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假期我们一家去了安康,完全是临时起意,是狼奔,是窜访。
  本来,按计划,媳妇带闺女要去陕北的甘泉大峡谷耍。我一个人留在西安家里安然两天,给猫铲铲屎,给枕头作作伴,还能偷偷跑出去和狐朋狗友打个麻将。
  然而,但是,甘泉大峡谷之行泡汤了。有先一步去的朋友劝诫说,不要去,人山人海,挤在一起走都走不动,把屎都挤出来了。
  这个朋友是个粗人,话不文明,却是好心。我媳妇我娃听了劝,就不去了。
  媳妇和闺女行李都已准备妥当,没去成,一个怏怏,一个愤愤。我哄着闺女去了小雁塔旁的安仁坊,那里有仿唐集市哩,遗址博物馆也逛了,花钿也贴了,蹴鞠也踢了,投壶也耍了,甜筒甄糕也吃,美美做了一回唐朝人。结果,闺女还是撅着嘴,不愿意,长安城耍不下一个她,就是想坐着火车去远方嘛。
  媳妇一看这光景,也不落忍,查了火车票,说,外省去不了了,干脆去陕南,去安康吃鱼去吧。马上订票。还问我去不去。
  酒店都没订,露宿街头呀?景区人肉滚滚地,能耍好吗?我不愿意去凑这份热闹,也劝这娘俩消消停停在家过一个不折腾的五一。
  但是,我在家哪里当家做主过?媳妇和闺女一句“你爱去不去”,我就乖乖跟着去了。说真的,我还真不放心她俩哩。
  幸运的是上火车之前,一个西安的朋友托付安康当地的朋友给我订了某单位内部招待所。住宿问题一解决,心里顿时轻松下来。感激啊。
  坐的火车是五一临时加开的,硬卧改硬座。下午六点多发的车,进秦岭,看了一路的青山。窗外黄昏的昏黄悄然变成了黛蓝,最后就彻底黑下来,而灯火明灿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安康到了。
  出了站,寻到招待所,安顿好,一家人出街闲逛,一路下坡,下下下,就到了汉江边上,那是个热闹去处。有一灯火辉煌的楼阁,叫西城阁,周边全是临水的酒家,坐满了吃鱼人。鱼就是汉江里的鱼,捞上来或烧或烤。我媳妇长在汉江边的汉中,我随她去过多次。汉中也是江边吃鱼的好地方。我熟悉这个场景。
  夜风吹着烧烤的烟气,汉江桥闪烁的霓虹灯让月亮不亮了。终日忙碌,这一清闲,才意识到,我们离了西安,到别处了。江对岸是安康老城的万家灯火,感觉那么远,又那么近,终是可亲。
  第二日一早,早早出城去瀛湖。去安康岂能不逛瀛湖。就像西安那个肉丸胡辣汤老板的名言:吃胡辣汤,你不吃丸子,你吃个怂哩。
  瀛湖是人工湖,当地修水电站搞得蓄水池,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就把旅游业搞起来了,惹得张三李四王麻子都要来看。瀛湖的瀛是啥意思?传说中的海上仙山也。
  十多年前,汶川地震那年,我在安康采访,安康宣传部安排我们记者一行人逛过瀛湖。十多年过去了,已经对瀛湖没有什么印象了。只依稀记得当时在湖中一岛上的农家乐吃锅巴饭,有道菜是干炸河虾,虾小如蚁。
  这次重游如初游。一个小时的车程,看了一路的汉江。绿如翠,水波缓慢,似流非流。
  到了瀛湖,意料之中的人多,虽说不至于挤出屎来,也够呛了,各种鼓噪的人声直入耳中,顿时瀛湖美景就不香了,哈哈哈。排了长队登船,行一段水路后上岛,岛上乌烟瘴气,全是烤鱼的摊子。当然,还有蒸面。
  安康最有名的小吃就是蒸面,满大街都是,就像西安满大街都是泡馍馆子一样。蒸面是凉皮的一种。安康当地人将其当早点。这一点和汉中人一大早起来吃热面皮类似。安康蒸面的小店里蒸面分小份、中份、大份出售,食客可以根据自己的食肠大小选择。每家店给的量都偏多,其实我觉得应该叫大份、超大份,超级无敌大份。蒸面浇上香醋、芝麻酱、油泼辣子,拌匀了,呼噜呼噜就开吃了。吃得欢畅和跳脱。吃完了,盘子底的汤汤水水也要一饮而尽。安康人一抹嘴,说这是可以喝汤的凉皮。
  但是,岛上的烤鱼和蒸面我是不敢吃的,看着摊贩的脏手黑指甲,就没有了食欲,怕吃了窜稀,回不去西安了。
  岛是鸟岛,号称“鸟语花香”,养了一只鸵鸟,几只孔雀,还有鹰和猫头鹰这样的猛禽,居然还养了鸡和鹅。孔雀和鸡还有鹅,一个笼子里关着,和平共处,有一种大同世界,众生平等的意思。游人多以恐吓的方式逗鸟。唯有一个大哥隔着栅栏安安静静地用小面包喂鹅。他的身后是一丛戳天的老毛竹,竹身上刻着“大毛一生爱小莉”或者“王强到此一游”。
  看完鸟排长队下岛,挤上船去下一个岛。有一个人被挤落水了,这是小插曲。
  湖中有三岛。一是玉兴岛。二是金螺岛。三是翠屏岛。三个岛的名字又是“玉”,又是“金”,又是“翠”,起得都是珠光宝气的名字。
  玉兴岛,就是那个鸟岛。
  金螺岛是个爱情岛,岛上建了月老祠之类求姻缘的人造景点。我们一家子怕晒,在树荫的庇护下环岛一周而已,没有去岛上细看。上岛之前,闺女问我是什么岛,我看这岛一大团静静地窝在那里,大约也是饿了,随口开玩笑说是搅团岛。上去一看是金螺岛,我得意了。搅团和螺很像嘛,都是一坨。
  说实话,金螺岛是三个岛中最美的。若是个微风细雨的好时节,没有乌泱乌泱的人潮了,带上媳妇和闺女,再约上两三知己,上岛从容转转,定是好的。
  三岛中翠屏岛最大,岛上楼台亭阁,奇花异草,想是不错,可惜我们一家三口已经筋疲力尽,太阳又晒得苦焦,一心想要下岛返程。看到下岛登船的队伍又排成了长龙,只恨不能插翅而逃。
  还是媳妇英明,她发现去玩一些水上项目,可以绕开队伍通过特别通道下岛。于是带闺女玩了摩托艇,疯了一下,随后上船,返航。
  这一路那么久,感觉是一生一世,很多人都在舱里昏睡过去了,一个个脸蛋通红。渡轮的马达突突突……
  出了瀛湖景区,已是下午四点,我们一家因为不敢吃岛上的烤鱼和蒸面,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决定一出门就找吃的。好在景区门外全是吃鱼的地方。当地的农民把临街的房子全建成饭馆了。就挣这个钱呢。
  生意好啊,家家都在街边加了桌子凳子,依旧爆满。寻了半天,我看有一家的店名叫“渔樵人家”,比“李老六鱼庄”之类的有文化多了,恰好又有空位,就选择在这里吃。老板娘白白胖胖,笑容可掬。
  我们挑了一条两斤的鱼,烧得麻麻辣辣的,里面加了当地豆腐和魔芋,端了上来。或是鱼挑小了,或是饭太香,或是我们肚子太饥了,居然不够吃,又点了一盘鱼香肉丝下米饭。花费一百七十二,老板娘笑眯眯地给抹了零头。
  吃完饭,心里不慌了,坐在街边看热闹。附近的村民骑着摩托车来拉客,大队的警察过来维持秩序,他们都说好听的安康话。一个人的头盔掉了,猛地一看,像人头落地,吓死了。警察捡了给递过去。
  夕阳上来了,饭馆老板娘养的一盆石楠和一盆芍药花开正好,还有一盆就不知道名字了,叶子似三叶草,却要大许多,且是紫色,开着很素雅的小白花。
  第三日,过江,到江南去。主要是在老城区的鼓楼街一带活动。我喜欢逛老街,不爱逛景点。这就对了我的胃口了。
  鼓楼街并无鼓楼,原来是有的,听说就在现在的鼓楼小学那一片,破四旧时候拆了。
  鼓楼街有个群艺馆,院中倒是有个老楼,文安楼。是民国时期的藏书楼。青砖碧瓦,中式的檐顶,西洋的拱墙。石头基座上刻有青天白日旗纹样。这是我在安康见到最美的建筑。
  奇怪的是,鼓楼街的门牌号上写的是“古楼街”,而车站站牌是“鼓楼街”。搞不清。
  鼓楼街有一家黄家蒸面,排长队的那种,生意超级好。可惜我的口味固执很,只爱吃牛羊肉泡馍,向来不吃一切凉皮,我觉得那是女同志吃的,所以没有尝他家的蒸面。黄家蒸面应该是好吃的,没有吃是我自身的原因,我深刻反省。
  黄家蒸面的凉拌粉皮我倒是吃了。他家的这个粉皮是个妙东西,看着黑黑亮亮的,吃着滑滑糯糯的,裹足了调料汁,甚是解馋,三口两口就吃完了。对了,可以蒸面粉皮两搅,掺和在一起吃。
  吃蒸面要配芝麻饼,这算是一套。我发现安康人爱吃芝麻烧饼。分一面芝麻和两面芝麻,两面芝麻比一面芝麻贵五毛钱。芝麻烧饼烤得酥酥脆脆的,芝麻的香爨全逼出来了,搁谁谁都爱吃。
  在安康,五块钱一个的麻辣烫夹馍,卖得特别火。就是用这种芝麻烧饼,夹各种烫好用麻料调理拌好的菜,洋芋片居多,还有海带之类的,类似西安高陵的洋芋片夹馍。当然,我没吃过高陵的洋芋片夹馍,只是觉得有点像。
  鼓楼街有一家店,破破烂烂一间瓦房,店名就叫“老鼓楼麻辣烫夹馍”,专卖这个,顾客排长龙了。安康这几日,每次去看,每次长龙。我只能在别家买了。哎呀,也很好吃啊。我连吃了好几个。第三次去买,老板都骄傲了。
  其实还想吃,后来想想还是算了,留着下次吧。
  牛肉夹馍也是这种芝麻烧饼。先抹一层黄色的辣椒酱,再夹卤好的牛肉块,解腻,提味。我以为是海南那种超级辣的辣椒酱。吃之前挺忐忑。结果不是。辣度适中,还挺好吃。
  黄家蒸面两步远有家马家米线。只卖酸菜牛肉一种口味。老板做米线时又严肃又专注,我想给他拍照,但是腼腆了,就没拍。这家米线好吃。平日里不吃米线的我都干完了一大碗。
  美食街在回民区,卖牛羊肉泡馍的店铺很多。但是和西安的煮馍不同,这里的牛羊肉泡馍基本上都是水盆一类的,老老实实掰了馍泡在汤里吃。我没有吃,一是没有肚子吃,二是武断地认定肯定没有西安的好吃,只是特意走近瞥了几眼而已。
  安康的羊肉饼类似西安的牛肉饼,油煎的,酥脆掉渣。不过,不推荐吃,五元一个,能有多少羊肉在里面?多放葱花,羊肉碎末意思意思得了。
  闺女不能吃辣,给她买了马家粽子的夹沙糕。这家生意也超好。不过我个人觉得他家的夹沙糕没有驴打滚好吃,不糯,外面一层是芝麻粉,没有豆粉香。
  喻家炒鸡爪和安康蒸盆子我们没有吃。实在是没有肚子了。不停地在街上逛,这几日,街上的蔷薇开得花团锦簇好,当地的樱桃和枇杷上市了。街边的林荫树香樟居多,这就有南方的意思了。
  还有一个发现,安康人是幽默的,一家店叫“鼓楼街包芝”,我想了一下,扑哧笑了。还有一家叫“猴子蒸面”,也很耍怪。
  逛街其实是在消食,酸梅汤也偷偷灌了两瓶。反正来来回回就在这片美食区域走,走得肚子有一点缝缝了,就赶紧吃,吃撑了,又赶紧迈开腿,走。
  走着走着,一抬头就看到了清真寺的塔楼,塔顶挑着弯月,真好看呀。
  我寻过去,在篦子巷寻到了。巷子里家家户户的屋檐下都有燕子,燕子在巷子里上下翻飞。清真寺在巷子深处,大门上写着“庙师父”的电话号码。几个娃在喂一只猫。进寺里,我绕塔了一周。塔下摆满了花木盆景,其中有一盆不知是柑是橘,坠着四五个小瓜般大小的果子。
  出来,没走两步,又是一座清真古寺,寺里也有塔,塔旁顶天立地一棵老臭椿。两百多岁了,树身那么粗,树冠那么大。庙里一个姓杨的回族老叔和我拉呱,他说八三年安康洪灾,全城都淹了,死了三万多人,有三十一个人爬到这棵树上才逃过了一劫。至今这里的人都记着树的恩。
  安康城中有清真寺七座,我探访了四座,一座和一座挨得很近,彼此可以看到彼此的塔尖。一座是初建于唐,一元,一明末清初,一民国。剩下的三座想去看,后来想想还是算了,留给下次吧。
  安康三日,匆匆。
  我合计着,下次来安康,我要美美吃一碗黄家蒸面的凉拌粉皮,再吃三个麻辣烫夹馍。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众所周知,北京的皇家遗址遍地皆是,唯有一处既不是以金碧辉煌的建筑而闻名,也不是以雍荣华贵的园林而著称,而是以断壁残垣的衰落而声震中外。 一 红五月,是国人对这个特殊月份的礼赞,...

1973年冬天,我在射洪县柳树中学读初一,临近寒假,班主任宋德芝老师向全班学生每人退了3角钱学杂费(当年每学期3一4元)。宋老师一再叮嘱大家,一定要把钱拿回家交到父母手中,千万不要乱花...

一 十六岁之前,我一直生活在东北农村。那时,也许是生活苦寒的缘故,总觉得天空很低,很暗,尤其早春,难得见到太阳。 这时洗衣服,母亲就一定要选一个好天,就是有太阳的天气,最好是个...

紧随《国歌》的旋律,一个厚重、铿锵、清亮的声音从足球场边的舞台上传出: “同学们好!……” 这是华美学校义教部校长吴展政在中小学学生表彰大会上向同学们问好。 吴校长是省优教师、...

偶尔突发的兴致决定去舟山游玩,对于说看大海还是看风景,我兴致不算高昂,但说能吃海鲜我还是饶有兴趣,我称不上是一个吃货,喜欢吃的不是很多,比如河虾我没有什么欲望,但对于大螃蟹...

久旱逢甘霖。一场状元雨的如约而至,为饥渴难耐的大地迎来一线生机,也给考场外翘首等待的父母送去一丝安慰。 儿子,你会不会因老天的垂怜就此从繁重的学业中站起来?冯颖想着,又给面前...

虽然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但想起当年的高考仍然是无限心酸,无限感慨! 91年农历正月初四,病了九年之久的父亲留下无尽的遗憾,撒手去了另一个世界,留下来的债务直到94年秋季才还清。而我当...

离了田间地垅劳作,品尝亲自劳动收获的果实的日子已有多年。比如夏天的黄瓜桃子,那是可生吃的瓜果,等着瓜秧果苗时到季到,挂实累累,劳作休息时,摘了洗罢,送进嘴里,香甜可口,能止...

夏天里,喜欢的事很多。比如:用勺子大块大块地挖半个西瓜吃,每天为穿什么样的裙子提前在心里琢磨很久,以午休之便躺在凉席上看一下午书,去有溪水的地方消遣,穿着凉鞋踩在草坪上……...

“你这次到了长沙,一定要去橘子洲头看一看,替我拍几张照片回来看看吧!”我临出家门,妻子这样嘱托我。 橘子洲在长沙市郊,是湘江下游的一个狭长沙洲,因四面环水而为孤岛,因盛产柑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