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时代的风尚,“五一"假期是用来观光的,被称为全年中的“旅游黄金周”。当然这期间也可以自得其乐地安排其它事。总之只要你经历了与外界有心地接触,你定会生出观感来,使你的身心难以平静。社会面貌发展变化之快或是你难以想象的。这里既有物质的,又有精神的,既有民族的,又有世界的…,只要你有条件能出外游历,就有可能接触到各种文化元素,一时扑面而来的各种事物大有应接不暇之势,但几乎都是关于改善生活和谋发展的事例。触景生情,让你难免生出感慨和深受启发,让你惊叹文明就是这样产生的。你会被祖国处处的繁盛景象所倾倒,而来歌唱祖国的繁荣昌盛,你会被各地宏伟壮观的建筑所折服,而来赞美劳动人民的创造力。
  
  “五一”,季节转换到了全年的最佳时节,万象生机勃勃的引人入胜。天气也很温和,不是和风细雨就是丽日晴空,纤尘不兴。植物的新绿刚好长到丰盈,部分花木还在吐芳流香;燕子已经归来。有山的地方,常见山上云雾迷朦,山下溪水潺湲。城市和乡村开始被花木所掩映。登高远望:满目青翠,旖旎可人。大地呈现出的活力和秀美对人的诱惑真叫人心旌摇曳。“五一”外出游乐自然成了人们最愉悦地生活享受。除了观赏各地的风物还能体察到时代的脉搏。让你不仅大饱眼福,更在思想和精神上受益。
  
  今年的“劳动节”放假五天,号称“五一小长假”。劳动节放假天数历年不尽相同,长则七天,短则五天。五天听人说好像被定为法定假日,七日当属延长了的假日。但就是这么一个既成惯例的五天日子,倒成了我国一所堂皇大学三十多位专家的最新科研研成果。为此他们郑重其事地钻研了半年时间,人民币更不知花费了多少?此事一经公布,煞是引人发笑。这研究的价值不折不扣是无聊到万分的。部分专家的颓废和虚占高位由此可见一斑。其组织者对科研经费地滥用和对人才的浪费也真是无所顾忌。
  
  “五一”既被命名为劳动节,其意义无疑是对广大劳动者地慰劳。国家慰劳劳动者以时间,自然界慰劳劳动者以美景。良辰美景中你可以随心所欲地安排生活,或旅游,或聚会,或办儿女婚事等。效益好的单位在放假前也常有福利发放。
  
  遗憾的是接连三年的“五一”,因疫情影响都化成了泡影。于是今年的“五一”佳节分外让人期待,行将到来之时,祖国大地早已呈现出一派欢腾景象。伴随着道路上的车水马龙,我也逛了个地方。下面就让我一述见闻。
  
  咸阳市北平街的面食大会
  
  咸阳市政府为了繁荣经济、活跃节日气氛,在方圆百十里以内选拔了近二百户餐饮业中的代表户,邀请来城中短暂营业。营业地扯设在北平街。店铺是由政府请专业人士沿马跑中心搭建的工棚,单间隔离,一字形排开,从头望不到尾,长度几乎与南北向的北平街道等同。水电燃气照明等必备条件准备得很是齐全。主要营业时间不用说是在白天,而我去时已是晚上九点以后。白天听咸阳师院逛回来的人说,“人山人海,把个几里长的大街塞得像个火柴盒子。场景比农村的古会还要热闹。摊位前连桌凳也没有,只好端着一次性饭匣站着吃。”问原因,大家猜测:不设用餐的桌椅是因为来逛街的人太多,好腾出更多的地方来容纳游客。至于人怎么出奇的多?一是逢着“五一”假日,市民空闲;二是物美价廉,花样百出的各种面食有许多鲜为人知。对城里人来说,实在是别开生面。我担心卫生不好,地上肯定一片狼籍。有个熟识的友人开玩笑笑着说,“别把市里想成你们农村的集市,去看看吧,政府组织安排得多细致周到,环卫工不停地巡查着,市民素质又很高,叫你捡个垃圾也难!”“嗬,市里人就这么文明,让你夸成了花。我倒要去看看究竟怎样。”“那你就迟个去吧,人少了不用挤。趁便拜托你给我捎些油糕和麻花,中午买少了,没够孩子吃。你不妨也买些,那东西做得太好,很谗人。”
  
  八点半光景,下了班的妻子打来电话,叫在毕塬路十字会合,然后去逛北平街。这本是出乎意外的,平日各自奔碌,少有夫妻同游的机会。时间尽管晚了,又料想忙碌了一天的集市已经人去楼空,但终觉是件高兴的事,此地逛不成看看夜景也如意。我健步如飞地出了师大西校门,径直朝南走去。
  
  街上路灯通明,行人车辆络绎不绝。师院附近所见多是一张张青春的面孔,有步行也有骑车的。年轻人又说又笑,一趟趟擦肩而过。街道两侧高大的槐树的枝叶在空中结着连理,在灯光辉映下,夜色中依然透射着莹洁的绿。我仰头望月,怕是街上夜景太过明亮,夹着槐荫和高楼地遮挡,怎么也寻找不来。
  
  灯光璀璨的十字路口西南角,早望见妻子跨着电摩在等着我。未及近前,她看见我大步流星的样子,笑着说:“逛的热情真高呀。”我回她说:“只怕人都散了,有心逛也不挤个正经时间?”她诡秘地笑着说:“夜游才有情趣呢,一会就叫你长长见识。快坐车。”
  
  轻快的电动车载着我俩,加入到电动车的洪流当中,飞也似的一连过了两个红绿灯,人民路十字开始展放在面前。十字区域异常辽阔,四周道沿上的空敞地也很宽广,但此时栉次鳞比的摆满了时装百货,还有书摊和古玩,逛街的人熙熙攘攘的不计其数。妻指着马路对岸告诉我,再往前就是北平街了。远望去在北平街古色古香的牌楼下万头攒动,有如人的海洋。电动车看来不能再骑了,只好挤放在道沿上的停车位上。
  
  随着摩肩擦踵的人流踱向北平街,街口有几位安保人员提醒人们注意安全,小心防火和踩踏。各家摊点的门头高悬着店名和出处的招牌,旨在叫人们过后记下地址,好来日再做刘郎。用餐的人也确实多,沿着铺面一连串地挤满了人。饭一到手大家便端着离开,去道沿上站着用餐,好让后边的人接着上前。餐馆内一般有三、四位师傅,一两位接待顾客,其它人专心致志地在灶台忙碌。面食品种的丰富以及口感的醉人,真是巧夺天工。叫人不禁感叹前人的智慧和心思高超得不可思议。
  
  我留意着一起逛着的游人,有拉着手的姊妹,有一起上街的兄弟,有全家一同来的,老人牵着孩童,孝子扶着双亲,还有无人管束的儿童结伴走在一起的,蹦蹦跳跳,说说笑笑。大家边走边注目着各家店铺,目光中充满好奇和喜悦。城里人的穿著是时尚和讲究的。但要你找出撞衫的来却很难,这也反映出了当代服装业地发达和人们喜好的多样性。再看他们的面庞,白皙丰润。行为举止呢,温文尔雅。极少有粗鲁和野蛮气。看看地面,果然如那位友人所说,洁净无污。
  
  我和妻子一直朝最里边走去,想想前头人总会稀疏一点吧,那料着从南街步入到北平街的又如同从人民路步入时的情形,好一个密密麻麻,水泄不通。我不禁又多生感慨,好一个盛世时代的都市夜景,盛况空前呀!一时联想到俞平伯和朱自清同游秦淮河时描述的情形《浆声灯影里的秦淮河》。虽然我没有他俩那样好的文笔,眼前有景道不出。但我觉得他俩身当其境的状况远没有此时我面前的美好。一样是夜景,我面前的只不过少了江南的河水和游船。其它美的元素那一样不是有过之无不及。即就是那丝竹管弦和舞女的表演,我这里也一样不缺,城中的大剧院不是每日都有盛大的表演么?眼前的场面更宏大而景象更为热烈。他们所描写的夸张,虚幻朦胧的成份大,而我设身处地的要比《清明上河图》还要繁盛百倍呢。
  
  逛了半天,无意间才发现街道两侧的门店和白昼一样还在营业,店内顾客不少,餐饮店尤其多,座无虚席。
  
  走得累了,要了两碟凉粉来品尝,久违的味道真叫人高兴。蒜水酱醋以及辣椒的味儿怎么和日常用的不一样呢?正在寻思着,忽儿听见身旁歇着脚的两人在议论着什么。凑近身去,只听一位说,“如今,无论是啥都在朝前发展,否则就有可能被市场淘汰。仅仅是个普通的面食,如果你选料不好,又调不出好滋味,最终只能黯然离场。”另一位接过话茬,“你说的好料难道还有啥奥秘?我想不就是一样的面粉么,只不过黑了些,白了些;筋与不筋罢了,还能有啥学问呢?”前一位提高了嗓门答道:“我也是今天才听人讲的,麦面里头可是有着大门道呢!不同的小麦品种磨出的面粉,口感相差悬殊;同一品种在生产面粉的过程中如果一些成份被抽离,那就不是全麦粉了,口感自然就不好了。还有纯天然的面粉与加了添加剂的面粉,口感就更有区别。说到调味料,也一样的情形。"“啊!真想不到竟有这样的情况,看来我太不了解生活了。”……
  
  两人的谈话我没有听完,妻便叫我往回走了。看看时间,不觉已到十一点,此时的街面才渐渐空旷起来。妻子用电动车带着我,汇入到车流中,又像来时飞一样地驰骋起来。路两边层层叠叠的高楼似乎一排排地向后倒去,一瞬间我把这情形幻想成了我们与路人在高楼的头上行驰。接着又回味起刚才听来的话,猛烈悟到市场经济和政府的英明领导才是我们目前幸福生活不断前进的动力源泉。就连妻子平日里分秒必争的生活态度,一时之间我也透彻地明白了。一一一全社会各行各业都在向前迈进着,我们个人也得同步跟进。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闭于硫酸,正在尔阿谁年月的外教化教课本面,已经有一个章节的陈诉。印象最深的是它有弱烈的侵蚀性。 这年春季,尔到有色冶炼厂报到。逸资科少正在食堂两楼的小会堂宣读调配名双时,尔的...

【丹枫】雨夜的迩思(集文) 北宁的下考季始终高着小雨,致使一刻也皆不曾停。很多多少街叙皆是火汪汪的,给考熟带来诸多方便。时至本日,下考末于落高帷幕,一颗悬着的口也末于落了天,...

炎天,怒放了; 田园,绽开了; 尔的口,着花了! 寰宇年夜美而没有言, 天然万物都得意, 衰夏诸类竞安闲, 天地物人共唱以及。 ——引诗 一 当小天然的绘笔画遍全国,把寰宇间描成一幅绘...

一 山娃,年夜时辰的同伴,他即是夙昔正在村落面住着。他又利剑又肥,措辞声响也老是嘶哑着,并且,声响也压患上低低的,老是没有年夜。觉得他始终很奥妙的模样,此次相逢,便更是神微妙...

蒲月底支到琴海邮来的六幅书画,甚是喜爱。 一 尔取琴海的友好否追忆到两009年,尔俩了解正在以及讯网外。事先候,以及讯的文教专客很是凋敝,咱们果写专客而了解从而结高了深挚的友好。尔...

茶叶源头正在外国,一偶偶葩,茶文明专年夜广博。正在外国那片暖土,从种茶以来,茶以及出产痛痒相关,茶文明取岁月,结高了没有解之缘。 “走近茶文明”,患上损于苏杭之旅,患上损于加...

脚外一点不幸的积存,正在今朝资本极低的止情高,总心愿自身账户面的数额能有一点点促进。脚机银止面恰有一笔理财未到期,便登岸一理财民间网站,望能否有契合的产物采办。涉猎间跳没一...

太阴从天仄线上冉冉降起,村庄,河道,树木,皆逐渐清楚明了。村庄入手下手有了朝气,鸡叫狗鸣,炊烟袅绕。所有皆是那末的温暖以及熟识,消费便正在一地的晚上入手下手,那是人们正在一...

尔正在上年夜教的时辰,班主任语文嫩师正在教室上给教熟讲过伸本的故事。尔忘患上语文嫩师对于伸本故事讲患上极度简朴,只要梗概不故任务节没有活跃更没有吸收人。长此以往尔正在读完大...

进夏之后,年夜天然逐步谢成为了一个小花圃! 夏季的寰宇间,即是一幅绘,三D平面绘。 纰谬,没有是绘幅、没有是静绘。是动绘、幻灯片,是片子、记实片,是一部恍如永久搁没有完的彩色记...