉的蝴蝶……
  
  二
  我边唱边慢慢起舞,仿佛间,我已回到了童年,回到了少年,回到了从前。醉蝶花,也在风里轻轻起舞。伴随着我一起舞动,一起回到美丽的童年。
  小小的女孩儿,不知忧愁为何物,也不知烦恼到底什么样子。每天,都是快快乐乐的样子,一副天真浪漫,提着花篮,到处游玩,不是采花就是摘果子,挖野菜。一群伙伴一起唱着一起讲故事做游戏。小时候,只要到了春天,我就会将这种花儿采回家。放在案头、窗台、桌案上。再就是我会在春天来时,去野外寻找这美丽的花儿的花苗,扯着父亲的衣袖,叫父亲去山野里挖回来那些醉蝶花的苗儿,栽在自家的门前或庭院里。于是篱障下,窗前午后,到处都有醉蝶花的身影。
  父亲,总是帮我从山野里挖回来醉蝶花的苗子,然后,我和喜欢花儿的母亲一起栽在庭院里。母亲一遍遍给花浇水,给花施肥,总是希望花儿能早早盛开,开得鲜艳些,长久些。
  醉蝶花开时,母亲会坐在醉蝶花旁做些家务活。不是缝就是补,再就是织毛衣,编竹篮子。总有做不完的家务活。父亲呢,总是修他的农具,磨镰刀锄头,再就是喜欢在傍晚时,就着一盘小菜喝酒。父亲的战友王叔,也经常来,他们一起参过军,自然有相同的话题,见了面说也说不完。看着醉蝶花,聊着现在、过去的事儿,再饮上一杯东北本土的北大荒酒,心里那个美呀,就别提了。
  徐奶奶和刘婶喜欢来我家和母亲一起做针线。徐奶奶常说:真奇怪,你家的醉蝶花开得这么好,我栽了几次了,就是栽不活呐,咋回事嘛?
  刘婶也说:可不是嘛,我也栽了几次,也是蔫蔫的没精打采,几天就见花阎王去了。呵呵。
  母亲说:花呀,说来也好栽,也不好栽。那得用心,得真心对花好。不然,它就宁死不屈嘞。一句话,说得大家都笑了。
  醉蝶花,好像也在笑,一只只蝴蝶似的,在花丛里快乐地起舞,翩跹。
  
  三
  再次回到故乡,再次看见久别的醉蝶花,我的眼里竟然激动的有泪水,漫溢。话也说不出来,凝噎在咽喉里,只好,一遍遍扑入花海里,沉醉在浓烈的花香里,真得不愿醒来,就此醉去吧。
  此刻,真的分不清到底是我醉了?还是醉蝶花醉了?更是无法分清我说醉蝶花,还是醉蝶花是我了,翩翩的我欲飞起,纷纷的醉蝶花儿在身边如蝶一样盛开。
  花丛里走出刘婶和刘叔,笑着牵起我的手,让我去他们的山庄。原来,刘叔刘婶听说我回来了,早早等在村庄前,要我先去他们的山庄看看。
  穿过醉蝶花海,一条蜿蜒曲径,两边盛开着醉蝶花。再有远处有各种树木,都是我熟悉的,白杨、柞树、白桦、水曲柳红松等等。一棵棵树木高低挺拔,蓊郁苍翠。鸟儿在其间做超繁衍,鸟鸣声脆。
  转过一条小溪,路过一片白桦林后,不远处,大片大片的醉蝶花海,簇拥着一座淳朴的山庄出现在眼前,红砖红瓦,原木色的围墙,门楣上四个大字赫然入目:醉蝶山庄。原来刘叔刘婶都退休了,不肯闲在家里,用手里的一点积蓄,办起了自己喜欢的山庄。
  刚刚入座,几个童年伙伴琴子、小智小屏也都赶来。谁也没有想到,小智娶了琴子,他们成了夫妻呐,真是幸福的一对呀。
  这几年,琴子小智承包了好几个大棚,大棚里,他们种上了本土特产黑木耳,年年丰产,年年都有很好的收获。再有小屏,小时候胆子最小的她,现在一点从前的影子都找不到了,她家里因为都是女孩子,姐姐们一个个都出嫁了。小屏呢,不忍心将父母二老扔下,就招女婿上门。现在呀,她也是自己干呢,承包了荒山,栽种各种苗木,发往全国各地呐。我听了,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中午,刘叔的山庄迎来了许许多多的客人,都是到山里来旅游的。大江南北全国各地的人们都有来的,他们都被着独特的山林迷住了。再就是这独特的农庄饭菜了,依旧是铁锅木柴,自己家养的大鹅,羊,鸡鸭,最美味的还有河鱼。
  山庄后面紧挨着的就是故乡最出名的河,来往的旅游人们,再也不会错过这个季节的鱼的。鱼儿在河里经过一个冬季的滋养,早已身长肥美了。头天刘叔在河里下上网,第二天早早起来,去溜网,每次都有大鱼落网的。有大大的鲤鱼,黑鱼,还有鲫鱼。故乡的水美,丝毫没有污染,河里的鱼更是鲜美,味道好极了。再加上故乡人独特的烹饪方法,美味的鱼,真是好吃的不得了。
  山庄真是别具一格,门外有醉蝶花,门里有熟悉的乡音,桌上有故乡的瓜果,什么香瓜、西瓜、小黄瓜。灶上更是有我最喜欢吃的美味佳肴呐。
  忘不了,小时候,母亲总是用铁锅炖鱼给我吃,每次吃得淋漓甘畅,好吃的不得了。现在刘婶依然延续着过去烧鱼的老方法,木柴绊子在灶坑里噼噼啪啪爆裂着,灶火通红,很旺。一条鱼在刘婶手里,几下就收拾得干干净净。锅底到上大豆油,东北大酱绝对不可缺少,再加上红红的小辣椒雪白的蒜瓣儿,炒出酱香辣椒香蒜香后,放入鲤鱼,再在铁锅边上贴上几贴玉米大饼子。大火烧开,小火慢炖,文火收锅,那鱼香早已飘在空气里,合着香味浓郁的醉蝶花香,真是浓淡相宜,美味遇上花香,故人遇上故土,激发出一种只有故乡才独有的味道,沁人心脾,暖心,暖人。
  午间饭点一到,各方游人都来到了醉蝶山庄。其间,有在这里上过学参过军工作过的老同学老同事战友相聚,也有知情重游,更有家乡的游子返回来,回到故乡的。人们边吃着香甜的家乡饭,饮着故乡的酒,边聊着过去与现在的巨变,琴子说着自己的黑木耳,长势那个好呀,顶呱呱呐。小屏聊起自己栽植荒山上的苗木来,欣喜之色难以掩藏。如数家珍,什么紫李、玉兰、冬青、丁香各种苗木应有尽有。
  融洽的席间,几位老同学说着自己的家庭农场,大豆、玉米水稻每年产量都创新高。个个都自豪地说呢,咱们靠种粮致富,腰包鼓起来,生活在提高,这只是其一,能为国家做贡献,那才是咱们最幸福、最自豪的事儿呢。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热情飞扬。说着现在,追忆过去,更是展望着未来的发展,憧憬着未来美好的生活。说到尽兴时,一个个不分你桌我桌,一起举杯相敬酒,热情洋溢,其乐融融,每一个故乡人,都沉醉在故乡轻柔的春风里。
  我也早已醉了,醉在故乡的花香里,醉在暖暖的乡情里。望着一片片醉蝶花,再一次唱起那首《醉酒的蝴蝶》:原来我就是那一只/酒醉的蝴蝶……人们听到我唱,也跟着唱起来。醉蝶花香与歌声汇合在一起,陶醉在一起,飞出很远,很远……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尔喜爱同样器材,这即是念书,书读百遍其义自睹。读一原书,没有是潦草的目下十行,而是频频品味,当真阐明。做者写做的用意,主旨,念表明的是甚么,为何云云落笔。要是换位思虑,尔是...

阿谁父人假装铭心镂骨的模样没门。 正在那以前,她心烦意乱,纠结良久,致使熬菜饭记了添盐,烧暖火没有年夜口溅到脸上,作针线又刺破了脚指……一切那些素日面太甚沉紧闇练的活计,俄然...

题忘:“情之一字,以是摒弃世界。”浑始文教野弛潮。 韶光有密意,岁月有馥郁。退戚多年来,尔始终深深感想着教熟深邃深挚而绵遥的爱,经常被激动着,幸祸着。尤为是这年的母亲节孬温暖...

母亲来到咱们未近四年了,对于母亲的忖量却始终萦绕正在尔的口头,尔晚便念写一篇回首母亲的文章,但老是无从高笔,由于母亲确切是宁靖凡了。她不像女亲这样给咱们讲过作人的事理,也没...

一 尔的故里其实不正在沈阴,沈阴也是早先小教结业后才安生乐业之处。尔的桑梓,正在千面以外的南边,是一个很平凡的年夜村庄,天文地位正在湖南取湖北交壤处,根据止政划分回属湖南。这...

母亲节的暖度末于过来了。尔末于否以少舒一口吻,没有知叙如何形容此刻心里的感到。头几天各个电子媒体,真体阛阓作足了鼓吹,墟市面皆正在为母亲节作筹办,小竖幅展推的漫山遍野。康乃...

这年木樨飘落谦天的时辰,尔眷恋上了上彀。上彀对于尔不仅双是抒领本身这份孤傲以及寂寞,其真更多的是念用翰墨往宣泄本身对于过去的遗憾。事先的尔天天喜爱把本身的忧?、忖量、念没有谢...

岁月流逝,功夫悄无声气的流淌,东风带给小天性命以及心愿,浑风悠悠,绿意盎然,花着花落,结高绿亏亏的因,日复一日的成长,成生劳绩期间,迷人的因喷鼻香四溢,各类晚生的树木,给人...

一 “若何野面有辆仄板车就行了!” 天黑,躺正在尔的大床上,念着翌日必需要实现的事项,不禁喃喃自语天对于本身说了一声。 仄板车雅称架架车,板板车,是端赖人力推动的车辆。它带着二...

守候支割的油菜 做者/眭丛林 本年春天雨火多,油菜花晚曾经倒退腐败,化做了秋泥,结了角因。已经经冷冷清清,陌家黄花万面喷鼻,如诗如绘,如梦如幻的现象没有睹了,一个花季奼女仿佛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