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乡是个小村,村子不大,也就百十来户人家。在整个行政村中算是一个小村。村内南北五条胡同,东西三条胡同,村里也就两个姓氏。村外就是成片的庄稼地,一年四季,春种秋收,循环往复的种着小麦、玉米、大豆、红薯。以前由于受生活条件影响,经济作物以棉花为主。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也就没人种植棉花了,毕竟种棉花太费事,收益又不太好。虽然,现在村内道路都铺成了水泥路,家家户户都盖起了楼房,用上了自来水和天然气。但是,感觉还是以前更有烟火气。小时候,虽然生活条件差点,但是家家户户都冒炊烟,一年四季,景色各异。
  小村的春天,应该从二月二开始。虽然一般在正月就立春了,但是感觉只有二月二,吃了煎的馍,春天才刚刚开始。二月二的时候,已经开学,小学的时候,都是正月十六开学。但是空气中还透着寒气。记忆中的二月二,仍在下着雪,一大早,家家户户的厨房里都冒着炊烟,做着煎馍。煎馍一般有三种,一是萝卜煎的,二是绿豆芽煎的,三是鸡蛋煎的。家庭条件差的都用自家种的萝卜切丝煎馍,条件一般的去集上买上一两块钱的绿豆芽煎馍,稍微好点的除了煎绿豆芽的,再煎点鸡蛋的。说稍微好点,是因为感觉当时都很穷,贫富差距不是那么大。相比较我还是爱吃绿豆芽的。记忆中吃的最多的是绿豆芽的,也吃过萝卜丝的,后来生活条件好了,煎了鸡蛋的。但是感觉还是绿豆芽的更好吃。二月二的早上,哈着寒气,吃着母亲煎的绿豆芽的馍,喝上一大碗清糊涂,感觉煎馍和清糊涂最配,吃得饱饱的,背着书包去上学,才感觉春天真的来了。
  小时候的春天,感觉很长,衣服可以一层一层的剥掉,剥掉棉袄,穿上毛衣;剥掉毛衣,换上秋衣;等换下秋衣的时候,夏天就到了。春天的时候,村外的道路两旁绿树成荫,路沟里除了有小草野花,种的还有藤条,俗称条子(用来编草筐和箩斗)。当时家家户户都离不了草筐和箩斗,草筐用来盛喂牛的麦秸,箩斗用来割草。除了割草,更大的用处就是春末的时候用来擓“一眼坯”(因为是圆柱形的土坯,土坯顶上有一个孔,所以叫一眼坯。)俗称“一眼儿坡”就是棉花幼苗的培养器。
  清明节一到,麦子长的油绿油绿的,有一尺左右高。麦田中间的空隙被收拾的软乎乎的(为了种植棉花,播种的时候,播一耧,空一耧,中间就形成了空隙,用来种植棉花。),没有多余的杂草,每天上学的路上,小伙伴们就爱在麦田的空隙里奔跑,跑着跑着突然趴下,让前面的小伙伴找不到,趴在地上的时候能闻到麦子的味道,清新中带着一丝丝甜味。这是小时候最爱玩的游戏之一。每到这个时候就到了打“一眼儿坡”的时候了。家家户户拿着铁锨和制坯器就到田地里打“一眼儿坡”了。先挖一个深约20厘米的长方形的池子,把挖池子的土用水搅拌就成了“一眼坯”的原料。一般都要四五天才能完成制坯,然后把棉籽放到坯里,慢慢等待棉花幼苗长出来。等到棉花幼苗长成,开始栽棉花的时候,春天也就慢慢离开了,迎来了小村的夏天。
  夏天,记忆最深的,应该是村东头的小河沟。不过现在小河沟早已干涸,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庄稼地。之所以称之为“小河沟”,一是因为确实小,二是区别于村中央的大坑。夏天的午后是炎热的,使人凉爽的方法有两种。一是拿张席子,躺在村东地的树林下睡一觉,确实凉快,不过有时被树上的毛毛虫咬一下,可就得几天难受了,记忆中被毛毛虫咬过一次脖子,瞬间整个脖子都红肿起来了,瘙痒难忍,那个感觉至今回想起来都一身鸡皮疙瘩。回到家赶紧用压井里的水冲冲,冰凉下,感觉瘙痒有所减轻,接着抹上牙膏,过两天就好了。除了在树林里乘凉,就是去小河沟洗澡了。小时候,每到夏日午后,小河沟里都是小伙伴们在洗澡。年龄小的就在河岸边洗澡,年龄大点的,胆子也比较大,就敢往水深的地方去。当时也不太会游泳,就喜欢扎猛子。年龄都不大,个个光着屁股,犹如泥鳅一样在河沟里钻来钻去。最喜欢干的就是先在河底挖一把淤泥抹在肚子上,然后一个猛子扎进河底,河很浅,可能扎猛子的时候还会露着屁股。等一口气用完出水的时候,肚子上的淤泥也就洗干净了。循环往复,乐此不疲,小孩子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夏天的小村是忙碌的。因为仲夏的时候,也是收麦子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忙着收麦子。当时没有大型康迈因,割麦子全靠人工。每到麦季,家家户户都买上一二十把铲子。其他地方收麦子是用镰刀,我们都用铲子。一根长长的铲子杆,几把磨的锋利的铲子就是一个劳动力收麦子的利器。麦子铲倒后,再拉到场里,碾麦子。对于当时的小孩子来说,最烦人的劳动应该就数拾麦头了。蹲着一步一步的往前挪,把整块五六亩地的麦头挨着拾完,可能也拾不到一袋子麦头。腿却感觉要断。等收完麦子,种上玉米、大豆、红薯、花生和芝麻,感觉夏天也就要过完了。
  秋天的小村是金黄色的。家家户户的墙上,树上都挂满了成串的玉米棒子。过了中秋节,啃了鸡腿,才感觉秋天来了。中秋节是个很重要的节日。每到中秋节,芝麻已经割了,这个时候除了吃月饼、啃鸡肉,还会烙焦馍。小村的中秋节气氛很浓,不单单是中秋节,其他节日氛围也很浓。因为小村的人们善于利用现有的资源,过好每个节日。中秋节,老年人会逗小孩子,问“你家熬小鸡了吗?”这个时候小孩子都会骄傲的说“俺家熬大老公鸡了。”“那我去你家吃鸡吧?”这时候小孩子会显得抠门,扭扭捏捏说“那你去哎。”小村称抠门为“老鳖一”,要是大方的小孩子会被称为“小擀杖”。至今也不明白“小擀杖”与大方的联系在哪。这就是方言的魅力吧。
  中秋节吃的鸡肉,当然是自家养的鸡。当时,小村家家户户都会养鸡,春天的时候打(买)几只小鸡,等到中秋节就长大了,母鸡下蛋,公鸡被吃掉。公鸡不叫公鸡,叫大老公鸡,可见这公鸡长的有多大,一个大字还不能形容,还要再加上一个副词。以前的鸡都是散养喂粮食,长的是又大,肉又结实,一只公鸡能熬一小锅,(当时的厨房都是垒的灶台,一个灶台有两个灶眼儿,一个大锅,一个小锅,虽然是小锅,也比现在的电锅大多了。大锅煮粥馏馍,小锅炒菜。)肉香能飘二里地,当然这是夸张的说法,不过确实比现在市场上卖的鸡好吃太多了。当时的鸡爪子,小孩子是不能吃的。大人说,小孩子吃了鸡爪子,手会抖,写字潦草,甚至还能找到现实的例子。当然,现在知道了那些手抖的老人,不是吃鸡爪子吃的,而是有病。长大后知道,大人不让小孩子吃鸡爪是出于疼爱,那年月,吃上一次肉不容易,完全是想让小孩子多吃点好肉。
  当然,鸡腿也不是白吃的。可能中午吃完鸡腿,下午就要接着下地掰玉米,记忆中的中秋节总是与掰玉米密不可分。所有的玉米掰完,可能需要几天,毕竟挨个掰还是很慢的。掰玉米算是最烦干的农活之一了。白天掰了玉米,晚上吃月饼吃苹果,还有烙焦馍,所谓的烙焦馍就是用面擀成的薄饼,上面粘上新割的芝麻,在鏊子上烙。鏊子,可能现在基本见不到了,就是三条腿上面支着一块铁板,下面可以烧柴。烙的焦馍又焦又香,是中秋节必吃的食物。过完中秋节,掰完玉米,最后拔完玉米和棉花棵,种上麦子,秋天也就过完了。以前种麦子感觉没有现在早,当时种上麦子就能感觉到寒意,冬天也就悄然而至了。
  小村的冬天也是慢慢到来的,冬天的小村是安静的。一入冬,棉花也就基本择完了,这时候小村周围就垛起了一座座柴火垛。入冬后,人们才算闲起来了。男人们该出去打工的就出去打工了,妇女们则守护着家园。这个时候也不是完全闲着,妇女们会纳起鞋底;老人们会编起箩筐,这个时候春天在路边种的条子就派上用场了。小村的人是勤劳的,一年四季也不舍得闲着。
  一个冬天,妇女们会纳好一家人入冬的棉靴,和来年一年的单鞋。千层底鞋承载着一代又一代人的记忆。不过现在很少有穿千层底鞋的了。虽然现在的鞋多种多样,但是还是感觉千层底穿着最舒服。今年夏天,在上班的路上看到有卖千层底鞋的,当然不是人工纳的,而是机器做的。我说这鞋穿着舒服,下午伊就给我买了两双,整个夏天都在穿这两双鞋。虽然没有母亲纳的鞋穿着舒服,但是也慰藉了记忆。记忆中,小时候冬天很冷,晚上还经常停电,这个时候母亲就会在烛光下纳鞋底,只到来电,边看电视边纳鞋底。鞋底纳好后,还要剪鞋样子。用几张废纸剪好鞋样子,再按着鞋样铰鞋帮,然后用浆糊一层一层的粘起来,晚上睡觉的时候再放在床褥子下面压一压。第二天鞋帮就做好了,再把鞋帮与千层底缝在一起,一双鞋就做好了。为什么千层底鞋穿着舒服呢?不仅仅是因为材料柔软,还是因为里面注入了母亲对家人的爱。
  老人们则在冬天编成好多箩筐,除了自家用的,其他的还可以卖钱,这也是一笔收入。记忆中,整个冬天,姥爷都在编箩筐,当时我家的箩筐大部分都是姥爷编好给我们的。冬天的时候,每次去姥姥家,一进门就看到姥爷在牲口屋里编箩筐。牲口屋是两间房,里间喂牛,外间则放着一张床和各种农具。以前夜晚,偷牛贼比较多,所以人们都会睡在牲口屋里看牛。小时候喜欢看姥爷编箩筐,一进家门,姥爷会弄个火盆或者煤炉子放在那,让我们赶紧烤烤火。那时候没有空调,冬天取暖的方式就是烤火。我们就会边烤火,边看姥爷编箩筐。小时候,经常住在姥姥家,就爱跟在姥爷屁股后面,像个小跟屁虫。夏天看场跟着姥爷一起睡着场里;秋天的时候,姥爷去割条子,我就在旁边玩。当时最爱玩的一是姥爷的算盘,二是姥爷编箩筐用的小镰刀。记得那年跟着姥爷去割条子,姥爷自顾忙着,我就在旁边玩小镰刀,也学着姥爷用小镰刀劈条子。结果可想而知,一镰刀砍在了左手食指上,顷刻间,血流不止,姥爷赶紧抱着我去诊所包扎。至今手指上仍留着一条长长的疤,每看到疤,也就想起了姥爷。。。。。。
  冬天的小村是白色的。一场雪落下,整个小村变成了银装素裹,白茫茫一片。这个时候,小孩子最喜欢的游戏当然是打雪仗了。上学路上打,在学校打,放学回来接着打。上学路上还会滚雪球,夜里落了雪,麦田里铺上厚厚的一层。上学路上蹚着厚厚的积雪,先团一个小雪球,然后放在地上滚,从地西头往东滚,滚到地中间就滚不动了,雪球太大了。那个时候就会看到上学的路旁的麦田里立着一个个大雪球,全是皮孩子的杰作。除了滚雪球,就是打呲溜滑,穿着母亲纳的棉靴,边走边滑,一路滑到学校。当然摔跤是一定的,一屁股墩在地上,还挺疼。等到天晴,会去够冰琉璃,东北叫冰溜子。以前,下的雪总是很大,房上,树上全是厚厚的积雪,路沟里都会下满。所以冰琉璃非常长,够下来拿着玩,还能时不时的舔一口,透心凉。
  小村的冬天是热闹的,下上几场雪,冷透了,新年也就来了,这个时候沉静了一冬天的小村也开始沸腾起来了。小时候,最期盼的就是过年。过年可能是小孩子最快乐的时候了。一进入腊月,年味就浓了。“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到腊八,吃上一顿饺子,感觉新年就慢慢来了,所以,从腊八就盼着过年。基本进入腊月,在外打工的男人们也就陆续回来了,回来开始办年货。进入腊月后,男人们基本每天早上都会去集上买年货,今天买条鱼,明天买只鸡,后天买上年画。就这样感觉这个腊月都在买年货,买着买着年就到了。二十三小年,小村称为祭灶。祭灶除了打扫厨房和屋子,还要吃祭灶糖。祭灶糖跟麻糖是一种食物,不过祭灶糖上没有芝麻。吃了祭灶糖,新年就开始倒计时了。7、6、5、4、3、2、1、0,每天数着日子,终于到了除夕。除夕晚上家家户户热热闹闹吃个年夜饭,坐在一起看春晚,那时的春晚很好看,但是却等不到春晚敲钟倒计时就睡着了。小孩子早早把新衣服找出来,放在床上,等着初一一大早就穿上新衣服。除夕十点以后小村里就热闹起来了,砰!啪!砰砰啪啪!…关门炮开始放了,小村除了开门炮还放关门炮。来了安徽这边,才知道这边只放开门炮,不放关门炮。关门炮要放到夜里一两点,关门炮刚结束一会儿,开门炮又放起来了。家家户户都争着早起争福气。小孩子们也都在一声声开门炮中震醒了,就赶紧穿起新衣服新鞋,这新鞋可不是千层底,而是买的运动鞋。起来吃了饺子,拜了神。一年一度的拜年大戏就上演了。一个院的一起老老少少一二十口子,男孩子跟着男人们,女孩们跟着妇女们,挨家给村里的老人拜年,辈分长的老人一大早就把瓜子糖果和烟准备好了,坐在屋里专门等着晚辈的来拜年。感觉大年初一给长辈们拜了年,才感觉到年味达到了高潮。小孩子们跟在大人后面,就是去收瓜子和糖果的。拜完年,新衣服的所有兜里都装满了瓜子和糖果。运气好的话还能收到五毛或者一块钱的压岁钱。这个压岁钱跟自己亲人给的不一样。等到去走亲戚才能收到更多的压岁钱。小孩子希望过年就是因为除了有新衣服穿,还有压岁钱。当时压岁钱,一次给的最多的也就一块两块钱,有些长辈还有给五毛的,能收个五块钱的压岁钱,感觉就是一大笔钱。过完年能收三十多块钱的压岁钱,就感觉是很大很大一笔钱了。当然,这些压岁钱也就在自己手里暖暖,最后还是要被大人要走一大部分,去给别家的孩子发压岁钱。等过了元宵节,挑了灯笼,年才走远。毕竟第二天就开学了。再过几天又是二月二,龙抬头。循环往复,年复一年。
  以前,小村虽小,生活条件也不太好,但是到处充满烟火气,人情味。现在生活富裕了,村里设施好了。但是,以前的小树林,小河沟都消失了,随之消失的还有收麦子和掰玉米的热闹,连年味也消失了。唯一不变的是,她永远是生我养我的故乡。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