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海有新区,曰南海。三十里温柔款款的海岸,雕塑着十几座神态各异的沙雕,成了今年五一劳动节旅游的网红打卡地。走,去南海读读童话!成了前往的最好理由。
  威海最富有,三面环海,决定了威海成为浪漫之城。半岛风情,大海独占一半。
  海拥刘公岛,浪花簇拥着“甲午风云”;一路向东“那香海”,踏浪远行,可得最美诗海词花;自天尽头始,一岸蜿蜒,连绵几千里,“抱海”公路上,穿起了一串串珍珠般的风景。至南海,一马平滩三十里,海浸漫到这里,似乎要娇柔一下,放慢了脚步,是不是要做抒情?半环的海岸,抱住碧蓝,怎样表达对海的一“望”情深呢?站在这些沙雕面前,我突然觉得,这些沙雕不单单是为了我们观赏,还是南海人献给大海的一个个童话。沙雕无语,但堆叠着最美的故事,这是讲给大海听的“一千零一夜”。
  这是第十六届南海沙雕艺术节,每届百日,算来,岂止是“一千零一夜”。
  威海北有北海,那里有十里浅滩,是著名的海水浴场,再等半个月,这里将掀起波澜,是威海人给大海的欢乐。南海不甘落后,抢先建造了沙雕童话屋,让南海倾听真实版的童话故事,他们这是要让南海再沉睡一会,还是迫不及待地想让南海醒来?
  不要一味地向大海索取,威海人更多的是给与。大海是粗犷的,是否也有着柔情蜜意?威海人读得懂大海,心思极其细密,他们特别相信后者,那就送给大海不老的童年时光吧。
  
  二
  有了这十几座沙雕,南海绵长的海滩便属于文艺了。这里响起了童话的声音,脆响如铃铛。或许,那些在浅海处的鱼也在靠近,倾听童话的世界。我很相信,搭起文艺的舞台,便有许多可能发生。听着大海作歌,我沉浸在沙雕创造的童话氛围里。
  《中世纪城堡》,再现了哥特式武装建筑的风貌。我想找到城堡的入门,四围有围栏,我距城堡一步之遥而不能入。《阿拉丁神灯》,点亮着火炬,这是“一千零一夜”故事的续集,用“神灯”预示着命运的改变。
  《大象马戏团》《宠物小精灵》《海绵宝宝》《小猪爸爸》《美人鱼》《白雪公主》《米奇》……
  每一幅雕塑,都是打开童话世界的窗口,而对于我这样一个生于50年代的人而言,这些窗口,曾经并未赫然出现过,或者说,那时这些窗口的灯光还没有点亮。记得我是从一个从城市到农村小学借读的同学手中获得一本“格林童话”,才看到童年应该是什么样的色彩。如果那时有眼前这么丰富的童话世界,该多么幸运!苦难无彩的童年没有赶上童话,不能不说是缺憾。那时,那个改变我的是简单的寓言故事。记得《狼来了》,我懂得不能做一个说谎的孩子,诚实的世界不允许谎言,长大了,才懂得世界并非那么简单,“善意的谎言”,将我的认识引向复杂。记得我生病住院,反复检查的结果出来,妻子告诉我“没有事”三个字,我明白这是“善意的谎言”,我还是追根究底,我说我能够勇敢地面对癌症。“狼来了”,我想用勇敢来围剿“这只狼”。《司马光打破缸》,令我崇尚聪明,长大后,我又深入思考,除了“打破缸”,就没有别的方式?那天看到一个视频,有车停在他的车的后面,这位司机倒车选择了反复撞击后车,终于“杀”开一条血路。世界上不只是一种愚蠢的方式,为什么非要选择愚蠢?是否是“打破缸”的后续?我一直以为,童话故事,对于一个孩子的成长,有着不可忽视的后劲。这些童话沙雕,让我有了思考,童话可以轻易打开一个人的漫长时光。看来,童话并非只属于童年少年,童话的世界,永远闪着光辉,它会梦想渗透进我们的一生。我喜欢童话,童话让我年轻,也让我老有滋味,滋味来自当年童话故事的启迪。
  
  三
  那些童话色彩东西,我依然喜欢,尽管是另一个世界的产物,但一样可以让心灵在那一瞬间清空,纯洁无瑕,就像眼前的这面蓝色的海。不过遗憾总是让我感慨。这些沙雕作品装的不再是我那个时代的东西了,我所较为熟悉的就是白雪公主,在我的记忆里,她是和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一起存在的,我把她们当作了姐妹篇。想起读《白雪公主》故事来。那时学习欧洲文学时,涉猎童话单元,便去图书馆找来,匆匆翻阅。最初的读感是感到庆幸——我相貌不美,不会遭人妒忌。白雪公主身受继母妒忌和迫害,在猎人帮助下逃往森林,与七个小矮人朝夕相处。那时对美有了理解——善良才是最美。我的变化也很幼稚,居然不再感到自己贫困的卑微,不再感到丑陋的丢人。不“仇富”,也不“仇美”,到现在,我还是坚持这样的审美。沙雕上的白雪公主,全身黄褐色,没有粉面,没有红唇,看不清弹性的肌肤,但一样可以用她的故事震撼我的心灵。我甚至认为,美会主动躲避伤害。躲避,不是逃避,是留住善良的方式,为的是寻找“一种无目的的快乐”(康德)。
  所幸,我并不算落伍。我熟知的《米奇》,尽管不是以文学方式呈现于我,但那可爱的形象,一直是我喜欢的,曾经和尚小的外孙一起看过,看过几个片段,是为了我们有共同的语言。红色的短裤,就像刚刚从某个沼泽里走出来;黄色的大鞋,跟脚板不般配,我怀疑他是想花同样的钱也要买大几号的鞋子;那副白手套,仿佛是我从前安排学生参加运动会的装束,特潇洒。吹着欢乐的口哨,一副得意的样子。乐观而活跃,内心总是充满了奇思妙想。我这么喜欢,说不定米奇会从沙雕里走出来,牵住我的手,一起赶海呢。也许是老了,记住他的名字,是与《米老鼠和唐老鸭》一并记住的,知道他们都姓“米”。
  沙雕,是艺术,被称作“时限性大地艺术”。它主要是由潮湿的沙粒和水构成,基础部分要设计磨具,填沙夯实,其上讲究主题造型,沙和水的比例必须恰当,施工时保持造型不坍塌,所以沙雕的常规样式,被称为沙粒“金字塔”。雕塑过程中,不允许有任何一点化学粘剂,雕塑成型之后,外表要喷洒植物水溶性胶剂,无污染,但遇到大雨会被破坏,所以它的“时限性”很强。在北方,自春始到夏季淫雨季,一般在四个月,沙雕存留时间较长。
  我们的生活需要艺术,感谢创造沙雕艺术的人,他们或许也在游览的人群里。
  
  四
  沙雕是一项把建筑、雕塑、文化、绘画、美学、娱乐、文学融于一体的“边缘艺术”,需要多方面的人才集体参与创作,它向外展示的是一个城市的人才结构是否完整全面,这样说来,它不仅仅是沿海吸引旅游的一个元素,更是向世人展示城市风貌的一个标志。
  没有沙雕的沿海城市,缺少的是浪漫气质。当然这个说法是有前提的,如果,一片沙滩,没有朵朵五彩的太阳伞,没有卧在沙滩的躺椅,没有穿着泳衣埋在沙堆里享受日光浴的男女,这个结论是成立的。沙雕,是以柔性和柔情来塑造梦境的艺术,所有的“雕”,皆是刀刃锋锐,唯有沙雕,看不见塑造的外形刀痕,刻凿的痕迹也没有,骨子里藏着的全是柔软。温柔,越发成为一种稀缺的品质,沙雕是否在呼唤这种品质的归来?我想,这种浪漫,绝非是扭腰摆臀的妖冶姿态,而是把柔情作为浪漫的灵魂。或许,沙雕呈现了南海人浪漫的方式,就看游客是否读得懂了。
  面对沙雕,我想,假如雨季来临,一个童话就那么消失了,心中有了一丝惋惜,或许这也是沙雕艺术的恒久魅力吧。这让我不舍的同时,再度生出悲悯之心。我希望美是在温暖中消融,而不是被破坏。尽管我也懂得,岁月极美,而在于它必然的流逝;美,还没让我们好好再看最后一眼就消失,来不及说一声“再见”就匆匆作别。
  数不清的沙粒,成就了硕大的沙雕,让我想到那个“聚沙成塔”的成语来。在南海,是聚沙成雕。《法华经》里说“乃至童子戏,聚沙为佛塔”。佛塔之高,原来始于童子玩沙的游戏启发。沙粒,对于前来游观的成人来说,应该也是一个启发吧。在金色的沙滩,造型奇异的沙雕面前,我感觉自己就像一粒沙子,五年来,投身“江山文学”创作,每日不辍,写作了500多篇文章,建起了自己的文学之塔。聚少成多,由散而凝,我还不是一个在沙滩捡拾贝壳的人,至多算一个在沙滩上贪玩的童子。这片海滩成就了童话沙雕,江山文学成就了一个深爱文学的人的文学梦想。记得有人说,童话,不是用来哄孩子睡觉的。是啊,它也是为了激发人的潜能做着最原始的启蒙。我知道,我笔下还未塑造出白雪公主,美人鱼,但我向着美好靠近了很多。
  小时候,眼睛里进了沙子,妈妈给我吹,说道,别看一粒沙子那么小,放在眼里就是一座山。聚沙成雕,那就是一座童话屋,装着太多的美好故事啊。
  和沙滩上的沙雕童话留个影吧。我选择了“白雪公主”,作为我江山创作五年的一个留影。眨眼之间,背后的沙雕,真成了一座山,不过,不是眼里的,而是我创作的一个方向,我在努力向着文学之山攀爬,想让白雪公主相伴。
  
  五
  我惊奇地发现,很少是儿童在沙雕前留影,留影的多是与我差不多年纪的人。也许,我们在那个年代,童话本身就是一种奢侈品,所见只能在课本上,留下一点蛛丝马迹,遇到这么形象的童话作品,怎么能控制住那种喜欢呢?年少时的缺失,老了还有机会弥补,很幸运吧,一种渴望的情绪一下子被填补了。还应该是一种找回,带着惊喜,有着失而复得的情感在其中吧。或许,要让余下的人生活出美好,童话是将美好浓缩于故事的载体,最清纯,也最易读懂,一座沙雕,唤醒了美好的希望,不必言说,自己懂得。老年了,已经不是一个做梦的季节,但梦可以寄托,沙雕唤醒了梦。有人说,每个人心中都留着一个儿时顽皮的故事,是否这样的故事和沙雕童话有了对接?
  沙雕,给了多少告别了童年的人重温的机会,不必说什么和童年再见,沙雕艺术把人带进曾经,甚至弥补着缺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江湖,但未必会有自己的童话世界。不必担心没有多少人喜欢沙雕。总有一些人会喜欢喧哗的世界,也会有人喜欢充满童真的艺术。有趣的人生,应当归真,童话是最纯真的艺术,尤其是把童话放在海边,便有了不一样的江湖。每个成年人往往进入江湖,就把那段短暂的童真给弄丢了。江湖也就是一张薄纸而已,常常被自己或别人不经意地捅破,什么也没有了。把童真也一起带进自己的江湖,并留住,童真是最经得起折磨的东西,我相信江湖可以消失,而童话是不会被摧毁的,可以继续带着我们重建江湖。
  留影还不能尽意,我去逛海滩书摊,论斤卖,选了一本《安徒生童话》,外加五本散文集。玩具摊还有买五彩童娃的,这是把童话烧制成瓷瓶的艺术品,我也来一个。妻子追问,为何买这些?老大不小了……是啊,为什么要买,我也说不清理由。也许是这些童话沙雕告诉我买一点童年的纪念品。
  摊主帮我回答了这个问题。
  给孙子外孙子带点礼物,没有为什么啊。
  尴尬一会,我终于找到了我自己,我说,我就是一个孙子,也愿做一个孙子。不是装孙子,孙子辈多年轻啊。做一个鬼脸。我一下子年轻了五十岁。
  冬天你还想去哈尔滨看冰雕?妻子继续嘲弄。我说,今冬南海会把哈尔滨的冰雕搬来。
  我在创作一个童话。南海啊,沙雕勾起了我多少憧憬,把我一下子拽回了童年。我居然想抱着一座沙雕归去,看看那些阅读沙雕如饥似渴的眼睛,我缩回了手。
  
  2023年5月11日原创首发江山文学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