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很少有时间能够无事地坐在屋子里,静静地看着窗外发呆呢。
  这不,她又住医院了,我是跟班,也是陪护。她躺在病床上,一只手上打着吊针,一只手垫着后脑勺。折磨人的病痛,这会儿倒显得安静了。眼睛有些疲惫,依旧是自由的,可以瞅着天花板,可以……就是瞅不到窗户的外边去。当然,心里可以想东想西,想得最多的,一定是老年大学的课落下了,怎么办呢?还有……
  一间病房,十几个平方米,一张病床,住她一个人。我呢?无病,不是住院的人,只能享受一张折叠床睡觉的待遇了。只不过,这张床白天得收起来,当椅子用。问题是,我不能睡,也不敢坐。我的使命重大,任重道远呢!白天,要看着吊瓶里的水,一定得在水要没快没的时候摁铃叫护士,千万千万不能因为一个“没注意”,导致……晚上,我得听着她的动静,是不是有什么需求;是不是……
  傻傻的我哟!
  一会儿,在椅子上坐坐,东张张西望望;一会儿,站在吊瓶底下,仰视着瓶里的水,仿佛要看清这水里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结构;一会儿,又在病房里踱步,从门口到窗户下,无意识地瞎晃悠着,似在思考着无穷无尽的问题,却又什么都没有想出来,脑子里只是一片空白,如同一只被困在笼子里的狗,狂躁过去了,就只能靠嗅自己的尿味儿,才能打发那望不到尽头的时间。
  每次,逛到窗户底下,眼睛都要注视一下窗外。我们住的这栋楼,坐北朝南,还处在一条路的东侧。房间在十层,既是最西端又是最北面。这路,仿佛就在我们脚下稍左些的地方,像条河似的从此流过。
  这条路很宽,双向12个车道,5条绿化带分隔着主车道、非机动车道、人行道。道上,画着清晰的分隔线、鱼刺线、斑马线、箭头……绿化带,像一艘船,像一座岛,不移动,却有着虎视眈眈,跃跃欲飞的姿势。绿化带上,高的是树,低的是花,附着在地面上的是草,红红绿绿,郁郁葱葱,甚是美观。最显眼的是路灯,耸立在绿化带上,仿佛一道长龙似的,看不到尽头。道路两边尤其涨眼的,自然是高楼大厦了。这楼,参差有序,摩肩列队,高的不低于30层,矮的也在5层以上吧,形成了错落有致的两条楼带。这楼带,既连接着楼后的重重建筑,又簇拥着楼顶上的蓝天白云,如同黄河大堤,兜着一河的汹涌波涛,蜿蜒绵亘,直奔远方而去。
  大唐朝的著名诗人王之涣在《登鹳雀楼》中说:“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也就是说,只有站得高,才能看得远。偏偏,“站得高”时,也有看不见的远方。比如,这路的北端,也应该是路呀!是路到头了,还是路拐弯了?总之,路似乎断了,本应该是路的那一片,倒成了峭立如笋的高楼了。
  我有些迷茫,几次尝试着站在窗台上,让自己长高了30厘米,睁大眼睛使劲地望。路,还是那条路。楼,也还是那片楼。我的努力,只是一个愿望而已。
  我的目光,只能在脚下的这条路上,尤其是被涌动的车流所吸引了。无论是大车小车,还是货车客车,从我的角度看,都只是一路爬行而去的,好似龟虫一样的物体。有趣的是,这些龟儿虫儿,成群结队地蜂拥而来,却在红灯闪亮的那一刻戛然而止。接下来的时光,便是读秒、等待,直至绿灯亮起,这才像是被起跑线上的那一声枪响给惊醒了,又如同蜜蜂炸窝似的狂奔了起来。然而,不能高兴得太早了,一眨眼的工夫,又是红灯,又是读秒,又是……就连我那才五岁的二宝贝孙子都知道:“急什么急,红灯停,绿灯行,黄灯、黄灯等一等!”何况,驾车人乎?
  大宋朝的一位诗人万俟咏在《长相思·雨》中写道:“一声声,一更更。窗外芭蕉窗里灯,此时无限情。梦难成,恨难平。不道愁人不喜听,空阶滴到明。”说的是雨,是雨中的萧瑟。表达的却是愁,是令人柔肠百结的愁。而且,极尽含蓄蕴藉之意,又富有深沉委婉之情。
  我在窗内,是个陪伴者,却也是个走不出去的人。而且,目无头绪,手无力量;百无聊赖,心烦意乱,只能“一声声,一更更”地熬。窗外呢?春光无限,璀璨无垠,前程无际。可是,“红灯停,绿灯行,黄灯等一等”的规则,一样令人不能畅通无阻。当然,道路总有拐弯之处,楼顶上也还有云深雾沉之时,也会让人在喜悦之中产生无趣、无聊、无奈。最后呢?依旧是“梦难成,恨难平”!
  窗内也好,窗外也罢。静静地看“窗外芭蕉窗里灯”,静静地思考“不道愁人不喜听”,方是“无限情”,方可“滴到明”。
   
  2023年4月21日写于合肥瑶海某医院
  
   (原创首发)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尔喜爱同样器材,这即是念书,书读百遍其义自睹。读一原书,没有是潦草的目下十行,而是频频品味,当真阐明。做者写做的用意,主旨,念表明的是甚么,为何云云落笔。要是换位思虑,尔是...

阿谁父人假装铭心镂骨的模样没门。 正在那以前,她心烦意乱,纠结良久,致使熬菜饭记了添盐,烧暖火没有年夜口溅到脸上,作针线又刺破了脚指……一切那些素日面太甚沉紧闇练的活计,俄然...

题忘:“情之一字,以是摒弃世界。”浑始文教野弛潮。 韶光有密意,岁月有馥郁。退戚多年来,尔始终深深感想着教熟深邃深挚而绵遥的爱,经常被激动着,幸祸着。尤为是这年的母亲节孬温暖...

母亲来到咱们未近四年了,对于母亲的忖量却始终萦绕正在尔的口头,尔晚便念写一篇回首母亲的文章,但老是无从高笔,由于母亲确切是宁靖凡了。她不像女亲这样给咱们讲过作人的事理,也没...

一 尔的故里其实不正在沈阴,沈阴也是早先小教结业后才安生乐业之处。尔的桑梓,正在千面以外的南边,是一个很平凡的年夜村庄,天文地位正在湖南取湖北交壤处,根据止政划分回属湖南。这...

母亲节的暖度末于过来了。尔末于否以少舒一口吻,没有知叙如何形容此刻心里的感到。头几天各个电子媒体,真体阛阓作足了鼓吹,墟市面皆正在为母亲节作筹办,小竖幅展推的漫山遍野。康乃...

这年木樨飘落谦天的时辰,尔眷恋上了上彀。上彀对于尔不仅双是抒领本身这份孤傲以及寂寞,其真更多的是念用翰墨往宣泄本身对于过去的遗憾。事先的尔天天喜爱把本身的忧?、忖量、念没有谢...

岁月流逝,功夫悄无声气的流淌,东风带给小天性命以及心愿,浑风悠悠,绿意盎然,花着花落,结高绿亏亏的因,日复一日的成长,成生劳绩期间,迷人的因喷鼻香四溢,各类晚生的树木,给人...

一 “若何野面有辆仄板车就行了!” 天黑,躺正在尔的大床上,念着翌日必需要实现的事项,不禁喃喃自语天对于本身说了一声。 仄板车雅称架架车,板板车,是端赖人力推动的车辆。它带着二...

守候支割的油菜 做者/眭丛林 本年春天雨火多,油菜花晚曾经倒退腐败,化做了秋泥,结了角因。已经经冷冷清清,陌家黄花万面喷鼻,如诗如绘,如梦如幻的现象没有睹了,一个花季奼女仿佛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