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淅淅沥沥地下着,似情人的悄悄话缱绻絮语,道不尽离别之苦。
  我坐在烟雨蒙蒙的断桥边的凉亭里,拉着你的手,四目相视。你羞红着脸,眼神里透着至诚的爱意,微微一笑,低下头,双手就这样紧紧地拉着我,久久不愿松开,这一去或许就是三年五载。你那宛如秋水的明眸,早已噙满泪水,一缕发丝轻轻滑落,紧贴在你白皙的脸颊上。你小鸟依人地靠在我坚实的肩头上,与我絮絮低语,此刻的你更加楚楚动人。我将你轻轻地揽入怀里,紧紧地抱着,我们的脸颊紧紧地贴在一起,两颗悸动的心相互碰撞,一股暖流瞬间游遍全身。这一刻,我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停止,好永葆这温馨的时刻。
  也是在细雨霏霏的雨季,那是个桃花盛开、梨花纷飞的春季,我上山为受伤的爷爷采药,雨水打湿了衣服和鞋袜,冻得嘴唇发紫,身体直打哆嗦,是你悄悄地给我递来新鞋、新衣——那是你哥准备过年穿的新衣、新鞋,害得你被他骂了一年。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你给我带来的温暖。可是我却傻傻地以为,这只是妹妹对哥哥的关心。作为同村的我们,也许在旁人的眼里从小青梅竹马,可是我们两家一穷一富,有着天然的鸿沟。
  你对我的好是那种让人受不了的那种。渐渐地,我发现你的眼神有些异样,不敢正眼瞧我,总是躲躲闪闪。有一天,我壮着胆子对着你的耳际轻轻地说了一声:“我喜欢你!”没想到你竟然在我的后背上狠狠地捶了一下,然后捂着脸跑开了。我以为你生气了,心烦意乱,一晚上没有睡着,在床上翻来覆去,小心翼翼地揣度着你的小心思。女孩的心果真是海底针,怎么猜都猜不透。我在心里恨自己怎么这么鲁莽,这么没用,将一副好牌打得稀巴烂——完了,她再也不理我了。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与懊恼之中。
  第二天,你经过我家门口时,我羞愧得脸红语塞,说话支支吾吾,声音嘶哑,不知所云。你突然跑过来,略显羞涩,微笑着递给我一张小纸条,轻声地说道:“给你的。我走了,你帮我放一下羊吧。”我又惊又喜,打开纸条,细心地读着每个字:“哥,其实我很早就喜欢你了,只是女孩子脸皮薄,昨天打你的事不要放在心上……”
  那一刻,我整个人都飘了起来,感觉周围的一切,甚至连空气都是甜的。我边放羊,边将小纸条读了一遍又一遍,也不知道读了多少遍,似乎每一个娟秀的汉字里都珍藏着你那甜美的笑脸。回家后,我将它小心珍藏着,放在床头的旧书里夹着。每到睡觉时总要将它拿出来仔细端详,细细品读,轻轻地抚摸,只要看到它,你仿佛就站在我的面前,冲着我莞尔一笑。可是有一天,母亲拿着那本旧书当茅草去引了火,为此我与她大吵一架。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对母亲发那么大的脾气,然而这一切全都为了你,你已经融入了我的生命里。
  二
  秋雨潇潇,下个不停,秋风裹挟着枫叶翩翩而落。不知过了多久,我轻轻地推开酥软的你,我知道再不走就赶不上火车了。去当兵是我的志愿,男儿当自强,报效祖国是我等义不容辞的职责。这也是你的意思,可是现在你拉着我的手不想放开……
  这不禁让我又想起了往事。
  那天,你塞给我一张纸条后,从此你处处关心我,照顾我,对我的好让人受不了。有什么好吃的你第一个想到就是我,你总是主动地替我做事,出去干活你总挨着我坐下,别的男人休想靠近你,不是被你骂走,就是被赶走。唯独对我你敬如上宾,这让我真有点受宠若惊。这可能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对于你的情意,我除了傻呵呵地笑,就是受之如饴,再无其它回报的方式。我是一个不会哄女孩开心的人,有时你受了委屈,只能独自默默承受,我却无能为力。但你从来不对我发脾气,在我面前,你总是显得那么淑女,谦逊,善解人意。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女孩。你的一笑一颦牵动我全身每一个神经。
  我与你的频繁接触,最终还是让你爸妈知道了。他们反对我们来往,理由是门不当,户不对,就是因为你爸是村长,我爸是农民。他的女儿不可嫁给一个穷小子。为了你的前途,我几度想要放弃这段感情,是你的硬杠给了我足够的勇气,最终逼得他们开始妥协——“只要他不是农民,你们俩的事就有希望。”我思来想去,只有去当兵,才可以改变这一切,这也是我当初的理想。
  三
  秋雨依然在下,我无奈地放开你那纤纤小手,分开的那一刻秋风袭来,冷得你直打哆嗦。深秋的雨季仿佛多愁善感的女人,伴着翩翩红叶飘来款款情思,剪不断,理还乱。
  我撑着雨伞三步一回头,你高举右手遥望前方,欲言又止,纵有百转千肠的愁绪,此刻只能化作无声的惆怅埋藏心底。
  火车已经鸣笛,我加快了远去的步伐,身后仿佛听到你撕心裂肺的呼唤,声音是那么嘶哑,洒满了落寞的心雨。
  你深情地凝望着我渐渐远去的背影。蓦然回首,我发现你仍然踯躅于断桥边,眼神是那么凄凉,那么无助……泪水瞬间从我的眼眶奔涌而出,你对我的情愫这一辈子我都难以报答之万一。
  绵绵的秋雨一直淅淅沥沥地下着,絮然零落,映着灰蒙蒙的天空,显得那么凄然。你举着花雨伞伫立雨中久久不愿归去。此刻纵有千言万语也难道出心中之苦,那份牵挂,那份惆怅,如这飘零的雨丝一般缠绵悱恻,痛彻心扉。斜风细雨,吹打着柔弱的枯黄柳条,轻轻地摇曳,掠过伞尖,那么轻柔,那么娉婷。猛然间,我丢开雨伞,张开双臂冲向鹄立良久的你,你呆若木鸡地看着我,竟不知所措。泪水与雨水交织在一起,凝成晶莹的水滴,迷糊了我的双眼。
  你哭泣着问:“你能多陪我一会儿吗?”
  “行,只要你愿意,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我抬起头微闭双眼,用下颌轻柔地顶在你的前额上,轻缓地爱抚,乌黑的秀发在我的鼻尖散发着温热的体香,我能感受到你怦然的心跳。那一刻,世间所有的一切都输给了你,有了你,万物皆可休。
  “不行,你得走了!”你一把推开沉醉的我。
  火车已经缓缓启动,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我猛然清醒,飞速地跑向火车。渐渐地,我从你的视线中消失,但我知道你仍然失魂落魄地伫立在断桥边的凉亭里,心里五味杂陈……
  又是一个多情的雨季,淡淡的雨,绵绵的情,勾起了我对往昔的回忆,梦中的你既在天涯又在身边……
  【注:此作为原创首发,写于2021年9月】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